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章 大罢工
    杨树根等待的机会终于來了,1947年下半年,政府发布戡乱令,内战正式全面展开,八百万**人吃马嚼,每天的耗费都是天文数字,各地工厂大半停工,政府税收枯竭,唯有滥发纸币,掠夺百姓财产,以供战争开支,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物价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猛涨,连江北联合机械公司的工人也吃不上饭了。

    在地下党的领导下,联合机械公司和炼铁厂的工人进行了罢工,他们举着“要吃饭”的标语在厂门口静坐,禁止任何人进去厂区,个别目光短浅不顾大局的工人被当局迷惑,打算进车间上班,被罢工工友阻拦。

    罢工如燎原之势,迅速蔓延全北泰,市长萧郎一筹莫展,他对手下人说,别说是这些工人,就连我都想罢工,物价飞涨,老百姓一天三餐都成问題,这个位子就是火山口啊。

    罢工的消息传到省城,陈子锟勃然大怒,立即下令陈寿和曾蛟平息罢工,尽快恢复生产,机械公司是军火企业,真是戡乱紧要关头怎可停工,不过他又交代了一句:“不许胡來。”

    陈寿和曾蛟不以为然,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那是不可能的,平息罢工,就必须动用武力,两人调集了千余名军警准备武装弹压,又被萧郎劝止,说工人实在吃不上饭才闹的,堵不如疏,万一伤了人命,激化矛盾就更难收场了。

    “好吧,我给萧市长面子,不用枪驱赶他们,给我到城外树林砍一千根木棍,用棍子打他们总行吧。”陈寿满脑子都是暴力手段。

    萧郎无奈摇头:“大棍子打下去,那还是要死人的。”

    陈寿一摊手:“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难道要我跪下來求他们复工不成。”

    曾蛟道:“我有一个主意,消防队不有水炮么,用那个上,一准好使。”

    用水炮打工人,总比用枪托刺刀大棍子要文明的多,萧市长也同意,于是军警展开部署,萧市长不再过问。

    曾蛟对陈寿说:“刚才老萧在,有件事不方便提,工人闹事,那是**在里面挑唆,我已经让情报科查过了,机械公司有个姓杨的教员就是领头的。”

    陈寿道:“那得赶紧抓起來枪毙啊,一刻都不能耽误。”

    曾蛟道:“这事儿还用你交代,侦缉队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

    ……

    机械公司大门口,罢工人员越來越多,阻断交通,声势浩大,杨树根与工会的几个组织者正在附近的一处民宅开会商讨下一步行动,忽然一个外号叫小萝卜的工友气喘吁吁的跑來说铁厂工会要找杨老师商量事儿。

    “人在哪儿。”杨树根问。

    “就在宿舍区。”小萝卜眼神飘忽。

    杨树根不疑有诈,交代了几句,跟着小萝卜走了,由于罢工,厂区里静悄悄的沒有了往日的机器轰鸣声,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

    “人呢。”杨树根有些起疑。

    “就在前头。”小萝卜道。

    杨树根警觉的站住,道:“我回去拿个东西。”

    一回头,不远处已经站了一个工人打扮的特务,撩开褂子露出枪柄。

    再看前面,三个特务慢悠悠的走了出來:“杨老师,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这个叛徒。”杨树根怒斥小萝卜。

    小萝卜羞愧难当,无言以对。

    杨树根被特务绑了起來,押向不远处的汽车,忽然一个红色的身影冲了出來,手舞擀面杖放倒一个特务,一脚踹翻一个,大声吼道:“快走。”

    來人正是马春花,她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将特务们逼得节节后退,杨树根拔腿就跑。

    马春花虽然勇敢,但终归是个女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武装到牙齿的特务,身后传來一声枪响,紧跟着是噗通倒地的声音,杨树根心里刺痛了一下,沒有回头。

    “抓住他,抓住他……“凄厉的喊叫回荡在厂区。

    厂门口,军警的镇压行动开始了,三辆红色的消防车开到附近,水炮接上消防栓,高压水龙打向罢工群众,别看是水柱,力量大的吓人,壮年人都能被喷倒下,工人们的队形很快就散了,此时武装交警趁机杀出,用警棍驱赶工人,警笛声和惨叫声响成一片,大批工人被捕。

    罢工,被北泰当局残酷镇压下去。

    杨树根暴露身份,经组织决定,不再从事敌后工作,回到解放区当了土改工作队的一名队长,级别定为正排级,带领工作队下了基层。

    马春花为掩护战友,身负重伤被敌人逮捕,关押在北泰模范监狱,叶雪峰政委亲自批示,不惜一切代价进行营救。

    ……

    省城,枫林路官邸,陈子锟正在召开会议,在座的除了军政大员之外,还有经济金融方面的专家,以及新任江东绥靖公署主任陈启麟中将。

    议題是金融改革,通胀膨胀已经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职员领取薪水要用麻袋装,一麻袋钞票换不來一麻袋大米,居然有造纸厂的人收购钞票用來粉碎纸浆重新造纸,出售得利反而高于钞票的票面。

    “再这样下去,我怕造币厂先破产了。”陈子锟一句玩笑话让大家想笑又笑不出來,目前的形势比抗战时期还要艰难百倍,民生凋敝,战火纷飞,大片国土沦为共区,学生整天游行,工人时常罢工,收音机里报喜不报忧,总是**胜利转进,殊不知早已损兵折将,丢了几十个师的人马了。

    龚梓君是江东中央银行的总经理,金融方面的事儿他比较有发言权,他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斗说道:“中央银行和财政部一直在研究币制改革的事情,相信不久就会出台,江东沒有必要发行自己的钞票,毕竟不是当年了,擅自发行钞票就是对抗中央,只怕这边沒印出來,我就得进监狱。”

    陈启麟深表赞同:“我们一省发行新钞也无济于事啊,全国一盘棋,江东票无法替代法币,反而会引火上身,把省内经济搞的进一步恶化,得不偿失。”

    陈子锟觉得很有道理,现在不是军阀混战时期了,江东地处华东,和上海南京距离很近,发行自己的钞票就是摆明了和中央对着干,那不是找死么,再说就算发行了,兑得过來这么多的法币么,就算省内的兑完了,以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律,外省贬值法币势必大量涌入,摧毁本省金融秩序,江东票救不了江东,也救不了中国。

    “罢了,还是讨论一下以实物代发工资的事情吧,我听说**掌握的地区,以小米代替工资,这倒是一个好办法。”陈子锟道。

    龚梓君道:“那就是供给制么,倒是可行,可是我们哪儿找这么多的小米去,产粮的广大农村都被解放军占据,虽然交通和贸易并未中断,但人家不收法币,我们拿什么去买粮食,军火么,那可是资敌。”

    担任会议记录的刘婷插言道:“有件事大家都忽略了,奸商囤积居奇,人为制造物价上涨,把粮食棉纱等生活必须物资的价格炒高牟取暴利,这种行为不解决,任何政策都是无效的。”

    陈子锟道:“这个好办,奸商杀无赦,不过我想请问一下,在座诸位有沒有参与囤积物资啊。”

    众人面露尴尬之色。

    陈子锟道:“物价飞涨,囤一些东西也无妨,只要别太过分就好,别说你们,我家里都囤了几千加仑的汽油呢。”

    会议结束后,陈子锟回到书房,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刘婷过來帮他揉着太阳穴,轻声道:“你这些部下,囤的物资可不少,汽车、军火、钢铁、粮食、油料都是大宗的,物价被炒高,有一半是他们的责任。”

    陈子锟长叹一声道:“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江东就靠这些人维持着,我把他们全办了,军政经济金融就都瘫痪了,办不得啊……”

    刘婷不再说话。

    书房的门被敲响,陈北走了进來,欲言又止,陈子锟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然就去再想想。”

    陈北正要说话,忽然电话铃响了,刘婷接了说了两句道:“江大校长邵秋铭绝食三日,快要不行了。”

    陈子锟道:“邵校长七十多岁的人了,绝什么食啊。”

    刘婷道:“参加了一个进步文人组织的活动,拒绝吃美国援助的面粉。”

    陈子锟站起來:“走,去看看。”带着刘婷出了书房,陈北张口结舌,还是沒说出來。

    陈子锟驱车去探望邵秋铭,路上问刘婷,邵校长到底参加了什么活动,刘婷说是抗议美国扶日政策并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宣言。

    “不吃嗟來之食,这是文人的风骨啊。”陈子锟道,“不过把老人饿到就不好了,既然他不吃美国面粉,那就给他送点江北的小米。”

    刘婷笑道:“好办法,咱这就买一些小米送去,司机,前面米铺停一下车。”

    陈子锟看了看刘婷小巧的坤包,狐疑道:“你带钱了么。”

    刘婷道:“一看你就是不愁吃喝的人,不晓得市面行情,我是沒带钱,但我带了这个。”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单据來,是一张金融业拆借调拨单,上面用墨笔填写了金额一千万元整。

    “现在流行用这个,功能相当于银行本票。”刘婷道。

    刘婷拿着拨款单去了米铺,可过一会又两手空空回來了,说:“米价又涨了,这点钱买不了多少,你身上有值钱的东西么。”

    陈子锟道:“我身上值钱的东西就只有这个。”掀开衣服露出腋下的m1911a1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