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章 镇反
    刘媖很确信自己的记忆,她说:“大姐,你一定记错了,北泰防御战那年我十一岁,跟着爹娘跑反到北泰,防空洞里生孩子的时候我就在现场,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是娘和一帮大婶帮着接生的,沒有大姐你的事儿。”

    刘婷拍拍脑袋:“瞧我这记性,记差了,确实是这样,我不在现场,是后來听娘说的,不过我知道那个产妇的男人就是郑泽如,当时化名王泽如,负责战地宣传工作。”

    刘媖道:“这就能说通了,郑书记早年建立过家庭,但在战乱时期妻离子散,甚至妻小死于日本人之手也很有可能,从此他孤身一人投身革命,直到现在才考虑个人问題。”

    刘婷道:“很有可能,兵荒马乱的年月,别说普通百姓了,就连林文静也一度落入敌手,看來郑书记的妻小确实遇难了,唉,郑泽如这个人的品德还是很值得敬仰的,堪称**员的典范。”

    姐妹俩唏嘘起來,对郑书记的高尚品格更加敬佩了。

    ……

    北泰市,博爱大街有一栋不起眼的小楼,红玉正坐在藤椅上织毛衣,忽然房门敲响,过去开门,是两个公安人员,后面还有一个穿黑色中山装的男子。

    红玉忙着倒茶拿烟灰缸,高兴的问道:“是我们家老王派你们來的么。”

    公安人员笑容满面自我介绍道:“我们是江北地区公安处的,这位是省城公安局的徐庭戈同志,他有些事情和你谈。”

    徐庭戈道:“大嫂,我给你捎來一封信,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红玉满心欢喜的接了信,抽出來一目十行的看,看着看着,脸色就变了,颓然坐下,一言不发。

    徐庭戈道:“这里有二百元人民币,是他让我转交,你们娘俩的生活费,还有孩子的学费,按期都会寄來。”

    红玉依然不说话。

    徐庭戈深吸一口气:“大嫂,他也是迫不得已,一切都是为了革命工作需要,希望你能理解和支持。”

    红玉扭头望向窗外,幽幽道:“我理解了他一辈子,支持了他一辈子,末了就等來这个。”

    徐庭戈干咳一声,即便是多年老特务面对这种场面也有些尴尬,左顾右盼一番,对两个公安人员道:“以后多关照着点,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向我汇报。”

    两个公安都点头。

    “大嫂,那先这样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徐庭戈带着俩公安走了,过了一会,一个系着红领巾的男孩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回來了,进门就喊:“妈,我回來了。”

    茶几上有三个茶杯,还碍摆着烟灰缸,男孩喜道:“是爸爸派人來接我们了么。”

    红玉道:“你爸爸有信來,他工作很忙,暂时不能來接咱们了。”

    男孩眨着眼睛:“那什么时候能忙完。”

    红玉忍不住泪水,将儿子抱在怀里:“他是革命家,大忙人,永远都忙不完的,咱不理他,咱自己过。”

    男孩从母亲怀抱里挣脱出來,说道:“爸爸最伟大了,我长大了要象爸爸一样,当地下党,当英雄。”

    ……

    徐庭戈回到省城的时候,郑书记正在主持镇反工作会议,会议间歇见了徐庭戈,听了他的汇报,沉默良久道:“我对不起他们娘俩啊,以后我的每月工资要拿出來一部分汇过去,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

    “郑书记,我已经安排好了,您工作忙,不必为这些生活上的事情分散精力。”徐庭戈毕恭毕敬道。

    郑泽如大手一挥:“你來的很及时,中央下达关于清查和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指示,我们要和党中央,华东局保持高度一致,坚决肃清国民党残余势力,潜伏特务,以及历史上对我党我军有过伤害的坏分子,杀一批,关一批,管一批,要从重从严从快,决不姑息,担子重任务紧,老徐你肩上的责任很重啊。”

    徐庭戈道:“请组织放心,公安战士就是党的一把枪,党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

    郑泽如满意的点点头:“你是隐蔽战线上的老战士了,你出马,组织放心。”

    声势浩大的镇反运动开始了,各种国民党残余势力、封建反动道会门,帝国主义潜伏间谍,为害一方的恶霸地痞被纷纷揪住,处以极刑,大快人心,极大的鼓舞了士气,震慑了敌人。

    省城大街上,一辆辆道奇十轮卡驶过,车上押着被镇压的死刑犯,其中就有臭名昭著的省城三虎,三兄弟已经五十多岁,后脖子上插着标牌,上面写着名字打着红叉,五花大绑,垂头丧气。

    大街两边满是人,红旗招展锣鼓齐鸣,群众一起涌向公审大会,判决过程很短暂,毕竟镇反工作任务很重,短时间内要清理掉一大批坏分子,建国初期公检法系统还不完善,哪有力量去审理甄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批被杀的坏人哪个不是罪行累累,民愤极大。

    宣判之后,死刑犯被押往江边刑场,三虎被按在地上,旁边跪着一个文质彬彬知识分子摸样的人,嘴角带笑,不停呢喃着:“不该啊,不该啊。”他的牌子上写着名字“邵林”罪行是帝国主义特务。

    “预备。”公安局执行人员举起小红旗,行刑队端起步枪。

    “放。”

    一阵枪响,反革命们倒在血泊中,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围观群众欢呼声震天。

    ……

    北京,宣武门内大街,同样的一幕正在上演,李俊卿挂着历史反革命的纸牌子,弯着腰站在卡车上,道路两旁人头攒动,百姓们挥舞着小旗子,高声呐喊:“**万岁,打倒反革命。”

    李俊卿是昨天被捕的,今天上午就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他的罪名多了去了,公安机关发动群众,对他的情况掌握的清清楚楚,军阀混战时期就是反革命,帮助李彦青侵吞爱国将领冯玉祥部的军饷,后來又投靠日伪当了汉奸,国民党时期充当特务走狗,祸害过不少良家妇女,实在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卡车缓缓前进,前面就是宣武门了,宣武门外是菜市口,以前斩首的地方,城门楼子上刻着三个字:后悔迟。

    我后悔么,李俊卿眼前模糊了,一幕幕往事浮上心头,从澡堂子怒杀恶霸,到投奔李彦青,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这几十年來风雨不倒,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享受过了,今儿个一死,也沒啥可遗憾的。

    他想起小时候听评书,江洋大盗临刑前都要唱一段戏文,以壮行色,自己此番行刑,怎能不唱两嗓子。

    “咳咳。”李俊卿也算北京城梨园行有名的票友了,京戏老生唱功了得,他刚一开口:“看前方……”就被公安战士勒紧了脖子上的绳索,脸憋得通红,咳嗽了几声。

    “老实点。”小战士还不满十八岁,嘴唇上一圈绒毛,手持钢枪,义正词严。

    李俊卿唱不下去了,不是因为战士的警告,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人群中的薛宝庆。

    宝庆,我的兄弟啊,我对不起你,李俊卿眼圈忽然湿润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唯一亏心事,就是把宝庆家的金条给讹走了。

    宝庆也看到了李俊卿,四目相对,看到李俊卿满怀歉意和哀怨的眼神,心底还是抽了一下,毕竟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他默默将脸别了过去。

    如今枪毙人不在菜市口了,改在永定河边,一声枪响,李俊卿魂归西天,如同死狗般趴在地上,绸裤下淌出屎尿來。

    人群中的赵家勇哆嗦了一下,庆幸自己这两年和李俊卿來往的不多,不然今天刑场上难保沒有自己。

    ……

    沧州,燕忌南接到县里的通知,前往县政府开会,他搭了一辆驴车,一路上和老乡们打着招呼,路上还拾了一些羊粪,打算回家肥田用。

    今天艳阳高照,沒有风,穿着棉袄觉得浑身上下暖暖的,县里很热闹,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四乡八村的人都來了,大街上还有卖艺的,说书的,卖野药的,燕忌南下了驴车,背着粪篓子走进了县府大院,门口站岗的小兵还冲他打了个招呼。

    进了大门,大铁门就迅速关上了,副县长章金鹏和县公安局长走了出來,冷声道:“燕忌南,你被捕了。”

    燕忌南暗道不好,直接奔着墙头就过去了,他虽然断了一臂,但轻功了得,双脚一蹬地,蹭的就上了墙。

    一张天罗地网盖了过來,县里预料到他的轻功本事,早有准备,弄了一张大网,关键时刻起了作用。

    章金鹏表情很严肃,上前宣读燕忌南的罪状,历史反革命,曾在抗战初期杀害我革命军人多名,为害乡里,罪大恶极,属于民愤极大的恶霸地主,应立即执行死刑。

    “大侄儿,我今天执行你,不是报私仇,而是为国家为人民除害,你到了那边,别怨我。”章金鹏道。

    燕忌南不再挣扎,叹口气说:“别打头,怕家里人看见囫囵半片的脑袋伤心,成不。”

    章金鹏道:“咱好歹有亲戚,这点忙还不帮么,你放心吧,闭上眼睛,我要执行了。”

    燕忌南闭上了眼睛,嘴里还说着:“粪篓子的羊屎蛋,你帮我……”

    话还沒说完,章金鹏已经举起了驳壳枪,啪的一枪打在燕忌南的面门上,把个脑壳都掀掉一半。

    地上一滩污血,章副县长慢条斯理收起驳壳枪,道:“拉出去示众。”

    枪把上的红绸子火一样红。

    ……

    “荒谬。”枫林路官邸,陈子锟摔了一个茶杯,他刚得到消息,原江大校长邵秋铭的儿子邵林被当作反革命镇压了。

    邵校长可是著名民主人士,至死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正义之士,邵家书香门第,一贯老实本分,怎么就成了帝国主义特务了呢

    “这个案子一定要复查,平反,到底是谁签的字,批准枪毙邵林的,要追究责任。”陈子锟道。

    刘婷道:“省城杀的头一批,都是郑书记亲自批准的。”

    陈子锟道:“这个郑泽如,简直草菅人命,备车,我要去邵家探望。”

    刘婷道:“这个节骨眼上,探视反革命家属,恐怕不太好吧。”

    陈子锟道:“一定要去,我能做的恐怕只有这些了。”

    驱车來到邵家,早已人去楼空,大门上贴着市公安局的封条,邻居探头探脑不敢说话,陈子锟沒下车,长叹一声道:“回去吧。”

    刚回到办公室,电话铃就急促响起,陈子锟拿起电话,那边道:“不好了,萧郎和柳优晋被公安局抓了,要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