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九章 最后的稻草也没了
    打老虎事件发生戏剧性逆转,上海市警察局对外宣布,扬子公司仓库内所有物资已经向社会局备案,属于合法囤积,予以解封,物归原主。

    这个消息是通过无线电广播出來的,连蒋经国都始料未及,督导员办公室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愣了,呆呆的看着蒋经国,期待他的雷霆震怒,期待他的雷厉风行。

    但蒋经国一句话也沒说,慢慢走进了办公室,将屋门关上了。

    “怎么会这样。”工作人员们惊诧而激愤,自己在前方奋战查封囤积,打击豪强,后腰眼却被人捅了一刀,被出卖的感觉实在不好。

    忽然陈北兴冲冲走进來,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走进蒋经国的办公室问他:“可以抓捕孔令侃了吧。”

    蒋经国站在窗前,屋里烟雾缭绕,烟灰缸里一大堆烟蒂。

    “陈北,这件事先告一段落,你也回去休息吧。”蒋经国的声音有些沙哑。

    陈北很纳闷:“怎么回事,我做错什么了么。”

    蒋经国道:“你沒有做错什么,特勤大队解散了。”

    陈北声调提高了八度:“为什么,正干的热火朝天,为什么半途而废,难道你不要整顿经济秩序了么,难道你不要打击奸商了么,难道你要放弃一切來之不易的成果么。”

    除了蒋介石,还沒有人敢这样训斥蒋经国,他猛然转过身來,盯着陈北:“你不懂,这是大局。”

    陈北勃然大怒:“什么大局,孔令侃就是大局,国计民生就不是大局,这是什么狗屁道理,一颗子弹就能解决的问題,你拖拖拉拉犹豫不决,大好机会白白溜走,蒋先生,你辜负了我们的新任。”

    说罢摔门而去,陈南上前拉住大哥:“哥,蒋先生有难处,最高当局为扬子公司开脱,你让他怎么办。”

    陈北醒悟过來,他也是官宦人家的儿子,明白其中的道理,蒋经国不是地方诸侯实力派,他的一切权力都來自父亲蒋介石的赐予,蒋介石就像是皇帝,一句话可以立他为太子,一句话也能废掉他,沒有父亲的支持,蒋经国做不成任何事情。

    陈北是个有担当的汉子,他立即转身回去,向蒋经国道歉:“蒋先生,我太激动了,沒有体谅你的难处。”

    蒋经国道:“我不怪你,是我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上海打老虎行动变成了一场闹剧,奸商逍遥法外,同志们的努力成了泡影,我对不起大家。”

    说着,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办公室里几十个年轻工作人员都哭了,压抑而悲愤的哭泣响彻中央大楼。

    ……

    上海整顿金融经济的行动终于以失败告终,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那些工商巨头们都沒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缴纳罚款保释了事,杜月笙的公子也轻判了几个月的徒刑,再弄个保外就医,跟沒事一般。

    舆论界淡然处之,先前报道打老虎行动最为积极的《大众夜报》和《公言报》被当局勒令停刊整顿,也发不出声音來了。

    政府的信誉一溃千里,再也沒有人相信,刚发行的金圆券迅速贬值,沦为废纸,市面上抢购风再现,米铺外彻夜排着长队,工薪阶层一领到工资就迅速去黑市兑换成银元金条或者美钞。

    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保留建制,实际上已经解散,蒋经国结束了上海经济督导员的职务,向大家发表告别演说,几度哽咽,青年们也悲愤莫名。

    “最后一根稻草也沒了,这个政府完蛋了。”陈北这样对弟弟们说。

    政府朝令夕改,又允许人民持有黄金外币,可以到各银行兑换,消息一出,市面轰动,老百姓都拿着金圆券去排队,外滩各个银行门前长龙一条条,由于怕加塞,人们排的很紧,恨不得抱住前面的人,第二天上午开始兑换,头一天下午就开始排队了。

    陈南用大娘给的美钞黄金换了一叠金圆券,后悔的不得了,也加入排队的行列挤在人群中,不能上厕所,饿了就啃一口干粮,渴了有自带的水壶,就这样等了一夜,次日上午九点半,银行终于开门了。

    等的精疲力竭的市民们骚动起來,纷纷向前涌动,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忽然队伍就乱了,状态完全失控,一些体弱的人被踩在下面践踏,哭爹喊娘,身体强壮的冲在前面,拼命摇晃着银行栏杆,发出怒吼。

    陈南不明就里,跟着人向前冲,跑到银行门口才知道,刚才有人宣布金银外币已经兑换完毕,这才激起民愤。

    警笛声长鸣,军警赶到现场,马队挥舞着警棍痛打市民,高压水炮将人群打得七零八落,夹杂着零星的枪声,场面非常混乱。

    陈南慌忙逃回家,身上都湿透了,换了衣服出來,客厅的收音机正在播放通知,说各大银行的黄金储备和外汇已经兑换结束,请市民克制情绪,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挑拨云云。

    姚依蕾走过來关了收音机,道:“沒伤到吧,早知道不让你去兑了,这些钱丢了就丢了,咱家还承受得起,但那些老实本分的家庭,半辈子的积蓄就沒了。”

    陈南道:“为什么政府出尔反尔。”

    姚依蕾道:“金圆券和废纸有什么区别,凭什么换美钞。”

    陈南道:“可是政府规定的可以兑换啊。”

    姚依蕾道:“政府又不是给穷人开的,那些政策是为孔家宋家准备的,黄金美钞是有,也确实被人兑换完了,不过都是走的内部渠道,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

    陈南道:“我明白了,我赌输了。”

    姚依蕾道:“别难过,这些都是你父亲的授意,成长的道路上,挫折和沮丧的不可缺少的。”

    ……

    北方的战争还在继续,山东济南被共军攻陷,省主席王耀武以下六万人马被俘,与此同时,**麾下东北野战军六十万占领锦州,东北大地上百万大军混战一团,短短两个月内,东北剿总覆灭,精锐的廖耀湘兵团在野战中全军覆灭,**损失四十万,东北沦落。

    中原战事日趋紧张,陈毅的华野,刘邓的中野集结六十万人马向徐州挺进,徐州剿总有邱清泉、黄伯韬、黄维三个主力兵团五十五万人,采取守势,一场大战在即。

    江东省城,枫林路官邸,陈子锟主持军事会议,实际上他早已退居幕后,不再担任军政职务,但依然掌握江东大局。

    此前将麾下精锐改编为交通警察的举措极为英明,可以名正言顺的拒绝中央调令,不参加徐蚌会战,但唇亡齿寒,徐州战败,江东就要直接面临解放军的压力了。

    会议气氛很沉闷,大家都在抽烟,愁眉紧锁,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大势已去,除非发生美国直接出兵这样的奇迹才能扭转败局。

    江东绥靖公署主任陈启麟中将缓缓道:“徐蚌会战极为重要,中原不保,党国就只能凭借长江天险据守半壁江山了。”

    陈子锟道:“自古以來,南朝都守不住,划江而治不太可能,共军真要渡江,谁能拦得住他。”

    阎肃道:“事到如今,就只有一个和字了。”

    陈寿当即反对:“若是一般的改朝换代也就罢了,**可不一样,专革富人的命,我看不靠谱,还是尽快想后路,美国香港都行。”

    会议进行不下去,陈子锟只得宣布散会。

    陈启麟留了下來,特地向陈子锟辞行:“老头子让我带兵北上增援,不去不行,我这一走,怕是回不來了,有些事情要交代,我沒什么积蓄,去不了香港美国,老婆愿意改嫁别拦她,我的骨灰想送回北平安葬,还有我姐姐一家,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陈子锟道:“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

    他却猜不到,这一别,再见已经是几十年后。

    ……

    浩瀚淮海大地上,无数军队和支前民夫正在行进,隶属中原野战军的江北独立总队奉命参加淮海战役,司令员武长青和政委叶雪峰乘坐的吉普车陷入了泥泞,一旁的担架队上前帮忙,大家齐心协力将吉普车拉出了泥潭。

    叶雪峰发现带领担架队的正是马春花,关切的问起她的近况,马春花自豪地说,她现在转地方工作,担任了区长职务。

    “干得好,歼灭黄伯韬兵团,全靠根据地的独轮车。”叶雪峰赞扬道。

    “再见了首长。”马春花敬了个礼,整理一下武装带和手枪,英姿飒爽的带领担架队继续出发。

    路边宣传队员们打着快班唱到:“捷报捷报,歼灭了黄伯韬……”

    叶雪峰正要上车,忽然一匹骏马疾驰而來,來到近前骑士勒马停下,翻身下马敬礼报告:“叶政委,总前委邓政委给您的命令。”

    叶雪峰接了信看了一遍,微微点头。

    武长青问道:“雪峰,小平同志有什么指示。”

    秋雨绵绵,战火纷飞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跃出,叶雪峰踌躇满志道:“老武,我不能和你并肩战斗歼灭黄维了,我要去江东会一会老朋友陈子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