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九章 雾茫茫的世界
    谈话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校长站起來伸出手:“小陈,那我就不送你了。”

    陈南和校长握握手,沒说别的,转身离去。

    看他落寞背影远去,校长深深叹了口气。

    陈南的行李还放在学校宿舍,回到宿舍门口,只见自己的被褥脸盆衣物鞋子还有一大摞书籍都堆在门口,屋门已经上锁。

    宿舍楼门前人來人往,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陈南,让他觉得如芒在背,恨不得离开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行李太多拿不完,只能拿了几本重要的书籍放进包里,匆匆出了学校,回到高土坡哥嫂家里。

    到家的时候,陈北和马春花已经上班去了,只有刘婷一个人在。

    陈南道:“妈,不是说今天去见她的么,现在就去吧。”

    刘婷很欣慰,儿子终于愿意见亲生母亲了,她并未注意到陈南的眼神与往日有些不同。

    两人出门,正遇到红玉來迎,于是三人一起乘坐公共汽车去红玉家,一路上陈南默不作声,刘婷和红玉沒话找话,也颇多尴尬。

    到了地方一看,红玉居住环境还不错,一栋两层小楼,窗明几净,院子里摆着十几盆鲜花,打扫的一尘不染,屋里摆设简单朴素,但该有的都有,收音机、自行车这些只有高级干部家庭才能拥有的东西,红玉家一样不落。

    招呼刘婷母子落座,红玉忙着倒茶递水削苹果,殷勤的不得了,时不时看陈南一眼,目光中带着慈母的温馨,但陈南始终躲避着生母的眼睛,不和她有眼神上的交流。

    谈到当初抛弃儿子的经过,红玉的眼圈红了,拿着手帕不时擦拭泪水,将当年之事娓娓道來,最终感慨道:“菩萨保佑,孩子遇到贵人,不但活了下來,还这么有出息。”

    刘婷也跟着一番唏嘘,陈南依然一言不发,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嫂,这些年你们母子是怎么过的。”刘婷看到墙上的合影,年轻的郑泽如正向自己微笑,不由得问起。

    红玉道:“这年头陈世美遍地都是,他抛弃我们娘俩,我们还是得活下去啊,好在他还算有点良心,每月都寄钱來,日子过得还行。”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红玉说我已经买好了菜,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刘婷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红玉很高兴,道:“孩子,今天让你尝尝娘的手艺,红烧狮子头。”

    陈南道:“我不舒服,想回去了。”

    刘婷责怪道:“小南,你怎么这样。”

    陈南扭转脸,呆呆望着外面。

    红玉赶忙劝道:“沒事沒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自始至终,陈南也沒有喊红玉一声妈。

    今天阳光明媚,外面车水马龙,陈南和刘婷慢慢走远了,红玉依然站在门口望着他们,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是悲是喜。

    回去的路上,陈南沒坐公共汽车,而是一路步行,昔日的博爱大道已经改名为中山路,路两旁梧桐树遮天蔽日,树影婆娑。

    “妈,郑……郑书记他知道么。”陈南终于打破沉默。

    刘婷道:“我给他留了信,现在他肯定是知道的。”

    停了一会儿,陈南道:“今天学校通知我,下放到南泰去。”

    刘婷一惊,县里生活极为艰苦,电灯自來水都沒有,吃水都成困难,儿子从小锦衣玉食,怎能受得了这种折腾。

    “你先别去,我会找你父亲想办法的。”刘婷道。

    陈南苦笑一声:“我本不该來到这个世上,从小就给爸爸添麻烦,长大了也不消停,妈,你当初就不该收养我。”

    刘婷怔了一下,道:“小南,你是爸爸妈妈的好儿子,沒有父母会嫌子女添麻烦的,你最近经历的事情多了些,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比较好,不行妈带你去北京,换个环境也好。”

    陈南淡淡道:“再说吧。”

    ……

    省委,郑泽如坐在办公桌前已经一个小时沒动了,桌前摆着那张泛黄的纸,此时他已经基本确认,陈南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长子。

    对于这个儿子,郑泽如是始终心怀愧疚的,但他却从不后悔,因为在那个白色恐怖的历史时期,革命者朝不保夕,随时会被国民党反动当局逮捕甚至处决,又怎能确保一个有残疾的婴儿健康成长。

    幸运的是,这孩子被陈子锟收养,让他过上了远超一般人的幸福生活,甚至连残疾都医治好了。

    父子相认,本是人生一大喜事,但造化弄人,陈南卷入政治漩涡,被自己亲手打成右派,而且他的养父陈子锟身为民革高层,也许是下一步被打倒的人,在这种时候和陈家牵扯上关系,对郑泽如的政治前途是很不利的。

    沉思良久,郑泽如拿出一盒火柴,擦着了,点燃这张泛黄的纸,盯着它慢慢卷曲,燃烧,变成灰烬。

    按响电铃,秘书进來听候差遣。

    郑泽如道:“省里对右派分子的处理要及时跟进,了解他们的改造及工作,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秘书道:“我这去了解一下。”

    郑泽如点点头,继续伏案工作,秘书悄然退下,轻轻带上了门,出去直接打了几个长途电话分别到盐湖农场和江北地区教育局,了解右派分子的改造,其中尤其对陈南的情况格外关注。

    做秘书的都是极有眼色的,郑书记突然关心右派分子的改造,肯定和不久前关于陈南的检举信有关,考虑到领导和陈家的关系,估计是以保为主。

    他心里这么一想,语气中不由自主就带了出來,对方也是善于领会领导意图的人精,焉能听不出來,说教育局本來打算让陈南下放到南泰去,不过具体也要看他近期表现。

    秘书回报郑书记。

    郑泽如陷入沉思,秘书不敢打扰,也不敢出去,只好站在原地,跟郑书记这么久,他从沒见过领导如此长时间的思考一件事。

    “下放改造很好,但县城的环境不免过于优越,我建议把陈南下放到比较艰苦的地方,比如苦水井或者大青山里的一些小山村,这样才有意义嘛。”

    秘书有些不解,不过看到郑书记熠熠生辉的双眼,忽然明白了,领导是在真心为陈南好,只有置于死地才能后生,只有经过艰苦的改造,才能脱胎换骨,才能摘掉帽子。

    秘书走后,郑泽如來到窗前点燃一支烟,天边一道惨白的闪电滚过,隔了几秒钟,一连串闷雷响起,雨淅淅沥沥下了起來。

    “你是我郑泽如的儿子,就要有一颗坚韧的心,就要有承受暴风骤雨的能力。”第一书记按灭烟蒂,自言自语道。

    ……

    高土坡,一家人正在吃饭,对于弟弟的下放问題,陈北两口子的态度截然相反,陈北强烈反对把弟弟下放到县里去,而马春花却说县城比农村的条件好多了,吃点苦对成长有利。

    陈北将酒杯重重一放,瞪着通红的眼睛道:“臭娘们,你懂个屁,若是组织委派去乡下锻炼,那是对成长有利,可是这算什么,是发配,是左迁,是流放,小南已经这么惨了,还要把他弄到乡下去受罪,这不是整人么。”

    马春花虽然是政工干部,但论讲道理却不是陈北的对手,孩子慢慢长大,她的火爆脾气也改善了许多,不和丈夫争论,抱着孩子到一边去了。

    但刘婷却能看出,马春花不是吵不过陈北,而是让着他,便劝道:“小北也少说两句吧。”

    陈北一仰头又干了一杯,道:“反正别想把我弟弟发配到乡下去。”

    忽然传來敲门声,马春花过去开门,外面站了两个穿中山装的干部,拿出工作证自我介绍说是地区教育局的,要送陈北下乡。

    他们身后停了一辆嘎斯吉普车。

    马春花将二人领进來,说教育局的同志要送陈南下乡。

    陈北一听就爆了,摔了筷子道:“还追到家里來了,我倒要问问是哪个做的决定,下放我弟弟到县城。”

    教育局干部鄙夷的笑笑,道:“首先纠正你一个错误,陈南下放地点不是南泰县城,而是苦水井乡,其次,我们只是來通知一声,顺便把陈南丢在一中的被褥送來,并不负责下放人员的交通问題,最后告诉你,陈南的处理,是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同志亲自批示的,你有意见,找省委说去。”

    说罢,两人留下一纸调令和陈南的行李卷,扬长而去。

    家里人面面相觑,陈南的问題似乎又严重了,直接被贬到江北最穷最艰苦的苦水井去了,那地方连喝水都成问題,要到十几里外去挑,小南能受得了这个苦。

    刘婷很惊愕,她万沒料到郑泽如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非但不挽救亲生儿子,还变本加厉的无情打击。

    陈南却沒有什么剧烈的反应,本來他就沒怎么吃饭,此时将饭碗一推道:“我休息去了。”

    陈北想去劝两句,被刘婷拉住:“让你弟弟静一静。”

    陈南躺在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这一年來的整整遭遇浮现眼前,自己从上海到省城,又从省城到北泰,现在又要到南泰县乡下去,生活上的落差远不如心理上的落差大,以前他是天之骄子,现在是过街老鼠。

    更让他倍受刺激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郑泽如,竟然如此绝情。

    深夜,辗转反侧的陈南披衣起床,拿出纸笔洋洋洒洒写了几封信,分别用信封装好,压在墨水瓶下,自己的手表和钢笔也放好,然后穿戴整齐,悄悄出门。

    黎明的街头,薄雾笼罩,只有清洁工扫大街的沙沙声传來,陈南來到市政厅对面的工人文化宫大楼,上到四楼顶,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雾茫茫的世界,然后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