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生活碰撞
    陈北勃然大怒,厉声道:“孩子才一个月你就给他断奶我也就不说你什么了,自己住着草棚,却关心什么苏联专家住不住别墅,你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你眼里到底还有沒有儿子。”

    狗蛋娘吓坏了,她和春花是一个村的,从小看春花和狗蛋一起长大,本想把这丫头娶进门当儿媳妇,沒成想人家官越当越大,自家儿子根本配不上,也就断了这个念想,不过在心底还是把马春花当成亲闺女來看待的,姑爷发怒可是头一回,万一打起來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劝才好。

    要在以前,马春花绝对要针锋相对,但自打生了孩子当了娘,脾气就小多了,她爽朗一笑道:“你说的沒错,我的心确实不是肉长的,**员都是钢铁铸就的,家人儿子重要,但社会主义建设就不重要么,人家苏联专家千里遥远的跑來帮助咱们搞建设,难道让人家住草棚子。”

    陈北道:“他们爱住哪儿我不管,不能拆了我家的房子,又占我爹的别墅,反倒让我一家人住草棚,天下也沒有这样的道理。”

    马春花道:“住草棚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要是沒有**,沒有**,咱们连草棚也住不起,还在被地主剥削欺压哩。”

    陈北道:“那是你,不是我,你爱咋咋地,我管不了你,还管不了儿子么。”说完抱起毛蛋就走,婴儿哇哇大哭。

    马春花正要追过去,忽然一个青工气喘吁吁跑來:“马书记,不好了,砸着人了。”

    “咋回事,你慢慢说。”

    “围墙倒了,砸伤两个工人,你快去看看吧。”

    马春花望着陈北远去的背影,一跺脚一咬牙,还是跟着青工走了。

    陈北抱着孩子无家可归,在昔日的滨江自由大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这条马路已经已经改名为解放路,路两侧是绿荫如盖的香樟树,走着走着就到了江湾,远远看到自家的别墅掩映在绿树丛中,如同仙境中的宫殿。

    江湾别墅已经很久沒住人了,陈子锟对儿女要求严格,不让他们住在这里,以免惹人闲话,不过陈北还是经常过來看看,他少年时期在大青山捡的那头狗熊大壮还生活在别墅的附属建筑里,这儿常年住着几个园丁,负责打扫庭院,养护花草树木,喂养大壮。

    大壮参加过抗日战争,是一头功勋狗熊,每月陈子锟都会从自己的工资里拨出一部分來照顾它,陈北抱着孩子來看望它,大壮很通人性的在笼子里站起來,父子俩和大壮玩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回去的路上,陈北抱着孩子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车上人很多,有人见陈北抱着孩子就让了个座位给他,过了一站,上來一个穿西装戴礼帽的老毛子,手里拎着手杖神气活现上了车,看看沒座位,直接拿手杖敲打一个老头,做手势让他起來让座。

    满车人都不说话,谁也不敢指责苏联老大哥,陈北却看不下去了,把毛蛋递给旁边一个妇女:“大姐,帮我抱一会。”

    转身揪住老毛子的衣领子将他提了起來,骂道:“懂礼貌么你,给老人家道歉。”

    老毛子居然一嘴流利中国话:“你摊上事儿了,我是苏联公民,专家组的。”

    不提专家组还好,一提起來,陈北更來火,劈脸就是两个嘴巴子,脆响。

    “专家组就能欺负人了,告诉你,别人怕你,老子不怕,不道歉就打到你求饶。”又是两个嘴巴子打过去。

    老毛子的脸肿了,忙不迭道歉,旁人也都劝陈北算了,消消气,满车人忙着看热闹,沒料到司机师傅居然把车开到了派出所。

    原來司机政治觉悟极高,看到苏联专家被打担心被牵连,立刻开往最近的派出所,民警还以为是车上出了小偷,一问才知道是群众和苏联专家有了矛盾,把双方当事人请下來问话,满车人都帮着陈北说话,此时老毛子才傻眼,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原來这个老毛子根本不是正宗苏联人,而是一个白俄的后代,想当年陈子锟雇佣了一批白俄骑兵,这些人在江东开枝散叶,娶了中国老婆,生了一帮二毛子后代,虽然有一半俄罗斯血统,但和苏联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沒有,严格來说,这些人还是苏联的敌人哩。

    以往这些二毛子身份低微,生活困苦,现在却借着苏联老大哥的威风得瑟起來了,冒充苏联专家欺骗女青年的感情、占公家便宜的案子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公安机关也很头疼。

    本次案件还够不上犯罪,所以这个二毛子只是被批评教育了一顿就撵滚蛋了,其他人也都重新上了公共汽车离去。

    毛蛋大概是饿了,哇哇直哭,陈北沒辙,只好忍气吞声回到高土坡,马春花还在工地上,家里只有狗蛋娘在。

    狗蛋娘说:“姑爷,别怪春花,这孩子心气高,好不容易出了头,哪能往回走哩。”

    陈北叹了口气,打开煤球炉的炉门,淘米准备做米汤喂孩子,毛蛋依然哭饿不停,狗蛋娘打开尿布一看,原來拉了一屁股的屎都干掉了,怪不得孩子不舒服。

    烧水做饭给孩子擦屁股洗尿布,陈北忙的团团装,幸亏有狗蛋娘帮忙指点,不然以他大少爷的作派,早就抓瞎了。

    一直忙到晚上才稍微消停,马春花也处理完了工地上的事情,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家了,陈北道:“你还知道回來啊。”

    马春花大度的一笑:“你这话说的像个娘们。”

    陈北道:“对,我是像个娘们,可这都是被你逼得,你比爷们还爷们,你心里只有厂子,只有事业,你尽到一个妻子和母亲的义务了么,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倒是像个爷们了,我告诉你,牝鸡司晨,不是好事。”

    马春花道:“你这是歧视妇女,封建思想作怪。”

    眼瞅两个人又要吵起來,狗蛋娘收拾了一个小包袱从草棚里走出來,马春花忙道:“大娘,你上哪儿去。”

    狗蛋娘说:“你们天天吵,大娘我受不了,回家清静清静去。”

    马春花慌了,她知道单靠陈北是养活不了孩子的,离了狗蛋娘,这个家就完了,赶紧苦劝:“大娘,俺们不吵了就是。”

    陈北也跟着劝:“不吵了,您老千万别走。”

    狗蛋娘才舍不得走,就是吓唬吓唬他俩而已,计谋得逞,也就顺势留下了。

    一家人蹲在草棚里吃饭,稀饭窝头就咸菜,正吃着,外面有人招呼:“马书记是住在这里么。”

    马春花端着碗一撩门帘子,外面站的竟然是杨树根。

    杨树根穿着蓝布中山装,裤腿高高卷起,皮鞋上都是烂泥,手里提着果盒子,一脸谦恭歉意的笑容。

    马春花沒有任何犹豫,抬手就要将饭碗扣到杨树根脸上,却被陈北一把抓住。

    “你來干什么。”陈北冷冷问道。

    “我是來道歉的,上次的事情,不是我故意报告的,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无意中讲给别人听,被有心人利用了,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我该打。”杨树根说着,竟然啪啪给自己來了两个大嘴巴。

    上回陈北因为反革命言论攻击苏联领袖的事情而被捕,杨树根窃喜了一段时间,当然心里也微微内疚,因为陈北向來待自己亲如兄弟,后來翻案,地区公安处一帮领导全被撤职查办,杨树根才害怕起來,与实力雄厚的陈家相比,自己就像是蚍蜉撼大树,只能徒劳行一些小人之事而已,伤不到对方的根基。

    所以他为了修补关系,不惜厚着脸皮前來赔礼道歉,这些赔罪的话,他已经练了很久,表情也做的很到位,涕泪横流,痛不欲生,果然骗过了陈北和马春花。

    “既然不是你告的密,那我也不怨你,反正事情过去了,你吃了么,一起吃吧。”陈北很大度的说道。

    马春花冷哼一声,但也不表示反对。

    杨树根道:“这些日子以來,我吃不下睡不着,天天做噩梦,如果不能当面说声对不起,我死都不瞑目,既然你们能原谅我,我也就放心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他放下果盒子转身离去,步履比來的时候轻快多了。

    草棚里恢复了安静,马春花抱着孩子唱儿歌:“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烙馍馍,卷砂糖,媳妇媳妇你先尝……”

    陈北冷哼一声,拿出淮江大曲來,倒了一杯滋溜干了。

    马春花道:“厂里有几个女同志也生了孩子,他们给孩子取得名字很有意思,男孩叫大林、保尔、伊凡什么的,女娃叫丽娜、尼娅,又洋气又好听,毛蛋也起个苏式名字算了。”

    陈北把酒杯往地上一砸,顿时碎玉飞花。

    “不行,我的儿子绝不许起那种不伦不类的名字。”

    马春花也不生气:“好了好了,不起就不起,咱就以厂子为名吧,机械厂的新厂名是周总理给起的,晨光象征朝气蓬勃,毛蛋就叫陈光吧。”

    这回陈北沒有再反对,反复嘀咕道:“晨光,陈光,嗯,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