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章 小英雄
    杨树根是打肿脸充胖子,县里已经闹饥荒,粮食不够吃,就连县里的干部口粮都削减了,但这话他不能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向国家伸手,这是原则问題。

    一九五九年在饥饿中渡过,国家进入了节衣缩食的时期,连解放军都换了五八式军装,大檐帽和金肩章收了起來,重新戴起了解放帽,穿起了布军装。

    六零年依然歉收,屋漏又逢连夜雨,苏联宣布撤回全部专家,并且索要抗美援朝时的武器货款,国家沒有外汇支付,只能用农产品充作货款。

    南泰县已经出现饿死人的情况,还有个很不好的苗头,一些农民竟然预谋外出逃荒,消息报告到县委,杨树根当即下令县公安局封锁车站码头,发现类似盲流人员,立即抓捕遣返,同时命令各公社出动基干民兵,封锁交通要道,金质人员外出。

    “再苦再难大食堂也要坚持办下去,粮食不足就瓜菜代,还能难倒咱们无产阶级革命者。”杨树根在县里的会议上对公社干部们说,现在他的会议演讲稿都由阮铭川代笔。

    虽然杨书记也是个才子,但在写稿方面比阮大记者还是稍逊风骚,阮铭川写发言稿很有一套,同样的題材,面对干部、群众、工人、农民、部队,都有不同的写法和措辞,该**的地方还会有注释:此处略停顿三秒钟,等待掌声。

    杨树根很欣赏阮铭川的才华,虽然不能直接任用这个右派,但在生活上给与了一些照顾,比如每月多给十斤粮票,阮铭川感激涕流,甘心情愿的当杨书记的编外秘书。

    有一次,杨树根半开玩笑的说:“老阮,你真是咱们江东的头号笔杆子,以前陈子锟那些演讲稿,都是你写的吧。”

    阮铭川道:“真不是,陈子锟发言从不要稿子,张嘴就來。”

    杨树根笑道:“胡扯八道,我可不信一个军阀有这样的才华。”

    停了几秒钟,阮铭川道:“呵呵,还是杨书记说的对,陈子锟虽然沒让我替他写稿,但肯定有别人帮他写,很可能是他的情妇刘婷。”

    杨树根沉下脸道:“陈将军现在还是国家的高级干部,你怎么能在背后说人家的作风问題呢,就算再荒淫无耻,也不能摆到桌面上说啊,让群众听到影响多不好。”

    阮铭川忙道:“是是是,我下次一定注意。”

    杨树根很满意对方的态度,道:“我明天要去省城开会,你不是家在省城么,跟我一起回去吧,还能省一张车票。”

    “太感谢杨书记了。”阮铭川感恩戴德。

    ……杨树根到省城参加一个为期半个月的学习班,学习“如何大办粮食代用品”,省农科院的一个教授给來自全省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们讲课,让这些领导们大开了眼界。

    “橡子仁、玉米根,小麦根,泡泡磨磨就能吃,一亩地的玉米根可碾粉五十斤以上,如果能在全国普遍推广,以玉米根、小麦根的百分之二十做根粉的话,全国可得几十亿斤的粮食代用品。”

    戴眼镜的中年人唾沫星子横飞,在上面说的起劲,县委书记们却不以为然,他们都是很懂政治的干部,这些玩意骗老百姓还行,骗干部还差点火候。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认真听讲,认真做笔记。

    中午食堂开饭,吃的都是农科院发明的新式食品,人造肉,叶蛋白,小球藻,这些东西都被省委党校的大师傅做成肉的模样,还浇上一些肉汁,看起來很是赏心悦目。

    教授继续做讲解:“小球藻含大量叶绿素,蛋白质,对人体健康极好,多吃能降低胆固醇,减少心血管疾病的发作,应该大力提倡,全面推广。”

    干部们都煞有介事的点着头,杨树根更是当场拿出笔记本做了记录。

    事实上党委将这些县级干部集中起來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干部们补充营养,省里拨了一批黄豆和白糖,食堂每天足额供应,半个月下來,干部们腿上一按一个坑的浮肿都消了。

    学习班结束,杨树根临走前去省城第一副食品大楼买了二斤鸡蛋糕,用的是特供券,这年头买什么都要计划供应,沒有票证,哪怕官儿再大也沒有,县官不如现管,县长也比不上食品店的营业员,大食堂的厨子。

    ……陈子锟以前的副官双喜就在省第一副食品公司工作,还是个中层干部,管仓库,很有油水。

    双喜五十多岁了,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才十岁,上小学四年级,二儿子七岁,上小学一年级,两个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当爹的哪舍得孩子饿肚子,经过一番艰苦的思想斗争,双喜终于将手伸向了仓库。

    他带了十斤鸡蛋回家,进门的时候老婆正在发牢骚,骂骂咧咧嫌自家男人沒本事,这个老婆还是当年他强娶來的,一直以來都在闹别扭,哪怕生了俩孩子还是这样。

    “你看看这是什么。”双喜和颜悦色将篮子往桌上一放,老婆疑惑的看看他,掀开盖布,顿时惊喜万分:“鸡蛋。”

    “嘘,小声点。”双喜赶紧将手指竖在嘴上,老婆会意,快速奔到窗边拉上窗帘,压低声音道:“哪搞的。”

    “账目上做点手脚,沒事的。”双喜道。

    老婆喜滋滋将两枚鸡蛋拿起贴在脸上:“太好了,晚上咱吃葱花炒鸡蛋。”

    “低调,一定要低调啊。”双喜道。

    “还用你说,我心里有数。”老婆道。

    当晚,双喜家吃了一顿葱花炒鸡蛋,俩孩子吃的满嘴流油,开开心心,大人倒沒怎么动筷子。

    晚上,俩孩子都入睡以后,老婆洗了澡爬到双喜身上,主动拨弄他,双喜已经半年沒过夫妻生活了,每次搞老婆都很不耐烦,催促他赶紧完事,这次却是例外,温柔的很。

    “双喜,俺娘家两个弟弟日子过得苦,你看能不能支援一下。”完事后,老婆细声细气的问道。

    “我尽量想办法吧。”双喜道。

    “就知道俺们双喜最有本事了。”老婆在他脸上吧唧又是一口。

    半夜十二点,已经熟睡的双喜发现老婆披衣起床,问道:“大半夜的干啥去。”

    “倒鸡蛋壳去,被邻居发现就不好了。”老婆道。

    第二天早上六点,扒垃圾的清洁工老王的大嗓门在巷口尽头响起:“谁家这么阔气,吃这么多鸡蛋。”

    上班的上学的晨练的邻居们聚到垃圾箱旁,看到一小堆鸡蛋壳,足有四五个鸡蛋的份量,都啧啧称奇:“真败家,鸡蛋这么个吃法。”

    双喜老婆煮了两个白水鸡蛋,给俩儿子一人一个,吩咐他们下第二节课再吃,千万别让同学看见。

    俩孩子手拉手上学去了,大儿子陈忠上四年级,已经很懂事了,等到第二节课下课之后,他偷偷将鸡蛋从书包里拿出來塞进裤袋,來到学校公共厕所后面,蹲在地上剥鸡蛋壳。

    忽然阴影笼罩了他,抬头一看,是少先队中队长王小飞带着几个中队委居高临下看着他。

    “陈忠,你背着大家干什么呢。”王小飞脖子上系着红领巾,脚踩在一块砖头上,威风凛凛的质问道,他的一条胳膊叉在腰间,两道杠的标志格外醒目。

    陈忠不是少先队员,因为家庭成分问題,他一直沒被组织接纳,是班上沒入队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另外两人一个是资本家后代,一个是恶霸子弟。

    “我……我吃鸡蛋。”在两道杠威严下,陈忠不敢撒谎。

    “你哪來的鸡蛋。”王小飞继续质问。

    “我妈给的。”陈忠怯生生道。

    “别人家都吃不起鸡蛋,就你家吃得起,你这个资产阶级少爷羔子。”王小飞的家庭成分很高,是工人阶级,举手投足都带着霸气。

    同学们跟着起哄:“资产阶级少爷羔子,嗷。”

    陈忠拿着鸡蛋,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想了想还是递给中队长:“我请大家吃鸡蛋。”

    王小飞接过來,直接丢在地上道:“还想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腐蚀我们,做梦吧你。”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喉头明显耸动,在吞咽口水。

    洁白的鸡蛋沾上了灰尘,陈忠心疼的不得了,伸手去捡,王小飞一脚将鸡蛋踢飞,落进了茅厕粪坑。

    少先队员们欢呼着跑远了。

    回到家里,陈忠闷闷不乐,爹娘问起他也不说,想到自己的成分是父母带來的,他就特别的难受,心想为啥我不是生在工人家庭呢。

    夜里九点,双喜骑着自行车回了公司一趟,鬼鬼祟祟驮回來一口袋面粉,对老婆说:“这是一百斤面,分一半给你娘家送去,让他们千万保密,不然咱家全完。”

    老婆也心惊肉跳:“一百斤这么多,不是让你小心点嘛,细水长流多好。”

    双喜道:“我下个月就不管仓库了,现在不下手,就沒机会了,你放心,账目我做平了,只要沒人揭发,就绝对不会出事。”

    隔着一道布帘子,他的大儿子陈忠将这些对话都听进了耳朵。

    第二天早晨,家里吃面疙瘩汤,两个孩子吃的饱饱的上学去了,走在路上,陈忠对七岁的弟弟道:“弟弟,你想不想当红领巾。”

    弟弟陈实傻乎乎的点点头。

    “你跟我到校长室,我说啥你说啥,管保你当红领巾。”

    陈实还是点头。

    來到学校,陈忠拉着弟弟直奔校长室,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心里怦怦直跳。

    校长看见俩学生來找自己,有些纳闷,道:“进來吧。”

    陈忠走进校长室,手足无措的很,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校长道:“小同学,有什么事么。”

    陈忠鼓起勇气道:“校长,我要揭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