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四章 小集团
    初夏时节,林文龙來到江大中文系自己的办公室,和同事们道声早安,坐下泡上一杯醇香的龙井茶,顺手拿起报纸,这是校工刚送來的《人民日报,》

    今天的头版社论題为“这是为什么。”一行字触目惊心“要警惕一小撮右派分子在帮助**整风的名义之下,企图趁机把**和工人阶级打翻,把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打翻。”

    林文龙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继续读下去,心中五味杂陈,怎么会这样呢,不过文章最后的话让他又感到一丝温暖“党依然要进行整风,要倾听党内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

    “我的建言,应该算是善意的吧。”林文龙安慰自己,却又忐忑不安,匆忙收拾东西出去,和同事交代了一声,直接跑去报社找阮铭川,阮铭川告诉他,中央还发了个指示,題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情况很不明朗。

    两人合计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领,搞不清楚中央什么意思。

    过了一周,人民日报又刊登了一篇社论《文汇报一个时期的资产阶级动向》,直指文汇报和光明日报,而这两家报纸的当家人一个是民盟副主席,农工党主席章伯钧,一个是民盟副主席罗隆基,都是民主党派的领军人物。

    林文龙如同掉进冰窖,浑身发冷,坚持看完,拿出烟盒來想抽一支烟,却哆嗦着擦不着火柴,有人敲门,他想说声进來,可是嗓子却发不出声音了。

    进來的陈南,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问舅舅:“林教授,今天的报纸你看了么。”

    林文龙道:“看了的,你不用杞人忧天,我们是响应统战部的号召,是善意的意见和建议。”

    陈南道:“我觉得也是,党是能辨得出忠奸善恶的。”

    忽然房门被推來,一群学生和校工横眉冷目,为首的年轻老师道:“正好陈南也在,你俩跟我们去礼堂接受批斗。”

    林文龙刚要辩解,被两位工友拧住了胳膊,不去也得去。

    江东大学礼堂能容纳数百人,台前挂着横幅“坚决批判反党反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林文龙和陈南面面相觑,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右派分子。

    一个戴眼镜的女教师拿着报纸慷慨激昂的念着:“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他们出土,才便于锄掉。”

    林文龙和陈南的罪名是相同的,阴谋篡夺党在高校的领导权,散布反党言论,煽动群众反对社会主义,宣扬资本主义制度,要求用资产阶级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代替社会主义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

    一同被批判的还有十余名教授,无一例外都是民主党派人士,有人只是抱怨工资低,就被扣上对社会主义制度不满的帽子,有人只是对学院领导的工作方式提出意见,就被告知,反对党员就是反对党,就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面对数百名愤怒的群众,这些教授无不战战兢兢,有人企图辩解,声音早被淹沒在群众的怒吼声中。

    一直批判了两个小时,批斗大会才结束,陈南对林文龙说:“真是冤枉透顶,我要去找省委郑书记鸣冤。”

    林文龙道:“还是先看看情况吧,兴许批斗完就算了。”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

    北京,西长安街陈公馆,陈子锟看完今天的报纸,掩卷沉思,刘婷端着茶杯过來道:“听说交通部召开大会批斗章伯钧了。”

    陈子锟道:“章伯钧和罗隆基自不量力,活该被批斗,他们竟然要和**轮流坐天下,这不是造反么。”

    刘婷道:“知识分子阶层希望执政者能够兑现当年的承诺而已,结束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后,走民主宪政的道路。”

    “荒谬。”陈子锟道,“人家**革命几十年,死了几十上百万人,难道打下來天下拱手让给这帮读书人的,当年我打下江东之后,谁敢让我让位,我一样找由头定他的罪,不让他舒坦。”

    刘婷道:“可是……”

    陈子锟道:“你不用说,你要说什么我知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需要联合民主党派,一同对付蒋介石国民党,说些他们爱听的也是形势需要,那些能信么,谁信谁傻逼,依我看他们被批判是咎由自取,活该。”

    刘婷赶紧递上茶杯:“消消气,不要激动。”

    陈子锟道:“我不激动,我只是有感而发,那些活该倒霉的傻逼里,何尝沒有我一个。”

    刘婷道:“当年大家是都真心相信的,就好象结婚时候的誓言,海誓山盟难道不是发自内心,过了几年感情不和要离婚,也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陈子锟道:“民革发起的鸣放,我称病沒有参加,我只是担心家里,文龙和小南对政治很热心,不是好事,小北和春花,还有嫣儿倒不用担心。”

    刘婷道:“我也不放心,还是回去看看吧,给他们提个醒不要乱说话,如果已经惹了祸,总要有人收拾才是。”

    陈子锟道:“你尽快回去,有事打长途电话给我。”

    ……

    林文龙被免除了系主任的职务,停止授课,随时听候处理,他心神不定,來到淮江日报社想找阮铭川打听事情,到了门口被门卫拦下。

    “同志,你找谁。”淮江日报是党报,进门需要登记。

    “哦,我找阮社长。”

    门卫嘴角浮起鄙夷的笑容:“你说阮铭川这个右派头子啊,你來错地方啊,他不在社里,押在公安局。”

    林文龙大惊:“怎么回事,阮社长怎么被捕了。”

    门卫道:“他已经不是社长了,被上面撤职查办,因为猖狂攻击党和国家被依法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对了,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

    林文龙吓坏了,哪敢报出自己的单位和姓名,失魂落魄的离去,门卫望着他的背影冷笑:“哼,蛇鼠一窝,一看就知道是个右派份子。”

    公共汽车上,林文龙惊魂未定,心脏砰砰乱跳,就听到背后两个人在议论。

    “你们单位最近开批斗会了么。”

    “开了,把龚梓君这个右派揪了出來,狠狠地批判了一顿。”

    “一顿哪够啊,要我说,就该天天斗,月月批,把这些资产阶级余孽狠狠打倒,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就是,居然想推翻**的领导,简直太嚣张了。”

    沒到站林文龙就下车了,他想不通,为什么响应号召提意见的都被打成了右派,他要去找统战部白副部长要个说法。

    结果自然是连省委大门都沒进去。

    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的办公室里,坐着统战部的白凉和公安厅的徐庭戈,桌上放着本省极右分子的名单。

    不出意外,名单上都是江东各民主党派的领军人物,有民盟的林龙文,民建的龚梓君,还有无党派民主人士阮铭川,最出乎意料的是还有一个江大的学生,陈南。

    白凉道:“我省右派云集的重灾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江东大学,一个是淮江日报社,很是出了几个极右分子,其中又以江大的林文龙陈南小集团最为丧心病狂,居然阴谋篡夺党在高校的领导权,而他们的反党言论都得到了报社阮铭川的支持,这些言论居然发表在党派上,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

    徐庭戈接口道:“阮铭川的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我们去抓捕他的时候,他口出狂言,疯狂攻击党和政府,我建议对他进行劳动改造,判个十年八年的再说。”

    郑泽如指着陈南的名字道:“这个人我知道,是陈子锟的二儿子,还是个学生,他怎么也成了极右分子。”

    徐庭戈道:“郑书记,陈南这个人不是学生,而是报社脱产学习的干部,他和林文龙沆瀣一气,组成以家庭为纽带的反革命小集团,罪行昭彰,在教育部已经挂了号的,再联系到阮铭川的所作所为,我怀疑他们有一个幕后总后台。”

    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停下不说。

    郑泽如道:“你接着说。”

    徐庭戈道:“就是前江东省长,陈子锟,阮铭川、龚梓君是他的老部下,林文龙是他的小舅子,陈南是他的儿子,每一个极右分子都和他有联系,这难道是巧合。”

    白凉干咳一声道:“我同意徐厅长的看法,这里面很值得深挖,搞不好能挖出一个庞大的反革命集团。”

    部下们的心思,第一书记郑泽如是可以理解的,那就是急于立功,但他们考虑的还不周全,陈子锟是中央管辖的人,即便是打成右派也是中央的事情,江东省无权过问,否则有越俎代庖之嫌。

    这些右派分子都是陈子锟的旧部和家属,并不奇怪,陈子锟统治江东二十余年,政治经济学术方面的知识分子哪个不是他的部下,如果这些人的罪过都算在陈子锟身上,未免冤枉。

    名单上的阮铭川和龚梓君,严办就是,但林文龙和陈南是陈子锟的家人,尤其陈南是陈子锟的儿子,郑泽如认识这个年轻人,印象还不错,有心想保他,但江大是隶属于教育部的高校,这回怕是想保也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郑泽如在文件上签了字,给这些人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名彻底定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