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八章 心里有人
    杨树根的工作终于打开了突破口,他心情非常兴奋,更加口若悬河妙语连珠,一堂课讲完,又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讲了好几个段子才下课,结束之后,他沒有立刻回宿舍,而是去了江滩散步。

    月明星稀,远处是雄伟的淮江铁桥,江滩上长满了香樟树,波涛拍岸,绿草茵茵,杨树根点起一支烟,吹着江风,踌躇满志,正在考虑下一步如何组织工人进行罢工,忽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纤细身影,,月光下如此美丽。

    他认出那是陈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主动打个招呼:“陈医生你好。”

    陈嫣道:“你是。”

    “陈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叫杨树根,十几年前曾经在你家当过佣人。”杨树根很洒脱的自我介绍道,并不以这段经历为耻。

    陈嫣恍然大悟:“想起來了,是你啊,真对不起,我在国外生活了很久,小时候的记忆都模糊了。”

    杨树根道:“沒关系,你是贵小姐,我是下人,不记得很正常。”

    陈嫣道:“人生而平等,怎有贵贱之分呢。”

    杨树根潇洒一笑,正要驳斥她,忽然树丛里钻出一个小伙子,正是铁厂的陆二喜,他看了看杨树根,呵呵笑道:“我还以为是流氓呢,原來是杨老师。”

    陈嫣道:“二喜,你跟在我后面多久了。”

    二喜道:“有一阵子了,俺娘说世道乱,怕你遇到坏人,让俺保护你。”

    嫣儿道:“谢谢你二喜,也谢谢你娘,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再见杨树根。”说完就走了。

    杨树根目送她背影离去,觉得沒驳倒她有些遗憾,不过转念一想,陈嫣其实本性不错,并沒有沾染那些资产阶级千金小姐的毛病,看她在医疗站的表现就能知道,那绝对不是装出來的。

    不知怎么,工作再也思考不下去了,杨树根满脑子都是陈嫣窈窕的身影,挥之不去。

    回到宿舍,心依然静不下來,杨树根责备自己道:杨树根啊杨树根,你是一个沒爹沒娘的苦孩子,是党把你养大,现在正是解放战争的关键时刻,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资产阶级娇小姐,你对得起组织的培养和领导的信任么。

    开展了自我批评之后,脑子果然清静了许多,寂静的夏夜,窗外蟋蟀在鸣叫,杨树根双手枕头,双目盯着天花板,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自己想方设法接近陈嫣,利用这个机会打入陈家,岂不是可以获取许多机密情报,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策反敌人。

    想到这个,他猛然起床,跑到厕所去淋了个凉水澡,睡觉的时候也沒盖被单子。

    第二天,杨树根如愿以偿的热伤风了,他对着镜子打扮起來,穿上白衬衣和西裤,裤子在枕头底下压了好几天,裤线笔直,再把旧皮鞋擦擦,端的一个风度翩翩的寒门学子形象。

    忽然门被推开,马春花拿着饭盒走进來,瞪大眼睛道:“哟,扮上了,这是打算干啥去,相亲还是咋滴。”

    杨树根羞恼道:“你这个人,怎么不敲门就进來。”因为感冒,鼻音很重。

    马春花大咧咧道:“咱不是两口子么,进屋还敲门,太假了,你感冒了,清水鼻涕都快淌嘴里了,沒事,发发汗就好了。”

    杨树根道:“马春花同志,我的事情不要你操心,我有事先走了。”

    马春花道:“哎哟,你这个瘪犊子怎么不识好人心,我给你送早饭來了,哎,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杨树根懒得搭理她,大步流星走了,他要赶紧去看病,晚了就排不上队了。

    到了江滩医疗站,果不其然,早就排起大队,这年月,谁的健康情况都不好,遇到免费的医疗还不赶紧上,有一多半人都要求给自己打一针包治百病的盘尼西林。

    医疗站内只有陈嫣一个医生坐诊,所以排了很久的队才轮到,杨树根坐在椅子上,距离陈嫣很近,白天的光线很充足,可以看到陈嫣的皮肤白皙,小巧的鼻梁大大的眼睛,嘴唇如同花瓣一般,手指细长,隐约能看见皮肤下的血管。

    陈嫣给他检查了一下,道:“昨晚上着凉了,你这是热伤风,我给你开一剂中药吧,“

    杨树根灵机一动道:“双黄连或者藿香叶水都可以。”

    陈嫣停笔,奇道:“你懂中医。”

    杨树根道:“上师范的时候读过几本中医方面的书籍,谈不上懂,不过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据说你是美国念得医科,怎么也懂中医。”

    陈嫣得意道:“我是中国人,当然要发扬光大祖国的传统医术,我的毕业论文就打算以中医为題呢,好吧,就给你开双黄连。”

    她低头写方子,白大褂的领口敞着,可以看到修长的颈子和优雅的锁骨,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传來,杨树根简直都要陶醉了。

    此刻他只恨自己病的太轻,不能多耽搁一会,不过陈北的出现帮了他的大忙。

    原來陈北陪着玛丽去市立医院做了一台切除阑尾的小手术,此时一起回來,正遇到杨树根。

    “杨树根你也來看病啊。”陈北很热情。

    杨树根道:“是啊,一不留神就伤风感冒了。”

    陈北道:“嫣儿,你还记得杨树根么,小时候他在咱们家干活,对了杨树根,你有空的话一起出來玩,我们正愁沒人陪呢。”

    杨树根心中暗喜,表面上却装的有些为难:“最近工作挺忙的,不过既然老朋友你开口,我就是请假也一定奉陪。”

    陈北一拍他的肩膀:“好兄弟。”

    隔了一日,杨树根果然出來找陈北他们,萧市长派了两个医生替她们诊病,几个年轻人一同在江上泛舟游玩,小南看到杨老师來了,欣喜万分,陈嫣有些奇怪:“小南你怎么认识杨树根。”

    小南就说杨老师是我们省高级中学的老师,带我们游行示威的就是他,忽然意识到说走了嘴,赶紧捂住嘴巴。

    杨树根洒脱的笑了:“沒错,我以前在省城教书,因为被特务追杀所以躲到北泰來,说來还要感谢陈北救命之恩。”

    陈北道:“杨树根你说实话,你是不是**。”

    杨树根早有准备,坦然道:“我不是**。”

    小南也配合道:“对,杨老师不是**。”

    杨树根拍拍小南的肩膀,会意的笑了,他知道少年是在保护自己,不过根本不需要这样做,他接着说:“虽然我不是**,但我渴望加入**,因为只有**才能救中国。”

    陈北微笑起來,这回答一点不出乎他的意料。

    三个女大学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很惊讶,伊丽莎白更是兴奋:“太好了,我一直想采访**分子,终于找到一个了。”

    杨树根用英语说道:“斯坦利小姐,请允许我指出你的不正确之处,我不是**分子,因为现在这个所谓的政府并不是民选的,实际上它是一个非法的独裁政权,任何中国人都有权力,有义务推翻它。”

    伊丽莎白拿出笔记本:“可以详细说说么。”

    杨树根道:“很抱歉,我的英语水平不高,只能进行日常的会话。”

    陈嫣道:“沒关系,我來帮你翻译。”

    于是杨树根开始侃侃而谈,从美国独立宣言和华盛顿精神讲起,他说我最敬佩的政治家是华盛顿,因为他不但缔造了美利坚合众国,还开创了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制度,消除了独裁的可能性。

    “在我们中国,每个当权者都想干一辈子,袁世凯不但自己要当皇帝,还要立太子,让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当皇帝,奴役我们中国人民,幸亏我们把他推翻了,不过现在这位蒋委员长,和皇帝也沒什么区别,中国的体制就是家族政治,军阀和财阀掌握着我们民族的命运,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你们知道吧。”

    陈嫣点头:“不但知道,还打过交道呢,玛丽被他们绑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大家都深有感触,四大家族真是只手遮天,法律对他们形同摆设,这样的国家还谈什么民主,谈什么宪政。

    杨树根接着说:“国民党沒有经过全民选举,用武力夺取北洋政权,本身就不是合法的,按照孙文先生的建国大纲,军政、训政之后应该施行宪政,可是蒋介石做到了么,他独掌大权,不容其他党派染指,即使政府改组,行政院委员中有青年党,民主社会党和无党派人士,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橡皮图章罢了。”

    陈北道:“那你说**就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了么。”

    杨树根道:“这个问題我不好直接回答你,毕竟**还沒有取得政权,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黄炎培先生与**主席的‘窑洞对’,黄炎培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沒有能跳出这周期率,问**能否找出一条新路,跳出周期律的支配。”

    大家聚精会神的听着,眼睛都不眨。

    江风瑟瑟,吹起杨树根雪白的衬衣,他眯起眼睛望着浩瀚的江水,慢慢说道:“**回答黄炎培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來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好。”陈北鼓起掌來,小南也立刻响应,船上所有人都鼓起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