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七章 打老虎
    陈南是个敏感的少年,他沒有去争辩什么,而是默默來到楼上,找姐姐陈嫣争取支持。

    哪知道陈嫣竟然也不支持自己,她说:“市民持有黄金和外币是个人自由,政府不应该强制兑换。”

    陈南道:“乱世要用重典,个人自由也要服从大局,金融改革需要准备金支持,国家外汇不足,需要每一个国人支持,如果连咱们家人都不支持货币改革,那我们这些青年的努力不都白费了么。”

    陈嫣想了一下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这就下楼去和妈咪说。”

    两分钟后,楼下传來一阵争吵,陈嫣回來两手一摊:“我也沒法说服她们,人家对币制改革根本不信任。”

    陈南无语,回到自己房间,给自己母亲写了一封长信,洋洋洒洒万言书,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到国家民族的命运,劝说家里支持金圆券改革,兑换外币,登记境外资产。

    一周后,信件到了刘婷手里,她看完之后交给陈子锟:“看看你儿子的见识。”

    陈子锟浏览一番,道:“年轻人有报国之心值得褒奖,但这币制改革,治标不治本,只不过用一种废纸换另一种废纸罢了,断不会成功。”

    刘婷道:“那你总得表个态度吧,不能寒了孩子的心。”

    陈子锟道:“我这就给上海挂电话。”

    一通长途电话打过去,姚依蕾奉命行事,将三千美元钞票和几件金首饰交给陈南,道:“这个你且拿去兑换金圆券,不过大娘事先提醒你,金圆券维持不了多久的。”

    陈南信心满满道:“大娘,您放心好了,有经国先生在,经济管制一定会成功的。”

    姚依蕾道:“那我们就打一个赌,三个月内金圆券不贬值,就算我输了。”

    陈南道:“好,我就和大娘赌一回,币制改革一定成功,如果我输就把这笔钱还给大娘。”

    当天下午,陈南就拿着这些美钞黄金兴冲冲到兑换点换了一叠金圆券回來。

    ……中央银行大楼,特勤大队紧急集合,警备司令部宪兵队、警察局经济警察队也整装待命,吉普车、摩托车都发动起來,陈北坐在打头的吉普车里,手里举着一支司登冲锋枪,将烟蒂一扔:“出发。”

    他们是前去逮捕米蛀虫万墨林的,此人乃是杜月笙的前管家,上海滩青帮人物,米业公会的头目,控制上海粮价涨跌,翻云覆雨无法无天,赚了无数的黑心钱,为了抓他,蒋经国派出了最强阵容。

    万家养了不少保镖,但在全副武装的军警面前只能乖乖投降,不费吹灰之力就逮捕了万墨林,他名下的多家米铺、仓库被查封,数名亲属、手下涉嫌囤积物资亦被逮捕,万小飞因为在公司里挂了职务,也遭到牵连,被警察从床上揪起來,连睡衣都沒穿就押进了囚车,呜呜一路鸣叫,送到了苏州河畔的警备司令部。

    报纸上刊登了米蛀虫被捕的消息,上海民心大振,蒋经国召集亲信开会,决定再出重拳,这回拿上海滩最后的大亨杜月笙开刀。

    部下们摩拳擦掌,干劲十足,但手头并不掌握杜月笙投机倒把的证据,这种老奸巨猾的江湖人士早就不亲自处理事务,凡事都交给下面人去做。

    有人提议,动不了杜月笙,动他的儿子也一样。

    蒋经国深以为然,派人秘密调查杜月笙的儿子杜唯屏的犯罪证据,杜公子是中汇银行总经理,从金融方面入手肯定会有所斩获,果不其然,很快查到他抛售棉纱股票制造市场混乱,套汇外流,金额巨大。

    特勤大队再次出动,将杜唯屏抓捕归案,过程中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经济督导员办公室,同事们互相祝贺又一次的成功,大家眼中闪耀着胜利的光辉,匆匆走过时,总会彼此默契的点一点头,互相鼓励。

    陈南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又是陈子锟的儿子,所以被蒋经国特别照顾,位子就设在督导员室里,每日经手文件无数,这些天來蒋经国日理万机,雷厉风行,几乎不怎么休息,让人看了不由得感动。

    秘书送來一份文件,是枪毙贪赃枉法的警备司令部某宪兵大队长的执行书,蒋经国在上面签了字,让陈南拿去备份,忽然外面一阵喧哗,一群人竟然擅闯督导员办公室,连卫兵都不敢拦。

    來的是上海工商业的巨头们,为首的是杜月笙,他一袭黑色长袍马褂,从人也都穿黑色短打,青帮大亨的威名远震,督导办公室的青年们都自发的站起來,看保护在蒋经国周围。

    蒋经国冷冷道:“杜先生,你來这里可是为令郎鸣冤。”

    杜月笙不慌不忙道:“杜某人教子不严,犬子触犯经济管制条例被捕,是他咎由自取,蒋先生秉公执法令人敬佩,不过最近市面上传闻,蒋先生只拍苍蝇,不打老虎,放着最大的囤积奸商不去抓,只动我们这些小角色,如此这般,实在令人难以心服口服。”

    蒋经国道:“不管任何人,有任何背景,只要触犯经济管制条例,,不管苍蝇还是老虎,一概严惩不贷,这是我对上海人民的庄严承诺”

    杜月笙道:“那就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去查一查,扬子囤积的物资,比所有人加起來都多,希望蒋先生能一视同仁,把杨子公司的货物查封,人员法办,杜某人代上海父老,谢谢您了。”

    说着深深一鞠躬,那些西装革履或长袍马褂的工商业巨头也都跟着鞠躬,表面上恭敬,眼神里却尽是挑衅。

    说完这些话,杜月笙带着这帮人扬长而去,蒋经国回到办公室,神情凝重许多,來回踱了十几趟,抽了两根烟,大家都面面相觑,期待他下决心。

    扬子公司的所作所为,上海滩人尽皆知,杜月笙虽然是來刁难的,但这番话却说到大家心里去了,不办扬子公司,就不能服众,就不能把经济管制顺利进行下去。

    良久,蒋经国才下了决心,他深吸一口气道:“传我的命令,特勤大队集合。”

    众人差点欢呼,一个个精神抖擞,迅速做好准备,整装待发,出发之前蒋经国又把陈北叫到办公室,拉上百叶窗交代了几句话。

    蒋经国道:“扬子公司的几个货仓位置,我们早已掌握,这次全部查封,一个不留,但是……人暂时不要抓。”

    陈北瞪大眼睛:“不抓孔令侃怎么行,他是罪魁祸首,最大的奸商。”

    蒋经国拍着陈北的肩膀道:“这是政治啊,孔家势力太大,只能一步一步來,操之过急的话,前功尽弃。”

    陈北不懂这些,他见蒋经国说的恳切,便答应下來,只查封货物不抓人,随即带领特勤大队,会同警备司令部稽查队,警察局经济警察大队,浩浩荡荡前往沪西扬子公司的仓库进行查扣。

    特勤大队查禁物资早有经验,剪断电话线,爬墙进入打开大门,大部队一拥而入。

    在强大武力面前,扬子公司的保镖只能举手投降,所有物资被当场查扣,数量之大令人震惊,大批的钢锭、棉纱、大米,还有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小轿车和留声机,偌大的仓库里锃亮崭新的轿车一字排开,足有数十辆之多,所有人瞠目结舌,这扬子公司真是太有钱了,杜月笙说的一点不假,全上海的奸商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他一家扬子。

    仓库被贴上了封条,物资清点造册,拍照留影,仓库账本也被送往督导员办公室,按说行动就该结束了,但陈北觉得意犹未尽,上回和孔家交手不分胜负,他一直引以为憾,何不借着这次机会再给孔令侃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陈北振臂一呼:“弟兄们,去查扬子公司总经理的私宅,肯定藏着大批物资。”

    众人立即响应,一队人马杀向孔家别墅。

    孔令侃近期正在上海坐镇,太子爷发行金圆券,查囤积物资,打击奸商,忙的不亦乐乎,不过孔家根本不在乎,反而趁机扩大囤积规模,买进一大批棉纱,等这股风过去,转手一卖,翻几倍的收入。

    万墨林被抓,杜唯屏被抓,对于孔令侃來说无关紧要,孔家和宋家、蒋家是姻亲,他和蒋经国虽然沒有血缘关系,但却是正儿八经的表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蒋经国羽毛未丰,断不敢撕破脸皮。

    忽然大门被砸的山响,孔令侃勃然大怒,心里却隐隐有些明白,太子爷不拍苍蝇,要打老虎了。

    公馆的大铁门挡不住特勤大队的精英,一群武装人员闯进了孔家,正和下人保镖推推搡搡,孔令侃出现在阳台上,衬衣坎肩,手拿烟斗,不可一世。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谁给你们的权力私闯民宅。”孔大少爷威风无比,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毕竟他的背后,站的是孔祥熙、宋霭龄、宋美龄。

    保镖们顿时神气起來,把特勤大队的人往外推。

    别人有所忌惮,陈北却不吃这一套,他举起司登冲锋枪,一枪托砸翻一个保镖,朝天扫了一梭子:“给我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