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五章 晨光机械厂和高土坡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江北地委沒有进行任何抵抗就妥协了,做出深刻反省与检讨,当然是向省委做出的,而不是向陈子锟屈服,事实上马云卿也沒打算靠着陈北的反动言论扳倒他爹,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给仇人添点恶心罢了。

    陈子锟带着儿子返回省城,路上才告诉他马春花扒火车到省城鸣冤,在铁路上产子的事情,陈北听后久久不语。

    车到省城,陈北立即前往铁路医院探望妻儿,來到高干病房门前他踌躇了一下才推门进去,马春花正躺在病床上喂孩子,旁边是奶妈、佣人、以及婆婆夏小青,病房角落里堆满了各式礼物和营养品,光上海产的高级炼乳就几十罐,马口铁的罐子上印着花花绿绿的商标,洋气得很。

    大家看到陈北进來,纷纷停下手上的活儿,面露惊喜之色,经历了几天牢狱生活的陈北并沒有受什么罪,只不过沒刮胡子显得有些憔悴而已,他快步上前,先看了一眼孩子,然后很动情的喊了一声:“春花,你辛苦了。”

    两人虽然已经结婚,但平时根本沒什么共同语言,各上各的班,下班都不一道回家,晚上更是分床睡觉,陈北对马春花的称呼一直是“马书记”,如今突然改口,到让马春花有些不习惯。

    “你來了。”马春花淡淡道,她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其实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來了,沒事了。”陈北一想到马春花挺着大肚子扒火车,鼻子就发酸,不过病房里这么多人,他还是硬忍住了。

    夏小青见状,招呼一帮人回避了,病房里就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陈北看看婴儿:“这孩子挺可怜的,早产了三个月。”

    马春花说:“这孩子命硬,随我,你抱抱吧,这可是你的后代。”

    陈北小心翼翼抱着婴儿,有些紧张,有些骄傲。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孩子长的不随自己,而是随母亲,塌鼻子,圆脸,皮肤发黑,而且很不买自己的账,哇哇乱哭,小脚乱蹬,马春花一接过去就安静沒声了。

    忽然外面一阵噪杂,是陈子锟在医院领导陪同下來看孙子了,病房里很快涌满了人,好在陈子锟并未逗留太久,只是简单看了看婴儿,安慰一下儿媳妇就离开了,陈北送到走廊里,陈子锟对儿子说:“我听医生说,若非产妇体质健壮,这孩子就危险了,春花有大功,你得犒赏犒赏他。”

    陈北挠着头道:“我好好想想。”

    ……马春花母子在医院观察一周后,终于出院,搬到枫林路官邸居住,家里将二楼最大的卧室腾出來,供马春花母子休息,房间里还有一台从香港进口來的婴儿保温箱,是爷爷特地预备的,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不大能用得上这玩意,但起码表明了陈子锟的一番心意。

    陈北根本不晓得马春花有什么喜好,在他印象中,这个乡下娘们沒文化沒情趣,除了种地喂猪就是干革命,什么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识字也不多,送什么礼物还真难,想來想去,他终于想到一样东西,保不齐马春花会喜欢。

    于是,一个精美的硬木匣子送到了马春花面前,陈北道:“春花,谢谢你给我生了儿子,这是我送给你的。”

    马春花瞥了一眼,不屑道:“又是金银珠宝,俺不稀罕那些东西。”

    这种反应早在预料之中,陈北笑眯眯道:“你打开看看嘛。”

    马春花打开匣子,蓝色丝绒衬底上,一把银色小手枪熠熠生辉。

    “枪。”马春花瞳孔里冒出火花來,一把抓起手枪,娴熟的卸掉弹夹,拉开套筒确定膛里沒有子弹,哗啦啦拉着枪栓,啧啧连声:“德国七六五,好枪是好枪,就是太小了,我更喜欢二把盒子。”

    陈北道:“你还挺有眼力的,这是德国造ppk,,镀铬的,可比二把盒子高级多了,当年张学良将军送给我的,现在我转送给你。”

    马春花把玩着手枪,爱不释手:“这枪真不孬,还是爱国将领张学良送的,有意义,那啥,真送给我。”

    陈北道:“当然是真的。”

    马春花一掀被子要起來:“走,打靶去。”

    陈北道:“不过得等你出了月子,咱们到江边去练枪。”

    马春花点点头,继续把玩手枪。

    陈北道:“孩子该起个名字了,我爸爸这两天一直在查辞典。”

    马春花道:“按俺们农村的讲究,起个贱名儿能保佑长命百岁,我看就叫毛蛋吧。”

    陈北道:“什么狗蛋毛蛋的,太难听了。”

    马春花一瞪眼:“我生的孩子,想叫啥就叫啥。”

    于是,陈家的第三代就有了一个很接地气的小名,叫毛蛋,家里人谁也不敢反对,马春花如今是陈家的大功臣,母凭子贵,地位如日中天,说啥是啥。

    过了一个月,马春花忽然对陈北说:“我要给毛蛋断奶,回北泰上班去。”

    陈北大惊:“现在就断奶,太快了吧,厂里又沒啥大事,你又不管生产,产假还早着呢,这么急回厂干啥。”

    马春花将一份淮江日报递过來:“你真是不关心国家大事,咱们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了,北泰有两个苏联援建的重点项目,其中一个就是在咱们机械公司基础上扩建的现代化机械厂,大家都忙着建设社会主义,我还能在这儿喂孩子么,再说了,团委虽然不管生产,但青工的思想政治工作难道不是生产力的保证么。”

    陈北是很了解自己媳妇的,工作为先一切靠后,认准的事情八头牛拉不回,他只得妥协:“那好,咱回北泰,孩子留在省城,爷爷奶奶照顾着也放心。”

    马春花道:“那不行,我的孩子我照顾。”

    这个举动自然遭到陈家上下一致反对,马春花虽然表面上泼辣莽撞沒脑子,其实很有些农民的狡黠,她知道來明的不行,必须來暗的。

    孩子满月,陈子锟这个当爷爷的自然要摆酒庆贺,在省城最大的饭馆请了上百桌,烟酒菜都用最好的,据说事后有人举报,说国家还一穷二白陈子锟就这样大吃大喝,不配当国家干部,举报信被压了下來,郑泽如说我们党应该包容这些民主党派多年养成的生活陋习,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和**员一样严格要求自己。

    陈子锟五十出头才当祖父,与别人相比算是晚的,陈寿盖龙泉阎肃等人的孙子都能打酱油了,一干旧部都來赴宴,把酒言欢,酒过三巡,陈子锟让人把孩子抱出來给大家瞧瞧,夏小青出去了一会,再回來的时候神色就有些不对,她低声道:“春花带孩子走了。”

    “乱弹琴。”陈子锟很生气,但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不好发飙,只能借口孩子体弱不能到人多的地方來,大家知道这孩子早产,也就沒有再说什么。

    马春花还是挺忌惮公公的,所以她挑了一个大伙儿都不在家的机会,悄悄背着毛蛋离开了枫林路官邸,前往火车站打了一张硬座票,坐在列车上,望着窗外的农田和村舍,她的心情格外舒畅,枫林路的草坪和网球场游泳池再华丽,也比不上农田和打谷场啊。

    回到北泰,马春花马不停蹄回了机械公司,厂里正在召开誓师动员大会,选拔青年突击手,忽见团委书记马春花摆着一个婴儿就上了台,面向大家道:“厂里搞建设,团员要带头,我第一个报名参加青年突击队。”

    礼堂内立刻响起排山倒海般的掌声,坐在前排的是十几个金发碧眼西装革履的外国人,和翻译交头接耳一阵,也站起來鼓掌。

    原來他们是负责援建新厂区的苏联专家。

    苏联支援中国一百四十一项工程,冶金、机械、煤炭、电力、石油、化工,样样俱全,北泰底子厚,原本就有煤铁体系和熟练工人,所以国家计划委员会将两个重点项目放在这里,其中之一就是新的大型制造企业,晨光机械厂。

    北泰变成了热火朝天的大工地,原联合机械公司周边的空地被征用,建设新的厂房和办公楼,城市东郊的江边农田被平掉,原地建设起全新的钢铁厂來,新厂的名字叫红旗钢铁厂。

    上万工人在彻夜劳动,十几支青年突击队更是沒日沒夜的冲锋在前,晨光厂突击队长马春花是刚出月子的产妇,就毅然给孩子断了奶,坚守工作第一线,这个先进事迹刊登在了北泰日报上,带动了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到建设大军中來。

    陈北也从省城赶來,等他來的时候发现家沒了,那一片小洋楼都被拆了,找人一问才知道,苏联专家划定了这片区域建设新厂房,谁也不敢提反对意见。

    “那厂里人都搬哪儿去了。”陈北着急万分。

    “搬高土坡去了。”那人一指远处。

    高土坡是淮江边的一块高地,原本是江防堤坝,后來住满了难民,到处都是窝棚,渐渐形成了一片脏乱差的棚户区,陈北在其中一个草棚里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狗蛋娘正抱着婴儿唱民谣呢,手里端着一碗米汤,见陈北进來,忙道:“哟,回來了。”

    陈北道:“大婶,春花呢。”

    狗蛋娘道:“在工地上呢。”

    陈北扭头就走,和匆匆而來的马春花撞了个满怀。

    马春花道:“正想找你呢,你家的江湾别墅不是空着么,借给苏联专家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