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六章 金圆券
    陈嫣居然直接将唐嫣赶走了,姚依蕾很高兴:“到底是我的女儿,外柔内刚。”

    鉴冰也说:“姓唐的这种**就欠骂。”

    提亲被拒绝,杜月笙也沒有办法,只能劝万墨林算了,万墨林苦笑着说:“阿拉倒是想算了,可侄儿跟中邪一样,就迷这个小姑娘,哪能办。”

    万家人也劝儿子算了,陈家不是一般人,这个高枝咱们高攀不起,可万小飞不管那些,他绝食抗议,以死相逼,说只求再见佳人一面,家里无奈,只好暗地里安排去医院见陈嫣。

    拒绝了万家的求婚之后,姚依蕾也做了相应准备,嫣儿不再乘坐电车,出入都有专车和保镖护送,秉承陈家的传统,嫣儿的包里也装了一把意大利造贝雷塔微型手枪,随时顶着火。

    陈嫣在教会医院内科坐诊,迎來一个病人,眼窝深陷瘦骨嶙峋,一副病怏怏的样子,陈嫣沒认出他來,铺开病历开始询问,哪儿不舒服。

    “阿拉单相思,陈小姐,请侬可怜可怜阿拉吧。”万小飞从椅子上滑下來,跪在陈嫣面前,痛哭流涕。

    陈嫣将自己的手袋拉了拉,看到里面幽黑的枪管,心里定了神,就算打架,万小飞这种病秧子也未必打得过自己,何况走廊里还有保镖,于是她低下头问万小飞:“万少爷,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么。”

    万小飞见佳人肯跟自己说话,顿时精神焕发:“阿拉就是喜欢侬,全身上下都喜欢,嫁给阿拉,保管对侬一万个好。”

    陈嫣道:“喜欢我的人多了,凭什么要选你呢,你哪点好,论个头你还不如我高,论家世你们万家更沒优势,你沒文化沒素质一个花花公子,仗着家里开米铺囤积居奇坑害百姓,你知道么,我很讨厌你这样的米虫子。”

    万小飞瞠目结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过了一会才道:“可是我爱你啊,世间不会有别人更比我爱你,我,我可以为你去死。”说着眼睛瞄了瞄窗口。

    陈嫣冷笑:“以死相逼,你觉得有用么,父母生你养你,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自杀,你对得起谁,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厌恶你。”

    万小飞道:“那我改还不行么,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争取做到。”

    陈嫣道:“如果你能做到我爹的三分之一,或者我哥哥的一半,就算你合格。”

    万小飞咬牙启齿:“好,你等着瞧吧。”

    说罢转身离去,回到家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翻出中学课本來苦读,家里人都惊呆了,小顽要闹哪样啊,早先求着都不读书,二十大几了怎么开始发奋了。

    万小飞看了一会书,上面的东西完全不懂,只好弃文从武,他听说过陈嫣的父兄都是军人,于是托人打听到底牛逼到什么地步,这一打听不要紧,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脖子,陈子锟白手起家成为一省督军,封疆大吏,一级上将,陈北是飞虎队出身,击落日机二十八架,绝对的空战英豪,父子两人都是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将门世家,岂是万家这种米虫子能比拟的。

    时至今日,万小飞终于明白,自己倚仗的东西为啥陈嫣看不上了,强烈的自卑感让他失去了所有动力,再次回到颓废状态。

    ……陈嫣回到家里,看到沙发上坐着两个男子,美式军装,软肩袢上缀着两条金属横杠,这是新式军服的中尉军衔,俩人见陈嫣进來,立刻立正敬礼,亲切喊一声姐姐,原來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薛文薛武兄弟。

    两小子44年底参加青年军,现在已经是中尉军官了,部队驻防在江南一带,特地來沪探望亲戚,第一站就是陈家。

    陈嫣和他们聊了一会,陈南放学回來也进入进來,谈时政谈战局,不亦乐乎,又过了二十分钟,陈北回來了,薛文薛武兄弟俩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对陈北道:“北哥,能单独聊聊么。”

    “好,到我房间來。”陈北把他俩叫到自己房间,薛文郑重拿出一封信道:“北哥,这是蒋督导给你的亲笔信。”

    陈北很纳闷,接了信浏览一番,原來是新任上海经济督导员蒋经国写的信,诚恳请求自己加入到他的团队中去,担任一定职务。

    蒋经国是蒋总统的长子,赫赫有名的太子,最近几年风头越來越劲,身边有赣南系的政务干部,青年军和军人,青干校的储备人才,形成一股强大的“太子系”,基本上都是年轻人为主,陈北是空军精英,自然也是他拉拢的对象。

    薛文道:“政府颁布了《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和《金圆券发行办法》,实行重大金融改革,消灭通货膨胀问題,上海是全国经济金融中心,上海稳定下來,全国就稳定了,但是投机者和资本家是不会轻易屈服的,所以我们急需各方面支持,北哥,为了国家民族,加入我们吧。”

    陈北道:“好吧,我去看看。”

    三人从房间出來,陈南见他们穿上外套准备出发,便问去哪里,陈北说去见蒋经国,陈南立刻兴奋起來:“带我去好不好,我参加了青年服务总队,只在大会场上见过蒋经国先生,还沒和他握过手呢。”

    陈北道:“沒问題,一起去。”

    陈南高兴地直跳:“姐姐,你也一起去吧。”

    陈嫣却不感兴趣:“你们去吧,我还有书沒看。”

    于是四人出门上车,直奔九江路上的中央银行,经济督导员办公室就设在这里,门前停了许多汽车,來來往往都是年轻人,穿军装的居多,也有学生打扮的青年,一个个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蒋经国听说陈北來了,亲自走出办公室迎接,他和弟弟蒋纬国不同,身材敦实相貌宽厚,而纬国则高大英俊,看起來简直不象一个父亲所生。

    “欢迎,欢迎,欢迎你们这些生力军的加入。”蒋经国非常热情的和大家握手,嘘寒问暖,还关心了陈南的学业,寒暄完了,他说:“我到上海來,是要掀起一场风暴的,一场针对投机商人和暴发户的风暴,不消灭这些社会的蛀虫,国家就不得安宁,上海人民就沒法过日子,敌人很强大,但是再强大也强不过人民,我准备组织十万青年服务队,以群众运动的方式打击投机,平抑物价,陈北,你做我的先锋官。”

    陈北听的热血沸腾,却谦虚道:“我只是一个飞行员,并沒有经济工作的经验,先锋官恐怕难以胜任。”

    蒋经国道:“你单枪匹马大战杨子公司的事迹,我可是早有耳闻,经济管制工作就需要你这样有魄力,有胆识,敢担当的青年。”

    他双目炯炯看着陈北,充满期待的眼神让年轻的飞行员下定了决心:“好,我就追随你轰轰烈烈干他一场。”

    蒋经国道:“好,我现在委任你为上海青年服务总队特勤大队的大队长,这可是咱们的拳头力量,非虎将不能担当。”

    陈北敬礼道:“是。”

    陈南想插嘴又不敢,蒋经国明白他的心意,道:“我们需要每一分力量,陈南同志,你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就在我的办公室担任统计员吧。”

    陈南也学着哥哥的样子敬礼:“是。”

    蒋经国点点头,满意的笑了。

    次日,蒋经国在复兴公园召开上海青年服务总队誓师大会,台下人山人海,全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蒋经国穿一件浅色中山装,在一群助手簇拥下登台,开始发表演讲,他的演讲风格和大家熟悉的官员四平八稳的风格不同,充满了激情和煽动性。

    “人民的事情,只有用人民自己的手可以解决,靠人家是靠不住的,要想将社会翻过身來,非用最大的代价,不能成功,本人此次执行政府法令,决心不折不扣,决不以私人关系而有所动摇变更。”

    说到激昂处,蒋经国带头高呼:“打倒豪门资本,铲除腐化势力。”

    台下声浪一波接着一波,青年人都激动了。

    士气可用,蒋经国下令将青年服务总队编成二十个大队,分驻上海各区,开始执行经济管制任务,检查商店工厂仓库,登记囤积物资,严惩奸商。

    新的货币金圆券也开始发行兑换,每三百万法币兑换一金元,金圆券两元折合一枚银元,四元折合一美金,可谓坚挺至极。

    政府规定,人民不得持有黄金白银外汇,必须在规定期限内兑换为金圆券,违者严惩不怠,同时规定所有物价以八月十九日为准,不得涨价,不得囤积物资,违者法办。

    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奸商运动开始了,不少囤积大米、棉纱、日用品的小奸商被经济警察揪出來,或枪毙,或判刑,一时间人心大快。

    陈南结束一天的工作,从中央银行办公室回到家里,他有许多的新鲜故事想告诉姐姐和阿姨们,可是一进家门,就看到姚依蕾和鉴冰正和几个太太打牌,桌上的筹码竟然是美钞。

    政府规定私人不得持有外币,限期兑换金圆券,可家里居然还藏着这么多美钞,陈南身为青年服务总队人员,不能坐视不管,他当即上前说道:“大娘,二娘,怎么家里还有美钞沒去兑换。”

    姚依蕾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轻飘飘说:“好端端的美钞去换废纸做什么。”

    陈南觉得血往头上涌,呼吸急促起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