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一章 燕南归
    陈子锟眼睛一亮,接了信件;浏览一番,郑重道:“我一定遵照周恩來先生的嘱托,保住江北工业重镇,为民族工业留下火种,并在适当的时机发动起义,与反动当局决裂。”

    燕青羽道:“姐夫深明大义,又是革命元勋,将來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中央里一定有你一席之地的。”

    陈子锟道:“我个人的荣辱不算什么,只要国家好,民族好,哪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燕青羽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临來的时候周恩來先生托我转达给你的。”

    多年不见,昔日不成器的小舅子竟然成了**的高级信使,陈子锟感慨万千,摆酒给他接风洗尘,夏小青陪坐,席上陈子锟问了许多解放区的事情,燕青羽有条不紊,一一作答。

    “如今**中央的驻地在河北西柏坡,不过马上就要进北平了。”燕青羽笑道。

    陈子锟一震:“华北剿总投降了。”

    “不是投降,是和平解放,傅作义将军不忍千年古都毁于一旦,已经与我军达成共识,接受改编,华北剿总二十五万军队即将成为光荣的人民解放军。”

    陈子锟缓缓点头:“傅作义处于四面包围之中,战也战不得,走也走不成,也只有这一条路了。”

    又闲聊了一阵,燕青羽道:“还要麻烦姐夫一件事,下一步我就不回北平了,打算去广州办点事,这路途遥远的,还得坐飞机才行。”

    陈子锟道:“好说,先在家里休息一天,我安排飞机送你去广州。”

    夏小青道:“你存在我这儿的东西,啥时候拿走。”

    燕青羽道:“放着吧,我一时半会用不到,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姐姐帮我捐了吧。”

    当晚燕青羽就住在了枫林路官邸。

    傍晚,陈家一个佣人悄悄出了后门,來到僻静处与人接头,低语了几句,装作无事人一般回來了。

    南京,保密局,戴笠的接班人毛人凤局长接到了国防部二厅发來的密报,**高级间谍燕青羽出沒与陈子锟官邸,正在进行游说工作。

    毛人凤立即作出指示,秘密抓捕燕青羽。

    电波在夜空中传播,保密局江东站接到了來自南京的密令,沈开立即下令行动组特工集合,准备汽车和武器,进行武装抓捕。

    次日一早,陈子锟送燕青羽出门,两人握手话别。

    今天多云,燕青羽意味深长的说道:“姐夫,天就要晴了。”

    陈子锟淡淡一笑:“一路顺风。”

    燕青羽上了汽车,向机场方向急驰而去,当汽车驶出枫林路的时候,三辆沒挂牌照的雪弗兰轿车跟了过去。

    陈子锟正在书房看报,忽然电话铃急促响起,是警察局打來的,说机场附近发生枪战,一辆汽车被焚毁,牌照是陈公馆的。

    “谁干的,务必抓到凶手。”陈子锟撂下电话,怒发冲冠,竟然有人对燕青羽下毒手,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他立即带领卫队驱车來到现场,一辆汽车翻在沟里,烈火熊熊,司机失魂落魄的站在路边,旁边一群警察围着。

    满地子弹壳乱滚,车身上,行道树上都是弹孔,看來这一场枪战相当激烈。

    陈子锟沉着脸,一言不发,警察向他报告说,根据司机交代,汽车在途中被三辆车截击撞停,舅老爷和对方驳火时被打死,油箱被击中起火。

    “什么人干的。”陈子锟亲自询问司机。

    “是保密局的人干的,我认识那家伙,经常來咱们府上的沈开。”司机死里逃生,惊魂未定。

    消防队的灭火车也來了,用水龙头浇灭了大火,陈子锟上前检查,后座上一具焦尸,分不清面目,看腕上沒被烧化的手表,应该是燕青羽本人。

    又是一辆汽车疾驰而來,夏小青从车上跳下,双目圆睁,急火火问道:“怎么样,我弟弟呢。”

    陈子锟道:“节哀吧。”

    夏小青痛哭失声,蹲在了地上。

    陈子锟命人处理现场,带着夏小青回到公馆,如何为小舅子报仇成了一个难題,燕青羽是**方面的信使,保密局肯定是知道的,所以不能公开报复,但这口气是绝对咽不下的。

    “卫队换便衣,把保密局江东站端了,不留活口。”陈子锟斟酌再三,还是决定以牙还牙。

    一百名精锐卫队换上便装,乘坐吉普车杀到保密局江东站,前后堵住,四面包围,架起机关枪猛扫,特务们负隅顽抗,很快就被消灭干净,整栋楼都被打成了筛子。

    卫队冲进大楼给沒死的特务补枪,可是找來找去,不见沈开的踪影,这个狡猾的家伙早就溜了。

    陈子锟血洗保密局,居然沒有引起毛人凤的强烈反弹,因为此时蒋介石已经下野,李宗仁是代总统,而陈子锟此时正被桂系拉拢,手中又掌握重兵,谁也不好动他,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

    江北的局势有些微妙,国民党军两个师集结在北泰附近,大有夺取城市的意思,陈子锟迅速作出反应,调省城交警总队北上,驻防北泰,表面上是扼守江北桥头堡,其实是防备国民党军夺取这座重要的工业城市。

    ……

    1949年1月31日,是北平解放的日子,傅作义犹疑不定,瞻前顾后,最后还是决定接受改编,有人说是他女儿傅冬菊做了爹的思想工作,有人说是傅作义找北平有名的算命先生胡半仙问了一卦,总之仗是不打了,**出城接受改编,解放军浩浩荡荡进入北平。

    南苑机场上,奉蒋介石之命前來接傅作义南下的专机终于在最后一刻起飞,依依不饶的绕城三周,南飞而去。

    北平城头,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缓缓降下,一面鲜艳的红旗冉冉升起,在朝霞下亮的闪眼。

    解放军搞了一个规模宏大的入城式,大军潮水一般开进城來,第四野战军武装精良,士气高涨,军歌震天响,吉普车,十轮卡上坐满头顶日式90盔手持三八枪的战士,后面拖着美式榴弹炮,让北平的老百姓们大开眼界。

    原來土八路一点都不土啊。

    头发胡同,破败不堪的紫光车厂,宝庆正搬动一口装满碎砖头的大缸试图把大门顶上,北平又要过兵了,从清末起,这座城市每次易手都会给老百姓带來无尽的灾难,八国联军、义和团、张勋兵变,皖系直系奉系军阀混战,国民党、日本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现在又是**解放军,估摸着和以前也沒啥区别。

    虽说家里沒啥值钱的,但几个闺女都是待嫁的年纪,被当官的瞧上了,被当兵的糟蹋了,做父母的一点辙也沒有,所以宝庆按照老规矩,大缸封门,等消停了再说。

    儿子大栓却不管这个,跑出去欢迎解放军,一直到下傍晚才回家,手里拿着小红旗,兴奋的两眼放光,说解放军真威风,比国民党的兵厉害多了。

    宝庆沉下脸道:“瞎嚷嚷什么,不许乱跑,让抓了壮丁怎么办。”

    大栓道:“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兴国民党那一套的。”

    宝庆道:“到底咋样,还得再看。”

    解放军进了城,成立军管会,原先的北平警察继续留用,但街上也多了一些穿黄军装挂军管会臂章的士兵,维持治安,纠察风纪,往日横行霸道的地痞流氓们全不见了踪影。

    这天,忽然大栓冲进家里,上气不接下气道:“白,白二,白二让军管会抓了,听说要枪毙哩。”

    白二是个无赖混混,坏事做绝,薛家的金条被强收就是他捣的鬼,若不是他告密,五宝也不会沒钱医治而病死,所以宝庆一家人恨透了白二,此时听说他被抓,自然欣喜万分。

    “咋回事,你慢慢说。”宝庆道。

    “白二是国民党特务,私藏枪支要谋害咱解放军的干部,被巡逻队逮个正着,这是杀头的罪,绝跑不了他。”大栓兴奋道。

    杏儿泪流满面:“该啊,白二这个挨千刀的,活该炮打头。”

    宝庆也点着头道:“解放军帮咱报了仇,是咱家的恩人啊。”

    北平和平解放后,物价迅速平抑,东北产粮区的玉米高粱大豆运进來,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薛家的三轮车被警察沒收以后,宝庆和大栓父子俩就到火车站卖力气扛大包挣钱,以前只能勉强糊口,现在解放军來了,火车站上整天有数不清的军火军粮南下运输,宝庆带着儿子沒日沒夜的干,站上还要给他评劳动模范呢。

    第四野战军沿平汉线南下,铁路线完全转为军用,闷罐子车日夜不停的走,大栓在站上见惯了穿黄军装戴狗皮帽子的大兵,深深羡慕他们身上擦得锃亮的牛皮子弹带和美式冲锋枪,一心想参加解放军,可是人家根本不招兵。

    这天回家途中路过区公所,只见一群战士正在忙碌着搬运粮食,他们人手偏少,干活的动作也不够利索,大栓见了不禁技痒,上前抓起一袋面粉抗在肩上,觉得不过瘾,又扛了一袋,二百斤面粉一左一右,健步如飞,把大伙儿都看呆了。

    就这样來來回回搬了好几趟,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叫住了他,问道:“同志,你哪个单位的。”

    大栓挠挠后脑勺:“我是火车站上抗大包的,看见你们人少,就來搭把手。”

    干部道:“谢谢你了。”

    大栓道:“那啥,我打听个事儿,咱们这招兵么。”

    干部笑道:“对不住,我们这儿不负责招兵。”

    大栓难掩失望之色,但还是继续去帮人家抗面粉,屋里出來几个穿呢子大衣的人,为首一人略胖,戴一副圆框眼镜,看见大栓肩扛二百斤面粉比别人走的还快,不禁好奇,问起來,干部笑答:“是个进步群众,还想参军入伍來着。”

    胖干部把大栓叫过來问道:“听说你想参加解放军。”

    大栓有些拘谨:“嗯哪。”

    “可以说说原因么。”胖干部慈眉善目,人很和气。

    大栓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解放军帮俺家报了仇,可天下那么多穷苦人的仇还沒报,俺想当兵,杀尽坏人为天下穷苦人报仇雪恨。”

    胖干部道:“志向还挺大,你有什么特长,说说看。”

    大栓道:“俺别的沒有,就两膀子力气,一条命。”

    胖干部和蔼的笑笑:“可是部队沒有在北平征兵的计划。”

    大栓讷讷无语。

    胖干部话锋一转:“不过特招一两个也是可以的,你登记一下,领一套军装,去当个炮兵吧,部队需要你这样的大力士。”

    幸福來的太过突然,大栓简直都要眩晕了,等他回过味來,胖干部已经走了。

    “小伙子,你知道刚才那是谁么。”干部笑呵呵问道。

    “谁。”

    “第四野战军政委罗荣桓将军。”

    “啊,政委是多大的官儿。”此时的薛大栓还懵懂不知,自己偶尔的冲动,得來了一个离休干部的大好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