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三章 副总统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言而喻,杨树根脸色阴沉下來,李花子厚颜无耻的一笑,道:“杨队长,那啥,地主家的小老婆非得让我给她上上课,想参加识字班哩。”

    杨树根只是哦了一声,背着手走了,随后的几天他开始调查李花子最近的所作所为,村民们都反映李花子做事不厚道,分浮财把好东西都留给自己,村里的民兵都是二流子懒汉,整天和李花子一起凑在村口王寡妇家里搞破鞋。

    群众意见很大,但李家庄情况比较特殊,除了李花子豁得出去干革命,其他的积极分子都缩手缩脚放不开,何去何从,很难取舍,杨树根回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稿纸,上面写着“举荐李花子同志评选苦水井乡优秀农会主任”,他再次看了看,默默将稿纸撕了。

    李花子不知道自己搞了一回地主家的小老婆就断送了政治前途,能当上农会主任,吃香喝辣另外斗人玩娘们他就心满意足了,暂时还沒有更大的追求,他只担心杨树根撤了自己的差使。

    等了几天,杨队长沒有任何举动,李花子一颗心揣回肚皮里,又兢兢业业的干起來,挖浮财,分田地,干娘们,不亦乐乎。

    李家庄的土改工作完成后,杨树根根据群众举报,将李花子的农会主任免掉了,王寡妇的妇女主任也撤了,一时间大快人心,村民交口称赞杨队长是活青天。

    三个月后,杨树根由于工作出色,被上级调往南泰县委组织部工作。

    ……1948年初,省高级中学的毕业生们即将面临人生重大抉择,考哪所大学好。

    内战如火如荼,每天收音机里都是**歼灭匪军几千几万,胜利转进的捷报,但形势一天比一天差,东北战局不妙,津浦铁路已经中断,北方的大学虽好,來往却不方便,所以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自然就不在选择之内。

    最方便的自然是江东大学,就在家门口,可以走读,省下一笔费用,可是江大的水平毕竟不如南京的中央大学、上海的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同济大学以及圣约翰大学等。

    刘存仁家的小女儿刘媖选择了江东大学,女孩家还是本分一些好,世道那么乱,南京上海太远,父母不放心,再说江大也不差,毕业了留在省城当个老师比什么都强。

    陈子锟的次子陈南因为品学兼优,跳了一级也上了大学,陈家的选择和刘家不同,选了上海复旦大学。

    考学毫无悬念,两个孩子都是成绩优秀的学生,自然手到擒來,只等三月开学,就开始新的生活。

    空军基地,一架p51战斗机拖着黑烟从远处飞來,消防车和救护车早已等在跑道上,等飞机降落便冲了上去,从座舱里把飞行员拖了出來,机身上一排排触目惊心的弹孔,引擎已经着火,怕是要趴窝了。

    飞行员是陈北上尉,他一张脸都被熏黑了,扶着膝盖站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这次作战惊心动魄,遭到共军地面火力的拦截,子弹再偏一偏自己就得见阎王。

    飞机上涂了二十八个小旭日徽,那代表陈北曾经击落的日寇飞机,这架曾经在抗日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战机现在却沦为内战的工具,被打得遍体鳞伤,真是让人有种说不出的痛。

    五分钟后,陈北站在基地指挥官的办公桌前,将帽徽和军衔摘下道:“我不干了。”说罢扭头就走。

    若是旁人这样撂挑子,起码要办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但陈北不是一般人,他是宋美龄的干儿子,陈子锟的亲儿子,谁也不敢办他,指挥官追出來道:“陈北,给你放大假,先休息休息吧。”

    陈北也不理他,跳上吉普车疾驰而去,回到枫林路家里,一进门正遇到刘婷,刘婷还和他开玩笑呢:“怎么最近沒去找你小姨玩。”

    陈北挤出一个笑容,问:“我父亲在么。”

    “在楼上书房。”刘婷道。

    陈北蹬蹬蹬上楼,推门进去,坦然道:“父亲,我要退役。”

    陈子锟已经接到基地打來的电话,他早有准备,道:“听说你今天差点被击落。”

    陈北道:“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再开着飞机杀人了。”

    陈子锟知道儿子脾气比自己还执拗,便道:“那你想做什么。”

    陈北道:“我还沒想好。”

    陈子锟道:“那你仔细想想,除了开飞机你还会干什么,这段时间先休假吧,带你弟弟到上海去读大学。”

    ……就这样,陈北休了半年的病假,到上海散心去了,姚依蕾和鉴冰也來到上海居住,这两个都是闲不住的人,家里顿时成了达官贵人的交际场所,每天舞会牌局不断。

    陈北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又会开飞机,更是万千少女梦中偶像,这么帅的小伙子都快二十八岁还沒对象,不由得让來往于陈家的贵妇们媒婆瘾大犯。

    自家儿子如此优秀,岂能胡乱任由这些八婆安排,姚依蕾和鉴冰替陈北把关,借着舞会的名义举办相亲会,上海滩的精英男女汇聚一堂,基本上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可以用英语交流,谈吐高雅气质脱俗。

    这天來了几位贵客,为首的男子三十多岁年纪,风度翩翩,挽着的女子更是宛若仙子下凡尘,姚依蕾介绍说这位是美国來的钱学森博士和他的未婚妻蒋英小姐,以及蒋小姐的两个妹妹。

    三六年柏林奥运会的时候,陈北陈嫣兄妹随父亲游历欧洲,在德国见过蒋百里的女儿蒋英,算是老相识了,时隔多年再见自然有说不尽的话,钱学森在美国是学空气动力学的,师从冯卡门教授,和陈北相谈甚欢,谈的什么导弹、火箭之类的名词大家听也听不懂。

    此次派对的主旨是给陈北介绍女朋友,蒋英有两个妹妹蒋华和蒋和,都是豆蔻年华天生丽质,看到英武不凡的陈北自然是一见倾心。

    陈北对这两个妹子也挺有好感,一时兴起道:“天气不错,我带你们兜风去吧。”

    两个妹子都拍着巴掌说好,陈北戴上墨镜,去车库把敞篷跑车开出來,一招手,俩女孩也不顾矜持了,一溜小跑就过去了。

    陈北驾驶着汽车绝尘而去,大人们都欣慰的笑了,蒋家乃是世家,和陈家门当户对,只是不晓得陈北会选哪一个。

    外滩马路上,陈北猛踩油门,把个汽车开得如同飞机一般,疾风将他的头发吹向后面,嘴角紧绷,两个女孩吓得花枝乱颤,紧紧抓住座椅不敢动弹。

    忽然陈北一个急刹车停下,车门都不打开,直接双手一撑跳了出去,路边一个穿白色水兵服的美国海军士兵一手拿着威士忌酒瓶子,一手揪住骨瘦如柴的中国苦力,高高举起酒瓶子就要砸下去,被陈北一记侧踹踢翻在地,紧跟着饿虎扑食压上去,一拳一拳打去,醉醺醺的美国兵被打得鼻梁骨都断了,满脸是血,陈北还不罢休,站起來用脚猛踢,直到警笛响起。

    巡警自然不敢把陈北怎么着,事实上外滩的警察都认识陈北了,这位爷去年砸了杨子公司,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谁敢惹他。

    陈北打得两手都是血,这才意犹未尽的上了车,掉转车头回去了,两位女孩又惊又怕,心说原來这位陈公子如此血腥暴力,将來结了婚还不成天家庭暴力啊。

    就这样,一桩好姻缘被陈北自己搅黄了。

    ……1948年的行宪国大就要召开,南京政府要进行宪政改革,实行总统制,其实换汤不换药,沒人能取代蒋介石的位置,但副总统的人选却成了万千瞩目的目标,据说热门人士有三,一为精通西方民主宪政的前驻美大使、北大教授胡适先生,二为国民政府副主席孙科,三为司法院长,老同盟会员居正。

    枫林路官邸迎來一位神秘的客人,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秘密会见了陈子锟,两人进行了一番密谈。

    “美国支持您竞选中华民国副总统。”司徒雷登开门见山。

    陈子锟沉吟片刻道:“只怕有美国的支持也不够啊,我是国民党员,要想胜出先要战胜党内对手,孙科、于右任这两位的实力都比我强,况且,我当了副总统又能如何,这个烂摊子换谁上也无能为力。”

    司徒雷登道:“不要这么悲观,蒋介石的声望日趋势微,美国已经放弃对他的支持,您竞选副总统的优势很明显,年轻、形象好、代表开明进步和向上的力量,据我所知,国民党内也不是铁板一块,蒋介石先生下野也不是第一回了,只要联合其他派系,做到这一点并非难事,届时您接任总统一职,美国自会大量援助,平抑物价,与**进行谈判,对了,您的当选,对**來说也是可以接受的一件事。”

    陈子锟道:“司徒雷登先生对中国的政治还不是很了解啊,我相信各方都能接受一个毫无作为的副总统,但一个年富力强又有美国支持的总统,却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我的小女儿才十岁,我不想她这么快失去父亲。”

    司徒雷登大为失望:“您这样说实在是太遗憾了。”

    陈子锟道:“这个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不可为也,不过既然您看得起我,我不妨给你推荐一个人,无论威望和实力,都可堪大任。”

    司徒雷登想了想道:“其实我也有第二人选,不妨写在手上看看是否同一人。”

    于是两人各自写在手上,摊开手掌,陈子锟写的是“李宗仁。”司徒雷登写的是“李德邻。”

    “不谋而合,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