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三章 帮助
    省城,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刘存仁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走廊里站满了老刘家的亲戚朋友同事,有报社的,省政府的,省军区的,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着,时不时叹口气。

    解放后,刘存仁又回到报社干起老本行,当起校对员,不过级别上去了,是副总编级的校对,报社里人人都羡慕他,谁让他养了几个有出息的儿女呢,大女儿在中央上班,大儿子在部队当首长,小女儿在省委,女婿在报社,都是有身份的人,老人家正是该享福的时候,却摊上要命的绝症,真是令人叹息。

    陈子锟陪刘婷乘专机从北京赶來,当他出现走廊里,人群立刻安静下來,这种特殊时刻,大家不敢喧哗,只是以注目礼投向这位昔日江东的主宰者。

    陈子锟向众人点点头,带着刘婷进了病房,老人还在昏迷之中,小女儿和女婿在旁照料,低声告诉大姐夫父亲患的是肺癌晚期,沒得治。

    正说着,忽然刘媖喊道:“爹醒了。”

    大家急忙围上去,刘存仁摆摆手,指指陈子锟。

    陈子锟上前握住老人的手,低声道:“岳父,有什么要交代的。”

    一声岳父喊得刘存仁欣慰无比,大女儿跟了陈子锟这么多年,沒有一个名份,向來自己走后,刘婷能正式进入陈家。

    “照顾好刘家的人。”刘存仁说出这句话,就咳嗽起來,刘婷帮父亲轻轻敲背,稍见好转,刘存仁喘息着问:“小勇他们呢。”

    “正在路上。”刘媖答道,同时给丈夫使了个眼色。

    张广吟会意,立刻出门直奔邮电局,排队打长途电话到北泰军分区,询问大哥有沒出发。

    这个电话可不好打,因为部队用的是军话,和民用电话不一条线,转接很麻烦,足足耗时半个钟头才接上那边的值班室,值班人员告诉张广吟,中央首长刚视察结束,刘副司令已经赶往火车站。

    中央首长走马观花的在江北视察一圈,耽误刘骁勇沒能及时回省城,因为他毕竟还沒转业,还是一名军人,等首长走了之后,他才带着妻儿,拖着行李上了火车,归心似箭,心急如焚,只恨火车走的太慢。

    等刘骁勇一家人來到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病房内外哭声一片,刘存仁已经去世了,临终前也沒能见到儿孙一眼。

    刘骁勇看了父亲的遗容,沒哭,他是见惯了生死的沙场硬汉,再说父亲是癌症,晚期很痛苦,走了也是一种解脱,他只是遗憾沒能让老人临走前看一眼孙子。

    葬礼很隆重,因为刘媖在省委工作,所以郑泽如也來慰问了一下,刘家所在的那条街上,摆了半条街的花圈,可谓极尽哀荣。

    陈子锟在省城小住几日,利用余威将老刘家的几个女婿、孙子都给安排到国家单位吃了皇粮,也算对得起刘存仁临终前的嘱托了。

    七日后,陈子锟返京,临行前他找大女儿陈嫣谈话,建议女儿去国外留学。

    “是去苏联么。”陈嫣很兴奋,她从哈佛医学院毕业后,一直醉心钻研医术,年年轻轻就是医学硕士,省医学院的副教授了。

    “不,是去美国,先去香港,再想办法赴美留学。”陈子锟道。

    陈嫣沉默了一会:“别人都千方百计从美国回來报效祖国,您却要把我送到大洋彼岸,这是为什么。”

    陈子锟道:“爸爸是为你好。”

    陈嫣道:“我不去,香港也不去,我的病人需要我,组织需要我,爸爸,我现在是一名党员,正是祖国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走啊。”

    陈子锟看着女儿,觉得天真烂漫的女儿长大了,变得有些陌生,其实女儿确实长大了,嫣儿都三十一岁了,已经有自己的主见了。

    “好吧,就当爸爸沒有说过。”陈子锟只得结束这次对话。

    ……

    转眼又是一年,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江东省委书记郑泽如召开座谈会,邀请民革、民盟、民建、农工四个民主党派的负责人进行动员,发动他们多提意见,帮助我党整风。

    “现在党内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已经到了非整顿不可的地步了,发动民主党派向**提意见,这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是加强党的建设的正常步骤,希望大家不要有什么顾虑,主席说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要健康发展,就需要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向党表达不满和批评建议,大鸣大放嘛。”

    郑书记的话并沒有激起热烈反应,大家只是照例鼓掌而已。

    会后两天,各民主党派沒有什么动作,私下里林文龙和阮铭川、龚梓君等老朋友聊天的之后问他们有什么想法,龚梓君身为江东省财政厅副厅长,民革常委,也是有身份的人,他侃侃而谈道:“解放后,批胡适,批俞平伯,批武训传,批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不断,哪次不是针对知识分子,我看还是等等再看吧。”

    阮铭川道:“老龚你这话就落后了,总理去年就说过,知识分子也算工人阶级一员,我看这次整风运动是认真的,党需要我们提意见,这是高风亮节的表现,是胸襟开阔的表现,是人格伟大的表现,你们发表意见,我给你们上报纸。”

    林文龙和龚梓君都笑了:“阮总编果然有魄力。”

    阮铭川道:“北洋时期,我在北京跟邵飘萍办报,说骂谁就骂谁,什么曹锟吴佩孚,一个个不骂的狗血喷头,跟三孙子似的,民国时期我在重庆办报,骂孔祥熙,骂宋子文,骂四大家族,军统特务扬言要暗杀我,我眉头都不皱一下,现在**虚怀若谷,主动开展自我批评,难道我反而不敢发。”

    次日,省委统战部分管党派工作的副部长白凉约见民盟副主席林文龙,很热情的和他握手,道:“林教授,请坐,我给你泡茶,抽烟么,我这里有中华。”

    林文龙笑道:“白部长找我來一定不是为了喝茶抽烟的,有什么话咱们开门见山的说吧。”

    白部长爽朗大笑:“林教授果然是爽快人,我这次请你來是请你帮忙的。”

    林文龙道:“我就是一教书的,哪能帮得了您啊。”

    白部长又是一阵大笑:“咱们是老相识了,就不开玩笑了,昨天郑书记又批评了我一顿,说我的工作不到位,沒有发动起民主党派來帮助我们党整风,其实我是明白其中道理的,民主党派还有顾虑,可以理解嘛。”

    林文龙道:“知识分子就是有些小资产阶级思想,瞻前顾后的,一贯如此。”

    白部长道:“所以才把你请來,商量如何发动民主党派,民盟盟员都是知识分子中的代表人士,如果能发动起來就能带动其他知识分子解除顾虑,要让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告诉他们现在不是言者无罪的问題,而是言者有功。”

    林文龙不由得坐直了身躯,表情严肃起來。

    白部长抽着烟,在屋里來回踱着步子,“林教授,你是我党多年的老朋友了,也是党信得过的民主党派领袖,这项政治任务我就托付给你了,一定要完成好。”

    林文龙道:“白部长,我明白了,回去之后我就召开大会进行动员,让盟员们先动起來。”

    江东民盟实际上是林文龙在负责,他回去后立即召开会议,传达了统战部领导的指示,盟员们都很兴奋,对于政府机关的一些官僚作风和某些干部的工作方法,工作态度和群众关系很有意见,既然上面再三发话做出保证,那他们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陈南是江大研究生,也是民盟成员,此次会议他也参加了,会后找到舅舅林文龙说:“我对当前的教育体制有意见,可以提么。”

    林文龙一直很欣赏这个外甥,当即道:“当然可以,一切有利于国家的都可以提。”

    陈南道:“我觉得大学里就不该设党委,更不应该让党委领导大学,大学是教育培养知识分子的地方,是学术研究的地方,就不应该有政治色彩。”

    林文龙沒说话,外甥的话说出自己的心声。

    “舅舅,这个建议不妥么。”陈南有些不安。

    “这个建议很好,舅舅和你联名发出。”林文龙道。

    民盟的动员做得很好,各种意见建议雪片般发出,有的还刊登到了报纸上,有了民盟的带头,其他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也纷纷发出批评意见,一时间形成大鸣大放的喜人局面。

    老朋友们再次会面,心情和上次截然不同,阮铭川说:“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好,好,实在是太好了。”

    龚梓君也说:“本來很多人以为**只能打天下,不能守天下,看來这个说法是很错误,很幼稚的,我看**不但能守住天下,还能把新中国建设的很好哩,光是这种容得下尖锐批评的态度,就比国民党强一百倍都不止。”

    林文龙更是兴奋道:“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