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二章 天下大乱
    深夜,郑泽如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里,拉亮客厅的电灯,发现儿子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抱着膀子仿佛很冷的样子。

    父子相对,久久沉默,郑泽如脸上依稀还有耳光的指痕,胳膊上有淤痕,他苦笑一声道:“小杰,你都看见了,爸爸沒用,被小将们批斗,北京不安全了,你今晚就走吧。”

    郑杰夫张了张嘴,想说话,却终于沒有开口。

    郑泽如道:“形势恶化的太快,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省城怕是也不安全了,当情况危急无路可走的时候,你就去北泰找这个人,告诉她你是我郑泽如的儿子。”

    说着拿出钢笔在笔记本上写了几行字递给儿子:“拿好。”

    郑杰夫收起纸条,去卧室收拾了行李,郑泽如安排了司机送儿子去火车站,父子离别的时候,郑泽如终于流露出慈父的表情,抚着儿子的头发说:“小杰,经历过这些事情后,你就长大了。”

    “爸爸,我还能见到孟老师么。”郑杰夫还是忍不住问。

    郑泽如苦笑了一下:“孟老师去很远的地方,也许你们将來会再见的。”

    司机在门口说:“部长,火车半小时后开。”

    郑泽如摆摆手道:“小杰,你走吧,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不管世界怎么变化,知识永远是最有用的。”

    郑杰夫用力的点点头,拿着行李上车了,这是他第一次坐父亲的专车,也是最后一次,坐在伏尔加软绵绵的沙发座椅上,回望父亲的身影原來越远,郑杰夫觉得往日伟岸的父亲是如此苍老,如此不堪一击,他忍不住流泪了。

    司机将郑杰夫送到火车站,正好有一班去江东的火车半夜发车可以赶上,用不着买票,因为到处都是大串连的红卫兵,赴京的,离京的,只要带着红卫兵的袖章就能免票。

    郑杰夫艰难的挤上了火车,一夜未眠,次日下午终于回到了江东省城,走出车站的一刹那,他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变了,所有的围墙上都刷着标语,所有的商店招牌都换成了红色,铺天盖地都是**语录,那些沿用多年的老字号商铺名字全都变成了“红卫”,“红星”,“井岗山”,“长征”之类。

    路过省府大楼的时候,广场上人头攒动,红旗招展,数千名红卫兵正在冲击大楼,大楼前站着三排解放军战士,手挽手组成人墙抵御冲击,一边是红五星和红领章,一边是红宝书和主席像张,却是泾渭分明的两派。

    声浪滚滚,口号震天,郑杰夫听的清楚,是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韩乐天,打倒修正主义保皇派马云卿,打倒叛徒内奸大特务徐庭戈。

    红卫兵们要打倒的人分别是现任省委书记,省长,还有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

    这世界怎么了,**的党委和政府竟然成了红卫兵们打倒的对象,郑杰夫虽然也是红卫兵出身,但却无法理解事情在短期内演变成这种程度,正如他无法理解林牧学院学生批斗自己父亲一样,他不敢再看下去,匆匆回家。

    母亲沒在家,锅灶是冷的,饥肠辘辘的郑杰夫找了一些挂面下了吃,等了许久潘欣才回家,看到儿子回來,她又高兴又担忧,问了北京的情形,郑杰夫沒有照实说,只说一切都好。

    “你爸爸安全我就放心了,现在省城很乱,红卫兵冲击省委,要不是部队守着,领导们就要被批斗,咱们家也不安全,不知道哪天就被他们打上门來。”潘欣道。

    郑杰夫拿出字条:“妈妈,爸爸说有危险就去这里。”

    潘欣看了看,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你爸爸还是沒忘了他们啊,这地方应该是安全的,你明天就去吧。”

    郑杰夫道:“妈妈,你跟我一起去吧。”

    潘欣道:“孩子,谁都可以去,但妈妈不能去,将來你会明白的。”

    忽然外面一阵噪杂,潘欣站在窗口望过去,只见一群红卫兵冲破门卫的阻拦,径直奔着这儿來了,为首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人,束着武装带,高举红宝书,正是徐庭戈的儿子徐新和。

    夜袭省委家属院这一招是徐新和想出來的,省委大楼有解放军防守,实在冲不进去,不如抄其后路,直捣黄龙。

    郑杰夫也站在窗口观望,他发现徐红兵身后的人已经不是东风吹的队员,而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省委家属院是一栋栋苏式四层楼房,楼门从里面上锁,可是架不住徐红兵住在这儿,有钥匙,他打开楼门带领战友们长驱直入,直奔二楼自己家,房门反锁,钥匙也打不开。

    “徐二,你这个革命的叛徒,投降吧,红卫兵小将兴许能饶你一条狗命。”徐红兵大声嚷道,又低声对战友们说:“徐二很狡猾,小心他跳窗。”

    真被他料到了,徐庭戈被红卫兵小将堵在家里,情急之下狗急跳墙,从二楼阳台跳下,怎奈年纪大了,腿脚不如当年干中统特务那阵矫健敏捷了,一只脚崴了,一瘸一拐正想逃窜,红卫兵们已经从四面八方围拢过來,一张张年轻的面庞上杀气腾腾,手中的武装带啪啪响。

    堂堂省政法委书记被一群毛孩子包围,徐庭戈觉得很屈辱,他厉声喝道:“你们这样干是要负责任的。”

    “负你妈了个比的责任。”一个红卫兵抡起武装带抽下去,铁头砸在徐庭戈脸上,立刻鲜血直流。

    徐庭戈从事政法工作多年,有配枪的习惯,掌管生杀大权的他当机立断,拔枪在手,这是一把五二式公安枪,仿自德国ppk,性能很好,隐蔽性强。

    红卫兵们见他拔枪,丝毫无惧,反而更加愤怒,一个个挺起胸膛道:“开枪啊,你胆敢杀害革命小将,定让你万劫不复。”

    徐庭戈不敢打人,但鸣枪示警的胆子还是有的,他朝天扣了一下,沒响,以为有臭子,拉了一下枪栓排出子弹,再次扣动扳机,依然瞎火。

    “你的子弹,都被我换成臭子了。”二楼上,徐红兵冷冷说道,一扬手,几颗亮晶晶黄澄澄的子弹落了下來,在水泥地上乱弹。

    徐庭戈无力的垂下了手,他败得不冤,家里出了内鬼,不败才怪。

    “妄图开枪杀害红卫兵小将,打死他。”红卫兵们一拥而上,拳打脚踢。

    “我來。”徐红兵一跃从二楼阳台上跳下,稳稳地落在地上,分开众人,抬起穿着四十三码军用胶鞋的大脚,狠狠朝父亲佝偻在地上的身躯踢去,一下,两下,三下,沉闷的声音如同踢在沙袋上一般。

    徐红兵叉着腰,一只脚踩在父亲身上,慷慨激昂道:“**教导我们说,敢造反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可贵的品质,是无产阶级党性的基本原则,我们革命者就是孙猴子,要抡起大棒显神通,施法力,把旧世界打个天翻地覆,人仰马翻,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红卫兵们热烈鼓掌,有个英姿飒飒的女战士还喊了一声:“说得好。”

    徐红兵骄傲的点点头,忽然发觉脚下的徐庭戈纹丝不动。

    徐庭戈沒了声息,红卫兵们害怕打出人命,虚张声势道:“徐二,你别装死,咱们撤。”

    人群呼啦一下全跑了,邻居们这才敢上前扶起徐厅长,掐人中,喂水,半天徐庭戈才醒过來,感觉肋间钻心的疼,他叹口气道:“新和这三脚够狠,将來这孩子一定有出息。”

    徐庭戈被送进了医院,经诊断被踢断三根肋骨,还有多处软组织挫伤,红卫兵们到底还嫩,打人的技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次日,郑杰夫带着行李去火车站,打算去北泰投亲,路上看见街对面一个少年走着走着,就被人抢去了头上的军帽,他想抢回來,却被人暴打了一顿。

    郑杰夫认出这是同学马京生,他爸爸是省长马云卿。

    他上前打招呼:“马京生,怎么了。”

    马京生擦擦鼻血道:“沒事,几个小痞子抢我军帽,被我揍了一顿。”

    郑杰夫道:“有日子沒见了,你最近过的咋样。”

    马京生道:“到处串连,去了不少地方,大庆,大寨,井冈山,湘潭,都去了。”

    郑杰夫羡慕不已,又道:“咱们东风吹战斗队咋解散了,我看你的袖章都沒了。”

    马京生道:“你这段时间哪去了,连这个都不懂,**把刘主席打倒了,咱们**失势了,现在是那些泥腿子的天下,连老子的军帽都敢抢,要在以前,我就让我爸爸派民警把他们抓起來判刑,对了,你怎么样。”

    郑杰夫黯然道:“我刚从北京來,那儿的情况也不好,很多高级干部被打倒了,我父亲也沒逃过。”心里却想到了孟晓琳,沒來由的一阵疼。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后面过來一队红卫兵,一个个卷着袖子拎着皮带杀气腾腾的,队伍中一人振臂高呼:“打倒反动军阀陈子锟。”然后一帮人都跟着呐喊,路人为之侧目。

    “他们去抄陈子锟的家。”马京生道。

    “走,看看去。”郑杰夫忽然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