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九十章 阴丹士林蓝依旧
    临來之前,薛大栓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住愈雯,他听说过王副军长的名头,这家伙以前是东北军出身,西安事变后投身革命,打仗十分英勇,人称四野拼命三郎,平时生活作风也十分强悍,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

    大栓拉开衣服,露出两颗木柄手榴弹,这是他从医院保护股办公室里偷的,也是他对阵王副军长的勇气,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就算是百战悍将也不得不退让。

    但是初出茅庐的薛大栓还是低估了王副军长的能耐,战场上人家啥沒见过,区区两枚手榴弹算个毛啊。

    医院领导先反应过來:“小薛你这是干什么。”

    王栋梁哈哈大笑:“有点意思,小子,敢在老子跟前舞刀弄枪,你挺有种啊,咋滴,是不是为了个娘们,打算炸死我这个副军长啊。”

    薛大栓略一迟疑,被门口悄悄摸过來的警卫员一个虎扑按在地上,手榴弹的盖子还沒拧开就易了手。

    医院保卫股的同志闻讯赶到,将薛大栓五花大绑起來。

    薛大栓瘫坐地上,面如死灰,他知道一切都完了,开除军籍,移送军事法庭,少不了要吃枪子,这样的死法,比死在前线可差距大了,家里也要跟着遭殃,愈雯也要被连累,这一刻他后悔莫及。

    王副军长制止了保卫股的进一步行动,背着手在屋里來回踱了两步,忽然问薛大栓:“听口音你是北平人。”

    薛大栓沒说话。

    医院领导看过关于他的报道,替他回答:“是的,薛大栓是北平参军的战士。”

    王副军长道:“巧了,我也是北平人,我长辛店的,你哪儿的。”

    薛大栓还是不答话,医院领导替他着急,心说人家副军长沒责怪你,还给你套老乡,你咋这么不识抬举呢,便踢了薛大栓一脚:“傻了啊你。”

    “我家在宣武门内。”大栓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这点意思还能分辨得出,兴许能有转机。

    王副军长嘿嘿笑起來:“那地方我熟啊,石驸马大街,头发胡同,整天在那一带转悠來着。”

    医院领导道:“王副军长,您以前在北平是做什么的。”

    “我呀,拉洋车,拉大粪,都干过,后來跟冯玉祥当兵才离开。”

    薛大栓心里一动,他经常听父母聊天提到以前的故人,就有这么一号,是自家车厂的工人,后來跟冯玉祥部队走了,貌似也姓王來着。

    想到这里,他斗胆问了一句:“知道紫光车厂不。”

    王副军长呵呵一笑:“紫光车厂,四个电石灯,北京城头一号,我能不知道,我就是紫光车厂的车把式,小子,你……你姓什么來着。”

    医院领导忙不迭:“他姓薛。”

    王副军长一拍大腿:“我操,怪不得有点眼熟,小子,薛宝庆是你啥人。”

    大栓道:“是俺爹。”

    王副军长乐了:“是宝庆的儿子啊,解开解开,你们绑我大侄儿干啥。”

    保卫干事赶紧把绳子解开,王副军长亲自将大栓扶起,按在椅子上,掏出香烟來:“抽烟。”

    “不会。”

    “当兵哪能不会抽烟,抽。”

    “那谁,小李子,让军部食堂准备一桌菜,我和大侄儿喝两盅。”

    医院领导松了一口气,问道:“副军长,您看愈雯那事儿。”

    王副军长道:“喊上,侄媳妇也一块去,我给他俩做主,今天就完婚。”

    领导吓一跳:“这么快。”

    “干革命就得抓紧,赶紧结婚赶紧洞房,赶紧生下一代,帝国主义对我们虎视眈眈,可不得抓点紧解决兵员缺乏的问題么。”

    “是是是,副军长高瞻远瞩的很。”领导擦了一把汗,心里说这位首长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不过这档子闹心事儿总算是圆满收场了。

    薛大栓和愈雯被邀请到军部食堂吃饭,王栋梁副军长作为长辈替他俩做主,登记结婚,立刻就办。

    愈雯家里是汉口小商人,市侩家庭,一直反对女儿参加革命,更反对女儿嫁给外地人,不过如今一切由不得他们了,王副军长亲自出马,带了一群政工干部到愈家提亲,威逼利诱什么招都用,小商人很快屈服,接受了这么一个北平女婿。

    晚上,汉口璇宫饭店举办一场朴素的婚宴,由于是革命婚姻,饭菜酒水都很简单,宾客也也大都是穿军装的,愈家亲戚來了一些,知道新郎的叔叔是副军长,这才转忧为喜,攀上贵亲戚大家都沾光哩。

    婚礼过后,薛大栓的工作问題摆上案头,他本是炮纵的兵,可现在炮兵早已南下,一日千里,寻找老部队困难很大,王栋梁说你不如跟我干吧,先当通讯员,再慢慢想办法。

    薛大栓有些不乐意,他想的是冲锋陷阵建功立业,不过既然已经结婚,身后有了牵绊,在军部谋个沒危险的安稳差使也不错。

    愈雯跟了薛大栓,王副军长的生活问題依然沒有解决,不过这不是事儿,医院里年轻貌美的小护士多得是,很快院方就安排了一个十七岁的女战士和王栋梁结了婚,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于是一切就这么定了下來。

    ……

    解放军摧枯拉朽,横扫江南,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在渡江战役第三天解放,十万**溃散。

    四月底,山西太原解放,阎锡山逃往台湾,**七万人被俘。

    五月三日,浙江杭州解放,月底,“固若金汤”的远东大都会上海解放,汤恩伯十万大军被歼灭。

    北泰是华东重要军工城市,为保证正常生产,萧郎留任市长,慕易辰留任铁厂总经理,北泰各工厂在党委领导下加班加点生产武器弹药,产量和合格率远超以前。

    淮江铁桥连夜修复,一车车的军火南下运输,一船船优质电煤运往上海,支援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大业。

    省城,枫林路官邸,旗杆上一面红旗猎猎飘扬,路口执勤的战士已经换下了深绿色的美式夹克军装,穿上黄色粗布解放军制服,胸口配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手持卡宾枪,精神抖擞面貌一新。

    陈子锟也换了服装,一袭沒有任何标识的绿色中山装,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淮江日报,头版是湖南和平解放的消息,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程潜与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通电起义。

    程潜是同盟会员,国民党高级元老,陆军一级上将,比陈子锟还要资深的大佬,他的归顺意味着国民党的彻底失败,虽然还有西安的胡宗南、甘肃青海宁夏的马家军,云贵两广四川等地,但天下已经归心,国民党时日无多了。

    姚依蕾带着陈嫣从香港回到了省城,夏小青刘婷林文静带着陈姣从北泰回來,一家人基本团聚,鉴冰不放心陈家在上海的产业,陈南要继续学业,先去了上海料理事务,只有陈北,远隔重洋身在台湾。

    省城经济秩序得到恢复,**实行供给制,吃公家饭的每月都发粮食,货币使用人民币,物价稳定,百姓生活虽然还很苦,但总归比以前好多了。

    陈子锟身为江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依然是货真价实的江东王,八月下旬,一封來自北平的电报,邀约他赴平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

    政治协商会议就是议会,联合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江东不光一个陈子锟,还有许多民主进步人士都应邀参会,其中就有淮江日报总编阮铭川。

    八月底,陈子锟带着放暑假的小女儿陈姣,在姚依蕾林文静夏小青刘婷的共同陪伴下,再一次踏上了北上之路。

    江东铁路局挂了一节软卧专列,送陈主席赴京,虽然北平还叫北平,但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个名称已经用不了几天了,北平即将恢复她作为首都的荣光,改回北京。

    经过两天一夜的旅途,火车抵达北平正阳门东车站,望着熟悉的月台,陈子锟不禁思绪万千,回到三十年前,懵懂莽撞的自己,就是这样乘坐火车來到帝都闯天下,在车站邂逅初恋林文静,开始一段段人生传奇。

    他回望林文静,林文静猜到他心里所想,也正看着他,昔日清纯少女如今眼角已有鱼尾纹,阴丹士林蓝却依旧。

    列车喷着大团的蒸汽缓慢驶入车站,寂静的站台忽然热闹起來,军乐声骤起,大批欢迎人员从站内走出,为首一男子气宇轩昂,身穿银灰色中山装,右臂横在胸前,笑容和煦春风拂面,正是周恩來先生。

    陈子锟第一个下车,和周恩來先生握手,两人相视大笑,携手前行,突然间陈子锟瞥见人群中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花白头发,黑色制服,腰扎皮带,却是他少年时的朋友,站警赵家勇。

    此时此刻,陈子锟不方便过去打招呼,赵家勇的身影在他脑海里转瞬即逝。

    站前广场打扫的异常整洁,沒有洋车三轮,沒有果皮纸屑烟头,沒有闲杂人等地痞流氓,只有热情的欢迎群众手拿纸花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口号。

    不远处的前门箭楼依旧巍峨,彰显着帝都的气派,天格外的蓝,一群鸽子飞來,鸽哨呜呜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