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九章 盘肠大战
    江东解放后,陈子锟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辞所有职务,不出三日,北平党中央复电,不接受他的辞呈,委任陈子锟为江东军政委员会主席,江东省军区司令员。

    一干原本忧心忡忡忐忑不安的老部下都定了心,**果然义薄云天,陈子锟可以继续做他的江东王,这些老兄弟也能安享晚年了。

    武长青和叶雪峰率领部队继续南下,兵锋所指正是汤恩伯固守的大上海,上海外围遍布钢筋混凝土工事,又有工业后盾和海运支援,国民党叫嚣可以固守十年,这一场攻坚战定然血腥无比。

    但这些都不是陈子锟等人需要关心的了,经历多年战乱,民间元气大伤,如今改朝换代的大事已经完成,到了休养生息的时候了。

    省城成立军管会维持秩序,曾蛟被留任,担任军管会副主任,另成立公安局,首任局长竟然是徐庭戈。

    香港发來电报,陈家亲眷安然无恙,正准备搭机返回江东。

    陈子锟心里一块石头落地,除了长子陈北,全家都算在这场风云变革中保全了。

    ……

    五月,湖北汉口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某炮兵阵地,战士们正忙碌着搬运炮弹箱子,大栓沒别的本事,就是力气大,别人搬两趟的活儿,他一趟就成,速度还比别人快,赤日炎炎,军装被汗水浸透,他索性赤膊上阵,甩开膀子猛干。

    “小北平,累不。”老班长叼着烟袋锅子,笑嘻嘻的问道。

    “不累。”大栓乐呵呵的回答,他是连里唯一的城市兵,按说和这些吃大茬子粥长大的关外汉子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自小吃苦受累的薛大栓丝毫沒有城市人的油滑和娇气,很快就融入到团体里去了。

    部队上伙食虽然不够好,但是管够,吃了两个月军粮,大栓觉得体格都比以前好了,心情更好,整日唱歌行军,擦拭大炮,还能听文工团的女战士说快板,每天都跟过年似的。

    大炮就位以后,炮击开始,一枚枚炮弹飞向长江对岸的武昌,大栓负责装弹,抱着一枚枚擦得锃亮的炮弹推进炮膛,炮手一拉炮绳,炮弹出膛,震耳欲聋,大栓学着老兵的样子张大嘴巴,防止耳膜受伤。

    随着炮击的持续,阵地上硝烟弥漫,耳朵渐渐失灵,全靠手势和旗帜指挥,每发射一轮炮弹,地面就颤抖一阵,就跟地震一般。

    忽然,一阵奇怪的啸音传來,经验丰富的老兵们顿时变色,大栓就看到老班长张大嘴对自己喊着什么,然后一阵气浪袭來,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敌人的炮火命中了我军阵地,数门大炮损毁,十几名战士牺牲,受伤者更多,大栓睁开眼睛,耳朵里嗡嗡直响,看什么都是红色的,爬起來一看,肚皮上一个大口子,花花绿绿的肠子淌了出來。

    “我要死了……”大栓心里一凉。

    自己才二十出头,还沒娶媳妇,就要死在遥远的异乡,临死前也见不着爹娘了,可大栓一点也不觉得悲哀,甚至也不觉得疼,他踉跄着站起來,硬生生把肠子塞回肚皮,随手扯了根背包带勒紧了,又去抱了一枚炮弹,跌跌撞撞向大炮走去,使出最后的力气将炮弹填进炮膛。

    战友们全都惊呆了,谁也沒想到小北平竟然是这样一条不怕死的硬汉,肠子都淌了还照样作战。

    “卫生员。”老班长大叫一声冲了上去。

    大栓拉动炮绳,大炮被后坐力推动向后剧烈一震,炮弹呼啸而出。

    卫生员和战友们冲上來,七手八脚帮大栓包扎伤口,用担架抬了下去。

    如今解放军的医疗卫生条件已经远胜从前,伤兵很快得到救治,一个日本籍的军医帮大栓缝合了伤口,告诉战友们,伤员无大碍,只要防止别感染就行。

    老班长这才放下心來,叼起烟袋锅子和野战医院的熟人说起大栓的英勇事迹來,正巧军报记者在附近寻找新闻线索,听到他们的对话,顿时耳朵竖了起來,笑眯眯走过來道:“同志,我想采访一下你们可以么。”

    薛大栓再次醒來的时候已经躺在汉口的大医院了,洁白的床单,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空气,还有來來往往的白衣天使,都让他松了一口气,死不了啦。

    一群沒有扎武装带的首长在医院领导的陪同下前來视察,挨个病床的问,哪个地方人,哪个部队的,怎么受的伤,轮到大栓的时候,为首那个瘦削白脸浓眉毛的男子忽然笑道:“这不是军报上报道的盘肠大战的英雄炮兵么。”

    大栓憨厚的笑笑,不好意思说话。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首长说:“小同志,当时是什么精神在感召着你做出这么英勇的举动,给我们唠唠。”

    大栓道:“沒想别的,就觉得当一回炮兵沒开过炮太不值了,临死前怎么着也得放一炮。”

    首长们爽朗大笑起來。

    大栓挠着头,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那个白脸浓眉毛的首长也轻轻笑了笑,说了一个字:“好。”

    首长们走了,大栓才问旁边病友:“那是谁啊。”

    “林总你都不认识,亏你还是四野的兵。”病友鄙夷道。

    “妈呀,是林总司令啊。”大栓长大了嘴,能塞进一个鸡蛋。

    过了两日,政治部给大栓颁发了一枚战斗英雄奖章,军报的记者又來给他拍了照,大栓问能不能把奖章和照片给家里寄去,记者满口答应:“你放心好了,咱们的后勤工作绝对到位,你立功受奖的事儿,家里一准知道,指不定门上还挂了大奖状呢。”

    大栓成了英雄,可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滞留在医院不能随军南下,四野已经攻克了武汉重镇,向湖南进军,战友们一个个出了院,眼瞅着只剩下大栓一个了。

    他心急火燎,可医生就是不给开出院单,还说你现在出院也來不及,部队一日千里,等你追到湖南,大军指不定就到了海南岛呢,你上哪儿追去。

    大栓说那我也得去啊,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医院吧。

    话虽这么说,他确实沒那个魄力去追部队,天下那么大,万一追不到就完了,于是每天帮着医院干杂活,扫地洒水抬担架什么的。

    一个叫愈雯的小护士喜欢上了大栓,两人从眉來眼去到互赠礼物,后來还一起逛江汉路,大栓用津贴给愈雯买了笔记本和钢笔,愈雯送给大栓一块绣了名字的手帕。

    盛夏时节,汉口江滩上草木茂盛,野花遍地,大栓和愈雯在这里私定了终身。

    大栓写了一封信回家,信里还附带一张他和愈雯的军装合影。

    解放军的军事邮政系统效率很高,信件经平汉铁路送到千里以外的北平城,邮递员蹬着脚踏车來到宣武门内头发胡同,解放了,北平城内面貌大变,臭水沟被填平,道路重修,人民政府掏钱帮困难户修缮了房屋,宝庆家是军属,享受特殊照顾,区里來人用白粉刷了墙,铺了新瓦片,还给宝庆安排了工作,在区运输公司当班长。

    薛家大门重新刷了一层油漆,门上钉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军属家庭四个字,还挂着一朵大红花。

    “宝庆家的,你家的信。”邮递员是老熟人了,在门口就喊上了。

    杏儿赶紧出门,两手才围裙上擦了两下,诚惶诚恐接了信,问道:“是哪儿寄來的。”

    邮递员道:“盖着军邮的戳子,是武汉寄來的,大栓写的报喜信,准沒错。”

    杏儿喜滋滋,前些日子,区里敲锣打鼓來送喜报,说是儿子在战场上立了大功,当了战斗英雄呢,区里奖励了一百斤小米,全家上下都跟着沾光,走哪儿都有面子。

    不过听说儿子光荣负伤,当娘的可沒偷偷掉泪。

    杏儿不识字,不敢拆信,直到宝庆下班回來,才让女儿拆开信來念,二宝念了哥哥的信,全家都高兴起來,双喜临门啊,大栓不但立功受奖,还要娶媳妇呢。

    宝庆沉默了半天,说:“娶个汉口姑娘,将來在哪儿过日子,我看不妥。”

    ……

    医院里人來人往,首长來的尤其多,不是來看病,而是來找女护士谈工作,武汉是大城市,漂亮妹子城里妞可不少,军医院是部队的自留地,那些老革命打了半辈子光棍,忽然见到这么多水灵妹子,就跟孙猴子进了蟠桃园一样,沒事也要找个由头來转转。

    首长们虽然官大,但是年纪也大,性子粗鲁,不讲卫生,脏话连天,护士们并不喜欢,尤其一个姓王的副军长,跟个土匪似的,人见人怕,护士们听到他的名头就绕着走。

    怕什么來什么,王副军长看上了愈雯。

    组织上一点不含糊,院党委找愈雯谈话,关切的询问她的个人问題,愈雯说我还年轻,现在不考虑个人问題,还有很多革命工作等着做呢。

    党委同志笑眯眯的说:“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但也不能光顾着革命,不顾个人问題啊,你看那么多老同志干了一辈子革命,戎马生涯几十年,四五十岁也沒成家,现在革命就要成功,新中国就要建立了,他们的生活问題,也是咱们的任务啊。”

    愈雯咬着嘴唇不说话。

    党委同志说:“王副军长很关心你,说你认真负责,业务过硬,你也知道王副军长这个人脾气很大的,他从沒夸过谁,你是第一个,组织上觉得,你和王副军长结成革命伴侣的话,对你个人來说也是学习和进步的机会。”

    愈雯面无表情的说:“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谁,不管是谁也不行,这是政治任务。”党委同志沉下脸,发了脾气。

    愈雯扭头就走,背地里哭的稀里哗啦,大栓知道以后也很无奈,他只是一个大头兵,哪有资本和副军长斗。

    愈雯拿出一把手术刀说:“他们再逼我,我就死。”

    大栓一咬牙,道:“我去找那个姓王的。”

    恰巧王副军长正在医院“疗养”,大栓來到高干病房外,听到里面王副军长正和医院领导谈笑风生,一口北平话倍儿地道。

    他鼓起勇气猛然推开门走进去。

    里面的人都愣了一下。

    王副军长是个粗豪汉子,一身黄军装,胡子拉茬,两眼盯着薛大栓:“你谁啊,进门也不喊报告。”

    医院领导有些尴尬,道:“他就是薛大栓。”

    王副军长道:“哦,你就是愈雯的对象,那个薛大栓,小子,你挺有种啊,敢和我王栋梁抢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