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章 郑泽如结婚
    这是解放后陈子锟第二次到中南海來,气氛和上次大有不同,深夜时分依然灯火通明,会议室里坐的都是共和国重量级人物,主席、总理,朱总司令,还有小平同志、陈云、以及西北赶來的彭大将军。

    一一见礼之后,主席似笑非笑道:“陈子锟,听说你在总参危言耸听,夸大美军的战斗力,把我们的小参谋都吓到了。”

    陈子锟心里一惊,灭自己志气长敌人威风,这可是大罪过啊,不过中央断不会故意设局害自己,想必是因为中央对是否参战还存在争议,很明显主席是主战一方,再看其他人的表情,沒有任何端倪,在座都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喜怒不形于色,自然看不出什么。

    定了定神,陈子锟坦然解释道:“主席,我沒有危言耸听,实际上美军的战斗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我们唯有在地面力量上才能和他们一较长短,海空方面完全无法匹敌,何况美军还有终极武器原子弹……”

    主席一摆手:“你不要说了,你和他们一样,小农经济思想作祟,好不容易分了二亩地,就舍不得坛坛罐罐了,美国人已经打到家门口,直接威胁我们的东北工业基地,战争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即便他们不打过來,在鸭绿江边陈兵十万,东北还要不要发展,国家还要不要建设。”

    陈子锟明白了,看來不主张出兵的占了多数,主席才有这么大情绪,从内心而言,自己是不愿意和美国人打仗的,毕竟实力差距太大,国家刚建立,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现代战争,打得不但是人命,更是钢铁和汽油,中国钢产量连美国的零头都赶不上,无法生产汽油,飞机坦克大炮都是缴获來的,打掉一件少一件,这些基本情况,国家领导人不会不知道,掌握全局的他们只会比自己懂得更多,主席既然力排众议,肯定有他的考量……或许,苏联人会施以援手吧。

    想到这儿,陈子锟道:“要战的话,尽量把战场放在境外,不要扩大成全面战争,如果中央信得过的话,我愿意带兵入朝。”

    主席和总理相视而笑,周总理问道:“陈将军,你有多少年沒带兵打过仗了。”

    陈子锟道:“说來惭愧,上一次指挥师团级战役还是军阀混战时期,抗战时期打的是防御战和游击战,算不的数。”

    总理道:“带兵入朝的人选问題我们会考虑的,请你來就是介绍一下美军的作战特点,以及美国政府的行事方针,方便我们做出相应的判断。”

    陈子锟道:“美国历來先欧后亚洲,现在正大力扶持欧洲,进行马歇尔计划,整体上在亚洲是保持一个防御态势,而朝鲜战争的爆发纯粹是个偶然中的必然,二战后世界以意识形态划分两极,所谓的民主自由世界已经输了中国大陆,再丢掉南部朝鲜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所以这次美军夹虎狼之势而來,不达目的不罢休,麦克阿瑟此人骄狂率性,早年都不把罗斯福放在眼里,此时更不会把杜鲁门当回事,战争擦枪走火扩大化也是存在可能性的,就像主席说的那样,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了,另外说一句,我们是被朝鲜拖进战争的,这笔费用得他们出才行。”

    众人都笑了,总理道:“陈将军精打细算,账算的清楚,不过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讲资本主义社会那一套,我们是同志加兄弟的革命战友关系,要援助就无偿援助。”

    陈子锟道:“总理见教的是,我思想境界还需要提高啊,朝鲜历來是我中华藩属,历史上我国屡次出兵帮助他们抵御外敌,这次毅然出兵,彰显我大国风范,不管战果如何,都是有极大的积极意义的。”

    这话说的含蓄,意即虽败犹荣,总体來说还是对入朝作战不乐观。

    陈子锟毕竟只是为决策层提供信息支持的,完成职责后即返回江东,中央给他的任务是加紧军工生产,支援抗美援朝事业。

    他走之后某一天,主席和总理在谈天的时候提到陈子锟,主席说:“陈子锟这个人很懂政治。”

    总理道:“可不么,不然怎么几十年屹立不倒。”

    ……确定入朝参战的部队已经开始调动,江北守备师部分精通机械维修的特种兵也奉召北上,副师长刘骁勇主动请战,却被上级驳回。

    航校也接到了上级命令,抽调精干飞行员参加大强度集训,为抗美援朝做准备,陈北很激动,找到江校长要求参加行动,江校长表示,这种报国热枕是值得肯定的,但大家都强烈要求参战,有的同志还写了血书,这让领导很作难,这样吧,你回去等通知吧。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奉调北上的名单里最终沒有陈北的名字,而此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与以美国人为首的联合**展开激战。

    陈北再一次找到江校长,陈述自己的决心:“我师从美国人,对他们那一套很了解,再说我的空战经验很丰富,曾经击落二十八架敌机,美国空军都是些老油条,让咱们只飞了百十个小时的学员和他们拼太吃亏了,还是让我上吧,我保证不给组织丢人。”

    江校长道:“陈北,不是我不让去,这是上级领导的意思,我也沒办法。”

    陈北道:“我知道,你们觉得我腿瘸了不行了,啥话也别说,给我一架飞机,我來证明一切。”

    江校长被他缠的沒招,最后只能说:“你不妨去和令尊说说,他发话一定管用。”

    于是陈北回到家里去和陈子锟商量。

    陈子锟看着儿子:“你那么想参战。”

    陈北道:“我要飞,这是唯一的机会。”

    陈子锟沉默了一阵,道:“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陈北返回航校,静待佳音,过了沒几天,好消息真的來了,一纸调令将陈北调往北方某秘密飞行基地。

    ……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开始了,人民时刻关注战局进展,省委省政府发起号召,为志愿军捐钱捐物,艺术团体义演,商店义卖,小学生拿着募捐箱敲锣打鼓上街让行人捐钱。

    刘媖两口子新婚不久,沒有什么积蓄,但也拿出一个月的工资來捐献,两人还觉得不够,在宿舍里翻箱倒柜找出一堆破铜烂铁來打算卖了换钱,正忙乎着,忽然有人敲门:“刘媖你在么。”

    是高中同学潘欣,她也在省委工作,不过是在秘书处,平时和领导打交道比较多,刘媖打量一下她,一身整洁的蓝色列宁装,齐耳短发,白皙的皮肤上透着红晕,不禁笑道:“哟,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不是要去相亲啊。”

    潘欣打了一下刘媖:“别胡说,其实我是來……送请帖的。”

    刘媖道:“什么请帖,你大哥生孩子了。”

    潘欣脸忽然红了,如同熟透的苹果,低下头捏着衣角,扭捏道:“是我结婚。”

    刘媖长大了嘴合不拢,忽然笑道:“哎呀老同学,你够快的啊,不声不响就办好了,事先还保密,你真不够朋友,说吧,是哪个单位的小伙子这么有福。”

    张广吟也在后面说:“怪不得上回刘媖说要帮你介绍对象被你谢绝了,原來心里早有人了,呵呵。”

    潘欣道:“其实这个人你们都认识,我们商量过了,一切从简,通知一下最亲密的亲朋就好,不搞仪式,不办酒席。”

    刘媖道:“好了,我们都理解,正是抗美援朝的关键时候,谁敢大操大办,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新郎官是谁,我都要急死了。”

    潘欣道:“那我说了。”

    “快说快说。”

    “我真说了。”

    “你故意的吧,你再这样我不听了。”

    潘欣忙道:“好吧我真说了,我怕你们吓到,想让你们做些思想准备而已,那个人……是郑书记。”

    “我当是谁呢,原來……谁,郑书记,哪个郑书记。”刘媖愣了,脑子里迅速搜索着姓郑的团委书记,各单位都沒有啊,难不成是……刘媖和张广吟对视一眼,都咽了口唾沫,满眼的难以置信。

    潘欣道:“就是省委的郑书记,郑泽如。”

    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江东省的一号领导,竟然是潘欣的未婚夫。

    这个消息太具有爆炸性了,倒不是因为老少配,四五十岁的革命干部娶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也不稀罕,主要因为刘媖婚礼上郑书记的话犹言在耳,把生命献给革命工作,怎么转眼就……潘欣什么时候走的,刘媖竟然都忘了,她只知道自己手里多了一张大红色的请帖。

    “郑书记和小潘隐藏的够深的啊,啥时候谈的恋爱咱们都不知道,这么急着结婚,是不是有了啊。”张广吟半开玩笑道。

    刘媖狠狠掐了他一下:“别胡扯,郑书记也是人啊,都快五十岁的人了都沒结婚,你还想让人家怎么样,嗯,大概是他俩在工作中产生的感情吧,不管怎么样,祝福他们。”

    张广吟道:“咱送什么礼物好。”

    刘媖道:“送枕巾吧,上回我大姐给咱们的,还沒用呢。”

    婚礼果然简单,只邀请了不到十个人,以茶代酒,连喜糖都沒有,只是简单宣布了一下两人结为夫妻,整个过程不过半小时,郑书记虽然不到五十岁,两鬓已经斑白,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脸上竟然洋溢着年轻人才有的光辉,让人看了不禁心疼,郑书记这些年怎么熬过來的啊。

    过了两天,刘存仁家,刘媖和大姐唠嗑,提到郑书记和潘欣的婚事,感慨道:“虽然年龄差距大了点,但人家郑书记政治素质高,和他一起生活,小潘的思想觉悟想必提高的很快,很快就得超过我了。”

    刘婷皱眉道:“郑泽如再婚,那他的老婆孩子怎么办,孩子今年都该高小毕业了吧。”

    刘媖惊道:“大姐你别乱说啊,郑书记一直单身,哪有结过婚。”

    刘婷道:“我可沒乱说,38年北泰防御战,他老婆生孩子是我帮着接生的,是个男孩,叫王北泰,我记得清清楚楚。”

    沉默了一会,刘媖缓缓道:“大姐,你一定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