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六章 义务医疗队进驻江北
    外交上的失败,已经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宋美龄为了弥补杜鲁门小姐受的委屈,以中华民国第一夫人的名义邀请她到南京做客。

    惊吓过度的杜鲁门小姐须臾也离不开陈北,睡觉都要他在隔壁陪着,万一做个噩梦啥的也个照应,所以陈北也要随行,至于嫣儿和伊丽莎白,更是少不了,姚依蕾舍不得女儿,也吵着一起去,队伍越來越壮大起來,宋美龄反而高兴,说人多热闹,越多越好。

    这回不坐飞机不坐船,蒋夫人亲自安排他们做沪宁线特快列车,说來这列车也是民国的面子之一,火车头早不是当年傻大黑粗的模样,而是流线型的车头,玻璃锃亮,圆润光洁,极具现代感,本來想安排铁路局挂专列的,不过蒋夫人觉得人家未必喜欢奢靡作风,所以安排他们坐普通头等车厢,也好见识一下我国的民情。

    一行人乘坐汽车來到上海闸北火车站,随行保卫人员有宪兵,有保密局的特工,生怕再出什么岔子,一节车厢被包下,红帽子行李员帮他们安放行李,车上空间宽敞,并排两个宽大无比的真皮沙发,还有吧台供应咖啡酒水,免费的报纸杂志,连英文版的时代周刊都有。

    伊丽莎白是新闻系的学生,看到新鲜事物职业病就犯了,拉着嫣儿到处拍照,來到二等车厢,看到并排四个真皮座椅,都蒙着洁白的纯棉布套,乘客都是衣冠楚楚的军人、商人、公务员,一时间恍如置身发达国家。

    车到南京下关火车站,新建成的车站壮观整洁,旅客不多,井然有序,蒋夫人亲自在站台迎接,将客人们带到国宾馆下榻,先稍事休息,然后有欢迎晚宴,一切都是以夫人名义举办,是非正规的,沒有官员到场,只有一些南京中央大学的青年学生作陪,一个个都精通英语,彬彬有礼。

    次日,宋美龄安排学生们带着贵客参观中山陵、游玩玄武湖,在长江上泛舟,领略南京龙盘虎踞之风景,晚上在金陵女子学院进行联谊活动。

    一系列活动,终于使得杜鲁门小姐的心情好转,忘记了上海的不愉快。

    南京的活动结束后,一行人乘船去往江东,该嫣儿尽地主之谊了。

    陈子锟亲自在码头迎接,父女重逢,场面感人,可想而知。

    省城沒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依旧是老一套,参观文庙,与江东大学的学生联谊,时值暑假,学生们大都回家了,所以沒有组织起多少人,不过国民政府发布的戡乱令却让美国朋友见识了示威游行。

    数百名学生走上街头,打着反饥饿,反内战的标语,在省府大楼前示威,把大家吓了一跳,说这声势真浩大,小南却嗤之以鼻,说这算什么,我们那时候才叫浩大哩。

    大家就都好奇追问,小南有些飘飘然的将自己经历讲出,众人都义愤填膺,学生示威,居然被军人殴打,简直就是强盗,土匪。

    小南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道:“这个国家已经烂透了,只有结束一党独裁,还政于民才能挽救中国的沒落。”

    要是换了陈子锟在场,又要骂他小孩子不懂事,但是哥哥姐姐却很赞赏,夸他是个进步好青年,小南自鸣得意,说:“暑假我打算去北泰了解民生,可爸爸不让去,大哥二姐能不能帮我说说。”

    嫣儿道:“社会实践是很好的活动,我们也想搞一次呢,沒问題,我去和爸爸说。”

    宝贝女儿出马,陈子锟自然同意,让他们到江北联合机械公司去社会实践,嫣儿和玛丽是哈佛医学院的,可以为工人诊病,伊丽莎白是实习记者,可以尽情采访,陈北就负责随行护卫,小南当个跟班,给姐姐们端茶递水。

    姚依蕾本來想跟去的,可陈子锟说你去了孩子们就玩得不痛快,硬生生把她拦下了。

    一群年轻人高高兴兴坐着水警总队的炮艇到北泰玩去了,一路浏览淮江两岸旖旎风光,心情舒畅溢于言表。

    此时刘媖却枯坐家中,嘀咕自己的大外甥怎么不出现了。

    兴许是又有飞行任务了吧,小姑娘这样安慰自己。

    ……省城來的医疗队进驻江北联合机械公司的时候,厂里组织了锣鼓队敲锣打鼓舞狮欢迎,下班的工人都簇拥在路边观看,杨树根和马春花也在围观人群中。

    一群衣冠楚楚的年轻人从大门外走了进來,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大方,还有两个洋妞在其中,虽然北泰是个先进的工业城市,外国工程师也不算太稀罕,但洋妞却是很难见到的,所以立刻引起大家的轰动。

    马春花一眼就注意到了鹤立鸡群般的陈北,他的个头实在太高了,穿一件卡其军衬衣,皮鞋锃亮,裤线笔直,戴着蛤蟆墨镜,头顶牛逼帽(船型帽),嘴里还嚼着口香糖,一副大大咧咧的美国大兵派头。

    “切,一看就知道是个草包,狗蛋这样的民兵都能放翻他。”马春花心底鄙夷道。

    旁边人交头接耳,说这位大个子是陈大帅家的大公子,空军开战斗机的,得过什么什么勋章,据说还是宋美龄的干儿子呢,一个个都羡慕的不行。

    马春花怒从心头起,原來是国民党空军啊,这帮杂碎可做了不少孽,多少革命战友死在他们的轰炸和扫射下,多少革命果实毁于一旦,她左右看看,想回食堂拿菜刀把这个家伙劈了,可是附近有不少厂里的警卫,真干起來自己就暴露了,牺牲自己无所谓,把杨树根连累进去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她强压怒火,收起刀劈陈北的念头,狠狠咬了一口大葱,转头看杨树根,自己的“男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医疗队中的美女,心中顿生鄙夷:“也是个沒出息的。”

    马春花冤枉杨树根了,他盯住陈嫣看不是因为好色,而是激起他童年的回忆,当初在北泰江湾别墅,嫣儿整日穿的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在大房子里居住,在草坪上玩耍,而自己却穿着破衣烂衫,在烈日下锄草,在木板房中栖身,一转眼过去多少年,人家还是尊贵的大小姐,自己还是一个低微的雇员。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踩在脚下。”杨树根暗暗捏紧了拳头。

    马春花注意到,杨树根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戾气。

    ……陈北嫣儿一行住在江湾别墅,在江北联合机械公司里开了一个免费诊所,为工人及其家属诊病,坐镇的两位医生都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不过令嫣儿和玛丽倍感无奈的是,她们的所学根本沒有用武之处,中国的病人基本上患的都是营养不良和卫生习惯导致的常见病,比如寄生虫、砂眼、感染以及肺炎。

    而这些疾病,一般的赤脚医生就能诊断,为何病人还这么多,萧市长给了他们答案,基础卫生设施太差了,整个城市只有一家医院,而且收费昂贵,寻常百姓根本住不起,区区肺炎就要死人,因为谁也买不起黄金一般的盘尼西林。

    陈嫣愤然质问萧市长,为何只发展工业,不照顾民生。

    萧市长耐心的解释,国家经历长期的战乱,早已民生凋敝,现在最主要的是发展经济,只有经济发展起來才有能力去照顾百姓,总之一句话,心有余力不足。

    然后,他带领大家去东部棚户区参观,一眼望不到头的滚地龙烂草棚,有些甚至是用棺材板搭建而成,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的贫民让每个人都心如刀割。

    北泰是如此的美丽,梧桐树郁郁葱葱的自由大道,长满香樟树的江滩,枫叶中的别墅群,巍峨的市府大厦,这一切尽然都是如此虚幻,如同空中楼阁,真实的城市,真实的人民,却从不暴露在阳光下。

    陈嫣作出决定,在江滩上设立医疗站,免费为贫民看病,萧郎见她满腔热忱,不忍打击,只能全力协助,提供帐篷,医疗器械和消毒酒精,以及护士和警察。

    但他能做的仅此而已,药品严重缺乏,尤其是盘尼西林,整个城市不过十支而已。

    杜鲁门小姐自告奋勇,给宋美龄打了电报,请求援助一部分盘尼西林,宋美龄不敢怠慢,立刻打电话给孔令侃,让扬子公司捐助,盘尼西林这种昂贵的西药,一支能卖到一根小黄鱼的价钱,但对扬子公司來说不算什么。

    于是,一箱盘尼西林针剂被紧急空运到了北泰,并附有宋美龄的亲笔信,对他们义务诊病的行为给与了高度的赞扬,并在信尾委婉点明,这些西药是扬子公司无偿捐献的。

    蒋夫人一向聪慧,此举却画蛇添足,因为这些盘尼西林包装上带有联合国医疗援助的标签,工作人员不懂英文就沒撕掉,但这帮來自美国的大学生却是懂英文的,他们顿时明白,联合国援助的药品,竟成了党国皇亲国戚牟利的工具。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无语。

    忽然帐篷外有人哭喊:“救命啊,救救俺娘吧。”

    嫣儿急忙出去,只见一个青年推着辆平车,上面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妇,不停咳嗽着,应该是肺炎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