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九章 倒戈
    马春花是晨光厂党委副书记,兼任武装部长,她才是民兵团的实际最高领导,在民兵里流传着一种说法,马春花是穆桂英,陈北是杨宗保,一般來说评书里总是穆桂英挂帅,杨宗保当先锋,这回也不例外。

    谁也沒料到,此番出兵,对手竟然是穆桂英的公公,杨宗保的亲爹,杨六郎。

    晨光机械厂民兵团紧急集合的时候,兄弟企业红旗钢铁厂也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幕,红旗厂的民兵是重装备部队,有反坦克枪和迫击炮,但执行这次任务只出动了轻装部队,一辆辆跃进卡车疾驰出厂门,卡车上一排排刺刀闪耀着寒光。

    民兵接到地区武装委员会的命令是保卫国家粮库,严防阶级敌人搞破坏,命令并不是很清晰,沒有指明到底谁是敌人,这年头演习三天两头都有,所以大伙表面上杀气腾腾,煞有介事,心里都以为不过是一场演习。

    部队开赴近郊的国家粮库,排兵布阵,进入阵地,堆起粮食包,架上机关枪,马克沁水冷套筒里加满了冷却液,黄澄澄的子弹带卡进机匣,机枪手利落的拉动机柄,动作潇洒的不得了。

    陈北打了个哈欠,走到阵地外面,和红旗厂武装部的一个干部聊起來。

    “这回演习挺带劲啊,全体出动。”

    “是啊,不晓得演习完有沒有补助,我也不要多,给三斤米就行。”

    “家里困难啊,几个孩子。”

    “三孩子,天天饿得嗷嗷叫。”

    两人抽着烟聊着天,沒事人一样,完全不知道城里已经天翻地覆。

    ……

    最先被攻陷的是北泰火车站,这座仿纽约总站的建筑物还是陈子锟一手建成,时隔多年依然坚固,在压倒优势的农民大军面前,铁路公安处和车站派出所的民警根本沒有动抵抗的念头。

    严格來说,根本就沒有发生冲突,陈子锟的十万大军只有先头部队抵达北泰,五千青壮精锐,挥舞着上千面红旗,那气势真不是盖得,再加上激昂的革命歌曲,谁敢螳臂当车。

    堆在货场上的十吨粮食被一扫而空,饥民们欢天喜地将这些大包扛到拖拉机上,陈子锟面前也摆了一包印着拉丁文的粮食包,原來不是小麦,是磨好的面粉,大概是出口支援所用。

    陈子锟当即下令,埋锅造饭,饱餐战饭后再立新功。

    按说该一鼓作气拿下粮库的,可是人们太饿了,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就眼睛发花腿发软了,已到强弩之末,不堪再用了。

    队伍是带着锅碗瓢盆來的,在火车站外就开始做饭,找几块砖头支起铁锅,拾几根柴火烧水,把面粉往里一放搅合搅合就是面疙瘩汤,也有人胡乱找块板子就开始和面做饼子。

    铁路职工看不下去了,主动借出食堂的大铁锅,和面剁馅子包饺子蒸馒头,可劲的造吧,工农一家亲,谁跟谁啊。

    一碗热腾腾的饺子端到了陈子锟面前,指挥部众人都拿到了面饼,虽然时间仓促,做的是死面饼子,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白面啊。

    大家都落泪了,因为激动,因为感动,因为很久沒有吃过白面了。

    就这样胡乱吃了一顿,先头部队的小伙子们基本都吃了个囫囵半饱,但士气却极度的高涨起來,大纛指向国家粮库,无数面红旗紧随其后,队伍更加壮大了,其中加入了不少城市居民。

    北泰市国家粮库,工人民兵已经接到通知,这不是演习,一伙南泰來的饥民劫走了火车站上的出口粮食,正奔着粮库而來,上级命令大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卫国家财产。

    一辆伏尔加轿车在四辆边三轮摩托的护卫下來到国家粮库,从车上下來的是地委书记麦平,他神情严肃,步伐稳健,穿一件银灰色中山装,与民兵带队领导一一握手。

    “同志们辛苦了,形势很严峻,责任就在你们肩上。”

    随即麦平召集现场办公会,在粮库会议室里对粮库保卫科,民兵指挥人员说:“南泰县以及其他县区的部分农民,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恶毒挑唆下,前來北泰抢粮,这是对社会主义建设的疯狂进攻,你们站在防守第一线,绝不能退缩半步。”

    粮库保卫科长说:“挡不住怎么办。”

    麦平的拳头砸在桌上:“你们手里的武器是派什么用场的,先鸣枪示警,不能奏效就开枪,往腿上打,还不行就射杀骨干人员。”

    会议室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來,一些人摩拳擦掌,觉得立功的时候到了,一些人却陷入了迷茫。

    忽然麦平看到桌子上的茶杯在颤动,接着窗户玻璃也发出嗡嗡的声音,外面传來震撼大地的步伐声。

    他们來了。

    上万人齐步走踩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惊天动地,从窗口望出去,外面已经是红色的海洋,遮天蔽日俱是翻卷的红旗,令人心惊胆战。

    “快,都下去,绝不能让他们进入粮库半步。”麦平急忙下令。

    民兵指挥员们匆匆下楼去了。

    杨树根进言道:“麦书记,我看还是通知省里吧。”他说话声音都有些发抖,毕竟是沒见过世面的基层干部。

    但麦平却是经过二十年代的血与火考验的,也曾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他不怵陈子锟,也有这个勇气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

    “你不用说了,这已经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必须使用专政力量打垮他们。”麦平颇为自信的说道,其实心里却在翻江倒海,他从行署专员转升地委书记才不到三个月,这个时间段出事,仕途必然受到影响,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压住,哪怕死一些人也无所谓,反正事后是可以隐瞒下來的。

    粮库外墙,工人民兵的大喇叭在不停喊着:“请你们立即停步,不要再向前走了,这里是国家重点保护单位。”

    农民们继续前进,充耳不闻。

    民兵指挥员焦躁万分,见对方已经进入警戒线,当即下令,鸣枪示警。

    十几支步枪朝天鸣枪,枪声过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來。

    工人民兵们趴在掩体后面,握着枪的手汗津津的,他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不时困惑的回头张望。

    陈北也很困惑,这到底是什么事。

    忽然一阵刺耳的电流尖啸声传來,是对方在调试高音喇叭。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同志们,战士们,我是陈子锟。”

    一阵电流声,所有人都肃立静听,这个名字熟悉又陌生,但早已刻在每个人心中。

    “同志们,我是受**,刘主席委托,代表中央來看望大家的。”

    一阵喧哗,工人民兵们似乎明白了什么,陈北更是兴奋莫名,扭头对马春花道:“是我爹來了。”

    马春花紧皱眉头,她越发糊涂了,公公带着农民和地委对着干,这究竟是闹哪样啊。

    “同志们,我前天來到南泰乡下,发现灾荒比预想的还要严重,饿殍千里啊,群众饿的皮包骨头,浮肿病遍地都是,发生这样的情况,中央是有责任的,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还能饿死人么,可我听说,不但农村的情况严重,城镇的情况也很严峻。”

    这话激起了工人民兵们的共鸣,是啊,他们每天计划粮就四两,根本吃不饱饭。

    民兵们握枪的手渐渐松开了。

    忽然粮库大楼上的高音喇叭上开腔了:“广大社员们,工人们,我是江北地委第一书记麦平,请大家听我说,不要受了坏人的蛊惑,国家不会不管我们,救济粮马上就到,请社员们立刻回去,等候上级通知,请工人民兵同志坚守岗位,保卫国家财产。”

    陈子锟针锋相对的说道:“麦平同志,我想请问你,社会主义的宗旨是什么,是不是让劳动人民吃饱穿暖,现在广大群众饿着肚子抓革命促生产,粮库里却堆积着上万吨的粮食,宁愿霉烂也不发给群众充饥,还要人回去等通知,你良心何在,党性何在,我看你是官僚主义当家,现在我宣布,解除麦平的地委书记职务。”

    麦平急眼了:“陈子锟,你沒权力这么做,我是省委任命的干部。”

    陈子锟道:“你眼里只有省委,将群众置于何地。”

    两人用高音大喇叭隔空对骂,明显麦平落于下风,陈子锟义正词严,慷概激昂,正气凛然,挥斥方遒,麦平节节败退,理屈词穷。

    陈子锟每说一句,下面就欢声一片,为他喝彩。

    最后,陈子锟说:“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图的子孙后代过上幸福生活,不挨饿,不受冻么,麦平你这样做,与国民党反动派何异,百万先烈的血不都白流了么。”

    继而高呼:“**万岁,人民万岁。”

    群众们喊着口号,以排山倒海的阵势向粮库压去。

    陈北大喝一声:“把大门打开。”

    民兵们早就按捺不住了,纷纷背起枪,和农民战友们紧紧拥抱,胜利会师,合兵一处,铁流进入国家粮库。

    粮库失守,麦平心如死灰,仰面朝天悲叹道:“走错一步啊。”

    杨树根道:“麦书记,还有救,你看。”

    远处,上百辆草绿色的解放牌卡车疾驰而來,车上坐满了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

    守备师的援兵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