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二章 *
    郑泽如在一中的视察行程很短,几乎是浮光掠影,沒有任何实质性的事情,即便如此也够让一中领导们欣喜万分了,据说时候教育局方面也很重视,此前一中申请维修校舍的资金一直压着沒批,这回立刻就批准了。

    最得意的是孙主任,就因为郑书记那句“不错。”让她飘飘然好几天,觉得自己的仕途忽然光明起來,校长、教育局长这些位子都不远了。

    不过一个月后孙主任就倒了霉,她先是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隐藏在人民内部的右派份子,后來又被公安机关逮捕,判了十五年徒刑,发到盐湖农场改造去了,孙主任熬了沒几年就死了,临死前还在不停地写申诉信,说自己是冤枉的,是受过郑书记接见的优秀人民教师云云,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淮江岸边起了一座新坟,墓碑上刻着主人的名字“陈南。”以及生卒年月。

    红玉几乎每天都來上坟,她欠这个儿子太多太多了,生前不能弥补,死后总要补偿,这个可怜的母亲带着自己包的饺子,一瓶酒來到坟地,摆上一饭盒的饺子,一双筷子,一个酒杯,柔声道:“孩子,娘今天包了饺子,你弟弟吃了二十个,你能吃几个,放开吃,娘下回再包。”

    忽然红玉察觉身后有人,回头看去,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马尾辫,列宁装,长的很漂亮,胸前红校徽上写着江东大学四个字。

    “你是小南的朋友。”红玉问道。

    姑娘手里拿着一束白菊花,摇摇头道:“我……我是他的同事,特地來看看他。”

    红玉道:“孩子,同事來看你了。”

    江风呜咽,似乎是陈南的回答。

    远处公路上,一辆伏尔加轿车静静停着,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坐在车内看着坟地里的一老一少,心情很复杂,他很想去坟前上一炷香,但自己的身份却不允许这样做。

    “走吧。”郑泽如道。

    伏尔加驶离了江边,秋风又起,一片萧瑟。

    ……

    陈南不在了,日子还要继续,陈子锟本想告老还乡,但陈家最小的女儿陈姣高中毕业了,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为了女儿在京生活方便,他还是去了北京,自从儿子死后,刘婷精神接近崩溃,在疗养院恢复了很长时间才稍有好转。

    夏小青去了江北和儿孙住在一起,林文静陪女儿去了北京,鉴冰依旧生活在上海,她皈依佛教,每日吃斋念佛,日子过的素净的很。

    这样以來,偌大一个枫林路十号官邸就只剩下陈嫣一个人了,而且她也不经产回家住,经常留宿在医学院实验室,或者在医院的单人宿舍里凑乎一晚,以免影响工作。

    终于有一天,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干部登门了,要求收回枫林路十号的使用权,正好这天陈嫣回家拿衣服,她很惊讶的问道:“这房子是我家自己建的,你们凭什么收回。”

    干部很尴尬,说:“新中国了,哪有什么你家我家,土地房产都是国家的,枫林路这些小楼都是省里的公共财产,登记在册的,你不信我拿文件给你看。”

    陈嫣道:“可是房子是二十年代建的啊,那时候新中国还沒成立呢。”

    干部说:“这条街上的房子都是国民党敌产,沒收充公的,这样说你总明白了吧。”

    陈嫣道:“那我更不明白了,这条街上住的都是起义将领,有功之臣,他们是敌人么。”

    干部说不过陈嫣,只好悻悻离去。

    此事汇报给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他批示特事特办,照顾起义将领,陈家的房子可以保留,于是将隔壁枫林路八号原來阎肃一家人住的房子收回,分给了新來的省委副书记马云卿。

    陈嫣在自己花园里看新邻居搬家,这家女主人很洋气,也很年轻漂亮,指挥工人搬东西,小保姆带着孩子在后院玩耍,小男孩长的挺可爱,跑到栅栏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陈嫣。

    “喂,你是谁。”小男孩问。

    “我是陈医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京生。”

    “你生在北京还是南京。”

    小男孩不回答陈嫣的问題,看着陈家的大房子和更加宽敞的花园,忽然回头喊道:“妈妈,我要住这边。”

    女主人忙得很,哪有时间理儿子。

    马京生问陈嫣:“你爸爸是几级干部,凭什么住大房子。”

    陈嫣道:“因为这本來就是我家的房子啊。”

    “你骗人,你又不是高级干部。”马京生忽然发脾气,朝陈嫣吐口水,然后撒腿跑了,正好他妈妈从屋里出來看见这一幕,根本不向陈嫣道歉,抓住儿子进屋,关门的时候还狠狠朝这边瞪了一眼。

    有这样的邻居,陈嫣更不想回家住了。

    ……

    江北,南泰县苦水井公社,已经升任县委书记的杨树根乘坐嘎斯吉普车风尘仆仆來到这里,一进大门,公社书记李花子就迎了上去,热情洋溢的握住杨树根的手说:“杨书记,我们全体社员早就盼着您來指导工作了。”

    杨树根穿一身蓝布中山装,带着鸭舌帽,兜里别着两杆钢笔,很矜持的和李花子握手,道:“咱们苦水井公社是全县农业生产的一面红旗啊,又是我的家乡,要不是县里工作忙,我上个月就來了。”

    李花子道:“对对对,杨书记统领全县的各项工作,日理万机啊。”

    杨树根倒背手说:“中央号召掀起农业生产的新**,咱们公社可不能落后啊,当然了,要比也是和其他县区比,在南泰咱们苦水井是这个。”

    说着他伸出了大拇指。

    干部群众们就都呵呵笑了,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光辉。

    李花子道:“时间还早,我陪杨书记下去走走。”

    杨树根饶有兴致的说:“好,先去走走。”

    公社驻地附近的农田长势喜人,农民头上缠着洁白的毛巾在田里耕作,见县里大领导來视察,都直起身子來打招呼。

    杨树根很高兴地向大家挥手,问李花子:“高级社成立起來,群众的反应怎么样?”

    李花子道:“那是绝对的拥护,绝对的赞成,各大队都开了大食堂,吃饭不要钱,跑步进入**,老百姓的干劲那还不岗岗的,干活都比以前有劲了。”

    杨树根频频点头:“很好,很好。”

    李花子看看日头,道:“晌午了,杨书记,吃饭吧,尝尝咱大食堂的饭菜。”

    杨树根抬起腕子來,看看手腕上的英纳格瑞士表,这还是分浮财的时候组织分配的工作用品,时针指向十二点,确实该吃饭了。

    苦水井公社就是以前的苦水井乡,各大队就是以前的村子,各村都开了大食堂,全村一起吃饭,不过村民家里的鸡鸭牛羊大小牲口包括田地,都成了集体财产。

    公社驻地也开设了大食堂,院子里摆满了桌椅板凳,窗口里摆着四口大锅,今天的菜很丰盛,猪肉炖粉条子,香喷喷油光锃亮,大肥肉颤巍巍的,沒吃光看都流口水。

    主食是白面馒头,跟小孩脑袋一般大的馒头可劲的造,不够尽管拿,还有麦仁稀饭也是管饱,几百口子在院子里一起开动,那声音就跟饲养场一样。

    杨树根和秘书,嘎斯车司机被安排在屋里用餐,饭菜和群众是一样的,李花子带着公社妇女主任陪坐,大伙吃的都很开心。

    司机是个复员转业的小伙子,饭量大的很,大馒头吃了一个又一个,还要去拿,杨树根看了他一眼,李花子忙道:“敞开吃,管够,咱公社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年年大丰收,粮食都快堆满了屯子了。”

    妇女主任附和道:“是啊,喂猪都用细粮。”

    李花子干咳一声,制止妇女主任进一步胡扯,道:“杨书记,这次下乡有什么重要指示么。”

    杨树根道:“好你个老李,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确实有事请你帮忙,现在全国都在掀起大炼钢铁的浪潮,争取在明年钢产量翻一番,追上或者超过英国,咱们县也不能落后,既要抓农业,也要抓工业,两手都要硬,为国家贡献一份力量。”

    李花子有些愣了:“炼钢,咱们农民不会那个啊。”

    妇女主任不识时务的问道:“北泰不是有钢铁厂么,怎么还要咱们炼钢。”

    杨树根道:“只靠大钢铁厂是远远不够的,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就得全民动手,中央提出以小为主,以土为主,土洋结合,土中出洋的小土群方针,以群众运动的方式大炼钢铁,我就不信了,咱们劳动人民发动起來,还比不过北泰钢铁厂那些喝洋墨水的右派。”

    李花子热情四溢道:“杨书记您说的太好了,听了你的话,我的干劲又足了,沒的说,请杨书记下命令吧,您指到哪里,我们苦水井全体社员就打到哪里,杨书记,我给你立个军令状,我苦水井公社别的不敢说,钢产量绝对全县第一。”

    杨树根满意的点点头:“我就知道找老李你准沒错。”

    县委书记走后,苦水井公社立刻开展大炼钢铁运动,李花子担任总指挥,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在乡里竖了三座一立方的土高炉,找了几十辆平车,运來铁矿石和焦炭,开始炼钢。

    哪知道,开炉后,光淌瘤子,别说钢了,就是铁都炼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