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九章 落花有意
    杨树根终于如愿以偿,以睿智和风趣接近了陈家兄妹,本來不修边幅的他变得更加注意形象了,拿出积蓄买了几件同样款式的白衬衣,又去厂区理发店剪了个时髦头,把两边鬓角剃干净,人显得精神百倍。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暑假就要结束,陈嫣就要返回省城,杨树根觉得不能再耽误了,必须在此之前表白。

    这天夜校放学后,杨树根坐在台灯下,铺开稿纸拿起自來水笔,凝神沉思了一会,下笔有神,洋洋洒洒,一封饱含真挚情感的情书出炉了,写完之后读了一遍,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这封情书,以一个穷人家孤儿的视角表达了对纯真爱情的向往与追求,文采出众,妙笔生花,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

    杨树根仔细将信纸折起來放在衬衣口袋里,回宿舍睡觉去了,当夜自然是辗转反侧,想了许多,对方是接受还是拒绝,或许被我的真情打动吧,但她的家庭不会接纳我,毕竟身份悬殊太大,我相信陈嫣不是个重视门第的俗人,她应该会冲破家庭的牢笼……想着想着,杨树根就睡着了,第二天起來,刷牙洗脸,穿着背心來到办公室,可是衬衣不见了,到处找也不见,他急眼了,口袋里装着情书呢,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忽然马春花哼着拉魂腔进來了,手里捧着个陶盆,里面一堆衣服,其中就有自己的衬衣。

    “你把我的衬衣洗了。”杨树根气急败坏。

    马春花还不知道闯下大祸:“咋了,你的玉白褂子领口脏了,俺就帮你洗了,别客气,咱是一家人呢。”

    杨树根从盆里捞起自己的衬衣,早被马春花拧成了麻花,口袋里残存着一堆纸浆,那是自己一晚上的心血啊。

    “谁和你是一家人,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你滚。”杨树根这回真发脾气了。

    马春花脾气更大,开始还忍了两句,随后把陶盆往地上一摔:“谁稀罕和你当一家人,俺这就走。”转身就走,留下杨树根一个人生闷气。

    马春花怒火万丈,本來自己是一名战士,和敌人真刀真枪的干仗,要多爽快就多爽快,为了组织需要干了地下工作,当小媳妇不说,还要受气,她实在忍无可忍了,就算违反纪律也在所不惜,这地儿呆不下去,必须马上走。

    胡乱收拾了行李,马春花急火火往外走,出了厂门一拐弯,一辆汽车正从侧面过來,她心浮气躁沒注意到汽车的鸣笛声,被车撞个正着,当场就飞了出去。

    汽车戛然停下,陈嫣从副驾驶座位下來,急匆匆上前检查马春花的伤势,是陈北开的车,他也傻了眼,怎么这人走路不长眼啊,直往车头上撞。

    陈嫣扶了一下,马春花太重,扶不动,招呼道:“快过來,送医院。”

    陈北急忙上前将马春花抱起,他身材魁梧,抱着村姑往汽车方向走,此时皮糙肉厚的马春花竟然苏醒过來,发现自己依偎在陌生男人的怀里,登时暴跳:“你是谁,快把我放下來。”

    说着就从陈北怀里挣扎着下來,红着脸走了。

    陈北目瞪口呆,陈嫣刚从车里拿出医药箱,看见这一幕也傻眼了。

    路人道:“那是机械厂杨老师家的,娘们壮实着呢,沒事。”

    陈北道:“哪个杨老师。”

    路人道:“夜校的杨老师,斯斯文文整天穿白衬衣的那个。”

    陈北和陈嫣对视一眼,这个村姑竟然是杨树根的媳妇,怎么从沒听他提过。

    过了一会儿,杨树根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马春花也是一番好意,再说人家是革命同志,战友身份,怎么能任意发脾气呢,他后悔莫及,赶忙追了出去,到食堂一问,工友说不知道啊,刚才还看见呢,于是又去别处找,最后终于在女工宿舍打听到了情况,一个女工说马大妹子收拾行李气鼓鼓的走了。

    在他离开的时候,汽车驶到夜校门口,陈北陈嫣兄妹下车去办公室找杨树根,沒见到人,只好拿起桌上现成的信纸写了个留言条,看看有信封,又用信封装起來。

    杨树根追出厂门,车水马龙,哪里去找,只好叹口气慢慢的走回來,到办公室一看,桌上摆着一封信,上写杨树根亲启,落款是陈嫣。

    他的心脏砰砰的跳了起來,自己的情书毁于一旦,陈嫣的情书來到桌上,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想想也能理解,像陈嫣的富家小姐,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才入不了她的眼,也就是自己这样的寒门学子才值得她爱。

    他的手有些颤抖,打开信封,抽出信纸,深吸一口气看去,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大意是杨树根我们回省城了,有机会再见,仅此而已。

    这个,严格來说不能算是情书吧。

    ……陈嫣尚未毕业,要回美国进行论文答辩才能拿到学位,所以她还要和两位同学一起返回美国,与此同时,魏德迈将军也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对华访问,离去之前发表演讲,痛斥国府官员的贪污**与军事经济政策的无效拖沓,说中国之复兴需要一位新的领导者,和彻底广泛的施行政治经济改革,武力是不能消灭**的云云。

    蒋介石对魏德迈的访华本來充满希望,以为可以拿到巨额的美元援助和大量美式武器装备,从而迅速打败**军队,哪知道事与愿违,美国人不但要撂挑子,还要赶自己下台。

    委员长迅速作出回应,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上讲话,说不再寄希望于美国援助,要设法改善对苏联关系也有人说,是杜鲁门小姐的遭遇使美国总统改变了对华政策,不过蒋夫人批驳说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是断不会为了琐事改变策略,这个纯属诬陷,谁再敢编排扬子公司和孔家的段子,一概依法严惩。

    上海虹桥机场,陈家人都來为陈嫣送行,姚依蕾哭的泪人似的,说女儿你一定早些回国啊,陈嫣说妈咪我毕业就回來,在北泰开个诊所,专门为穷人治病,姚依蕾破涕为笑说闺女你真善良,不愧是妈咪的好女儿。

    夏小青冷眼旁观自家儿子和伊丽莎白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玛丽小姐则面无表情,不大自然。

    “你儿子随你,花的很。”夏小青拿胳膊肘捣一下陈子锟。

    陈子锟狡辩道:“什么话,小北这个花心是跟他舅舅学的。”

    夏小青冷笑道:“伊丽莎白这女孩不错,娶來做儿媳妇,你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她娘來往了,岂不美哉。”

    陈子锟道:“小青你别编排我的段子,我和凯瑟琳之间是清白的。”

    夏小青冷哼一声,不屑于揭穿他的谎言。

    陈嫣和玛丽、伊丽莎白乘坐美军的运输机离开了上海,飞往日本东京,在那里转机经阿留申群岛赴美,此去关山万里,起码一两年不能见面。

    飞机抵达日本,有一天半的换乘时间,陈嫣等人在东京游览一番,据说战争中东京遭到b29机群的地毯式轰炸,整座城市都化作焦土,时隔两年并未完全恢复,但也有许多新房子拔地而起,日本民族的坚韧与勤劳可见一斑。

    美国在日本有大量驻军,街头时常可以见到美国大兵,身旁总是跟着一个千娇百媚的日本女孩,想來她们的父兄一定是在战场上死去了,不然怎么会容忍自家的女人沦为敌兵的玩物。

    就在陈嫣他们浏览东京风光的时候,桥本隆义正一瘸一拐的走在街头,路边有人兜售美国营养餐,买的人很多,前宪兵少佐桥本现在只是一名苦力,兜里只有两个零钱,看到价格低廉,也上前买了一碗,狼吞虎咽的吃着,碗里有午餐肉和年糕,香的很,可是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劲,慢慢从嘴里拽出一个塑胶套子來,顿时大怒:“八嘎,锅里怎么有这个东西。”

    原來这些食物都是从美军的泔水桶里捞出來的,胡乱加工一下就卖给日本百姓当美味大餐,吃客中有不少是前军人,自尊心都很强,顿时将饭摊掀了,将老板和帮工暴打一顿,警察迅速赶到,将闹事者都抓了起來。

    桥本坐进了囚车,手抓着栏杆望着外面同胞冷漠的面孔,他忽然想到当年在中国的那些日子,自己是占领军可以耀武扬威,如今终于尝到了亡国奴的滋味。

    ……北泰,杨树根接到了陈嫣从上海寄來的信,信上说我就要回美国继续学业了,等以后还会回來的,咱们再在一起游山玩水,最好把你的妻子也带來,她是个很可爱的人。

    杨树根脸色变了,完了,这个马春花,坏了自己的大事。

    门口传來动静,一回头,是马春花提着小包袱回來了,脸色很难看,大概是受到组织的批评了。

    “进來吧。”杨树根道,此刻他心灰意懒,对马春花也沒那么大反感了。

    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组织大规模罢工,最好造成联合机械公司和炼铁厂一起瘫痪的局面,加快国民党反动当局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