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五章 下基层蹲点
    龙山大营救事件后,一切归于平静,萧郎大概救出五十余人,都暂时安置在建筑公司的工棚内,青壮尚可做苦力,老弱却只能白吃白喝白住,公司有些人很不满意,碍于威爵士的情面也不好发作。

    这天上午,萧郎将龚梓君带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向韦仲英引见:“这位龚梓君先生,是我的至交好友,刚从内地來,希望能在公司某个职位。”

    韦仲英很客气,请龚梓君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倒咖啡,自己坐在大班台后面,微笑着问龚梓君希望从事哪方面的工作,龚梓君说做财务比较有经验。

    “龚先生沦陷前是做什么的。”韦仲英随口问道。

    “江东实业银行总经理,江东省财政厅长。”龚梓君无疑炫耀,但他能拿得出手的资历也就这两个了。

    威爵士脸色稍变,从大班台后面出來,招呼秘书泡luak咖啡,又从保湿箱中拿出上好的吕宋雪茄请龚梓君抽。

    “龚先生,我公司最近在筹划股票上市,正缺少这方面的人才,希望您能帮我。”韦爵士言辞恳恳,龚梓君脸露难色:“我已经很久沒关注证券业了,怕是难以胜任啊。”

    当然,龚梓君的托辞不过是知识分子小小的虚荣心作怪,对于一文不名的他來说,任何工作机会都是宝贵的,所以,三言两语之后,他就答应下來,并且提出自己的建议,上市简单,重要的是如何操盘,将股价炒上去然后进行操作牟取暴利。

    “资本运作是最赚钱的。”龚梓君这样说。

    历经劫难的萧郎与龚梓君就这样在香港扎下根來,过上富足舒适的生活,再不用担惊受怕被批斗,再不用忍饥挨饿,而祖国内地的同胞在熬过三年自然灾害后,又要面对新的政治运动,四清运动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1963年2月,**中央召开工作会议决定在农村开展以四清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主要宗旨是“防修反修,防止和平演变。”

    江北粮库事件后,陈子锟急流勇退,主动请辞,卸下所有职务,中央再三挽留,无奈他去意已决,只得同意,经周总理劝说,宋庆龄女士亲自出面,陈子锟最终还是保留了民革中央委员的职务以及四级行政待遇。

    无官一身轻,正是陈子锟现在的心情,小女儿陈姣从北大毕业后分配到江东化肥厂做文秘,陈家也从北京搬回了江东,依旧住在枫林路十号,与马云卿为邻。

    鉴冰处理了上海的房产,也回到省城,一家人再次团聚,陈子锟将家里所有的西装、旗袍都封存起來,只许家人穿和劳动人民一样的服装,布料也不许搞特殊化,他本人更是一年四季中山装,平时和老朋友下下棋,去江边钓鱼,从不与官场上的人來往,更不再去部队视察。

    四清开始,全国范围内组织号召百万干部下乡蹲点搞运动,江东省也不甘落后,从省直机关中抽调精干人员下乡,各部委办局以及下属机关企事业单位也抽调干部下乡,省第一人民医院根据卫生局指示,安排了一些干部下乡,陈嫣就在其中。

    陈嫣是省一院学历最高,最年轻的主任医师,又是学科带头人,医学院教授,绝对的专家级医生,她被选调下乡纯粹是医院党委某些人的决策,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陈嫣从不把领导放在眼里,本身性格又过于孤傲,很不善于团结群众,二是陈子锟下台了,省里某些领导想给陈家人送几双小鞋穿穿。

    得知消息后,陈嫣根本不在乎,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临走前才告诉父亲自己要去南泰县帮助基层搞四清运动。

    女儿已经三十八岁了,搁在旧社会都是当祖母的人了,但陈嫣至今单身,连个男朋友都沒有,这让陈子锟很心焦,却无能为力,而且女儿有洁癖,对个人卫生极其讲究,每天洗手无数次,衣服鞋子整洁无比,房间也很是清洁,省城生活条件尚可,下乡蹲点可怎么办啊。

    “要不爸爸找人说说,把你留下。”陈子锟道。

    陈嫣摇摇头:“这不正中他们下怀么,我沒那么娇气,再说苦水井我也去过很多次了,那儿的人很好,爸爸您放心。”

    陈子锟道:“蹲点搞四清运动,您尽量少参与,运动无非整人,不是好事。”

    陈嫣道:“我懂。”

    次日,陈嫣带着简单的行李下乡了,在火车上遇到了拖着大包袱小行李和两个孩子的刘媖。

    刘媖是省政府的工作人员,她也是被抽调下到基层蹲点开展四清运动的,此前她的丈夫张广吟因为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北泰晨光机械厂宣传科当美工,这次下基层,一家人反倒可以团圆了。

    按亲戚关系说,刘媖是陈嫣的小姨,其实两人年纪差距不大,很有共同话題,在火车上也正好做个伴,有说有笑就度过了四个小时的车程,抵达北泰火车站。

    张广吟前來接站,他穿一身朴素的蓝布中山装,口袋里别着两杆钢笔,眼镜腿上绑着胶布,比往日清瘦了许多。

    他们一家人团圆了,陈嫣却要继续转车,她的目的地是南泰县苦水井乡卫生院。

    解放十五年了,苦水井新貌变新颜,铺设了新的县乡级公路,公社所在地的围墙上,都刷着标语口号,三面红旗总路线,**思想万万岁,看起來振奋人心。

    卫生院就在镇上,是一个砖墙围起來的大院,一排瓦房,十间办公室,有三个医生四个护士,院长是赤脚医生出身,四十來岁很热情,赤脚穿塑料凉鞋,背心外面套白大褂,指甲缝里都是黑泥,他想和陈嫣握手,却被巧妙的躲了过去。

    “欢迎陈医生到咱公社來蹲点帮助开展四清运动,大家呱唧呱唧。”院长倒也不尴尬,率先鼓起掌來。

    陈嫣不是第一次到苦水井來了,五三年水灾时候就來过,知道乡下医疗条件差,医生水平低,很多病人常年得不到诊治,便道:“搞运动我不在行,看病还行,要不这样,我替你们给病人诊病,你们腾出精力來开展四清运动。”

    院长和几个职工对视一眼,都说好。

    农村的四清是“清工分,清帐目,清仓库和清财物”,但那是生产队的任务,卫生院沒有浮财,采取的另外的一套四清标准“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和清经济。”院里沒几个人,也都不是好斗的角色,自然很难开展,不过好在公社有统一安排,诸如卫生院、农机站、畜牧站的工作人员集中在一起开展四清,其实就是开批斗会,趁机打倒不顺眼的人。

    公社召开四清大会,主持人是新任公社书记李花子,江北粮库事件中,李花子被陈子锟就地免职,后來也受到牵连,坐了三年冷板凳,但是随着麦平和杨树根的复出,李花子也咸鱼翻生,重新当上了公社书记。

    公社礼堂主席台上,李花子拿着稿子照本宣科,他这些年沉下心來努力学习,已经能认识三百个汉字了,一般常用政治术语,领袖名字,更是牢记于心,不会出错。

    “社会上的阶级斗争仍然十分尖锐,地富反坏分子活动猖狂;基层干部贪污腐化、多吃多占,必须要全部扫除,四清运动在各地不仅有开展的必要,而且必须大张旗鼓,集中火力,一致对敌。”

    说到这里,李花子顿了顿,道:“据我了解,咱们公社隐藏了一些右倾分子,借着这次机会,正好把他们揪出來,揭发批判,狠批硬斗,比如龚大鹏,这个人就是苦水井的右派头子。”

    龚大鹏是借着陈子锟上位的,在民间威信很高,如果不打倒他,李花子这个公社书记的位子坐的就不稳当。

    公社里开展四清运动的时候,陈嫣却在卫生院接待病人,乡下的病人与省城不同,基本上沒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是些因为卫生习惯不好引起的常规疾病,医学博士陈嫣处理这些头疼脑热发炎感染之类的疾病简直是大材小用,不过她很有耐心,一个人单独处理,问诊开药检查做手术,样样俱全。

    一上午诊治了三十余名病人,做了一台小手术,为一个孩子切除脓疮清理创口,忙下來陈嫣汗流浃背,但心情却很愉快,她平时是有洁癖,但在病人面前却完全沒有,什么浓痰脓疮根本不在乎。

    “陈医生,神医啊,华佗再世,菩萨下凡。”病人们激动万分,纷纷表示感谢。

    “这么漂亮的女医生來给咱们看病,真是八辈子修來的福气。”

    “感谢**,给咱派來陈医生。”

    陈嫣虽然三十八岁了,但保养的极好,皮肤白皙个头高挑身段苗条衣着整洁,在一群脸色蜡黄的病夫面前,简直就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很快她的名声就传了出去,附近十几个生产队的社员不管有病沒病,都跑到卫生院來瞧病,把个乡卫生院围的水泄不通。

    这件事很快引起了公社书记李花子的注意,一打听才知道是陈子锟的女儿來了,李花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刚吃完饭把碗筷一丢,倒背着手披着褂子,趿拉着塑料凉鞋就來到卫生院。

    “吵吵什么,都让开,哪有什么女菩萨,你们的病好了,那是学习**思想的结果,知道不。”李花子颐指气使道。

    社员们不敢顶撞他,让出一条道路。

    李花子走到诊室门口,陈嫣正给一个老大娘听诊,将公社书记视为无物。

    “陈嫣同志,组织上派你下基层是开展四清运动的,不是卖弄所谓的医术來邀买人心的。”李花子用手指关节点着桌子,很严肃的说道。

    陈嫣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看病到后边排队。”

    李花子道:“我沒病,看什么看,告诉你,别以为你爹是陈子锟,就能为所欲为。”

    社员们震惊了,女菩萨原來是陈子锟的女儿,怪不得啊。

    李花子道:“都散了,今天不看病了。”

    几个狗腿子也跟着吆喝:“走走走,卫生院要开展四清了。”

    社员们慑于公社书记的虎威,悻悻离开,李花子正在得意洋洋中,忽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豆大的汗珠哗哗的下,站都站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