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立功了
    夏景琦摔了个狗啃屎,狼狈不堪,马春花这一脚踩的可不轻,起码踩断他三根肋骨,当时就晕了过去。

    民兵们上前将夏景琦五花大绑起來,由马春花压阵押往县政府,另一路在杨树根的带领下去抄家,夏家宅子不大,三进而已,几十名群众冲进去翻箱倒柜,斩获颇丰,几百斤粮食,几桶豆油,一台美国造留声机,一台七个灯的收音机,还有一些银元和钞票。

    夏景琦的姘头吓傻了,在民兵们的严厉质问下交代了藏在地窖里的东西,一本变天账,上面记录着县里干部的名字、职务,以及部分群众积极分子的名单。

    “狗日的还想变天,绝饶不了他,枪毙夏景琦。”一个叫严顺的积极分子振臂高呼。

    群众们纷纷响应:“枪毙夏景琦。”

    孟宪国最激动,眼泪都流出來了,他喊得最响:“枪毙夏景琦。”

    一行人带着战利品,押着夏景琦的姘头,直奔县政府而來。

    南泰县政府已经不在当初老县衙办公,老房子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实在住不得,所以搬到原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小楼里,这里有木头地板和吊扇,办公条件一流。

    夏景琦被关在保卫科办公室里,两个民兵在门口守着,县委书记下乡去了,只有一个副县长坐镇,马春花正和他商量如何处置夏景琦的问題,这个人是通缉已久的大汉奸,不是一般反革命,要迅速报告地区行署才是。

    副县长大为赞同,拿起电话机摇了摇,不通,电话线还是日本人时候的,经常出毛病,于是他写一份报告,让通讯员骑马去北泰地区行署报告。

    忽然外面一阵骚动,愤怒的群众上來了,他们推开民兵,将夏景琦揪了出來,严顺大喊道:“打死夏景琦,报仇雪恨。”群众们拳脚相加,把个夏景琦打得满身满脸的血。

    关键时刻,马春花带着民兵强行将夏景琦救下。

    马春花说:“现在就打死,还要不要开群众批斗大会了,还要不要公审了,你们过瘾了,高兴了,那么多血海深仇的老百姓怎么办。”

    大家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严顺说:“马区长,俺们也是太恨这个大汉奸了,忍不住动了手。”

    马春花道:“不妨事,明白就好。”

    于是,被打得半死的夏景琦又被拖进了办公室,他睁开被血污糊住的眼睛,盯着严顺看,严顺把脸转了过去。

    严顺悄悄找到杨树根:“杨领导,赶紧召开公审大会,枪毙夏景琦这个狗日的吧,群众们等不急了。”

    杨树根道:“不忙,等县委书记回來再说。”

    严顺道:“夏景琦是大汉奸,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咱们枪毙他也不为过,等领导们都回來了,把人犯押到地区行署,那咱们的功劳起码少了一半。”

    “胡说什么,干革命哪有争功的。”杨树根斥责道,心里却有些活动,夏景琦是自己抓到的,这个功劳不能让给别人。

    “这样吧,咱们先召开公审大会,等书记來了再枪毙他。”杨树根道。

    “好嘞。”严顺颠颠的跑了,拿了一面破锣一边敲一边吆喝:“乡亲们,开大会公审夏景琦喽。”

    夏景琦臭名昭著,在南泰民愤极大,小县城就几条街,严顺这么一吆喝,半个县城都听见了,大群百姓聚到县政府來,要瞅瞅大汉奸夏景琦是怎么死的。

    县政府被围的满满当当,群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副县长和马春花相视点头,都觉得很欣慰,群众被发动起來了,人民觉醒了。

    杨树根趁机提议:“不如现在公审夏景琦,把他毙掉以平民愤。”

    副县长道:“马区长,你有什么意见。”

    马春花政治素质比较高,她本想说等地区行署反馈意见的,但听到群众的呼声也不得不点头同意:“那就趁热打铁吧。”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审大会就地召开,断了三根肋骨的夏景琦被拖了上來,如同一条死狗,下面群情激奋,踊跃发言,这一段时间县里枪毙了不少人,群众们已经学会怎么控诉了。

    任凭别人怎么痛斥,夏景琦一言不发,忽然严顺跳出來道:“乡亲们,报仇啊。”一块石头搜的飞了出去,砸在台柱子上。

    群众们有样学样,捡起趁手的砖头瓦块坷垃头,台上民兵都跟着遭殃,被砸的鼻青脸肿,赶紧躲下去。

    严顺振臂高呼:“打死夏景琦。”率先冲了上去,一帮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跟着上去了,摩拳擦掌准备活活打死狗汉奸。

    这边乱成一锅粥,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无计可施,副县长说算了,干脆打死他吧,也是对人民群众的一个交代。

    忽然后面來了几个人,为首一位同志四五十岁,倒背着手,一副大领导的派头,他喝问道:“怎么回事,这么乱。”

    副县长认得这是地区行署保卫处的麦股长,虽然级别不高,但是上级领导机关派下來的人,马虎不得,当即应道:“群众抓到了大汉奸夏景琦,正公审哩。”

    麦平立刻急眼了:“乱弹琴,大汉奸背后一定有线索,怎么能活活打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马春花拔出手枪朝天三响,场面顿时安静下來。

    副县长指挥民兵将夏景琦拖了下來,严顺嚷道:“俺们打汉奸,县里咋不让哩。”

    麦平走上台去,他岁数在那搁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看起來派头十足,群众们都有些害怕。

    “老乡们,夏景琦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我们一定要处决他,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在处决前还要好好审一审,看他有沒有同党,有沒有埋藏的电台和武器,不把这些事情问清楚就处决,是不是仓促了点。”

    群众们都被说服了,严顺还想嚷嚷,看到沒人支持自己,也只得偃旗息鼓。

    麦平三言两语平息了群众的怒火,亲自审理起夏景琦來,他是地区行署下派的镇反工作队长,有这个权限。

    夏景琦被打得奄奄一息,半躺在椅子上,麦平让警卫员去倒水,自己点了一支烟塞到夏景琦嘴里,道:“我认识你。”

    夏景琦看了他一眼,只顾抽烟,不说话。

    “你是孙督军的副官,当年孙督军被打败,你跑了,过了十几年才回來,借着日本人的手报了仇,我沒说错吧。”麦平道。

    夏景琦终于开口:“你看过我的档案。”

    麦平摇摇头:“沒有,我就是认识你,我的伯父曾是江东省警察厅长麦子龙,这个名字你总知道吧。”

    夏景琦抬头看了看麦平,判断他说的是实话。

    “原來是麦厅长的侄公子,好像是见过,你和我套近乎想干什么,我是不会说的。”夏景琦道。

    麦平笑了:“老夏,我敬佩你是个枭雄,所以不想为难你,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帮你把家里安顿好,再给你一个痛快的,你觉得咋样。”

    夏景琦狠狠抽了一口烟,从鼻孔里喷出烟雾來。

    警卫员送來茶水,麦平打发他出去站着,把茶杯递到夏景琦嘴边:“喝口水。”

    夏景琦道:“你能保证我婆娘和孩子的安全。”

    麦平道:“我会设法让她带着孩子到外地去生活。”

    夏景琦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语气凶狠,但已经松动了。

    麦平道:“你可以不信,但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过了一会,夏景琦道:“好吧,我说,我还有几个下线,一批枪支,严顺就是我的下线之一。”

    麦平当即写了一张纸条递出去,警卫员拿了给副县长看,副县长立刻安排人手去抓捕严顺,这家伙已经跑了,民兵们并分三路去追,最后在去往北泰的一片高粱地里把人逮到了。

    严顺屁滚尿流,立刻招了,自己就是潜伏特务。

    麦平这边进展的也很迅速,夏景琦求死心切,竹筒倒豆子把什么都招了,镇反工作队初到南泰就破获了一个大的潜伏特务组织,大伙儿都高兴坏了,齐赞麦队长有本事。

    县里写了报告,连同人犯夏景琦以及缴获的物资枪支送往北泰地区行署,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与赞扬。

    麦平、杨树根、马春花等人都收到了嘉奖,举报人孟宪国也有奖励,县里奖了他一口猪,他发扬风格自家不留,交到村里宰了,烫毛开膛,全村人吃了一顿大肉,不亦乐乎。

    村长说:“老孟啊,我看你这个富农帽子也该动一动了,下回我去乡里帮你说道说道。”

    镇反时期一切案件从快处理,夏景琦很快被帮赴刑场执行枪决,江滩上一声枪响,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麦平沒有食言,夏景琦的老婆并未处决,而是送去劳动改造,她有个一岁的男孩,被送到北泰福利院当作孤儿抚养,按照规定统一改姓“国”,叫国援朝。

    江北地区行署办了一个漂亮的特务案子,省委都听说了,郑书记亲自嘉奖,麦平很快从股长提升为副科长,实际主持科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