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九章 娘,吃糖
    陈北又找了一家旧货店,用自己的户口本帮慕易辰把那块劳力士手表卖了一百块钱,总算了结此事。

    陪慕叔叔回了家,陈北也拿着钱去了市中心的人民商场,买了一罐全脂奶粉,想了想又买了一斤硬糖,这玩意便宜又耐吃,给邻居孩子们增加营养最合适。

    回到高土坡家属院,正给儿子冲奶粉,隔壁钢铁厂大院的陆二喜带着娃娃來串门,小孩子比陈光小两岁,今年四岁,生的瘦小干枯,两只眼睛紧盯着玻璃杯里的牛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陈光生病了,坐在床上喝牛奶,国营第一奶粉厂生产的齿轮牌全脂奶粉质量就是好,冲出來的奶液稠厚挂杯,奶香四溢。

    陆二喜正和陈北唠嗑,说孩子要上育红班,该起个名字,向陈北取经來的,陈北想了想说:“解放了,天明了,就叫陆天明吧。”

    “这名字好,到底是文化人啊,起的名字就是有含义。”陆二喜很高兴,掏出烟來请陈北抽,十年前他是钢铁厂的搬运工,连媳妇都娶不起,现在已经是钢铁厂炉前班长了,结了婚生了四个孩子,老婆肚里还有一个,虽然炉前工有补助,日子过的还是紧巴巴的,看小天明邋里邋遢的样子就能知道。

    忽然小天明指着小陈光手里的玻璃杯,哇哇大叫:“我要喝,我要喝。”

    陆二喜沉下脸來,在儿子屁股蛋上打了一巴掌,下手很重,啪的一声。

    “二喜,干啥呢。”陈北一把抓住陆二喜再次扬起的巴掌。

    “这孩子,沒出息。”陆二喜气哼哼道,觉得儿子丢了自己的面子。

    小天明憋得脸通红,继而嚎啕大哭起來,泪珠啪啪往下掉。

    陈北俯下身子抱住陆天明:“娃儿,想喝牛奶是吧,大大给你冲一杯。”

    小天明流着泪抽泣着,胆怯的看向父亲,陆二喜翘着二郎腿抽着烟,不看儿子。

    陈北知道娃娃被打怕了,直接冲了一杯牛奶递到小天明手里,小孩子还是耐不住奶香诱惑,咕咚咚两口灌下去,嘴上一圈白色奶沫,一伸舌头舔干净了。

    陈北看了心酸,从兜子里拿出一大把硬糖塞到孩子衣服里,陆二喜嘴上说不要不要,却并不阻拦。

    闲扯了一会,陆二喜带着小天明回去了,他家人口多,老娘本來身患重病,1947年就该死的,却被陈嫣带來的医疗队救活了,一直活到现在,还越活越硬朗,他娶了媳妇,生了一大群孩子,媳妇正怀孕,家里七张嘴需要吃饭,光凭他一个人的工资根本不够。

    忽然闻到厨房飘來一股香味,接着媳妇端來一盘喷香的豆渣饼來,说:“快吃吧,加了猪油渣的,可香了。”

    陆二喜道:“哪里弄的。”

    媳妇道:“我听人说长风豆制品厂每天早上四点半都会往外倒豆渣,就跟人一起去捡了一盆回來,用水冲冲去了豆腥味,加上菜市场捡來的菜叶子,做成饼子,营养价值比人参鹿茸都高。”

    陆二喜皱起眉道:“我知道这回事,那是豆制品厂的生产废料,郊区农民拉回去喂猪的,你怎么能这样,这不丢我的人么,我好歹也是个班长哩。”

    媳妇道:“那你说咋办,粮食计划不够吃,孩子们饿得都浮肿了,我这个当娘的看着都心疼。”

    陆二喜嘴上硬,心里也难受,媳妇沒啥文化,但心地善良勤劳肯干,挺着大肚子还到处踅摸吃的,但自己好歹是钢铁厂的班长,这种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事情怎么能干。

    “以后不许去了,我会想办法的。”陆二喜道,拿起豆饼子咬了一口,确实很香,但他只咬了这一口,剩下的再也沒动。

    吃完了饭,陆二喜又出去找同事吹牛聊天了,小天明从兜里拿出硬糖來分给弟弟妹妹吃,还给娘一个。

    “真甜。”娘做了一个吃糖的夸张架势,把小天明逗得呵呵笑,其实连糖纸都沒剥开。

    今天陆天明上夜班,夜里十一点就上班去了,到了凌晨四点钟,媳妇爬起來,小天明也一骨碌爬起來,瞪着小眼睛问道:“娘,你干啥去。”

    娘拿了一个钢精锅,说:“娘去抢豆渣给你们做饼子吃。”

    “娘,我也去。”

    “好,到时候咱娘俩一块抢。”

    媳妇拿着钢精锅,小天明拿着一个小小的搪瓷碗,娘俩披星戴月來到长风豆制品厂后门附近,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大帮人,看來豆渣的秘密传播的极快,今天怕是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抢到豆渣了。

    到了四点半左右,两个工人抬着一大锅热气腾腾的豆渣出來,往地上一倒,等他们一进门,早已等候在附近的人们立刻冲了上去,天明娘也端着锅挺着大肚子跑过去,一不小心被人撞翻,后面的人收不住脚直接踩着她的肚子过去了。

    一声凄厉的惨叫,天明娘躺在地上,鲜血从裤腿里弥漫出來。

    “出人命了。”有人大喊,但这并不耽误他们抢豆渣,陆天明哭嚎着走过去,娘已经奄奄一息,头也抬不起來了。

    “娘,你吃糖,吃了就不疼了。”小天明剥开一粒硬糖,塞进娘的嘴里。

    “真甜,娘不疼了,乖。”娘歪着头看着天明,瞳孔渐渐发散。

    ……高土坡钢铁厂家属院,孤零零摆着几个花圈,哭声中夹杂着孩子的笑声,三个脏兮兮的孩子在小天明的带领在花圈旁玩耍。

    陈北和马春花前來吊唁,看到无忧无虑的孩子,马春花眼圈红了,低声问陈北:“多烧一点吧。”

    “你拿主意。”陈北道,自家底子厚,夫妻俩人工资都高,经济上比这些工友们宽裕多了。

    “这是俺娘的花圈。”小天明骄傲的指着花圈对吊唁的亲朋说道。

    陆二喜的媳妇死了,一尸两命,法不责众,他沒得到任何赔偿,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了,他几乎是一夜白头,穿着满是洞眼的帆布工作服蹲在院子里,目光空洞,地上烟蒂一堆。

    邻居大婶们大嫂们都唉声叹气,二喜娘哭天抹地,陈北将钱包里所有十元和五元的票子都拿出來装进白纸包,默默放到了桌子上。

    一群人走了进來,是钢铁厂的车间主任和工会主席,见到组织上來人,一直憋着的陆二喜终于哭出声來,扑上去要给车间主任下跪磕头,被主任一把拉住,悲恸道:“二喜,我來晚了。”

    “主任,我这日子咋过啊。”陆二喜铁打的汉子,此刻竟哭的像个孩子,也难怪他发愁,养活老娘不算,还要养活四个孩子,他还要三班倒干活,哪有时间哪有精力哪有粮食啊。

    “二喜,你的困难组织上已经知道,孩子就放在托儿所,另外每月多给你一些补贴。”工会主席道。

    “感谢党,感谢领导,感谢组织,党的恩情我陆家时代不忘,下个月钢铁大会战,我绝不落后,力争冠军。”陆二喜忽然亢奋起來,拍着胸脯发下誓言。

    “走吧。”陈北对马春花说。

    马春花眼中闪烁着晶莹,感动地说:“二喜同志真不愧是党培养出來的工人阶级,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啊。”

    ……南泰县委书记杨树根站在江北第三国营旧货店柜台前,端详着一块精美的劳力士手表,营业员略有些不耐烦,公私合营之后,昔日受剥削的当铺小伙计变成了吃国家饭的工人,社会地位迅速上涨,尤其是旧货店这种有油水的单位,走到外面都比别人高一头。

    但营业员不敢表示出不悦來,旧社会那点看人下菜碟的本事还是派得上用场的,眼前这位顾客虽然三十來岁不显山漏水,但他衣着整洁,手上沒老茧,脚上沒烂泥,说明不是体力劳动者,腕子上戴着一块英纳格,说明他是很讲究生活品位的人,外面马路上停着一辆县区牌照的嘎斯吉普车,这年头有资格坐专车的,起码是十三级干部,这人兴许是县里的副县长之类,区区旧货店营业员哪敢开罪。

    “同志,这块表是德国劳力士,质量很过硬,他的前主人用的很爱惜,盒子都是完好的,只要一百二十块,价格也很公道。”营业员介绍道。

    杨树根点点头,他虽然是无产阶级出身,但在陈子锟家当过园丁,见识过资产阶级腐朽的生活方式,对手表这种东西很感兴趣,身为县委书记,十三级干部,每月工资一百多块,又沒有太多家人要养活,买个手表还是绰绰有余的。

    “拿出來看看。”杨树根道,劳力士在手,拧拧发条,听听声音,不错,就它了。

    “我要了。”杨树根沒还价。

    “好嘞。”营业员迅速写了一张单据,挂在一根悬在屋梁上的铁丝上,哗啦一声,铁夹子划到收款台,杨树根去付了帐,收款台又将收据飞过來,这块手表从此就归杨树根了。

    杨树根是到地委來开会的,地区传达省里的意见,问他们需不需要歉收返销粮和救济粮。

    南泰县委第一书记杨树根第一个表态,就算再苦再难也不向国家伸手要一粒粮,一分钱。

    其他县的领导也不甘落后,纷纷表示不需要救济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