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章 三方来客
    徐蚌会战日趋吃紧,黄伯韬自杀成仁,第七兵团十二万大军覆灭,黄维兵团九万人被围困在安徽宿县,被歼灭只是时间问題,杜聿明、邱清泉部被解放军团团围困,机械化部队寸步难行,天寒地冻,弹尽粮绝。

    与此同时,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南下入关,逼近平津,华北剿总傅作义部收缩战线,困守几座大城市,华北岌岌可危。

    如此危局之下,身为**王牌飞行员的陈北岂能继续休假,他被紧急召回部队,驾机支援徐蚌战场,掩护运输机空投粮秣。

    陈北坐在p51野马战斗机的座舱里,俯视脚下苍茫大地,一望无垠白雪皑皑,夹杂着地表的土黄色和枯树的黑色,还有蚂蚁一样的士兵和无数壕沟,这种大规模的会战场面远超抗日战争时期的任何一次战役,震撼之余却是深深绝望。

    c47运输机开始空投面粉,降落伞随风飘落,有很多飘到了共军的阵地上,引发一阵枪战,由于解放军缴获许多美国武器,防空能力大大加强,护航战斗机不敢低飞,执行完空投任务就匆匆返回了基地。

    抵达基地后,陈北和一群飞官跑到俱乐部喝酒发牢骚,还沒休息十分钟,命令又來了,再次飞赴徐海战场空投。

    陈北随口问了一句:“这次空投什么物资。”

    对方答曰:“木柴。”

    陈北奇道:“投木柴做什么。”

    再答:“先前空投的面粉沒木柴不能烧锅,只好再投木柴。”

    陈北哭笑不得:“司令部这帮参谋的脑子里到底是什么,用飞机空投木柴,还能再蠢一些么,就不能直接空投烙好的大饼,或者压缩饼干什么的。”

    对方耸耸肩:“我们执行命令就是。”

    于是飞行员们再度出勤,飞往战场空投了一批木柴。

    飞回來之后,飞行员们士气低落,都沉默不语,忽然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上将驾临,亲自给几名军官晋升军衔,陈北也在此列,被晋级为空军少校。

    佩戴上一枚梅花军衔,陈北却怎么也高兴不起來。

    ……徐蚌战场,陈官庄,白雪飘飘,遍地哀鸿,丢弃的道奇十轮卡和105榴弹炮随处可见,**沒有汽油,沒有炮弹,这些装备都成了摆设,野战医院外堆满了死人,冻得挺硬,几个伤兵慢吞吞地剥着死人身上的军大衣,天太冷了,能多穿一件是一件。

    木头搭建的指挥部里炉火熊熊,一帮军官愁云惨淡,缩着脖子抄着手,死气沉沉,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空罐头盒和酒瓶子,能吃的都吃完了,能穿的也都裹在身上了,还是饿,还是冷。

    江东绥靖公署主任陈启麟中将带领麾下一个不满编的师支援徐蚌会战,却身陷重围,自身难保,军官们请陈主任出面去找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长官问个明白,到底是战是降。

    陈启麟只得拖着沉重的步伐去司令部找杜聿明,一路上惨状让他不忍去看,士兵们三五成群的聚在汽油桶边烤着火,远处一阵枪声,是士兵在屠宰战马,人都沒得吃,战马早就沒草料了,还不如杀了吃肉。

    一个军官小声说:“听说共军大喇叭广播,可以过去吃肉包子,來去自由。”

    另一个军官道:“共军的炮火太猛烈了,比美国155长汤姆还厉害,听说叫什么沒良心炮,一炮过來,趴在地上的都能震死。”

    陈启麟板起面孔回头道:“不要胡扯八道。”

    來到指挥部,杜聿明也是一筹莫展,半天不说话,最后道:“成功成仁,各位自便吧。”

    邱清泉嚷道:“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可怕的,和共军战斗到底。”

    陈启麟见他们也拿不出一个成型的方案,又去找十三兵团的司令官李弥,李弥幽幽道:“团团包围,焉有胜算,华北傅作义,华中白崇禧,都不会來援救我们,只有化整为零撤退才有一线生机。”

    “老李,走的时候叫上我。”陈启麟道。

    ……江东,枫林路官邸,一位风尘仆仆的客人前來拜访陈子锟,他是持江北绥靖区的通行证來的,所以一路畅通。

    陈子锟听说“北边”有客人到,亲自接见,來人一袭灰色长衫,呢子礼帽,商人打扮,却遮不住一身军人气质,分明就是解放军中野江纵政委叶雪峰。

    时隔多年,叶雪峰已经不是当年风风火火的年轻人了,而是一位稳重睿智的政工干部,他微笑着向陈子锟伸出手:“陈将军,又见面了。”

    陈子锟请他坐下,奉茶,寒暄。

    叶雪峰道:“我这次來,奉的是**中央中原局第一书记,华中野战军政委,邓-小平同志的命令,來和陈将军接洽,商讨和平解放江东的事宜,这是邓政委的亲笔信,请过目。”

    陈子锟接了信一目十行看完,感慨道:“二十年代初,我从美国西点学习军事归国途中,在巴黎遇到周恩來先生和邓-小平先生,我们一起吃羊角面包,喝咖啡,畅谈天下大事,仿佛就是昨日的事情,小平身体还好吧。”

    叶雪峰一愣,随即明白过來,怪不得邓政委会亲自写信给陈子锟,他从容回答:“邓政委身体很好,坚持冷水冲澡,每天锻炼身体。”

    陈子锟道:“那就好,有机会我要见见他。”

    叶雪峰一听这话,就知道有眉目了,他站起來道:“陈将军,我代表江北父老感谢你的选择。”

    陈子锟道:“如今我手上力量有限,做事要小心,你先回去,我们建立渠道,随时联络。”

    叶雪峰再次和陈子锟握手,随后从后门离去,刚出门就被街对面电线杆下面看报纸的特务盯上了,丢下报纸尾随而去,叶雪峰也是从事过地下工作的,岂能被小特务盯住,绕了几圈就把特务甩了。

    特务向保密局江东站长沈开进行了汇报。

    沈开道:“加派人手,给我盯紧了,再跟丢军法从事。”

    ……时间的车轮滚入了1949年,一月十日,徐蚌战场传來消息,邱李兵团被全歼,杜聿明被俘,邱清泉自杀成仁,李弥不见踪影,残部七万人全军覆灭,此前黄维兵团的九万人也被歼灭,黄维被俘,徐蚌会战结束,**以失败告终,损兵折将四十余万。

    东北战场和淮海战场上损失的都是蒋介石的嫡系人马,**中的精锐,一百万大军短短几个月就打沒了,蒋介石的牌出尽了。

    华北傅作义部的情况也非常不妙,张家口一战损失五万人,死守天津,十三万大军被歼,傅作义虽然还剩下二十五万人,但已经沒有一战的能力。

    至此,**全盘胜利已成定局,南京上海人心惶惶,行政院长孙科率领政府南迁广州,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的家属也开始撤离,高官巨富纷纷逃亡香港台湾美国,南京下关码头上,忙忙碌碌全是撤离的船只,故宫博物院的几千箱文物装船运往台湾。

    蒋介石提出和平谈判,但此时战与不战的主动权已经不在他手中了。

    **发表声明,愿意进行和平谈判,但要求非常苛刻,惩办战犯,废除旧宪法,统一改编旧军队,沒收官僚资本,改革土地制度,废除卖国条约,召开沒有反动分子参与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接收国民党的各级政府权力。

    而战犯名单的第一位,就是蒋介石,其他国民政府军政高官几乎全部在列。

    这种条件,蒋介石自然不会答应,他授意外交部长照会美俄英法驻华大使,斡旋和谈,四国拒绝斡旋。

    蒋介石宣布下野,政权交与副总统李宗仁。

    桂系终于掌握了大权,李宗仁当上了代总统,不由得想起在北平行辕胡半仙的话來,感慨万千,踌躇满志。

    ……原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带领残部退到江东,企图重整旗鼓,他是党内老资格了,虽是客军,实力不容小觑,陈子锟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的招待着,给他压惊。

    枫林路官邸又迎來一位神秘的客人,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也是陈子锟的老熟人,早在上海精武会就打过交道的郑泽如。

    郑泽如道:“我的身份就不用介绍了吧,我受**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饶漱石同志和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将军的委托,前來劝说陈将军投向光明。”

    陈子锟并沒有表现出震惊或者愤怒,很从容的招待郑泽如,并沒有详谈什么,只是和他约定联络方式和渠道。

    郑泽如出了官邸,上了一辆政府牌照的轿车疾驰而去,保密局特务记下了车牌号码,拿出小本子一查,居然是党员通讯局的车。

    汽车上,徐庭戈问郑泽如:“顺利么。”

    郑泽如道:“比预想的要顺利,国民党土崩瓦解,谁不急着找条后路,何况陈子锟本來就是个墙头草,谁强他就倒向谁。”

    徐庭戈道:“虽然战场上我军大胜,但是敌后还很危险,特务们肆虐的很,你要小心啊。”

    郑泽如道:“有你这个中统大特务护驾,我还怕什么。”

    两人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汽车内外。

    又过了一天,省城机场降落了一架北方飞來的客机,机上只有一位乘客,陈子锟的小舅子燕青羽。

    消失许久的燕青羽似乎变了个人,举手投足的感觉都和以往大有不同,少了一份轻浮,多了一份成熟稳重,他來到枫林路官邸面见了陈子锟,向他呈交一份信。

    “这是周恩來先生委托我带给姐夫您的亲笔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