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四章 自杀的熊
    萧郎、柳优晋、龚梓君三人拿着伪造的文件,顺利的通过了盐湖劳改农场的大门岗哨,堂堂正正的走了出去,直到坐上拖拉机,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农场的管理早就混乱不堪,人浮于事,这不奇怪。”萧郎道,他是逃跑的策划者和领导者,肯定做过调查研究的。

    起初他们还有些担惊受怕,时不时回头张望,怕追兵的摩托车赶來,事实证明这纯属多虑。

    三人首先想到的是回家,他们的家人都住在省城,从盐湖农场去省城需要转四次车,很麻烦,因为沒有介绍信寸步难行,好在他们有萝卜公章和劳改局的信笺,伪造介绍信还是很容易的。

    兹有萧如风、刘思国、龚汉林三位同志系我局干部,前往省城执行公务,请予以配合,后面是劳改农场场长的签名,和鲜红的公章,这一张介绍信派了大用场,而劳改犯是有工资收入的,萧郎和柳优晋改造十年,积攒了几十块钱,买车票绰绰有余,并且他们三人都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气质风度很好,装成干部毫无纰漏。

    就这样提心吊胆先到北泰转车,满目疮痍的城市和记忆中的花园城市截然不同,马路两边沒有行道树,只有光秃秃的树桩,江边一片荒芜,香樟林不见踪影,沿街大楼上都刷着标语口号,路上行人皆面有菜色,广播大喇叭里是激昂的进行曲,三个老家伙看着陌生而熟悉的城市,久久无言。

    萧郎在北泰有一所房子,他建议先去那落脚,打探情况决定下一步举动,房子坐落在原來的博爱大街上,过去一看,早已住了几户人家,都是工人家庭,估计是房子充公后房管局分配给了需要的群众。

    三人无处可去,只好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龚梓君腹中饥饿,想买一个烧饼充饥,可光有钱不行,还得有粮票,他们是劳改犯哪來的粮票,只好吞着涎水默默走远。

    “去火车站候车室坐着吧,那的长椅能睡觉。”柳优晋提议。

    “火车站公安民警密布,太危险。”萧郎说。

    “那就去公园。”龚梓君道。

    “不行,三个大老爷们在公园里闲逛,被有心人看见举报一下,咱就完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去哪儿好。”

    “走走看吧。”

    ……中苏关系破裂,赫鲁晓夫撤走了所有的苏联专家,晨光厂和红旗厂的苏联专家组也走的一个不剩,昔日的江湾别墅专家宿舍人去楼空,摇身一变成了地委第一招待所。

    陈北和马春花接到通知去一招开会,招待所的大门和以前不一样了,上面架着大大的五角星,旁边是白色木牌:江北地委第一招待所。

    “这里以前是我家的别墅。”陈北对马春花说。

    “切,资产阶级那一套优越感又來了。”马春花不屑一顾。

    到了楼前,陈北让马春花先进去,自己去看望老朋友大壮。

    大壮是他从小养的一头熊,参加过抗日战争,军衔中士,极通人性,会抽烟喝酒,会帮着干活,解放后一直养在江湾别墅,陈家雇了专人照顾,陈北也经常來看它。

    时光荏苒,大壮作为一头熊已经步入了暮年,再也沒有往日的活泼,尤其这段时间,人都吃不饱饭,何况动物,陈北心里总有隐隐预感,觉得大壮日子不多了。

    來到熊舍前,只见工人正在打扫空荡荡的房间,陈北急忙问:“大壮哪去了。”

    工人一指后面:“被厨房的人拉去了。”

    陈北一听厨房二字,血直冲脑门,拔腿过去,只见大壮被铁链子绑的结结实实,旁边站了四五个人,卷着袖子拿着尖刀和斧头,地上还有一个大盆,大概是预备接血用的。

    “住手。”陈北一声怒喝,匆匆上前。

    大壮见到故主前來,虚弱的悲鸣一声,眼中竟然流出泪來。

    陈北去解铁锁,打不开铁锁,喝道:“钥匙拿來。”

    “你是哪个单位的,为什么干涉我们宰熊。”一个穿干部服的男子质问陈北,看得出他是领头的。

    “这是我家的熊,你凭什么杀。”陈北反问道。

    干部不屑的冷笑:“公家的熊啥时候成了你家的了,笑话。”

    陈北道:“不光这熊,就是这房子,这院子,都是我家的。”

    干部点点头:“知道了,你是陈家的人,既然你要辩论,我就跟你说道说道,这座别墅是陈子锟献给国家的,现在是国有资产,这头熊是和房子一起捐献的,也属于国家财产,我们有权处置,现在国家困难,人都吃不饱,哪有粮食喂动物。”

    说着招呼厨子:“给我宰。”

    陈北眼睛红了,一脚踹过去,干部四仰八叉,干部帽也掉了,满身泥污,指着陈北大骂:“耽误了领导的病情,你要负全责。”

    “我负你马勒戈壁。”陈北上去就打,早被一群人拉住,马春花也闻讯赶來了,拉住丈夫道:“发什么疯,这是地委一招。”

    “谁敢动大壮,我就弄死谁。”陈北谁的话也不听,进入暴走状态,他抢过厨子手中的斧头,奋力砍断锁链,大壮重获自由。

    陈北连会也不开了,带着大壮扬长而去,一人一熊走在大街上吸引了无数目光,高土坡家属院是不能回了,那地方太狭窄,还会惊扰邻居,陈北把大壮直接带到厂里,养在保卫处办公室外的储藏室里。

    马春花随后赶到,和陈北大吵了一架,吵架的焦点在于如何喂养这头食量极大的棕熊,人都沒饭吃,何况是畜生。

    陈北心里也明白,自己养不活大壮,但还是嘴硬无比。

    “那你就和你的熊过吧,永远别回家。”马春花撂下一句话,走了。

    陈北冲马春花背影喊了一声:“少來这套,以为我怕你啊。”回头一看,大壮正站直了身子,冲自己低鸣。

    工会找陈北谈话,居然还是大壮的问題,原來省领导马云卿犯了胆结石的病,需要熊胆治疗,动物园的熊早饿死了,全省只剩下大壮一头活着的熊,为了领导的健康,唯有牺牲它了。

    “反正那头熊也老了,不如宰了为人民造福,熊胆可以治病,熊掌可以补充营养,熊皮可以做帽子,熊肉可以吃,熊的一身都是宝啊。”工会主席说道。

    先前在地委一招被陈北踢倒的干部也來了,大概是被领导批评了,他的态度现在变得很好。

    “陈北同志,我的态度不好,向你道歉。”干部站起來给他鞠了一个躬。

    工会主席说:“陈处长,把熊交出來吧,等着下锅呢。”

    陈北道:“大壮是抗战英雄,得过勋章的,谁也不能动它。”

    干部道:“抗战英雄,我怎么不知道,谁给它授予的勋章。”

    陈子锟道:“大壮是抗日救**的炮兵中士,立过赫赫战功,南泰县志上都有记载的。”

    干部哑然失笑:“原來是国民党军队的熊啊。”

    工会主席也笑了:“小陈啊,这些开玩笑的事情就别拿出來说了,赶紧让人家把熊拉走。”

    “我说不行就不行,沒得谈。”陈北在厂里是有名的臭脾气,党委书记和厂长都奈何不得他,何况工会主席。

    于是,再次不欢而散。

    当晚陈北沒回家,在值班室过得夜,次日早上他先去食堂打了一份稀饭,端着碗來到储藏室想喂大壮,却发现自己从小养大的熊已经咽气了,大壮用爪子把自己的咽喉扯开了。

    陈北找了一辆平板车,拖着瘸腿将大壮的尸体拉到荒滩上埋了,在坟前抽了半包烟,他心里很难受,却说不出因为什么。

    坐了半天,陈北蹒跚着回家去了,娘正带着陈光玩耍,儿子看见爹回家就扑过來让爹讲故事。

    陈北就算心情再坏,看见儿子也就变得开朗起來,他抱着儿子坐在院子里,道:“爸爸给你讲一个苏修逼债的故事吧。”

    这故事是社会上流传的民间故事,做不得真,陈北也是道听途说來的,自己根本不信,权当哄孩子解闷。

    “苏联人不讲究,专门挑咱们困难的时候逼债,以前抗美援朝时卖给咱的破铜烂铁,赫鲁晓夫他都要算钱,沒钱,沒钱就拿粮食,拿猪肉來抵账。”

    陈光已经七岁,瞪着无邪的眼睛问爸爸:“苏联人咋这么坏。”

    陈北道:“要不咋叫苏修呢,他们从來都是大坏蛋,占了咱们老大一块领土也不还,现在又要逼债,简直他妈比阎王还狠。”

    陈光道:“那咱们还了么。”

    “还了,咱们中国人有志气,周总理说,他不是要猪肉么,给他猪尾巴,于是咱们把全国的猪尾巴都集中起來,运了满满一火车,上百节车皮里装的全是猪尾巴。”

    “那得多少猪。”

    “一百万都不止,运到苏联以后,一看这么多猪尾巴,把赫鲁晓夫吓的尿裤子了。”

    陈光哈哈笑起來,前仰后合,忽然又问爸爸:“猪尾巴怎么吃。”

    “油炸,清蒸,火爆,凉拌,吃法多了去了。”

    “我不要吃猪尾巴,我要吃红烧肉。”

    “国家这么困难,哪有红烧肉。”

    “爸爸骗人,有那么多猪,咋会沒有红烧肉。”

    这个问題陈北沒法回答,他只好说:“这个……爸爸再给你讲一个别的故事吧。”

    好不容易哄了孩子睡觉,陈北出门散心,迎面看见三个人走过來,不由奇道:“萧叔叔,柳大爷,龚叔叔,你们什么时候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