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五章 起义
    刘峙明白着了人家的道了,陈子锟是何等人,主政江东二十多年的土霸王地头蛇,哪有这么容易束手就擒,自投罗网怕是为了更大的阴谋。

    如今妻小在对方手中,刘峙只能屈服,再说他也是近六十岁的人了,早就沒了斗志,徐蚌会战惨败难辞其咎,只想在江东将功折罪罢了,犯不上把一家人的命都押上去。

    想到这些,他颓然道:“说吧,要我做什么。”

    ……

    北泰,市政厅临时作战指挥中心,陈寿发言:“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现在该我们行动了,小刘,我现在把指挥权正式转交给你。”

    刘骁勇大惊:“这怎么能行,我年轻资历浅,担当不起。”

    陈寿道:“行了,你就别矫情了,你是军校生出身,比我们都强,围歼区广武的活儿,非你莫属。”

    一旁的萧郎和盖龙泉也频频点头。

    刘骁勇道:“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区广武手下几万人马虽然是残兵败将,但是狗急跳墙,战斗力也不可小觑,把北泰打烂了咱们沒法向大帅交代,所以我想來个关门打狗,擒贼擒王,还需陈总队长打个电话,把区广武引來。”

    陈寿道:“沒问題。”

    城外**阵地,区广武接到市政厅打來的电话,陈寿请他到城里商议如何接管事宜,部下都劝区司令不要以身犯险,可他却骄狂道:“老子就是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交警总队敢动我,就是把陈子锟往死路上推。”

    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眼,沒有乘坐专车,而是跟卫队挤在后面的中吉普上,带着一个团的人马开向北泰,车队在平等大道上疾驰,忽然两侧屋顶上扔出许多黑点,定睛一看原來是手榴弹。

    区广武遭遇截击,开道的吉普车被炸翻,车上的四个士兵当即身死,专车被手榴弹炸的侧翻倒在路边,当即遭到大口径机关枪的攒射,密集的子弹打得汽车满身都是窟窿,车里的人根本沒机会爬出來。

    路两侧全是火力点,机关枪打得密不透风,区广武大喝:“退,快退。”中吉普迅速倒车,卫兵们拼死还击,死伤惨重,幸亏交警们误认为区广武已死,所以沒有穷追猛打,放了他们一条生路。

    至于那一团人马,倒是识相的很,枪一响就高举双手投降了。

    区广武狼狈逃窜,一口气跑出几里路去,终于暂告安全,他抹一把臭汗道:“好险啊,差点栽了,陈子锟他这是自寻死路。”

    手下道:“总司令您是吉人自有天相,若是叛军在这儿摆上一个连的伏兵,咱们今天就回不去。”

    话音刚落,一声炮响,三辆谢尔曼坦克从斜刺里杀出,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机枪猛扫,区广武所率残兵死伤殆尽,自己也受了轻伤被俘虏。

    交警总队乘胜追击,大破江北编练司令部,这些七拼八凑的败兵本來就是惊弓之鸟,遇到强大火力攻击,还以为是解放军杀过來了,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转进如风,交警们兵不血刃就俘虏了两万人,缴了一万多条枪。

    一片狼藉的江北编练司令部内,头缠绷带的区广武被压了过來,灰头土脸一身血污,见到交警总队中将领,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些叛徒,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寿道:“妈的,老子这就枪毙了你。”

    区广武道:“杀就杀,老子眨一下眼都是小娘养的,我告诉你们,陈子锟已经被抓,你们敢动我,他就人头落地。”

    陈寿哈哈大笑:“雕虫小技还能困的住我们陈大帅,这会身陷囹圄的怕是令兄了。”说着拔出手枪瞄准区广武。

    刘骁勇道:“且慢,留他一命,送给解放军也能当个投名状。”

    陈寿悻悻道:“区广武,今天便宜了你。”

    刘骁勇道:“萧市长,现在该你出马了。”

    打扫战场的士兵们慢慢聚拢过來,萧郎登上一张桌子,大声道:“兄弟们,我宣布,通电全国,正式起义。”

    全场欢声雷动,不少人举枪朝天射击,表达兴奋心情。

    消息传到联合机械公司和炼铁厂,严阵以待的工人们欢呼雀跃,地下党员陆二喜拿出秘藏的红旗,将办公大楼旗杆上的青天白日旗换了下來。

    红旗在北泰上空猎猎飘扬。

    一时间,全厂静了下來,工人们不约而同的摘下帽子,心潮澎湃,热泪盈眶,终于要解放了。

    ……

    省城,秘密关押陈子锟的小洋楼外,一辆吉普车疾驰而至,刘峙下车,快步进门,陈子锟正在客厅里翘着二郎腿和软禁他的军官们谈天说地呢。

    刘峙上前:“陈老弟,惭愧惭愧。”

    陈子锟一点不惊讶,从容笑道:“好说好说。”

    两人落座,陈子锟开始劝说刘峙:“老兄你这又是何苦,弟兄们从徐蚌战场上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命,再上战场是大家都不乐意的事情,当初咱们打仗是为了博一个封妻荫子,后來打仗是为了不当亡国奴,现在呢,图的什么,蒋家这半壁江山眼见是守不住了,兄弟我为了江东三千万父老改旗易帜,也是迫不得已,老兄又为了什么呢,葬送了兄弟们的性命不说,事还办不成,何苦來哉。”

    刘峙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你要投共,我不拦你,但不能在江东起事,不然难免刀兵相见。”

    陈子锟道:“江东是我的发迹之地,我自然是要带着他们一道起义的,刘老兄,不如你跟我联名通电吧。”

    刘峙摇头:“我已经多次对不起总统了,再阵前起义,哪有颜面见人,此事万万不可。”

    陈子锟道:“那也成,我奉送一些盘缠,刘老兄去香港吧。”

    刘峙却道:“老弟,我再不济,手上还有几万残兵,踏平省城绰绰有余,我已经答应放你走了,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别逼我。”

    气氛有些紧张,刘峙的副官手按配枪,紧盯着陈子锟。

    陈子锟轻笑:“老刘,你以为手底下几万土鸡瓦狗就能成事,我不走,只是给你面子,就凭这区区几个兵还困不住我。”

    副官拔枪在手,还沒拉动枪栓,陈子锟脚尖一勾,手枪就到了自己手上。

    刘峙脸色发白,退后两步:“老弟别冲动。”

    陈子锟道:“沒别的意思,好久沒练枪了,在老兄面前献个丑。”

    一侧身,枪口对着外面大数,枪响叶落,弹无虚发。

    副官惊呆了:“百步穿杨。”

    陈子锟打完了子弹,将枪还给副官,微微一笑:“小意思。”

    一群卫兵冲了进來,刘峙脸色一沉:“慌什么,练枪而已。”

    卫兵道:“咱们被包围了。”

    刘峙大惊:“老弟,你还另有伏兵啊。”

    陈子锟道:“谁不留点后手啊,江东军官学校的三千学兵旅精锐,就是我的杀手锏。”

    见刘峙还有迟疑,他又道:“还有警察厅一万余名武装警察,水警总队和航空队,税警团,这些人可都是本乡本土的兵,为保家乡不惜流血牺牲,不是老兄你的客军可以比的。”

    刘峙好歹也是一员上将,行伍之事清楚的很,从账面上看自己占着优势,但都是毫无斗志的败兵,真打起來胜算沒多少,这事儿自己真是被区广延利用了。

    “罢了,我走便是。”刘峙瘫坐在椅子上,再无精气神。

    ……

    区公馆,收音机里传來北泰广播电台对全国人民的公开播音,江北军民起义,并且全歼国民党江北编练司令部四万大军,俘虏区广武以下军官数十人。

    区广延大惊,立刻挂电话给刘峙商量对策,可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匆忙穿衣戴帽出门,整条街都戒严了,武装警察开进区公馆,逮捕了区广延。

    “我是省主席,你们不能抓我。”区广延气急败坏的大喊。

    “江东已经起义,你是战犯。”警察给他扣上了手铐。

    区广延明白大势已去,他只是想不明白,谋划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功亏一篑了。

    “刘峙这头蠢猪误我啊。”区广延很快就明白过來,肯定是合作者出了问題。

    省政府,省党部,驻江东的特务机关,统统被扫荡,陈子锟成立临时军政委员会,自任江东临委会主席,宣布起义,投向光明。

    刘峙的残兵败将不战而退。

    黄佩芬和孩子们被夏小青送回來,陈子锟沒有食言,奉送二百两黄金给刘峙,送他们一家去了香港。

    ……

    浙江奉化,蒋介石得知江东叛变,大为震怒,怒斥刘峙是蠢材,陈子锟是白眼狼。

    “父亲,江东一失,长江天险的腰眼上就出现一个漏洞,得赶紧想办法才是。”蒋经国道。

    “传我的命令,让汤恩伯带兵平叛,让空军出动,轰炸北泰铁桥,还有,陈子锟的家人绝不许放走一个。”

    “是。”

    **迅速出动,三个精锐摩托化师在汤恩伯的率领下逼近省城,空军轰炸机连续出动,用重磅炸弹炸毁了北泰铁路桥的桥墩,南北交通中断。

    大战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