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章 永离
    工人文化宫是苏式建筑,虽然只有四层,但层高五米,整体很高,陈南求死心切,头朝下栽下來,脑袋先着地,落在坚硬的花岗岩地面上,当即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砰的一声重物落地,如同摔碎了一只装满水的暖水瓶,立刻引來了附近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大婶,大婶在跑反的时候见惯了死人,对满地红的白的并不恐惧,扯开嗓子道:“有人跳楼了。”

    晨练的,上班的,上学的,下夜班的,都聚拢过來,在陈南身边围成一个圆,指指点点,叽叽喳喳,还是扫地大婶厚道,找了一张破草席将尸体盖住,但血已经弥漫开來,满地血红。

    派出所民警姗姗來迟,掀开草席检查一下,尸体身上沒有任何证件,也沒有遗书,看年纪二十來岁,却不知为何寻了短见。

    民警发动群众,问围观人群谁认识死者,大家就都摇头,都摔成烂西瓜了,本來认识的这下也不认识了。

    沒辙,只好先找一辆平车拉到殡仪馆去慢慢处理。

    出勤民警回到所里,就接到了报案,來人是晨光机械厂的党委副书记马春花,她小叔子留下遗书人不见了,想请求民警帮着找人。

    民警告诉马春花,半小时前工人文化宫楼上跳下來一个人摔死了,最好去看一眼是不是你家亲戚。

    马春花心里咯噔一下,点点头说好。

    派出所沒有汽车,只有一辆老掉牙的三轮摩托,所长亲自开车送马副书记到火葬场殡仪馆,此时尸体才刚送到还沒來得及处理,马春花看了一眼就把脸别了过去,她认出这就是自家小叔子陈南,昨晚还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今天却阴阳两隔,即便是心硬如铁的马春花也禁不住鼻子发酸。

    “对,他就是我弟弟。”马春花哽咽着说。

    殡仪馆工作人员说:“确认了身份就好办了,让单位处理吧。”

    马春花沒说什么,匆匆回去通知家人。

    今天一大早,马春花却喊小叔子吃饭,却发现床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桌上摆着几封信,还有手表和钢笔,心里就觉得不大对劲,赶紧喊男人过來,陈北打开信封一看,末尾是“陈南绝笔。”大叫一声不好,弟弟要寻短见,赶紧找人。

    高土坡住的都是晨光厂的同事,喊一嗓子起码几十个人出來帮忙,陈北招呼了一帮人到处去找弟弟,主要搜寻地域是淮江沿岸,因为投江自杀的可能性最大,但他们却万沒料到,陈南选择了跳楼。

    当马春花找到陈北的时候,他还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在江边呼唤着弟弟的名字,声音都嘶哑了。

    马春花告诉丈夫,人找到了,在殡仪馆。

    陈北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按还是被噩耗打懵了,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來,喃喃道:“好好的怎么就沒了呢。”

    现在最大的问題是怎么这陈南的死讯告诉刘婷,陈北比陈南大十岁,知道这个弟弟不是刘阿姨亲生,但抚养多年与亲生无异,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让她怎么承受的住。

    刘婷住在地区招待所,凌晨时分就开始心绪不宁,洗漱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她连早饭也沒吃就直接赶往高土坡,可是陈北家门紧闭,向邻居一打听才知道陈南不见了,刘婷就觉得脑子轰的一下,不由自主的颤栗起來。

    她意识到,儿子凶多吉少。

    在邻居家如坐针毡一般等了两个小时,陈北两口子终于回來了。

    “小南呢。”刘婷该还抱有一丝希望,不甘心的看着后面。

    “姨,您先回家,我慢慢给您说。”陈北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就在这儿说。”刘婷道。

    “弟弟走了,早上跳楼,人现在殡仪馆。”

    刘婷沒说话,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忽然直挺挺的仰面朝天倒下,马春花早有预料,一把扶住她,抱起來送回家里,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忙乎半天刘婷终于悠悠醒转,但她沒哭,而且很冷静。

    “你弟弟有留下遗书么。”

    “有。”陈南递上几封信,给父母家人的一封,给省委郑书记的一封,给生母红玉的一封,还有给唐阿姨的一封。

    刘婷只打开了给郑泽如的那封信,只见开头是这样写的:敬爱的郑书记,很冒昧给您写这封信……”

    信件内容只字不提郑泽如的生父身份,只是一封普通的申诉信而已。

    刘婷长叹一口气,将信件收起,道:“我去看看儿子。”

    陈北迟疑一下道:“殡仪馆还在化妆,现在不方便看。”

    刘婷凄然一笑:“我养了二十七年的儿子,变成什么模样不能看,现在就去。”

    陈北道:“好吧,我这就安排车。”

    晨光厂派了一辆吉普车,送刘婷去了殡仪馆,陈北夫妇陪伴左右,殡仪馆和火葬场连在一处,地处北郊,远远就看见大烟囱在冒烟,四下一片荒凉,触景生情,心中更加悲恸。

    陈南脑袋碎了,殡仪馆的化妆师正在为他拼接,不让家属观看,刘婷不管那些,推开工作人员的阻拦,走到停尸台前看了看,忽然挥拳痛打,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懦夫,胆小鬼,你不配做爸爸妈妈的儿子。”

    陈南僵硬的躯体毫无反应。

    大家急忙劝阻,刘婷猛然转身,杏眼圆睁,怒吼道:“谁也别拉我。”可说完这句,她又昏厥过去,幸亏这次陈北早有预备,带了厂医跟车,又是一番抢救,刘婷悲伤过度,深受刺激,精神已经恍惚,陈北强行将她送了回去。

    陈南的后事主要由大哥陈北负责,他忙前忙后,通知家人,准备追悼会,先到邮电局发了两封电报,一封到北京,一封到省城,然后又通知了陈南的大舅刘骁勇。

    刘骁勇已经转业回地方,本來说好担任粮食局局长的,但由于外甥被打成右派,他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地区主要领导发话,说右派家属不适宜担任单位一把手,于是局长变成了副局长。

    陈南的单位自然也是要通知的,校长得知陈南自杀后,长叹一声,摘下老花镜揉着鼻梁,说不管怎么说陈南也算咱们学校的人,组织得出面为他开追悼会才行。

    教导处孙主任当即表示反对:“陈南抗拒改造,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这种人死不足惜,学校不能为这样的人开追悼会。”

    孙主任很强势,校长也沒辙,只好摆摆手说再说吧。

    孙主任回到自己办公室,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挥毫又写下一张大字报,对陈南的畏罪自杀表示了强烈愤慨与鄙夷,写完后亲自张贴到学校宣传栏里。

    聂文富虽然身上还缠着绷带,但听闻这个喜讯后还是让人扶着來到宣传栏前,打着快板扯着破锣嗓子唱道:“右派分子死的好來死的妙,死的那叫一个呱呱叫。”

    校园里回荡着他沙哑的嗓音和快板声,当里个当,当里个当。

    ……省委大楼,秘书正在帮郑书记整理文件,偷眼看书记心情似乎不错,便不经意道:“中午江北方面打电话來报告,说下放右派陈南跳楼自杀了。”

    郑泽如伏案工作,笔走龙蛇,眼皮都不眨一下。

    秘书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区区一个右派自杀也拿來影响郑书记的思绪,实在不应该,他整理完文件就悄悄退下了。

    郑泽如心情很乱,他万沒料到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如此脆弱,区区打击就让他选择了死亡,毕竟是一条生命啊,而且还是陈子锟养了二十七年的儿子,如何善后,如何抚恤,都是难題。

    他走到窗前,点燃一支烟,沉思良久,决定还是不介入此事。

    ……陈南的遗体在江北火葬场进行火化,追悼会沒开,一中也沒有來人,甚至连一个花圈都沒送,只有陈家和刘家人來送别陈南,秋雨潇潇,落叶满地,天地间一片萧瑟。

    陈子锟是第三天从北京飞到江北的,他的意志力要比刘婷强大的多,在葬礼过程中沒掉一滴泪。

    陈南的遗体送别仪式很简单,家属草草绕了个圈就算结束,躺在塑料花中的陈南穿着中山装,兜里别着钢笔,年轻的面庞依旧栩栩如生,睫毛长长的,仿佛随时都会醒來一般。

    红玉带着王北泰也來参加葬礼,她万沒料到刚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就要面对阴阳两隔的惨剧,再想到儿子种种可怜之处,忍不住大放悲声,整个人都瘫在地上。

    遗体被送入火葬场,陈子锟亲自去为儿子扒骨灰,遗体烧了很久才化成灰烬,用铲子铲出灰白色的骨灰放进盒子里抱了出來。

    “小北,你把弟弟埋了吧,就埋在江边。”陈子锟将骨灰盒捧给陈北,大踏步而去。

    “爸,你去哪里。”陈北喊道。

    “去省城。”陈子锟头也不回的答道,一阵风吹來,掀起他的风衣下摆,陈北发现父亲的背影似乎比以往佝偻了一些。

    ……省委大楼,秘书正在接电话,忽见前省长陈子锟驾到,赶忙撂下电话起身迎接。

    “郑泽如在么。”陈子锟问道,脚下也不停,径直推门进去。

    秘书紧随其后进了办公室,郑书记正批阅文件,见陈子锟闯入,摘下眼镜很客气的说道:“來了,坐吧。”

    陈子锟不坐,上前两步,扬手就是一记耳光,啪的一声脆响。

    “你干什么。”秘书大惊,上前死死抱住陈子锟,制止他进一步的举动。

    陈子锟随手一推就把秘书掀了个四仰八叉。

    郑泽如沉声道:“小丁,你出去一下,沒我的命令不许进來。”

    秘书一骨碌从地上爬起來,出门抓起电话急促道:“省委警卫局么,马上派人到第一书记办公室來,带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