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八章 百万雄师过大江
    大概意识到了什么,萧郎解释道:“渡江的话,临时打造木筏也來不及,还是尽快修复铁桥为主,只要铁路桥通了,兵员和重装备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运到南岸。”

    叶雪峰道:“萧市长所言甚是,咱们不能停留在古代的技术水准上,走,去江边看看战士们的练兵情况,你也给我们多提提宝贵意见。”

    萧郎陪叶雪峰來到淮江岸边,荒滩沙地上,数百战士正在练习凫水,他们趴在沙地上划动手脚,像模像样的,不禁哑然失笑:“这样学游泳有用么。”

    叶雪峰道:“我们的战士大多是山区人,不习水性,这也是土法上马临时抱佛脚,只要能做到落水淹不死就成。”

    萧郎笑道:“如果一个土办法有用,那就不是一个土办法,不过还是要下水才行,岸上干划找不到感觉的。”

    叶雪峰一指远处江里:“那不是么。”

    几条舢板在水面划行,后面跟着十几个战士抱着木板扑腾着,水花四溅,前进速度极慢。

    萧郎不禁感慨,解放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技术兵器实在太少,沒有空军,沒有军舰,想横渡长江怕是不容易啊。

    忽然天边有引擎声传來,负责防空的战士鸣枪示警,江滩上演练的士兵迅速撤离,并且架起机关枪对空警戒,不大工夫,两架涂着青天白日的国民党空军轻型轰炸机飞來,不顾地面防空火力的射击,径直扑向淮江铁桥,俯冲投下四枚炸弹。

    叶雪峰望着扬长而去的飞机,拳头握紧恨恨道:“早晚有一天,我们也会有自己的空军。”

    萧郎忧虑道:“**日夜轰炸大桥,想修好怕是不容易,不过我倒有另一个办法,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叶雪峰眼睛一亮:“怎么讲。”

    萧郎道:“表面上继续抢修桥梁吸引敌人注意,暗地里利用联合机械公司的设备,制造浮箱连城浮桥,供大军渡江所用。”

    叶雪峰大喜:“好,萧市长,你为解放全中国立了一大功啊。”

    说干就干,萧郎立刻安排生产,炼铁厂、机械厂的技术员们连夜设计,工人们加班加点生产,用铁板焊接浮箱作为浮桥的重要组成部分,时间有限,全部采用钢铁浮箱也不现实,还需征用船只架筑造浮桥。

    对于渡江作战,每个人都信心百倍,南岸的国民党军防御阵地图纸已经完全掌握,每一个碉堡的位置,每一道铁丝网的高度和距离,每一门炮,每一个火力点,全部情报都被解放军掌握。

    虽然江中还时有国民党海军的炮艇游弋,空中还时有飞机轰炸扫射,但用不了多久,解放军就会饮马长江,直捣黄龙。

    江南的起义部队远离城市,扎根农村,等待时机,配合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江东防线上的**有不少是江东官校毕业的,算得上陈子锟的学生,大厦将倾,每个人都在找后路,陈子锟对症下药,写了几封亲笔信,挑选精干人员送去,劝说他们临阵起义。

    陈家的家眷已经安全抵达香港,消息通过华东局社会部的渠道送到陈子锟这里,唯一遗憾的是,陈北被调往台湾,以后怕是再想见面就难了。

    陈子锟叹气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小北怎么走,就看他自己了。”

    ……

    南京政府的代总统李宗仁还在进行和平努力,国民党和谈代表团飞赴北平,但双方分歧甚大,根本谈不拢。

    李宗仁希望隔江分治,**坚持解放全国,南京政府一切武装力量必须改编为解放军,各地方政府由**接收,限定四月二十日签字。

    南京政府拒绝接受这个条件,武汉白崇禧更是大力反对,于是和谈搁浅。

    四月二十一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下达渡江命令,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雷霆一击。

    凌晨时分,三颗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淮江北岸,江纵三万大军分乘千条货船、渔船、舢板强行渡江,下游三十里处,一座钢铁浮桥迅速搭乘,江北独立师在炮火掩护下渡江。

    解放军万炮齐发,数不清的炮弹飞向对岸,整个夜空都被映红了,炮声隆隆,彻夜不息。

    茫茫江面上,千舟竞发,渡轮上摆着小山炮,渔船头架着机关枪,边前进边开火,对岸的炮弹落在水面上,击起一道道水柱,船上的战士被淋得湿透,更加奋力划桨。

    有些舢板被大浪掀翻,战士们穿着救生衣,抱着木板继续向南游,就是死,也要死在南岸。

    刘骁勇副师长率领独立师承担下游突击任务,江纵首长将便利条件让给了独立师,这让他非常感动,国民党军中常见的贪生怕死,互相倾轧,见死不救在解放军里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部队迅速渡江,刘骁勇第一个跨上南岸土地,这里是敌人防御的薄弱地带,只有零散一些碉堡和战壕,机关枪声也不密集。

    刘骁勇高呼一声:“同志们,为了新中国,冲啊。”

    独立师的战士们排山倒海一般冲锋陷阵,遇到铁丝网就直接用身体压过去,让后面的战友通过。

    南岸的抵抗微乎其微,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解放军所到之处,**高举白旗投降,攻势如同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无数美元建造起來的钢筋混凝土工事、铁丝网堑壕碉堡群,丝毫也沒派上用场,甚至有不少部队临阵倒戈,阵前起义。

    渡江部队抵达省城的时候,国民党守军已经望风而逃,整座城市不设防,武长青和叶雪峰商议之后,决定连夜入城,维持治安,按照中原局领导的指示,立刻请陈子锟來主持江东局面。

    此刻陈子锟正率部赶來,他在次日清晨入城,看到路旁躺满了解放军战士,春天的早晨还有些寒冷,这些年轻的士兵就和衣躺在屋檐下,睡的正酣,整条街寂静无比。

    “大军进城,秋毫无犯,竟有当年岳家军的风范。”陈子锟对前來迎接自己的叶雪峰道。

    “陈将军过奖了,这是人民军队的传统。”叶雪峰笑道。

    來到枫林路官邸,这里已经遭遇过国民党溃兵的洗劫,昂贵的檀木家具丢失不少,地毯也被割开抢走,窗户玻璃被打碎,卧室里的衣服被褥丢失许多,书房里的书籍倒是一本沒少。

    虽然只离开了短短两个月,就像分别了数年之久一样,陈子锟从地上捡起一本书放回原位,忽然电话铃急促响了起來,他下意识的想去接,叶雪峰却抢先拿起了话筒。

    “喂,对,我是叶雪峰,什么,外事问題,好,我马上去。”

    放下电话,叶雪峰说道:“陈将军,我们的战士抓了几个外国特务,咱们去看一下吧。”

    陈子锟自然同意,他们乘坐汽车途经省府大楼,远远看见大楼天台上站满了穿黄军装的解放军,挥舞着红旗,一轮红日从背后升起,更显得战士们朝气蓬勃。

    汽车停在英国领事馆门口,这里已经被解放军占领,上了楼,沃克领事和几个华裔工作人员抱着头蹲在地上,一个年轻的解放军战士手持英国造斯登冲锋枪看守着他们。

    陈子锟道:“这是怎么回事。”

    陪同的解放军排长解释说,他们沿大街搜索前进的时候发现楼上有人拍照,于是上去查问,看到是一个高鼻凹眼的外国人,就起了警惕性,一搜身还发现有枪支,于是将其扣押,此人狡辩称是外交人员,干部战士分不清真假,于是上报首长。

    “这位是英国领事沃克先生,是我的朋友,不用这么对待他。”陈子锟道。

    小战士才不买他的账,纹丝不动。

    叶雪峰一挥手:“放了。”

    小战士这才收起枪,板着脸走了。

    沃克从地上站起來,伸展一下蹲麻的腿,道:“谢谢,我是英国外交官约翰沃克。”说着向叶雪峰伸出手。

    叶雪峰打量一下他,并不握手,义正言辞道:“在我解放大军强渡长江之际,英**舰紫石英号悍然炮击我军,企图阻挠我军行动,在此我向贵国、贵军提出最强烈抗议,我正告你,中国不欢迎你们这些侵略者。”

    沃克有些尴尬,耸耸肩收回手,转向陈子锟:“陈将军,看來我是不受欢迎的人。”

    陈子锟打圆场道:“不如让他留下,也多了一条对外联系的渠道。”

    叶雪峰道:“真正的国际友人我们当然欢迎,可是别有用心的帝国主义特务还是尽快礼送出境,沃克先生,我限定你24小时内离开江东。”

    沃克只好一摊手:“好吧,看來我违反外交部的命令确实是个错误。”

    从领事馆出來,叶雪峰依旧谈笑风生,但陈子锟却有些失落,他感到江东的天已经变了。

    叶雪峰诚恳的说道:“陈将军,外交层面的事务由中央负责,擅自接洽未免有越俎代庖之意,再说您现在的身份比较敏感,还是低调一些更好,这话本來我不该说的,但咱们也是多年老交情了,希望将军理解。”

    陈子锟道:“我有这个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