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五章 下放
    郑泽如大笔一挥,许多人被打成了右派,原來只是单位自查的右派,现在变成真正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右派,妥妥的戴上了帽子。

    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些情面,将陈南的极右分子的大帽子减轻了一些,划成一般右派分子,而别人就沒那么幸运了,龚梓君被免去财政厅长的职务,发去江北盐湖劳改农场改造;阮铭川也被开除公职,在家听候处理,随叫随到;林文龙被民盟开会撤销副主席职务,发配到江大茶炉房烧锅炉去了。

    陈南的情况比较复杂,他是带职学习的报社干部,出了这种事情,报社不会留他,江大也不会留他,经组织决定,将他下放到江北第一中学去工作,右派分子当然是沒资格教育无产阶级接班人的,分配到图书室当个管理员吧。

    组织决定下达之后,陈南很委屈,他至今搞不懂为什么风向突然就变了,自己也从天之骄子跌落凡尘,学校里的老师同学看自己的眼光都不对劲,带着鄙夷和仇视,就连自己的女朋友也提出了分手。

    陈南的女朋友是江东大学中文系的团支部书记,很漂亮的一个姑娘,两人刚确立恋爱关系沒有多久,陈南就被打成了右派,女朋友一直沒露面,委托同事送來一封分手信,要和陈南划清界线。

    工作沒了,学业沒了,爱情也沒了,还被打成了右派,陈南遭受多重打击,苦不堪言,可又无人倾诉,父母在北京,大姐醉心医学研究,大哥在北泰工厂里上班,小妹年纪还小,家里有夏姨,林姨,光舅舅的事情就够让她们头疼的了,不忍心再添乱,所以陈南的苦闷只能自己一个人咽下。

    他尝试着去找组织辩解,可是求告无门,他现在不是陈省长的儿子,而是右派分子,所有的大门都对他关闭。

    陈南一夜白头,背起简单的行囊,下放北泰。

    北泰这个地名是陈子锟取的,现在已经渐渐淡化,因为是江北地委和行署所在地,所以通称江北,一些单位的名称也做了相应改变,比如原先的国立北泰高级中学,现在叫江北第一中学。

    这是陈南的下放单位,身为右派是不能教课的,根据上级指示,他被安排在图书室当管理员,中学的图书室与大学图书馆不能相提并论,一共就几千本书,每日里也沒几个人來借书,所以工作清闲的很。

    学校里的教职员工对这位省城來的右派都另眼看待,沒人和他聊天说话交朋友,就连中午在食堂吃饭,别人也都躲着他。

    陈南从沒体验过这种屈辱之感,时时刻刻如芒在背,他甚至觉得连中学生们都在自己背后指指戳戳的,他真想大声呐喊,我不是右派,但那样做的结果只能让别人更加鄙视自己。

    深深低下头,端着饭盒向前走,前面座位上一个敦实汉子伸出脚來绊了他一下,陈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饭盒里的稀饭都洒了,邻座几个女同事的裤脚鞋子被弄湿,陈南的眼镜也摔坏了。

    “对不起,对不起。”陈南忙不迭的道歉。

    那几个女同事沒说话,如同躲避瘟疫一样端起饭盒茶缸子走了。

    陈南捡起眼镜戴在脸上,转头看那个伸腿绊自己的人,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蓝色劳动布工作服,一脸横肉,袖子卷起露出黑粗的汗毛,不是善茬。

    “你这个同志为什么绊我。”陈南质问道。

    汉子瞪了他一眼:“谁和你是同志,你这个右派分子,你哪只眼看见我绊你的,有谁作证。”

    陈南回头看看那几个女老师,她们都装沒看见,远远的低头吃饭。

    汉子拿起肉包子狠狠咬了一口,丢下一句骂:“**的右派,还敢血口喷人,明天就开会斗你。”说罢扬长而去。

    陈南气的浑身发抖,却又无计可施,自己是右派,而对方分明是工人阶级,政治地位有差距,这个道理沒处讲去。

    食堂勤杂工走过來悄声说:“别惹那个人,他叫聂文富,是咱学校的茶炉工,狠着呢。”

    陈南点点头:“谢谢你。”

    中午饭沒吃上,陈南也一点不觉得饿,先用胶布粘好眼镜腿,回图书室继续写申诉信,写好之后装进信封,写上省委郑泽如同志亲启,贴上邮票,锁上图书室,前往邮局。

    将信投入邮筒,仿佛投下一颗希望的种子,陈南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些,坐上公共汽车回学校,车上有两个中年妇女在聊天,一人说她邻居的儿媳妇生了个女儿是残疾,脚掌外翻,将來肯定是瘸子。

    “啧啧,真可惜,咋不一生下來就丢尿盆里淹死呢,反正是个赔钱货。”另一人叹息道。

    陈南插嘴道:“脚掌外翻是可以矫正的,我小时候不但脚掌外翻,听力也很差,后來经过针灸也痊愈了,要相信医学。”

    两个妇女白了他一眼,不搭茬。

    但坐在前排的一个女人却回头深深看了陈南一眼。

    到站后,陈南下了车,忽听身后有人喊:“这位老师。”

    一回头,不认识,是个陌生妇人,约莫五十多岁,面貌端庄,衣着朴素但很整洁。

    “您叫我。”陈南道。

    “您是第一中学的老师吧,我儿子就在一中读书。”妇人搭讪道,口音带一些南方味道,沒來由的让陈南觉得一丝亲切。

    “是啊,我刚调來的。”

    “老师您贵姓啊。”

    “免贵,我姓陈。”

    “看您的样子,今年有二十七岁了吧。”

    陈南有些纳闷,这位阿姨猜的真准,自己是1930年生,周岁正是二十七。

    “是啊,您有事。”

    “沒事,随便聊聊,您教什么课程。”

    “我在图书室。”

    “是这样,我刚才在车上听您说,小时候曾经得过病,脚掌外翻和耳朵的问題,正巧我有一个亲戚小时候发烧,耳朵聋了,想打听有什么好的医生。”

    两人边走边聊,直到学校门口陈南才说声再见,径直进了单位,那妇人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十分复杂,喃喃道:“难道真的是他。”

    ……省城,淮江日报社,这里是右派泛滥的重灾区,社长阮铭川被打倒之后,省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亲自兼任社长一职,并且给社里定了个指标,必须揪出残余右派,人数定为全体职工的百分之五。

    各部门开始自查,编辑们互相揭发检举,但怎么都凑不够百分之五,还差那么几个人。

    张广吟所在的第四编辑室也在开会揭发右派,不过大家平时关系都不错,谁也不好意思开口,就这样干坐着,因为中午吃了半个大西瓜,张广吟实在憋不住要上厕所,飞快跑到走廊尽头的厕所小便之后回來,编辑室的右派已经确定了人选,就是他。

    晚上,张广吟步履沉重的回到家,告诉妻子刘媖,自己也成右派了。

    “这不胡來么,怎么随便把人打成右派,我找他们说理去。”刘媖当即就要出门,被张广吟死死拉住。

    “千万不能去,不然连你都得连累,咱家一个右派就够了,两人都右派,这日子就沒法过了。”张广吟是很谨小慎微的一个人,遇事忍气吞声惯了。

    刘媖道:“好,我不给你惹麻烦,我去找大姐,这总行了吧。”

    张广吟道:“大姐回來了。”

    刘媖道:“今天中午刚到,小南被打成右派下放江北,她这个当母亲的能不着急么。”

    张广吟道:“大姐接触的高层人士多,兴许能帮上忙,咱俩一起去。”

    两人这就去了枫林路陈家,不过刘婷不在家,据说是去了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家。

    “那咱们等一会吧。”刘媖两口子不敢去郑书记家打扰,就在陈家等待。

    刘婷风尘仆仆赶到省城,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热爱政治的儿子小南被打成了右派,而且是罪证确凿,上面钦点的大右派。

    反右运动风起云涌,轰轰烈烈,就算陈子锟亲自出面,怕也无济于事,唯一能帮上忙的只有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他是江东省的一把手,给几个右派摘帽子还不算难事。

    刘婷和郑泽如是多年的老相识了,早在北洋时期,郑泽如潜入江东发展地下党,麦平和刘婷两个在校生就是积极分子,刘婷更是奉命打入敌人内部,收集军阀陈子锟的情报,只不过后來因为意志不坚反而被陈子锟俘虏,做了人家的情人,和组织的关系也就中断了,直到解放战争时期才恢复。

    除却这一层关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件事已经在刘婷心底隐藏多年,终于到了揭开谜底的时候。

    但郑泽如却不愿意见她。

    小洋楼门口,第一书记的爱人潘欣饱含歉意道:“真是不巧,郑书记去外地调研反右工作,不在家里。”

    刘婷道:“我下午去省委,他还在开会,怎么这会儿就去外地了。”

    潘欣道:“开完会去的,最近工作太忙,你也知道,事无巨细都要他这个书记操心。”

    刘婷多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知道郑泽如不愿意见自己,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信封递过去:“请转交郑书记,务必让他看到。”

    潘欣道:“好的,我一定转交。”

    二楼窗口,郑泽如掀开窗帘一条缝隙,看刘婷黯然离去,心中略有歉意,但一回头看到桌上摆着的陈南的申诉信,心中又充满了不耐烦,这个年轻人实在是不知好歹,组织上已经对他宽大处理了,还不断写信申诉,仿佛冤枉了他似的。

    潘欣上楼,轻声道:“她走了,留下一封信。”

    郑泽如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看见了,潘欣不敢打扰丈夫的思路,留下信封,轻轻掩上门出去了。

    第一书记到背着手,在屋里來回踱着步子,终于做出决定,把陈北的申诉信信转给陈南现在的单位,江北第一中学,让一中的教职员工们好好帮助陈南反省。

    至于刘婷送來的那封信,他根本就沒打开看,直接丢进了纸篓。

    ……江北第一中学有自己的浴室,一三五男职工洗澡,二四六轮到女职工,也可以带家属一起來,到了晚上,还面向住校学生开放。

    星期二的傍晚,一群住校女生抱着脸盆拿着毛巾和香胰子,一路叽叽喳喳來洗澡,九月份刚开学沒多久,正是秋老虎肆虐的季节,女生们穿着单薄的衣服,显出青春诱人的曲线來,锅炉工聂文富刚把水烧开,蹲在门口叼着一支烟看女生们经过,喉头一阵蠕动,他在吞咽涎水。

    女生们进了澡堂子,脱了衣服抱着盆,各自寻找淋浴头冲起來,互相打量着身材,彼此开着玩笑,浴室里充满欢声笑语和热腾腾的蒸汽。

    忽然,一个女生不经意看到墙上的通风口处有一双淫邪的眼睛正贪婪的盯着她们。

    一声凄厉的惊叫,脸盆咣当落地。

    女生们大喊:“抓流氓,快抓流氓。”

    附近的教职员工听到声音,迅速赶过來抓流氓。

    陈南正心事重重的走在校园中,想着郑书记的回信也该到了,忽然背后一股大力传來,他被踢了个嘴啃泥趴在地上。

    锅炉工聂文富威风凛凛,一只脚踩在陈南背上,大声嚷嚷道:“流氓抓到了,就是这个臭右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