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章 朝战爆发
    双喜升级当了爹,算是老部下中得子最晚的,其他象陈寿盖龙泉这样的早都当了祖父了,陈子锟也有五十岁了,长子陈北年届三十,属于大龄男青年,如今天下承平,也该考虑抱孙子的问題了。

    陈北虽然腿瘸了,但还是人民空军的干部,每月有几百斤小米的工资,更重要的是,他是省主席陈子锟的儿子,攀上这个高枝全家都不愁吃喝,所以陈北想找个媳妇其实不难,但难就难在找门当户对品貌皆宜的对象。

    原江东官宦圈子里适龄女子沒多少,而且陈北的花花公子名声在外,知根知底的都不敢嫁给他,革命干部家庭的子女以及军队和政府机关的年轻女干部属于另一个社会圈子,接触不到。

    有一次夏小青半开玩笑的说:“要不是碍着刘婷的关系,我看他小姨倒是合适的人选。”

    陈子锟说这肯定不行,乱了礼法的,不过可以让刘媖帮着介绍一些江大的女同学,一般书香门第的就行。

    父母操心费力,陈北却优哉游哉,自从装上航空铝合金打造的假肢之后,他的自信又回來了,这天休息,驾着吉普车來到刘存仁家,找小姨刘媖玩。

    來的很不凑巧,老刘家正在招呼客人,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规规矩矩坐在桌旁,蓝布中山装胸前口袋里别着两杆钢笔,目光清澈,略带腼腆。

    刘媖陪坐旁边,有一点幸福,有一点害羞。

    刘存仁头发全白了,依然穿着长衫,笑容可掬看着小女儿领回家的男朋友。

    陈北的突然出现让大家都感到非常意外,刘存仁宽厚的笑笑,说你们年轻人聊聊吧,然后进了里屋,老伴端着茶壶出來,也被他拉了进去。

    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刘媖介绍道:“这是报社的编辑张广吟,这位是空军航校教官陈北。”

    张广吟主动伸出手:“我是她江大中文系同学,听刘媖说过你的故事。”

    陈北和他握了握手,很自然的坐下,随便聊了聊天,谈着谈着就冷场。

    最后刘媖忽然说:“下个月劳动节,我和张广吟结婚,到时候你來么。”

    陈北笑道:“太好了,我一定來,需要帮什么忙尽管招呼,我这里有车。”

    张广吟和刘媖一起道谢。

    陈北道:“你们在商量办婚礼的事情吧,我真沒眼色,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起身离去,虽然他走路已经比较利索,但仍能看出一条腿的步伐不自然。

    忽然刘媖的眼圈就红了,低声对张广吟说我出去送送,疾步出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栀子花开,暗香一片。

    对不起……”刘媖说。

    陈北站住,慢慢转身,笑得灿烂:“小姨你说什么呢,祝福你和小张。”

    结婚那天,陈北真的來了,还送了一个大红包,典礼设在省委礼堂,不搞宴会,就买了些花生瓜子糖块,剪了个大大的红双喜,挂了几个红灯笼而已,简朴却有充满了喜气。

    婚礼进行到一半,一位重量级客人的到來让大家惊喜万分,在热烈的掌声中,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步入礼堂,亲切和一对新人握手,并祝福他们在婚姻的道路上一帆风顺,在革命道路上也要一往无前。

    新婚三天沒大小,郑书记一贯平易近人,今天更加贴近群众,有那胆大的问道:“郑书记,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众所周知,郑书记为了革命工作耽误了个人问題,年纪一大把还沒结婚,至今仍孤身一人住在单身宿舍。

    郑泽如微笑着回答大家:“谢谢大家的关心,这些年來一个人生活已经习惯,就不找了吧。”

    众人肃然起敬,还是郑书记的境界最高,常人难以企及,为了革命工作牺牲个人和家庭的幸福,把整个生命无私的献给党,献给国家,这是多么伟大的情怀啊。

    郑泽如送了一个笔记本和两支钢笔给新人,并且应邀当了证婚人,婚礼进行的很成功,很圆满。

    劳动节之后,陈北更加沉默寡言,家里提到给他介绍对象,他就说人家郑书记都不结婚,我才三十岁急什么。

    一个半月之后,朝鲜战争爆发,报纸上说南朝鲜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猖狂进攻北朝鲜,被英勇的北朝鲜人民军挫败,并且奋起反击打过了三八线,并且乘胜追击,连战连捷,攻克汉城,几乎将美帝极其南朝鲜走狗赶到大海里去。

    朝鲜战事立刻吸引住陈子锟的注意力,他家里有一个七灯的短波收音机,可以收听全世界的广播,自从战争开始就每天晚上收听bbc和美联社的广播,关注半岛风云。

    陈公馆的客人又來的稠密了,大家的政治嗅觉都很敏锐,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朝鲜半岛被苏美瓜分,北方是亲苏政权,南方是亲美政权,互相虎视眈眈想吞并对方,如今战争终于爆发,会不会引发苏美直接对抗,进而发展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未可知。

    九月中旬,美军在麦克阿瑟指挥下,在朝鲜中部仁川登陆,切断南下人民军后路,北朝鲜军队迅速崩溃,战争形势戏剧化***,美军势如破竹,横扫朝鲜北部,直逼鸭绿江一线,美军战斗机数次骚扰我边境城市,轰炸扫射,肆无忌惮。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扬言保卫台湾,解放军的海空力量还很薄弱,强渡台海的战役不得不暂停。

    战争的阴云密布,美军已经打到家门口,而且东北是中国的重工业基地,大粮仓,中国人民好不容易打跑了蒋匪军,美帝又卷土重來,企图奴役中国人民,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时间全国群情激奋,摩拳擦掌,要与美帝开战。

    某天夜晚,枫林路官邸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是从北京打來的长途电话,急招陈子锟进京,陈子锟连夜出发,乘坐专机飞往北京,南苑机场上有专车等候,人到了之后马不停蹄开往总参谋部。

    总参机关灯火通明,外松内紧,陈子锟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对美军战术战法和后勤补给比较了解的人员,被紧急召來为国家领导人决策提供建议。

    陈子锟在飞机上就写下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报告,对美国的军事实力做出详尽的介绍,对麦克阿瑟本人也进行了分析,这份报告被呈交中南海,而他则面对一群高级参谋进行面对面的解疑答惑。

    总参谋部作战部的高级参谋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军人,打过日本人,打过蒋匪军,唯独沒和美国鬼子交过手,他们一个个拿着笔记本和钢笔,坐在小会议室里听陈子锟发言。

    “來的比较仓促,准备的不是很详细,我就从两方面來说,一个是武器,一个是人……美国是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物质极其丰富,全国工厂开足马力,可以供应三千万军队,从飞机坦克汽车大炮,到军装靴子罐头干粮甚至口香糖和保险套……”陈子锟侃侃而谈,下面一阵轻笑。

    “陈主席,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清楚,国民党军就是全套美式装备,开着道奇十轮卡,拿着卡宾枪,喝可口可乐吃火腿罐头,可还不是被我们消灭了。”一个参谋说道,大家纷纷附和。

    陈子锟笑了一下:“即使是最精锐的国民党军也达不到普通美国陆军师的标准,首先就是后勤跟不上,美国标准陆军师一次齐射的弹药投射量是多少,谁知道。”

    沒人回答。

    “日本甲种师团的一次齐射弹药投射量是十吨,国民党精锐整编师尚且达不到这个标准,而美国陆军师一次齐射,就能发射出五十吨的弹药,这还不算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舰炮的支援,美军打仗,火力为先,掌握制空权,先用炸弹把你轰上十遍,再用重炮群接着轰,最后才让坦克上,对方往往连敌人的面都沒见过就被打残了。”

    下面沉默了,参谋们深深皱起了眉头。

    “陈将军,你提供的信息很有帮助,但我们相信,战争靠的是人,而不是武器,再强大的武器也要有人來操作,贪生怕死的敌人,给他再厉害的坦克大炮也沒用,解放战争中我们已经验证了这一点,我军在解放济南的战役中,一个战士就俘虏了一个团的敌人。”还是刚才那个年轻参谋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陈子锟道:“你说的很对,这也是我下面要讲的第二个方面,人,美国的国民性总体來说是粗野豪放的,早期西部拓荒,女人和孩子一样也拿起枪支对抗印第安人,美军士兵虽然贪生怕死,油腔滑调,但基础素质好,人人都识字,能操作机械,而且愣劲上來也敢玩命,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日本军队在硫磺岛、瓜岛上血战,伤亡率是极高的……”

    参谋们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能到总参工作的自然都不是泛泛之辈,战略上藐视敌人可以,但是绝不能对敌人的优势视而不见。

    陈子锟继续讲解美军的战术特点,忽然小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敲响,一个军官进來低声道:“陈将军,主席要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