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苏联间谍
    每年收获的粮食作物分为三个去向,首先是国家征购,然后是集体提留,最后也是最大头的是社员自留口粮。

    五八年全面大丰收,农业放卫星,国家征购和集体提留的比例不变,但根据上报的浮夸产量來算,数字大大增加,只好从集体粮和口粮里扣,社员们也不在乎,反正吃饭有大食堂,国家管饱。

    一九五八年就这样过去了,大炼钢铁运动在中央一次会议后悄无声息的终结,土高炉拆除,炼钢突击队返回原单位该干啥干啥,练出來的铁疙瘩百分之九十都是废品,放在仓库占地方,丢到外面影响不好,只能悄悄拉到江边丢了。

    拆掉的宝塔、古寺、砍光的行道梧桐树和香樟林,却再也恢复不了,北泰郊外光秃秃一片,沒有树,只有疯长的野草。

    天开始干旱,一连三个月沒下雨,南泰的试验田每亩撒了三十斤到八十斤的麦种,结果什么都沒长出來,反倒是正常播种的麦地里长出了稀稀疏疏的麦苗,因为干旱缺水,也比往年低矮许多。

    社员们干活的积极性日益降低,下雨刮风不下地,出工不出力的风气非常严重,反正干活不干活都一样吃大锅饭,谁也不是傻子。

    又到了割麦的季节,因为干旱缺水和不合理密植,南泰县近半粮田颗粒无收,县委书记顶着白花花的大毒日头到处视察,心急如焚,今年的国家征购无法完成,怎么先上级交代。

    灾情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昔日奔流不止的大王河已经断流,河底干涸,偶尔有几条晒干的鱼躺在龟裂的河底上,淮江的水位也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位置,航船搁浅,船运都停止了。

    杨树根视察了全县各公社,情况都很严峻,据说邻县的收成也很差,别说比去年了,就是比解放前也不如。

    地委召集县处级干部开会,杨树根怀着忐忑的心前去参会,他打算提出今年国家征购和集体提留少一些,给农民留给足够的口粮來,小时候的饥饿记忆让杨树根对粮食歉收始终有一种恐惧。

    可是地委会议上,其他县区的领导都斗志昂扬的提出,今年交公粮依然按照去年的杠杠來,少一斤都不行,地委书记高度赞扬了他们这种舍小家顾大家的革命精神。

    杨树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自己的觉悟还是太低了,对不起党的教导和培育。

    “小杨,说说你们县的情况。”地委书记笑眯眯的点了他的将。

    杨树根站起來道:“今年的情况是比较特殊,但我们有信心,有把握,有能力克服困难,不但不给国家增添负担,在夏粮征收上还能再上一个台阶,比去年多缴百分之五的公粮。”

    地委书记道:“不要勉强啊,有困难就提出,组织上会考虑的。”

    杨树根斩钉截铁的说:“沒有困难,坚决完成任务。”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沒底,但形势不由他不这样说,如果这时候退缩,作为一个干部在政治上的前途就沒了。

    回到县里,杨树根召集全县公社书记开会,向他们下达了夏粮征购任务,说完之后,现场一片死寂,书记们都闷头抽烟不说话。

    “都表个态吧,总之这话我已经在地委说过了,你们看着办。”杨树根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一些人避开了他的眼神,但也有人站了起來。

    “沒说的,杨书记的话就是命令,就算饿肚子也要完成国家夏粮征购任务,完不成任务,我李花子甘愿受罚。”

    关键时刻,还是李花子支持了杨树根。

    杨书记心头涌起一阵暖流來。

    既然有人开头,剩下的工作也好做了,杨树根软硬解释,终于让大家都接受了任务,开完会他把李花子叫來,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

    “沒有困难,一切都好,感谢杨书记照顾,就是我爱人一直在家闲着,想找点事干干。”李花子学着城里人的派头,把老婆称作爱人,显得很时髦。

    杨树根道:“县妇联还缺人手,我看先让嫂子來干着,以工代干,把编制和户口解决了,然后慢慢解决干部身份问題。”

    李花子心花怒放,老婆孩子进城吃户口粮,这可是鱼跃龙门啊,不枉自己对杨书记一腔忠诚。

    “杨书记,我个人再表个态,有啥事您尽管招呼,赴汤蹈火一句话。”李花子胸脯起伏,声音高亢。

    杨树根微笑着点点头:“老杨啊,等忙完了这段时间,你也要做好准备,挑更重的担子。”

    当李花子从杨树根办公室里出來的时候,胸脯挺得老高,如同打了胜仗的公鸡,看其他公社书记的眼神已经从平视变成了俯视。

    夏粮征收轰轰烈烈的展开了,倒也沒什么阻力,不过一核算,倒把李花子吓一跳,交完公粮,社员的口粮只剩下每人每天不足半斤,农民是要下地干活的,就吃半斤怎么够。

    公社的会计拨拉着算盘,迟疑的问李花子:“书记,咋办。”

    李花子抽着城里带來的香烟,皱眉想了半天,道:“有困难就克服,少吃一两顿也沒啥,解放前还吃树皮草根呢,如今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还想啥。”

    夏粮足额上缴。

    ……

    省城,枫林路一号,省委第一书记风尘仆仆的从庐山开会归來,他告诉爱人潘欣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彭德怀被打倒了。

    “什么,彭老总被打倒了。”潘欣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彭总竟然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提出了批评,这是他咎由自取啊。”郑泽如坐在藤椅上,点燃一支烟,闭上眼睛,庐山上批判彭德怀的场景历历在目,昔日横刀立马的大将军也只得屈服。

    “要引以为戒,时时刻刻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郑泽如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潘欣说话。

    潘欣只是省委办公厅的普通工作人员,对高层政治不太感兴趣,她岔开话題道:“南泰老家寄信來,说今年粮食收成不好,搞不好要挨饿。”

    郑泽如轻笑:“笑话,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会饿到老百姓,今年天气干旱粮食歉收的情况,组织上是了解和掌握的,如果某些地区缺粮的话,国家可以返还一部分公粮,再不行还有救济粮嘛。”

    潘欣道:“那我就放心了,老家的乡亲们人心惶惶呢。”

    次日,郑泽如來到办公室,特地让秘书查一下南泰的粮食产量,询问一下是不需要国家救济。

    秘书笑道:“南泰今年还是丰收,不但不用国家救济,交公粮还再创新高哩。”

    郑泽如哦了一声,心里感慨,小杨是个好同志,困难自己背,不向领导伸手,值得培养。

    但今年粮食歉收的大环境是确定无误的,城镇居民的口粮供应都受到了影响,这一点郑书记是知道的,他对秘书说:“拿三十斤粮票,给他们母子寄过去。”

    秘书点点头:“我立刻去办。”

    郑泽如寄來的粮票派了大用场,红玉正愁怎么给上大学的儿子增加营养呢,城镇居民虽然有粮食计划,但配额极少,王北泰是师范学院篮球队的队长,每天都要锻炼,体力消耗很大,那点定量进肚子就消化,到下午就饿,每月能多三十斤粮票,起码不会象有些同学那样饿得浮肿。

    江北师范学院的学生们一个个面有菜色,有气无力,他们大多数是贫下中农子女,家里条件不宽裕,又是二十岁左右活动量大的年纪,每天四两的定量怎么够吃。

    王北泰却和别人不同,他虽然也住校,但经常回家,而且是骑着自行车來回,这年头有自行车的可不是一般人,非富即贵,而同学们从沒听说王北泰家里是干啥的,更令人怀疑的是,王北泰还经常从家里拿來饼干、肉包子等和同学们一起分享。

    这些可疑的因素引起了同宿舍团支书叶谦的注意,叶谦是龙阳乡下农村人,祖辈都是赤贫,根红苗正出身好,虽然脑子笨学习不好,是组织保送上的师范,但政治上一直很积极,是俄语系的团总支。

    叶谦是团干部,但威信远不如王北泰,尤其是那些女同学沒事有事都爱和王北泰來往,甚至有戏称说王北泰是师范学院俄语系的白马王子,这倒不失偏颇,王北泰继承父母各自的优点,生的高大英挺,一米七四的身高玉树临风,皮肤白皙,笑容迷人,尤其俄语说的呱呱叫,能和苏联专家直接对话不打怵。

    而且王北泰是篮球场上的投篮冠军,话剧舞台上的罗密欧,他总是一袭洁白的衬衫,一辆锃亮的进口自行车,多少女生都梦寐以求坐上那辆自行车的二等座啊,其中就包括叶谦的梦中情人郭妮娜。

    这些都是次要的,王北泰在同学中威信甚高的最重要原因是在这个困难年代,他会把家里的吃食拿來和同学们一起分享,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叶谦感到自己的光芒被压制,不由得嫉恨起王北泰來,他开始悄悄关注王北泰,想找出对方的把柄來,比如这些副食品是不是偷的,是不是和女同学私下里搞不正当关系什么的。

    王北泰依然每天乐呵呵的,沒有察觉阴暗中有一双狡黠阴毒的眼睛盯着自己。

    叶谦盯了很久,沒有找到什么证据,正在懊丧之际,忽然他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題,王北泰为啥俄语这么好,因为他有一台短波收音机,可以收听苏联广播。

    叶谦的心剧烈狂跳,怪不得啊,中苏关系破裂,他还坚持收听敌台,他不但支持苏修,而且很可能甚至一定是苏联克格勃安插在江北的一枚重要棋子,刺探我**事工业的情报,以换取大量的副食品,对,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团总支叶谦同学口干舌燥,激动不已,他连夜奔向校保卫科,向保卫干部报告了这一重大发现。

    师范学院保卫科的干部们平时沒啥业务,正闲的蛋疼,听说学校里出了苏联间谍,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拿着棍子和手电筒,前往校园大操场附近的小花园,将正在收听俄语播音的王北泰抓个正着。

    王北泰被押进保卫科,叶谦立了大功,他得意洋洋的说:“王北泰一直试图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腐蚀我,反而引起我的警惕,这才抓到他的现行。”

    这个案子太大了,保卫科不敢擅自处理,都夜里九点了,还是给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学校抓了苏联间谍。

    派出所的边三轮摩托立刻开來,所长亲自带队,他板着一张铁面孔,沒有去提审王北泰,而是将保卫科长拉到一边问他:“你知道该生什么家庭背景么。”

    保卫科长说:“不清楚,档案上填的是一般城镇居民,咋了,另有玄机。”说着给所长递了一支烟。

    派出所长说:“我别的不知道,只知道他是省厅主要领导发过话要长期特殊照顾的,每月他家都有省城寄來的邮件,面粉豆油衣服鞋子都有,邮戳是省委家属院的,你懂了吧。”

    保卫科长眼睛眨巴眨巴,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