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五章 介绍人
    宝庆埋葬孩子的时候,国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南下南京,正式参与竞选,与另一位呼声最高的候选者孙科竞争副总统职位,经过一番激烈拼杀,终于以不大的优势胜出,就任中华民国副总统。

    ……又过了两个月,暑假到了,陈嫣终于毕业,结束了长达八年的美国生活,返回中国,暂时在上海一家教会医院担任实习医生。

    嫣儿是哈佛名校出身的大家闺秀,人又生的花容月貌,气质绝佳,家里经常举办舞会和牌局,那些闲的沒事的贵夫人们又动了做媒的念头,可连姚依蕾这一关都过不去,嫣儿如此优秀,岂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能般配的。

    陈嫣每日素面朝天,穿着阴丹士林布裙乘电车去医院上班,休息时间就钻研中医典籍,家、医院、图书馆三点一线,日子过得非常简单。

    这天中午,陈嫣在电车站等车的时候,一辆乳白色的敞篷小汽车开到跟前,车上一个梳着油亮飞机头的青年男子冲她挤眉弄眼:“小姐,去哪里,阿拉送你。”

    若是一般良家女孩,肯定扭转头去不搭理此等登徒子,但陈嫣却彬彬有礼的回答道:“谢谢,不用了,乘电车很方便。”

    男子继续纠缠:“怕什么,阿拉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的。”

    陈嫣又道:“谢谢,真的不用。”

    叮叮当当,电车來了,陈嫣上车走了。

    下班的时候,陈嫣又看到那辆乳白色的敞篷跑车,后排座位摆满了红玫瑰。

    “美女,可以告诉阿拉侬的名字么”飞机头自信满满,一副穷追烂打的架势。

    陈嫣不理他,自顾自往前走,飞机头驾着汽车慢吞吞跟在后面,不停聒噪着:“美女,侬知道阿拉大伯是哪个,说出來吓侬一大跳,万墨林,听说过么,杜老板的大管家。”

    “不感兴趣。”陈嫣**丢下一句话,上了电车。

    飞机头一路跟回陈公馆,记下门牌号码,找到江湖上的朋友打听一番,得知住在这里的是江东大佬陈子锟的家眷,不由得嘿嘿一笑:“有搞头。”

    隔了一日,陈家牌桌上,一位阔太太向姚依蕾提起,认识一个美国留学的博士,人品好,年龄也相当,不如介绍给陈嫣当男朋友。

    女儿已经二十三岁了,到了该找朋友的岁数,姚依蕾便随口问了一句:“哦,是哪家大学的博士。”

    阔太太眼睛都不眨道:“美国纽约克莱登大学,听说是美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呢,和阿拉上海的圣约翰差不多。”

    姚依蕾又问:“现在做什么工作,多大了,人长的怎么样,家是哪里的。”

    阔太太道:“他叫万小飞,眼下在自家的米行帮忙,二十三岁,和你家嫣儿一样大,要说相貌那真是赛过潘安,不胖不瘦风流倜傥知书达理,家里也很有背景,他大伯是米业行会的万墨林,万墨林侬晓得伐,杜老板的大管家哩,上海滩的大米都从他手里过,铜钿老多老多了。”

    她眉飞色舞一番话,艳羡的不得了,姚依蕾只是淡淡一笑:“我们陈家不是那么看重门第,只要人好就行。”

    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万家虽然在上海滩很老卵,但比起陈家來差的还太远。

    阔太太会意,附和了几句,问道:“侬看那天合适见个面。”

    姚依蕾根本不热情:“再说吧。”

    晚饭后,姚依蕾把这件事当笑话说了出來:“我们家嫣儿真成了白天鹅,什么样的癞蛤蟆都想咬一口,还纽约克莱登大学呢,听都沒听过,博士毕业的人能在米铺帮忙,笑话。”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可是那万小飞却痴心不改,每天开着小汽车到陈家墙外弹吉他,念情诗,姚依蕾让佣人撵了几次都不成,报警更沒用,警察说马路是公共场所,万少爷想在这儿弹琴念诗,俺们也管不到。

    虽然很讨厌万小飞的这种行为,但人家沒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也不好动武,直到有一天,陈北从虹桥空军俱乐部归來看见这一幕。

    陈北当即上前驱赶万小飞,口气很是不善,如果万小飞知道他是陈嫣的哥哥肯定会服软,甚至会想法拉关系,但先入为主的想法让他认为陈北是自己心上人的男朋友,对方高大英俊也就罢了,偏偏还开一辆比自己这辆还豪华的敞篷车,脾气还这么横,万公子也不是吓大的,当场就发飙了。

    万小飞不过是个花花公子,仗着伯父的威风到处横行,遇到真正的硬茬就歇菜了,陈北根本不和他吵嘴,径直回屋拿了一杆双筒猎枪下來,装的是12号的霰弹,一枪轰在汽车风挡玻璃上,一枪轰在轮胎上,一辆跑车就这样废了。

    巡警听到枪声赶來,陈北早就扬长而去,万小飞裤裆都湿了,吓得不敢乱动,还是警察把他送回了家。

    万小飞回家就病倒了,躺在床上好几天,发高烧说胡话,家里人通知了他大伯万墨林,万老板來看了被打坏的汽车和生病的侄儿,气的直摇头。

    若是换了旁人,万老板一句闲话就把事体办妥了,女的抢來男的打一顿齐活,可对方是陈家,万墨林就得掂量掂量了,思前想后,再看看侄儿半死不活的样子,决定还是出手,不为别的,就为万家这张脸。

    万墨林不好亲自出马,于是请杜月笙出面帮忙。

    当年上海滩三大亨,黄金荣退隐,张啸林横死,只剩下杜月笙一枝独秀,不过日子也不好过,早年上海滩流氓青皮势力庞大,靠的是租界和洋人的力量,如今租界不存在了,政府军警宪特,哪家都能捏死你,杜月笙未雨绸缪,早早搭上了戴笠,不幸的是戴笠意外身故,蒋介石又打压青帮,杜老板已经不能像当年那样呼风唤雨了。

    听万墨林讲了來意,杜月笙沉吟片刻道:“如能和陈家联姻,倒是一件好事,天下大乱,枪杆子才是王道啊。”

    万墨林恍然大悟,还是杜老板看问題深远啊,万家几乎垄断上海大米生意,不敢说富可敌国也是金山银海,但硬实力远不如从前,军警宪特都能骑在头上耀武扬威,如果和陈家结成亲戚,那就有了靠山,美事一桩啊。

    “阿拉这个侄子,蛮有眼光的,就是差距太大,陈家那个小囡是美国哈佛毕业的,小飞是中华职业学校学会计的,还是肄业生。”万墨林扼腕叹息。

    杜月笙哈哈大笑:“学历并不重要,杜某人有什么学历,哪个敢小看阿拉,小飞我见过,小伙子卖相很好,关键是不是真心。”

    万墨林道:“岂止是真心,简直就鬼迷心窍,这小子虽然花心,但这次绝对动了真情的,阿拉可以保证。”

    杜月笙道:“那就好办了,好女怕缠郎,咱们缠定陈家小囡了。”

    万墨林道:“多谢杜老板救了阿拉家小飞一条命,不过听说陈家眼界甚高,这亲怕是不好提。”

    杜月笙道:“别人不好提,我有个人选,绝对有资格当这个媒人。”

    ……杜月笙所说的这个够资格的媒人是沪上名记者唐嫣,表面上她是申报的资深记者,实际上却为**做事,这一点杜月笙早已掌握,天下早晚姓共,所以他也有意识的维持着和唐嫣的联系,以备不时之需。

    正巧报社几个年轻记者发表了同情**的文章,被警备司令部抓了去要枪毙,唐嫣找到杜月笙帮忙,杜月笙实力虽然不如从前,但捞几个人还是轻而易举,所以唐嫣欠杜老板一个人情。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唐嫣曾经和陈子锟有过一段婚外情,甚至嫣儿的名字都和唐嫣有关,她说话自然好使。

    果不其然,当杜月笙提出请求之后,唐嫣爽快答应,当天就來到陈公馆替万小飞提亲。

    唐嫣的突然到來让姚依蕾和鉴冰非常吃惊,她俩都很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出于礼貌原因不好直接下逐客令,只能敷衍着。

    “两位夫人,我此次前來是受人之托,帮嫣儿介绍一个男朋友,这个男孩子还是蛮上进的,家庭也算殷实,光彩礼就有十万美金呢……”唐嫣喧宾夺主,也不客套,直接滔滔不绝说起來。

    “我们陈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不会为了这点小钱出卖女儿。”姚依蕾毫不客气的回绝,一句话就堵死。

    鉴冰也不阴不阳道:“我们家女儿还小不着急嫁人,倒是有些人都四五十岁了还不结婚,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面对明显敌意,唐嫣并不恼怒:“别急呀,你们知道男方的背景么,上海滩米业大王的侄子万小飞,实际上是杜月笙先生委托我來的。”

    姚依蕾和鉴冰都冷笑不已,拿杜月笙來压人,简直太可笑了。

    忽然楼上响起一个声音:“唐阿姨,我们家不欢迎你,请出去。”

    抬头一看,是陈嫣站在栏杆前。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唐嫣淡淡一笑,出门走了,她本來也沒打算撮合这门亲事,如果能挑起杜月笙和陈子锟之间的矛盾才更好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