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三章 开枪为他送行
    北泰是陈子锟一手建立的工业重镇,整个江东省的生产总值有一半在这座城市,钢铁和军工都是将來建设新中国所急需的,所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住。

    此前陈子锟已经密令亲信们必要的时候发动起义,与国民党反动当局正式决裂,但谁也沒料到事态如此迅疾,本以为起码国民党能支撑到1950年代初,沒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土崩瓦解,解放军南下长江指日可待,所以陈子锟的安排部署就不免迟滞了一些。

    为了迷惑敌人,也为了另谋出路,家眷有一多半在上海,陈子锟和夏小青林文静则留在省城,如果冒然发动起义的话,他们势必会遭殃。

    陈寿提出质疑,如果发动起义,危急在省城的家眷亲属怎么办,刘骁勇说自己一家人也在省城,自古忠孝难两全,身为军人,要对国家民族负责,那才是大义。

    说着说着,两人脾气都上來,陈寿拔了枪拍在桌子上说:“小子,我在南泰做大买卖的时候你还玩泥巴呢,这里能轮到你说话。”

    刘骁勇也不示弱,道:“要是岁数管用的话,河里的王八官儿最大。”

    两人脸红脖子粗,身后的卫兵马弁也都怒目而视,不过吵架归吵架,动枪的事儿谁也不敢做。

    萧郎和盖龙泉苦苦相劝,根本劝不住,陈寿是江东军的老资格,陈子锟的铁杆嫡系,刘骁勇是少壮派和军校生的代表,在军中也有一大票支持者,他俩内斗起來,绝对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正闹得不可开交,忽然值班军官來报:“区广武发來最后通牒,让咱们一小时内撤出防区,不然以兵变论处。”

    本來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同时暴起:“妈的,打。”

    区广武帮他们做了决定,兵临城下非打不可了,开战就意味着决裂,必须赶紧通知大帅早做安排,北泰和省城之间电话线是通的,可是现在打却打不通了,幸亏还有发报机。

    省城,枫林路官邸电报室,译电员正接收着來自北泰的密电,破译后立刻交到陈子锟手里。

    陈子锟看完,当机立断下令:“复电,起义。”

    发完电报,陈子锟在办公室里來回踱步,心情无比复杂,院子里的旗杆上飘扬着青天白日旗,当年自己追随这面旗帜而战斗,付出无数心血,如今就要与之决裂,沧海桑田,万千变化,恍如昨日。

    回想民国九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识,那时候他还是一文不名的混混瘪三,后來却青云直上,成为国家领袖还沒几年就面临全盘失败,想來令人唏嘘。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朋,眼见他楼塌了。”陈子锟叹口气,按下电铃,梁茂才走了进來。

    “让卫队集合,我有话说。”陈子锟道。

    枫林路官邸有一个营的卫队,武器精良,训练有素,忠心耿耿,一水的美式军装,钢盔皮靴卡其制服,船帽上缀着青天白日徽章,一声令下,除了在岗的卫兵之外,四百余名士兵在院子里集合完毕,等候大帅讲话。

    陈子锟一身戎装,腰佩手枪,目光炯炯,扫视众人,所到之处,士兵们挺起胸膛接受检阅。

    “弟兄们。”陈子锟大喊一声。

    所有人啪的一个立正,齐刷刷脚跟碰击的声音令人精神一震。

    “这个政府。”陈子锟伸手一指旗杆上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激昂道:“已经烂透了,国民党蒋介石气数已尽,咱们江东三千万百姓的路要自己走,不能给他们再当炮灰,我宣布,与当局一刀两断,即日起撤销省政府和省党部以及绥靖公署,江东进行自治。”

    说完,他将大檐帽上嘉禾环绕的青天白日桃形大帽徽摘下,掷于地上,领子上的金梅花和肩膀上的将星也摘下,一并丢在地上。

    士兵们效仿他的做法,将和国民党有关的军衔徽章全都摘下。

    这一幕让陈子锟感慨万千,二十三年前的三一八惨案后,他也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将北洋政府的五色星徽摘下,如今又到了做出抉择的历史关头,希望这回依然沒有选错道路。

    忽然副官來报,说是刘峙邀请参加晚上的宴会。

    “就说我一定参加。”陈子锟很镇定的说道。

    既然决定起义,远在上海的家人一定要尽快撤离,陈子锟打长途电话过去,可是很不巧,线路检修,打不通,于是用无线电发密电进行联系。

    上海,陈公馆附近的街道上,一辆无线电侦听车停在角落里,保密局译电员截获密电,但却破译不出來,只好请示已经调回上海的沈开。

    沈开击毙高级间谍燕青羽立下大功,深得毛人凤赏识,晋升为中校军衔,监控陈家人的任务就由他负责,当初他是搞密码破译出身的,区区密电码不在话下,很快就破译出來。

    “不好,陈子锟要背叛党国。”沈开大惊失色,急忙挂电话给南京的毛人凤局长。

    毛人凤已经得到蒋介石的授意,必要时候可以行使一切手段,当机立断道:“马上扣押陈子锟的家属,还有,陈子锟的小舅子林文龙是**分子,一定要抓住严办。”

    “是。”沈开挂了电话,凶相毕露,带领手下直扑陈公馆。

    陈公馆的警卫力量很薄弱,对付一般的毛贼还行,在保密局别动队的特工面前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特工们如同神兵天将般从大门、围墙,后门突入,警卫的枪还沒拔出來就被按倒在地,姚依蕾和鉴冰正在打麻将,听到佣人的尖叫声急忙出來查看,见带队的是沈开,不慌不忙问道:“小沈,你这是搞什么。”

    沈开彬彬有礼道:“夫人,对不起,为保护你们的安全,请不要随意进出。”

    姚依蕾大怒:“你什么意思,难道要软禁我们。”

    沈开道:“夫人息怒,这是上峰的意思,我也是执行命令而已。”

    姚依蕾吵嚷道:“我要打电话给毛人凤,给李宗仁。”返身回去,拿起电话,毫无声音,电话线早被切断了。

    家里的管家拿着电报过來,低声道:“夫人,省城來电,老爷让咱们赶紧走呢。”

    姚依蕾道:“走不出去了。”想了想冲上楼打开首饰盒,拿了两根金条,打算下去贿赂特工放人出去,通知女儿陈嫣千万别回家,还有陈南,也得赶紧逃跑。

    可是她刚下楼就看见女儿从外面进來,还懵懂不知的样子:“妈咪,家里怎么这么多人。”

    沈开道:“大小姐,我们是奉命來保护你们的。”

    陈嫣道:“是我父亲的命令么。”

    沈开笑而不语。

    姚依蕾道:“嫣儿,进來。”

    把女儿拉进门,砰的一声关上屋门。

    沈开点起一支烟,吩咐手下:“不许乱來,等候上峰指示。”

    特务们知道陈子锟的身份,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不进洋楼,只在院子里巡逻监视。

    沈开留下一队人马软禁陈家人,亲自驱车去复旦大学抓捕林文龙。

    林文龙是江东大学的国文教授,现在复旦大学做学术研究,沈开是他的小学同窗,两人关系一直很好,所以看到沈开來访,林文龙很高兴:“老同学,找我什么事。”

    沈开笑道:“跟我走,一会你就知道了。”

    林文龙不疑有诈,跟他上了汽车,一直开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的监狱外才醒悟:“沈开,你要抓我。”

    沈开狰狞的笑了:“老同学,你在报纸上经常发反动言论,以为我们保密局不知道那是你的化名么,颠覆政府,罪无可恕,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一伸手,咔嚓一声,手铐戴在了林文龙手腕上。

    “走狗,你这条反动当局的走狗。”林文龙啐了沈开一脸。

    沈开沒生气,掏出手帕擦擦脸,道:“老同学,看在小时候的情分上,我不和你计较,幸亏你摊在我手上,要换了别人,非把你活埋了不可。”

    林文龙道:“那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沈开道:“我会让人把你打死之后再埋,这样少了许多痛苦,谁让咱们是老同学呢。”

    林文龙腿有些软,他是个文化人、学者、教授,并不是那种为理想勇于牺牲的革命者,突然得知自己将被处死,片刻之间心中千万种思绪涌过,竟然镇定下來,扶了扶眼镜,捋一下领带,对沈开道:“有纸笔么,我要写遗书。”

    沈开命人将林文龙带进监狱,给他拿了纸笔道:“你随便写,还有几个钟头才送你上路。”

    就这样过了四个小时,直到夜里沈开才回來,此时林文龙已经写好了遗书,洋洋洒洒几千字。

    沈开看也不看就把遗书丢到一旁,道:“好了,把衣服脱了。”

    林文龙鄙夷的笑了笑,将西装脱下,领带解开。

    “裤子,衬衣也脱。”沈开面露诡异的笑容。

    林文龙还是依言照办,脱得只剩下内衣,沈开还不罢休:“眼镜,手表,皮鞋。”

    “你们杀人的讲究真多,也罢,赤条条來,赤条条去。”林文龙摘了眼镜和手表,脱了皮鞋,身上只有短裤背心和袜子。

    沈开递过來一套衣服,衬衣裤子长衫,还有一双布鞋:“换上这个。”

    林文龙不解,但隐约猜到了什么,急忙穿上新衣服。

    沈开的助手从外面拖了一具尸体进來,体型相貌年纪与林文龙差不多,头发也是中分,身上只着内衣。

    他们将林文龙的衣服套在尸体上,给死人穿上皮鞋,戴上眼镜。

    “走吧,老同学。”沈开笑着推了一把林文龙。

    來到监狱后面的黑松林,地上已经挖了一个坑,特工将穿着林文龙衣服的尸体放进去,用铁锨铲土掩埋。

    “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一直往前走,会有人接应你,再见了,老同学。”沈开伸出手,林文龙迟疑了一下,还是握住了他的手,两人紧紧握手,许久沒有分开。

    “走吧。”沈开道。

    林文龙点点头,快步离开。

    身后传來三声枪响,穿透夜空,宿鸟惊飞,林文龙忍不住回头,沈开手持青烟袅袅的手枪,正向自己挥手。

    他知道,这是老同学在开枪为自己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