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篮球比赛
    陈北再次相亲失败,家里人都对他无可奈何,挑三拣四,高不成低不就,都三十出头的人,再不结婚,黄花菜都凉了。

    夏小青暗地里对陈子锟说:“你这个当爹的也不急着抱孙子么,要我说,给他安排一个媳妇,他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陈子锟却说:“儿子脾气随你,比我刚烈的多,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随他吧。”

    夏小青也沒辙,说:“你儿子是沒老婆运了,运道都被你这个当爹的占尽了。”

    陈北不想继续留在省城,背起简单的行李前往北泰上班,以前家里财大气粗,去哪儿不是坐飞机就是挂专列,现在只能坐火车硬座,当然以陈子锟的级别,找铁路分局安排软卧是沒问題的,但他对家人要求甚严,从不占公家的便宜。

    江北联合机械公司党委怎么安置陈北他花了一番心思,首先级别要对应,但不能担任实职,因为陈北不是管理人才,而且他是飞行员出身,在机械公司沒有用武之地,想來想去,最终分配到保卫科当副科长,机械公司是大型企业,级别相当于县团级,保卫科是正科级设置,陈北当副科长倒也说得过去。

    陈北这个副科长不用负责具体工作,他也乐得清闲,每天不是锻炼身体就是做飞机模型,既然开不了飞机,做作模型过干瘾总行吧。

    每天早上他都会去晨练,风雨无阻,厂区有一条林荫道,女工宿舍正对着道路,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男青年出现,自然吸引了女工们的眼球,对这位新來的副科长爱慕的很,不过陈北似乎很脱离群众,他和别人不同,住的是江湾别墅,來往有摩托车代步,整天头油锃亮,西裤笔挺,吃午饭的时候,人家都聚在一起吃喝,他单独开小灶,喝咖啡吃黄油面包。

    别人不清楚陈北的底细,团委书记马春花可清楚的很,她知道这家伙是陈子锟的儿子,国民党王牌飞行员,虽然后來起义了,但依然改不了资产阶级大少爷那一套作风,对这种人,一定要警惕。

    江北炼铁厂和江北联合机械公司是兄弟单位,铁厂生产的钢铁直接运到机械公司,造成枪炮子弹运往抗美援朝战场,两个厂的工人经常举行联谊活动,各种体育比赛,文娱表演,隔三差五工会就搞一回。

    这天两个厂又搞了一个篮球比赛,铁厂队对机械公司队,场地设在机械公司的体育俱乐部内,因为保卫科有几个小伙子参赛,陈北闲着沒事也去观战。

    这种业余赛事,水平普遍不高,双方连球衣都不统一,在场内哄抢一气,图个热闹,铁厂队技高一筹,连灌了机械公司队十几分,大幅度领先。

    陈北看不下去了,他是练过篮球的,1948年国民党当局举办全国运动会,陈北代表空军队参赛,战绩不俗,自然对这种业余水平看不入眼。

    其实队里本來也有几个健将,不过应征入伍抗美援朝去了,所以队伍实力不如铁厂队,眼见差距越來越大,陈北坐不住了,找到工会主席,要求参赛。

    “你,行么。”工会主席很担心的看了看他的假肢。

    “我投篮准,个子大,上去兴许能捞回几分,要不然输的还难看些。”陈北这样一说,工会主席只好同意。

    陈北上场了,穿着背心和裤子皮鞋,背心上随便用粉笔写着临时号码“23”,他的出现给机械公司队带來了转机。

    旧社会穷人吃不饱饭,小孩发育不好,工人们普遍身材矮小,就算是选拔入厂篮球队的也不过一米七出头,而陈北继承父母基因,少年时期在美国吃牛排牛奶长大,身高比陈子锟还猛些,足有一米八八,光是海拔就足以压垮对方。

    陈北动作敏捷,投篮准确,只要球到了他手上,隔着半个篮球场都能投进篮筐,开玩笑,他可是沧州燕子门的传人之一,暗器功夫呱呱叫,投个篮简直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比分迅速追平,渐渐领先,铁厂篮球队分出两个队员专门拦截陈北,可不管他们怎么跳,高度上还是差了一截,队员陆二喜实在忍不住这口气,一膀子撞上去,陈北当即摔倒在地。

    裁判吹哨,铁厂队犯规。

    铁厂队的教练提出抗议,说机械公司队临阵换将,寻找外援,不算数。

    机械公司队的教练不服气,说这是俺们厂的人,就算数。

    双方都带着火气,互相不服,在场地里就推搡起來,陈北刚爬起來又被铁厂队的一个人踢在小腿上,再次趴到,他一个饿虎扑食上去,揪住对方猛打一气。

    一场恶斗展开,候补队员们纷纷加入战团,不过抡起打架还是陈北最为勇猛,别看他瘸了一条腿,在这种混战中却不受影响,且不说他一身武艺,就是当飞行员的时候隔三差五打群架也练出來了,这些普通工人岂是对手。

    篮球比赛变成了群殴,机械公司队因为有陈北在,完胜对方。

    马春花坐在观众席上,气的脸色发青,这个陈北实在是太过分了,好端端的比赛被他弄成了打群架,破坏两个厂的团结,简直就是故意给社会主义生产建设添乱。

    幸亏赛场内还有不少生产干部,努力将斗殴制止,只有陆二喜还不依不饶,扑上去要打陈北,中间被干部拦腰抱住,但他冲劲太大,一把抓过去,撕拉一声,陈北右腿裤子被撕开,露出铝合金假肢。

    全场一下安静下來。

    陈北是残疾人这件事,只有一些高层干部知道,他自己从不宣扬,平时走路锻炼都穿着裤子,也看不出來,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竟然是个瘸子。

    陆二喜傻眼了,一时间手足无措。

    陈北脸色发青,他很忌讳被人看到自己的假肢,很不愿被人知道自己是残疾人,他不想受到特别待遇,不想被人照顾。

    大庭广众之下,陈北扭头走了,银白色的假肢如此刺眼。

    比赛草草结束,双方偃旗息鼓各自回去接受处分。

    马春花是机械公司的中层干部,又是党委成员,她在机械公司党委会上严肃提出,给予陈北警告处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是我们两个厂一直以來保持的优良传统,陈北一來,就把团结给破坏掉了,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所以我提议给他处分。”

    党委书记笑眯眯说:“多听听其他同志的看法吧。”

    工会主席说:“我看就不要上纲上线了吧,都是火气大的年轻人,篮球比赛又是身体接触的高强度运动,难免冲突,批评教育一下就好,用不着处分。”

    马春花眉毛倒竖:“我不同意你这种说法,如果凡事都和稀泥,随大流,还怎么建设社会主义,陈北不但破坏团结,平时的生活作风也很有问題。”

    妇联主任是个中年妇女,她立刻打起了精神:“哦,小马,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陈北是不是骚扰我们的女工友了。”

    马春花道:“那倒沒有,现在是咱无产阶级的天下,谅他也沒这个胆子,他生活不是一般的腐化,吃面包黄油喝咖啡,穿皮夹克,呢子裤子,骑摩托车上下班,平时那个头上抹了半斤发蜡,滑的苍蝇都站不住,这样的人当干部,群众看不过眼。”

    说到激动处,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会议室的气氛有些尴尬,虽然马春花只是团委书记,年纪也只有二十來岁,但谁也不敢小觑她,这位女同志是民兵女英雄出身,从事过党的地下工作,还当过区长,谁都清楚,马春花将來是要当机械公司党委书记的,人家的政治面貌和革命经历注定了这种上升路线。

    所以,马春花的意见一定要充分的尊重。

    工会主席打圆场说:“小马你不要激动,陈北同志虽然有些小毛病,但毕竟是革命战友嘛,他也为革命做出了牺牲,断了一条腿,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我看处分就免了,批评教育为主吧。”

    马春花道:“你称他同志,他是哪门子的同志,他是党员还是团员,他是国民党飞行员,炸死我不知道多少战友,起义的怎么了,怎么早不起义,混不下去想起來起义了,这不是起义,是投机。”

    党委书记看不下去了,轻敲桌子:“小马注意一下,陈北起义英雄的荣誉是中央给的,是周总理亲自授予的,难道你要和中央唱反调。”

    马春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我太气愤了,口不择言,我检讨。”

    党委书记就坡下驴:“你的情绪可以理解,但现在毕竟不是战争年代了,而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陈北是有错误和不足,可我们不能放弃他啊,我们要帮助他,挽救他,给他机会。”

    大家都点头,说还是书记思想境界高。

    马春花闷头不说话,心里其实不大服气。

    书记道:“陈北到底是个年轻人,应该归团委负责他的思想工作,我看小马你就担起这个责任來,在生活和工作上一对一的帮助陈北吧。”

    马春花愕然:“什么,我。”

    书记道:“大家有什么意见,举手表决吧。”

    除了马春花,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书记道:“组织一致决定了,马春花负责帮助陈北进步,就这样,散会。”

    直到大家都走出会议室,马春花张大的嘴巴还沒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