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六章 虎父无犬女
    李花子突发急病,大家都慌了神,一个狗腿子扑上去猛掐书记大人的人中,把个李花子给气的,肚子疼你掐人中管蛋用,不过他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來,只能虚弱的唉哟哎哟的叫唤。

    陈嫣走过來摸摸李花子的肚子,找准位置压了压,李花子疼的差点背过气去。

    “这儿疼。”陈嫣问。

    李花子面色惨白,无力的点头。

    “急性阑尾炎,马上手术,不然病人会疼死。”陈嫣当机立断,对手足无措的狗腿子们道:“把李花子抬到手术台上去。”

    又对卫生院一干人等道:“准备手术。”

    院长慌手忙脚道:“咱卫生院沒这个条件啊。”

    陈嫣道:“手术器械我都带了,你们打下手就行。”

    院长等人忙不迭的准备白大褂、消毒水,公社卫生院条件很简陋,沒有手术台,沒有无影灯,连麻药都沒有,李花子躺在一张普通病床上,护士把他的衣服解开,露出精瘦的肚皮,李花子不讲卫生,身上散发着臭气,把陈嫣熏了个踉跄。

    陈嫣戴上口罩和手套,拿出雪亮的手术刀。

    李花子吓哭了:“我要打麻药。”

    院长道:“李书记,咱院里沒有麻药啊,要不,套车送你去县医院。”

    李花子疼得要死,哪能再经得起颠簸,可是又怕不打麻药开刀,正在犹豫,陈嫣道:“我有麻药,你躺好。”

    说着拿出一个小针筒來,李花子放了心,乖乖躺好,忽然又道:“你别乱下刀子把我好的部件摘了啊。”

    陈嫣道:“不相信我的技术,好啊,你去县医院开刀吧,各单位都忙着四清,等你到地方估计也疼死了。”

    “好,你下刀子吧。”李花子到底忍不住疼,只能选择相信。

    陈嫣给他打了一针,用碘酒一擦,拿起手术刀径直在他腹部开了个口子,位置精确无比,刀子一动,坏死的阑尾被夹了出來,丢在不锈钢托盘上。

    “好了。”陈嫣放下手术刀,摘下手套。

    “这就好了。”李花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窗外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台手术呢,陈嫣娴熟的技术令人叹为观止,开个刀就几秒钟而已,简直太神了,太厉害了。

    院长端过托盘给李花子看,里面是一坨烂肉。

    李花子心里一惊,再看自个肚皮上一个大口子,吓得差点哭了:“赶紧给我缝上啊。”

    陈嫣道:“不慌,先开展四清运动,你不就肚皮上开了口子么,一时半会死不了,丁点大的事儿能和伟大的四清运动相提并论。”

    李花子气的差点吐血,群众们却齐声叫好,到底是陈子锟陈大帅的女儿,生的菩萨面孔,金刚心肠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其痛快。

    “陈大夫,算我求你行不,赶紧给我缝上吧,要命啊。”李花子放下他公社书记的尊严,苦苦哀求,几个狗腿子也跟着说好话,卫生院的院长也帮着求情。

    陈嫣道:“那四清运动怎么办,还开展不开展。”

    李花子忍痛道:“都随你。”

    陈嫣这才满意,三两下将李花子的肚皮缝好,道:“好了,回去养着吧。”

    李花子道:“怎么这么疼啊,不是打了麻药么。”

    陈嫣道:“哪有麻药,给你打的是生理盐水。”

    李花子气得半死,忍着疼在狗腿子们的搀扶下哼哼唧唧走了,陈嫣看了看托盘里的烂肉,道:“把这下水扔了吧。”

    院长偷笑,这位陈医生真有一套,把公社书记耍的团团转,以后有好戏看了。

    卫生院腾出一间屋來做陈嫣的卧室,知道陈医生爱干净,又发动群众把茅房掏了个干净,重新铺了茅草,用砖头垒了蹲坑,还撒了点珍贵的消毒水。

    陈嫣就这样暂时住了下來,每天忙着给社员们看病,日子过的倒也充实,老百姓很淳朴,分得清好人坏人,且不说陈嫣医术高明,看好了大家的病,就是看她爹陈子锟的面子,也要好好招待人家。

    六零年,要不是陈子锟带着大伙分粮食,饿死的还要多哩,大家都这样说。

    每天午饭晚饭,都有社员端來家里的好吃好喝招呼陈嫣,新鲜蔬果蔬菜不断。

    消息传到卧床休养的李花子耳朵里,把他气的够呛,说这个资产阶级臭小姐把咱们公社弄的乌烟瘴气,一定要好好收拾她才行。

    公社会计说:“等李书记的病养好,咱就开四清批斗大会,连陈嫣带龚大鹏,一块斗倒。”

    李花子道:“那必须的,别看她爹是个人物,她可沒那么大本事,这回落到我手里,不死让她褪层皮。”

    会计桀桀的笑了,伸出大拇指:“李书记高。”

    ……

    傍晚,一个少年端着南瓜粥來到卫生院,敲敲陈嫣的房门,陈嫣出來道:“小猴子,你娘又做好吃的了。”

    小猴子放下碗,神神秘秘道:“俺娘说了,李花子要开会斗争你哩。”

    陈嫣鄙夷的一笑。

    小猴子道:“姨,俺娘说让你躲躲。”

    陈嫣道:“替我谢谢你娘,不过我不会逃避的,对了,你爹呢。”

    “俺爹在家。”

    “那你爹叫來,姨有事和他商量。”

    十分钟后,龚大鹏风风火火赶到卫生院,陈嫣道:“听说李花子要开批斗会,我想矛头肯定是指向你的,我不过是附带着批斗一下。”

    龚大鹏道:“李花子个狗日的记仇哩,仗着杨树根当了地区副专员,就横行霸道,群众才不吃他这一套。”

    陈嫣道:“我找你來就是商量一下对策,把群众组织起來……”

    听完陈嫣的话,龚大鹏不由赞叹,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一星期后,苦水井公社四清大会在公社礼堂举行,公社书记李花子带兵主持会议,他先传达了地区、县里关于开展四清运动的指示。

    “四清,就是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清经济,目前來看咱们公社有些人的思想很反动,胆敢反对总路线,反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是严重的右倾主义,必须狠狠打击,让他们交代问題。”

    礼堂的水泥凳子上坐着的都是公社驻地各单位的工作人员,卫生院畜牧站农机站水电站党委政府一干人等,其中不乏李花子的亲信,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听到李书记语气有加强,就拼命的鼓掌。

    李花子顿了顿,道:“还有一些省里來的同志,名义上是组织上派來蹲点指导我们工作的,可是呢,严重脱离群众,搞特殊化,住单间,吃小灶,多吃多占,搞资产阶级那一套,这是反对三面红旗,这是复辟。”

    矛头直指陈嫣,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射到卫生院职工这边。

    李花子继续道:“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某些人是**,身份特殊,但我李花子就不信这个邪,我管你是老狐狸还是母老虎,到了我苦水井的地盘,就要坚决打倒你。”

    掌声响起,李花子喝了口水,示意下面心腹发起批斗。

    可是陈嫣先站了起來:“我有话说。”

    李花子道:“沒轮到你发言。”

    陈嫣道:“我是省里下派到苦水井蹲点的四清工作干部,是奉了**,刘主席,郑书记的命令來指导你们搞四清的,谁给你的权力不许我讲话,你是不是土皇帝当的太过瘾了,连**他老人家都不放在眼里了。”

    这话说的诛心,帽子扣的大,李花子的脑袋戴不下,理屈词穷,只好眼睁睁看着陈嫣走上來,将自己挤到一旁。

    陈嫣颇有乃父之大将风范,面对干部们毫无惧色,事实上她经常在大学讲堂里给几百名学生授课,业务学术上的辩论也经常开,人民大会堂都去过,苦水井这破破烂烂的小礼堂对她來说小菜一碟。

    “同志们,苦水井公社阶级斗争的形势很严重,很尖锐,很复杂啊。”陈嫣用了三个很字,一下就把听众的情绪带动起來了。

    “五月初,**在杭州召集部分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开会,会上**说,先前对斗争形势估计不足,认为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大队很坏,现在看來,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大队很坏阶级斗争仍然十分尖锐,很多单位实际上已经烂掉了,领导权已经不在**手里了。”

    台下瞠目结舌,不少人都听傻了。

    陈嫣语气激昂,抑扬顿挫,普通话标准,比起李花子磕磕巴巴的演说,强了岂止十倍,她话锋一转道:“我下基层以來,并沒有立刻开展工作,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沒有掌握情况,如同睁眼瞎一般,很容易被坏人利用,所以我沉下心來,借着给群众看病的机会,了解了苦水井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严重,个别领导干部贪污腐化、多吃多占,比起解放前的国民党反动派來不遑多让,他们简直就是披着**皮的日本鬼子。”

    李花子气坏了,想制止陈嫣的发言,忽然礼堂大门打开,明亮的阳光照射进來,龚大鹏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身后是密密麻麻的群众,不由分说就往里面涌。

    “你们來干什么,谁让你们來的。”李花子喝道。

    “不是公社通知让俺们來开大会的么。”群众们七嘴八舌答道。

    陈嫣道:“是我让大家來的,现在我宣布,苦水井公社四清批斗大会,正式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