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一章 不是你的时代
    郑泽如很久沒和人动过手了,上一次动拳脚还是在二十年代的精武会里,他是练过迷踪拳的,但只学了一些皮毛而已,根本打不过陈子锟,而且他也沒打算反抗,硬是站在原地挨了四记大耳光。

    陈子锟喝道:“你怎么不还手。”

    郑泽如擦擦嘴角的血迹道:“等你打完了再听我解释。”

    陈子锟又是一记重拳掏在郑泽如腹部,疼的他整个身子佝偻起來像个大虾,中午吃的饭都吐了出來,人也支撑不住蹲在地上直喘粗气。

    “起來,别装死。”陈子锟冷冷道。

    忽然屋门被撞开,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卫冲了进來,黑洞洞的枪口瞄准陈子锟,年轻的战士们精神高度紧张,手指搭在扳机上一触即发。

    后面是一群匆匆而來的高级干部,包括警卫局值班干部,办公厅主任,省委秘书长,还有來省委开会的公安厅副厅长徐庭戈。

    “老徐,带他们出去,沒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郑泽如忽然站了起來,声嘶力竭的喊道,嘴角挂着血丝,眼睛通红。

    “首长。”警卫排长愤懑的大喊一声,枪柄都快捏碎了。

    徐庭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为公安厅副厅长,他掌握的秘密可不少,他沉声下令:“听我口令,向后转,齐步走。”

    警卫战士们还是坚决服从了命令,恨恨收起了枪,出去了。

    徐庭戈道:“郑书记,我就在门外,有事招呼一声。”然后略带警示意味的看了陈子锟一眼,带上了门。

    警卫战士们群情激奋,纷纷请战。

    徐庭戈道:“都闭嘴,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半个字,这是高度政治机密,都听清楚沒有。”

    “是。”战士们虽然不理解,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第一书记被殴打的事情他们只会烂在心里,绝不会在外面乱嚼舌头。

    陈子锟在沙发上坐下,点了支烟猛抽起來,到底是五十几岁的人了,这些年疏于锻炼体质下降,再加上心情郁闷悲伤,揍了郑泽如一顿,体力就有些不支了。

    郑泽如道:“你打够了么,要是不够歇歇再打,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会有怨言。”

    陈子锟道:“如果打死你能换來陈南的生命,我一进门就会开枪。”

    郑泽如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刘婷,更对不起孩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我确实沒想把他逼死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党的高级干部,郑泽如哭了,哭的很伤心,哭的毫无掩饰,他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喜怒不形于色,见惯了生离死别,肝脑涂地,早已心硬如铁,解放后担任高级领导,在群众面前高大伟岸,在妻儿亲属面前公正无私,在下属面前大义凛然,在更高级的官员面前谨小慎微,从不暴露内心的真实想法,唯有这个时候,在多年老友陈子锟面前,他真正敞开心扉,将几十年压抑在心底的重重痛苦全都释放出來。

    看到郑泽如哭的鼻涕眼泪横流,陈子锟一点也不同情,他知道对方只是借机宣泄情绪而已,别说是死了一个早年丢弃的儿子,就是他现在的妻儿横死,恐怕这种人都不会落泪的。

    哭了一会儿,郑泽如的情绪终于稳定下來,他说:“我是想保护这孩子,却沒考虑到他的感受和承受能力,弄巧成拙反成千古遗恨,人死不能复生,我说什么也沒有用了,只能尽量将其他右派的生活和工作照顾好,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陈子锟掏出一封信丢过去:“陈南给你的遗书,你看看吧。”

    郑泽如看了两遍,道:“小南至死也不愿认我,这也在情理之中……”

    陈子锟道:“他唯一的要求是摘掉右派帽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郑泽如苦笑道:“我沒有办法帮他如愿,他的右派帽子是中央定的,我签字只是走程序而已,你应该知道,现在正是风口浪尖,即便你我也身不由己。”

    陈子锟**丢下一句话:“你看着办吧。”

    说罢摔门而去。

    外面走廊里站着许多带枪的警卫,但他们不敢阻拦陈子锟,这位昔日江东王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气场,凌厉的眼神和满身的霸气压制着这些蠢蠢欲动的年轻人。

    徐庭戈站在了陈子锟面前。

    “打算抓我。”陈子锟鄙夷的问道。

    徐庭戈摇摇头。

    “那就起开。”

    徐庭戈侧身,目送陈子锟离开,忽然开口道:“老陈,我就是想给你提个醒,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做事留点余地。”

    陈子锟头也不回。

    徐庭戈这才进了办公室,帮第一书记收拾被砸坏的办公用具,捡起满地的文件。

    郑泽如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外传,影响不好。”

    徐庭戈道:“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谁也不会泄露半个字。”

    郑泽如叹口气,拍拍徐庭戈的肩膀,到洗手间洗脸去了,洗出一池子的血水來,抬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摸摸牙齿,有几颗松动了。

    虽说徐庭戈下了封口令,但郑书记的爱人潘欣还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匆匆赶到,见丈夫被打得鼻青脸肿,夫人的眼泪就下來了,责怪道:“怎么这么不注意,凶手抓到沒有。”

    郑泽如摆摆手:“沒你的事。”

    潘欣大怒:“谁愿意关心你。”

    两人吵了起來,徐庭戈见状悄悄退出,回到一条街外的省公安厅,拿起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道:“给我接北京。”

    不大工夫电话通了,徐庭戈拉上窗帘,拿起话筒压低声音道:“首长,有件事我觉得需要汇报一下……”

    ……

    陈子锟去了江东大学,他不是微服私访,而是开着专车带着警卫去的,目的是探望林文龙,这一手弄的江大党委很尴尬,接待不是,不接待也不是,只好装不知道。

    林文龙已经得知陈南的死讯,整个人都呆滞了,坐在茶炉房里喃喃自语:“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他从系领导变成茶炉工,身份差距极大,心理落差更大,即便工友们都很尊敬他,这个面子也丢不起。

    见姐夫來找自己,林文龙急忙抓住他急呼:“我沒有反党,我是响应号召才提意见的,我不是右派,我冤枉。”

    陈子锟见他精神已经恍惚了,叹口气离开,找到江大校长提出给林文龙换个清闲的工作。

    校长马上答应将林文龙调去图书馆做管理工作。

    随即陈子锟又去了阮铭川家里,虽然老阮被打成右派,但毕竟是淮江日报的创始人,待遇还在,家里住着大房子,有保姆有电话,见到陈子锟登门拜访,阮铭川诚惶诚恐,拿出厚厚一摞稿纸说:“这是我写的检查,请帮我转交省宣传部。”

    陈子锟道:“老阮,你被错打成右派的事情……”

    阮铭川急忙道:“我不是被错打成右派的,我是咎由自取,完全活该,这段时间我在家闭门思过,越想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辜负了党和人民的期望,对不起组织的培养。”

    陈子锟道:“好了,我來不是听你说这个的,咱们多年老朋友,我就是來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阮铭川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陈子锟道:“你是民主党派啊。”

    阮铭川道:“我要退出民主党派,和他们划清界线。”

    陈子锟看着这位多年老友,觉得很陌生。

    阮铭川眼中闪着卑微、惶恐、怯懦,又有些许的期待。

    陈子锟叹口气,说我帮你转交材料,说完起身离去。

    回到枫林路的家里,陈子锟觉得浑身疲惫,坐在书房椅子上闭目养神,傍晚时分,黄昏晚霞斜射进书房,忽然听到门口有人低声喊爸爸,扭头一看,是少年时期的陈南,穿着背带裤和回力鞋,戴着眼镜,怯生生的望着自己。

    “儿子……”陈子锟哽咽了。

    十年前,自己还是国民政府高官的时候,日理万机奔走各处,每次回到家里,儿子都会來请安,小南性格内向,很害羞,也很惧怕父亲,陈子锟一直以來都不太喜欢这个养子,但确是真真切切把他当成亲儿子來抚养的。

    眼前一阵昏花,少年陈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思念。

    ……

    过了一周,郑书记脸上的伤痕不太明显了,肿胀淤青也消退了,便启程前往江北视察,先到江北地委例行公事的开个会,谈个话,然后寻了个由头到第一中学去调研。

    江北第一中学是省内重点中学之一,不过也就是在教育系统内部有些名气,省委第一书记前來视察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且这事儿事先沒有通气,搞得学校领导层很被动,临时打扫卫生,组织学生涂脂抹粉列队欢迎也晚了,只能校长领着一帮中层在校门口迎接。

    省属第一书记是乘坐一辆苏联进口的“金鹿”轿车,闪闪发亮,气派十足,前面有公安处的三轮摩托开道,后面跟着地委的嘎斯吉普车,來到一中校门口,郑书记笑容满面的下了车,热烈的掌声响起來。

    “不请自來,给你们添麻烦了。”郑泽如风度翩翩,主动和校长握手,然后又和教导处孙主任握手。

    孙主任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她自认为和郑书记是有些交集的,起码写过检举信,搞不好郑书记就是为这事儿來的哩。

    一群人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郑泽如往校园里走,迎面就是学校的宣传栏,白纸黑字大字报上写着毛笔字:特大号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陈南抗拒改造,畏罪自杀,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

    郑泽如停下脚步,和颜悦色问校长:“大字报是哪位同志写的。”

    校长还沒回答,孙主任就挤上來道:“报告郑书记,是我写的。”

    郑泽如点点头:“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