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二章 绑了总统千金
    见妹妹着急,陈北忙问:“什么钥匙。”

    嫣儿道:“是国际饭店的客房钥匙,行李都在房间里,丢了那乐子就大了。”

    陈北道:“可能刚才躲避的时候掉了,大家分头找找。”

    众人四下找了一圈,哪有钥匙的踪迹,陈北索性道:“算了,大不了赔点钱罢了,赶紧回去拿行李,放着家里房子不住,住什么国际饭店。”

    嫣儿道:“不是还有两个同学一起么,所以要住市中心的饭店,算了算了,先回饭店拿行李。”

    国际饭店距离外滩不远,步行就能到,蒋纬国还在执行军务就沒跟着一起过去,和她们握手话别。

    一行人來到国际饭店,到底是远东金融中心的高级饭店,虽然经历战火,依然保持着奢华的装修风格,门童皮鞋锃亮,殷勤无比,大堂内富丽堂皇,水晶吊灯华贵无比,大家上了电梯,來到十七层,请楼层服务生打开房门,里面乱糟糟一团似乎遭遇了龙卷风。

    “我给爸爸妈妈还有阿姨们带的礼物都不见了。”嫣儿哭丧起脸。

    陈北质问服务生:“刚才有什么人來过。”

    服务生直摇头:“不知道。”

    陈北单手将他提起,喝道:“你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说吧。”

    忽然伊丽莎白惊呼道:“不好,玛丽可能出事了。”赶紧敲隔壁房门,沒有动静,一推门竟然开了,屋里椅子倒地,床单拖在地上,分明是打斗过的痕迹。

    “他们把玛丽抓走了。”伊丽莎白颤抖着说道。

    嫣儿也醒悟过來:“一定是公园里那帮歹徒干的,他们捡走了我的钥匙捷足先登。”

    陈北咬牙切齿,拔出左轮枪顶住服务生的脑袋:“你他妈说不说。”

    服务生屁滚尿流,说了实话:“刚才确实來了一帮人,但我沒敢出來,什么都沒看见。”

    陈北还要逼问,刘骁勇按住他的手摇摇头:“沒用的,赶紧救人要紧。”

    “对,救人要紧,报警。”陈北将服务生放下,走进客房打电话到前台,说这里失窃并且有一人被歹徒绑架,让饭店赶紧叫警察來。

    放下电话,陈北道:“你们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來着。”

    “玛丽.玛格丽特.杜鲁门。”嫣儿道。

    “这个姓很有意思,不会和美国总统有什么亲戚吧。”陈北还有心思开玩笑。

    嫣儿和伊丽莎白对视一眼,表情都很古怪。

    “哥哥,玛丽就是哈里杜鲁门总统的女儿……”

    ……

    大上海的警察效率就是高,不到十分钟,外滩警察署的一个探长就带了三个巡警來到现场,探长见报案的事主身份显赫,有军官有洋人,不敢怠慢,迅速安排下去,并且拍着胸脯保证:“在上海滩丢了东西,分分钟给你找回來。”

    陈北道:“东西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的朋友被人绑架了,我知道是谁做的,你们警察只需要去救人即可。”

    探长道:“哦,是谁干的。”

    “是扬子公司的孔令俊。”

    探长表情就变得有些奇怪,嘴角抽了两下:“这个样子啊,好吧,我回去立刻着手调查,你们等通知吧。”

    陈北大怒:“你怎么当警察的,知道谁是罪犯还不去抓,你不抓是吧,好,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

    探长不敢惹事上身,低声道:“这位长官,借一步说话。”将陈北喊道一旁,悄悄把扬子公司的地址告诉了他,又道:“你也知道,那是孔祥熙家的产业,我们做警察的沒办法管。”

    陈北当机立断,道:“刘骁勇送嫣儿她们回家,我去扬子公司找人。”

    刘骁勇道:“我和你一起去。”

    陈北傲然道:“论打仗我不行,论打架你不行,我一个人足矣。”

    刘骁勇也不矫情,解下勃朗宁配枪连同子弹转带都递给陈北,自己带着嫣儿和伊丽莎白出国际饭店,叫一辆出租车直奔霞飞路陈公馆而去。

    陈北回去开了自己的汽车,径直开到扬子公司位于三马路的办事处门口,停好汽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支老款芝加哥打字机來,装上一个一百发的弹鼓,点了支烟叼在嘴上,昂然进了大门,守门人见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哪里敢拦。

    大玻璃门内,扬子公司职员们正在忙碌,计算外汇牌价,棉纱价格,买进卖出,电话响个不停,谁也沒有注意到站在门口的陈北。

    陈北单手举起冲锋枪朝天花板扫射起來,半梭子下去,尖叫声一片,职员们灰头土脸,抱头发抖。

    “哪位受累,打个电话给孔二小姐,告诉她,十分钟之内不交人,我就血洗扬子公司。”陈北中气十足的大吼道。

    立刻有人打电话给总经理孔令侃,也有人悄悄报警,陈北才不在乎,任由他们去。

    不一会儿凄厉的警报声就响了起來,一辆奇形怪状的装甲车疾驰而來,陈北知道这是上海市警察局机动大队的“飞行堡垒”,是一种用卡车外罩钢板而成的简易装甲车,专门用來对付所谓的暴徒,镇压学生游行时候这东西出场次数最多。

    机动大队的警察都是精锐,身穿黑色警服,头戴钢盔脚蹬皮靴,美式打扮,腰里别的不是m1911就是勃朗宁fn35,一个个洋派的很,不过陈北才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人家手里有大把的人质。

    与此同时,刘骁勇已经将嫣儿和伊丽莎白安全送到了陈公馆,母女多年未见自然是抱头痛哭,不过久别重逢的喜悦也不能耽误了正经事,嫣儿赶紧把玛丽被绑架一事告诉了母亲。

    姚依蕾柳眉蹙起,道:“兹事体大,要赶紧通知高层,不然玛丽危险,你哥哥也危险,上海毕竟不是江东,咱说了不算。”

    嫣儿大惊:“妈咪,怎么办。”

    姚依蕾镇定自若:“把电话拿來,我打几个电话。”

    她先打电话给李耀廷,用最简短的语言告诉他发生的事情,然后打长途电话到江东找陈子锟,可不巧的是陈子锟下部队视察了,找不着人。

    “接南京美国大使馆,直接找司徒雷登。”姚依蕾斩钉截铁。

    她们沒有注意到,刘骁勇拿了一把枪悄悄出门了。

    李公馆,李耀廷接到电话后立刻行动起來,他先打电话给杜月笙,沒有任何客套,开门见山道:“杜先生,我侄女在你的国际饭店出事了,一个來自美国的女同学被人绑了,东西也丢了,出事这丫头在美国很有背景,出事谁也担不起责任。”

    杜月笙是国际饭店的董事之一,这地方归他罩,自己地盘上出事,难辞其咎,但他表面上依然非常镇定:“李兄侬放宽心,哪个也不敢在阿拉地头乱來,闲话一句的事体,十分钟解决。”

    他立刻打电话到国际饭店总经理办公室询问情况,像国际饭店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少不了高人坐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饭店方面早就一清二楚了,总经理告诉杜月笙,是孔二小姐和陈子锟家的公子小姐先在外滩公园驳火,然后一帮人闯到饭店翻了行李,还绑走一个洋妞。

    “杜先生,这事儿咱们管不得,孔二小姐脾气上來,天王老子都管不住她的,就让陈家人和她斗便是。”总经理这么一说,杜月笙也觉得有理,虽然他和李耀廷、陈子锟的关系不错,但也犯不上为了这个得罪孔祥熙。

    再说扬子公司门口,大队警察严阵以待,一个高级警官拿着铁皮喇叭筒喊道:“里面的人听着,赶快放下武器投降,不然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

    陈北答道:“我是來要人的,让孔令俊把绑走的人交出來什么事都沒有,不然大家脸上都难看。”

    因为这里是扬子公司,警察们投鼠忌器不敢发动进攻,只好向上请示,一级一级请示到了上海市长吴国桢那里。

    吴国桢正在主持一个经济会议,商讨平抑物价事宜,被秘书叫出來接电话,得知扬子公司的数十名职员被人持枪劫持,顿时大惊。

    “打电话给孔大公子。”吴国桢不敢擅作主张。

    此时扬子公司的当家人孔令侃正在南京自家别墅里晒太阳喝下午茶,闲杂人等的电话一概不接,不过吴国桢來电,大公子还是赏脸的。

    “喂,吴市长你好,最近还好吧。”孔令侃穿着白色西裤白皮鞋,躺在藤椅上,眼前是碧绿的草坪,一只洋狗正在摇头摆尾,大少爷丢出飞盘,洋狗飞也似的窜出,一个鹞子翻身将飞盘叼住。

    “五毛,good。”大少爷夸赞一声,洋狗叼着飞盘颠颠跑來,接受主人的爱抚。

    孔大少爷脸上的表情慢慢在变化,忽然皱起眉头道:“我不管什么來历的人呢,一定要严惩,我要他死,就这样,挂了。”

    自家的公司居然被人闯入,持枪横扫,简直就是在打孔家的耳光,孔令侃非常震怒,五毛沒有察觉主人情绪的变化,还凑过來让他再丢飞盘,被孔大少爷一脚踢在肚子上,五毛嘴里呜呜哀鸣着一瘸一拐的走了,到树荫下找个地方蹲着去。

    吴国桢得到大公子的指示,心中有了计较,给现场指挥官下了命令,突击解决,死活不论。

    机动大队是上海警察局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一水的美式装备,飞行堡垒慢慢向前挪动,警察们端着卡宾枪弓着腰跟在后面,不过他们只是负责吸引注意的疑兵,另有一股警察悄悄从后门绕进去,他们的任务是击毙罪犯,不留活口。

    陈北还不知道情况的严峻,坐在杨子公司里翘着二郎腿抽烟。

    忽然,窗户玻璃开始剧烈的震动,一辆m3斯图亚特轻型坦克出现在街口。

    刘骁勇掀开舱盖,大声喝道:“不许开枪。”

    机动警察们不由自主的举起了手,因为坦克炮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他们,所谓的飞行堡垒外表唬人,其实是民用钢板做外壳,根本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