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一章 营救
    以陈子锟今时今日的地位,自然不会亲自拿着枪去威逼小小的米铺老板,他只是纳闷为什么米价涨的这么快,于是沒带随从,和刘婷一起來到米铺门口。

    米铺生意很好,门口排着长队,都是衣衫破旧的穷苦人,陈子锟有心体察民情,跟在后面排队,排了一会儿,米铺老板大喊道:“各位街坊,今天的米卖完了,明天请早。”

    顾客们抱怨连连,拎着空瘪瘪的米袋子回去了,米铺的伙计开始上门板,陈子锟走过去问道:“怎么这么早就收了。”

    他穿的体面,人又高大,老板不敢怠慢,堆笑道:“这位先生买米啊,对不住,卖完了。”

    陈子锟一指铺子里面的麻包:“那不都是米么。”

    老板道:“那些不卖。”

    陈子锟道:“你这是囤积居奇啊,被查到要坐牢的。”

    老板看到不远处的汽车和保镖,知道这位爷不好糊弄,便诉苦道:“小店本小利薄哪敢囤积粮食,只是这物价涨的太快,明天法币是个什么行情还不知道,怕折本所以不敢卖。”

    陈子锟道:“你放心我不会举报你,我就是想买一百斤小米。”

    老板四下张望,确认安全后压低声音道:“罢了,我就卖一百斤给你。”随即报出一个价钱,刘婷惊呼:“怎么又涨价了。”

    “这位大姐此言差矣,不是我涨价了,是法币又掉价了,怨不得我啊,您要是用大洋,或者美钞來买,米价不但不涨,我还敢给您优惠点,唉,这年头钱不当钱用,那就是废纸啊,我这涨的再快,比不上钞票跌得快。”

    陈子锟道:“我沒带这么多钱,这样吧,我写张欠条,回头让人來还钱。”

    老板见他派头十足,嘴里客气道:“那去吃便是,还给什么钱。”一手却拿了纸笔过來,看陈子锟写了欠条,拿过來一看,署名把他吓了一跳:“哎呀呀,我眼瞎了,居然沒认出是您老人家,该死该死,这米该我孝敬您老。”

    陈子锟道:“不必客气,买东西给钱天经地义。”

    就这样,赊了一百斤小米,装在汽车里开到江东大学校长邵秋铭家里,中医正在为老先生诊病,过了良久才出來,摇头叹息写方子,邵校长的儿子叫邵林,低声问道:“大夫,家父病况如何。”

    中医说:“令尊肝上生了岩,在下无能为力,只能开几个方子慢慢调养,病人若是心情好,就能多活几个月。”

    陈子锟道:“何为岩。”

    邵林道:“就是恶性肿瘤,西医称之为癌症,前日省立医院的西医已经來过了,也说沒有办法,所以才请了中医來看。”

    一家人愁云惨淡,女眷们暗自垂泪,伺候邵秋铭的佣人阿黄出來说:“老先生请陈将军进去叙话,闲杂人等不要跟进。”

    于是陈子锟单独进了病房,他振作精神,故意爽朗大笑道:“邵校长您这是怎么了,区区小病就躺着了,我还等着您一起主持开学典礼呢。”

    邵秋铭支撑着坐了起來,人消瘦了许多,摆摆手坐下:“将军请坐,老朽时日无多,有些话不吐不快。”

    陈子锟道:“但讲无妨,我谨记在心。”

    邵秋铭道:“当年我加入同盟会,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壮怀激烈,一心想打破这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中华,可是沒想到国民党堕落的这么快,如今的统治者,甚至还不如满清时代,根本都不顾吃相了,唉,抗战胜利之后本來是建立民主联合政权的大好时机,生生被他们耽误了,民心丧尽,经济崩溃,陈将军,气数已尽,气数已尽啊。”

    老先生痛心疾首,咳嗽起來,竟然咳出一口血來。

    陈子锟要喊人,邵秋铭摆手制止:“不用,我还有一句话,将军需认真思量。”

    “请讲。”

    “以目前的局势來看,政府维持不了几年了,江东独木难支,希望解放军來的时候,将军能识时务,不要把江东三千万父老拖进战火中去,老朽代百姓拜谢将军了。”说着就要下床跪拜,陈子锟急忙将他按在床上:“邵先生何止与此,陈某谨记了,若是真的兵临城下,或走或和,断不会像抵抗日寇那般血战的。”

    邵秋铭松了一口气,脸色和和缓了许多,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陈子锟道:“听说老先生参加了一个抵制美国面粉的宣言,我深表敬佩,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是不行的,何况您又是有病之身,我带了一百斤江北产的小米,您喝点稀饭吧。”

    邵秋铭淡然一笑道:“以我家的底子,尚不致于买不起粮,只是我知道时日不多,想以死明志,抗议美国扶持日本,小小心愿还请将军成全。”

    陈子锟沉思片刻道:“也罢,就依先生。”

    ……

    从邵秋铭家里出來,陈子锟心情很沉重,老教授说的话很有道理,国民党气数已尽,维持不了几年了,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国民党占据江南富庶之地,又有百万雄兵,再不济划江而治也是可能的,江东省如何能置身事外,躲避战火才是自己要考虑的大事。

    回到官邸,陈子锟立刻召集军政官员开会商讨对策,陈北见父亲归來,又凑过來嗫嚅道:“父亲,有件事……”

    “想好了就说。”陈子锟道。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的妻子被北泰警察局抓了,人家托到我这儿,看能不能请您一份手令,把人放了。”

    陈子锟勃然大怒:“你也学会干涉司法了,你以为江东的天下是你爹的么,你以为你爹一句话就能赦免罪犯么,荒唐。”

    陈北诺诺连声,低头退下。

    正好夏小青下楼,见状问起,陈子锟道:“看你教出來的好儿子。”拂袖而去。

    夏小青柳眉倒竖,想发飙还是忍住了,问儿子:“怎么回事。”

    陈北道:“杨树跟的老婆打伤了警察,被警察局以**特务的罪名抓起來了,那女人我见过,就是一乡下村姑,根本不是什么**。”

    夏小青道:“你的用心是好的,可你爹这几天心情不好,再等几天,娘帮你说说。”

    陈北道:“那就晚了,现在牵扯到共谍案子都是迅速办理,直接枪毙的,马春花若是被判了死刑,我怎么向杨树跟交代。”

    夏小青道:“那还真沒办法了,你爹铁面无私,你要是敢冒用他的名义,非枪毙你不可。”

    陈北急道:“今天就要判了,我不能眼看马春花死啊。”

    夏小青道:“有办法,高层路线走不通,咱们走底层路线,你舅舅在我这存了一些金条,事到如今只能拿出來先用了,你带一百两黄金去北泰通融,想办法來个狸猫换太子,把人救出來再说。”

    陈北道:“太好了,我这就飞过去。”

    ……

    马春花被抓进警察局之后,吃了不少苦头,老虎凳辣椒水皮鞭蘸盐水全尝过了,不过对于曾经多次负伤的女游击队员來说,这些都不算事儿,她打死不吐口,坚决不承认自己是**。

    侦缉队见她一副农村泼妇的架势,猜测即便是**也是外围人员,接触不到高级机密,便打发到看守所去等候判决,马春花分不清看守所和监狱的区别,她以为自己就这样蹲了大牢了,并且很是自豪,身为革命者如果沒有蹲过国民党反动派的监狱,在人生履历上是一个小小的缺憾哩。

    看守所环境恶劣,阴森潮湿,地上铺着**的稻草,女监里也有恶霸,不过在马春花面前什么狱霸牢头都是渣一般的存在,不出一天就被马春花打的服服帖帖。

    戡乱时期,法院判决也是从速办理,马春花戴着手铐脚镣,和几个刑事犯、经济犯一起被押进北泰第一法庭,乱哄哄的法庭上,看客们磕着瓜子抽着香烟,法官披着袍子在上面交头接耳,一个法官敲敲桌子:“开庭,肃静。”

    先审了一个谋杀亲夫的女人,判处死刑,那女人立即瘫成烂泥,呼天喊地,被法警拖了下去,然后是一个囤积粮食的奸商,也被判了死刑,奸商灰头土脸,泣不成声。

    终于轮到马春花了,她站在被告席上,轻抚发丝,嘴角带着轻蔑的微笑,检察官念了罪状,马春花的主要罪行是阻挠警察执行公务,用擀面杖将一名侦缉队员打的颅脑出血,至今躺在医院。

    “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法官宣判之后,法槌一敲:“下一个。”

    马春花沒有瘫软,也沒有哭泣,她甚至有些兴奋,死在刑场上,才是革命者最好的归宿,她开始考虑,在最后一刻该喊什么口号,是**万岁,还是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一辆囚车将七名死刑犯押到江滩刑场,地上已经挖了七个长条形的土坑,铁锨插在一旁,几个民工抄着手蹲在一旁抽烟,等着埋人。

    死刑犯们被押了下來,秋风萧瑟,江水混浊,犯人们跪在土坑前,每人头上套了一个黑布袋,马春花拒绝跪下,拒绝带头套,警察们也不强求,就让她站在坑前。

    “预备。”法警队长举起一只手,行刑队拉着枪栓,端起步枪。

    马春花清清嗓子,刚要喊口号,枪声就响了。

    死刑犯们后背溅起血花,立扑到坑里,裤筒下流出屎尿,和血混在一起,马春花闭上眼睛,等待自己那一枪,良久也沒等來。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法警将马春花的绑绳解开,道:“顺着江往西走,就能到南泰,你走吧。”

    马春花一阵激动,一定是组织出面营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