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五章 英雄迟暮
    批斗大会正式开始,披着大衣的陈忠再度出现,他对这些瑟瑟发抖,早已支撑不住的老反革命们说:“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谁交代的彻底全面,谁揭发的深刻入骨,谁就能得到人民的宽大,就可以回家,开始。”

    沒人说话,台上死一般的沉寂。

    陈忠冷笑道:“你们不说就以为能隐瞒住真相么,历史是不容篡改的,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罪证我早已掌握,现在是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小本子。

    依然沒人说话。

    阎晓松按捺不住了,上前踢了阎肃一脚:“阎肃,你先说。”

    阎肃道:“囡囡,别踢爷爷。”

    阎晓松叉着腰横眉冷目:“谁是你的囡囡,我已经和你这个历史反革命彻底划清界限了。”

    阎肃道:“爷爷沒什么好说的。”

    阎晓松道:“给你机会你不要,好,给他上喷气式。”

    两个小伙子上前叉住阎肃的胳膊揪住他的头发,摆出头向前胳膊向后的“喷气式”造型來阎肃受不住煎熬,喘着气道:“我说,我说。”

    阎晓松将话筒拿到他嘴边,道:“交代吧。”

    阎肃道:“民国十四年……”

    阎晓松猛踢他一脚:“说公元纪元。”

    “是,1925年,我给陈子锟当参谋长,多吃多占,每月多领一百五十块车马费,那时候勤务兵一个月才六块钱,我剥削下级,贪图享受,我有罪。”

    “不要避重就轻,说重点。”

    陈忠忽然道:“阎肃,你的罪行我们已经基本掌握,现在是你将功赎罪的时候,你揭发一下陈子锟的罪行吧。”

    阎肃摇摇头。

    陈忠大怒,道:“死到临头还不悔改,让他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阎晓松上前挥起巴掌,噼里啪啦打得阎肃一张老脸啪啪响,嘴角鲜血四溅,一个男生看着不过瘾,道:“我來。”抡起武装带抽下去,阎肃被打得皮开肉绽。

    陈忠站在麦克风前,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坦白,我就替你们说,陈子锟是老牌历史反革命,他鱼肉乡里,收编土匪危害一方;他骄奢淫逸,娶了五个老婆,外面还养了不少情妇;他为了自己享乐,驱使劳动人民为他修建行宫,耗费巨额公帑;他穷兵黩武,当军阀的时候购买了大量武器弹药,称霸一方,却从不为百姓谋福利;他反对革命,四一二时期杀害大批革命工农;他贪生怕死,面对日寇进攻,拱手让出江东;他钻营投机,在革命胜利前夕改旗易帜;他就是一个车头车尾的投机家,反动派。”

    激昂的声音在体育馆里回荡,群众们都恍然大悟,陈子锟竟然是这么一号角色。

    陈忠厉声质问阎肃:“阎肃,我说的这些,可曾有半句假话。”

    阎肃抬起头來,眼睛已经被血污糊住,他艰难的说:“是真的,可是……”

    陈忠把话筒拿走了,阎肃后面的话谁也沒有听见。

    “打倒陈子锟。”陈忠振臂高呼。

    下面立刻传來排山倒海的怒吼,体育馆的屋顶都被震动了。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代。”阎晓松猛地推了一把阎肃,将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推倒在台上。

    “我揭发。”阎肃泪流满面,颤声道:“1942年,陈子锟和日伪私下來往,从敌占区购买大批粮食……”

    陈忠眼睛一亮,大声道:”好啊,1942年正是抗战艰苦时期,陈子锟竟然和敌人暗通款曲,用后方人民的血汗钱资敌,原來他不但贪生怕死,还是个隐藏很深的大汉奸。”

    “打倒大汉奸。”群众们怒吼着,一些前排的人将手里的东西砸向陈子锟,一个铁皮眼镜盒砸中陈子锟的眼角,顿时流出血來。

    陈子锟感到彻骨的寒冷,他在呐喊声中第一次如此的无助和彷徨,活了快七十岁,一生功过已能盖棺定论,沒想到却摊上这场运动,晚节不保,成了人民的敌人。

    他徒劳的辩解:“我从敌占区买粮是为了赈灾。”

    可是沒人听见他的话,群众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爬上台來殴打这些老家伙,场面一度失控。

    红总司的小将们费了一番力气才将群众劝下台去,继续批斗。

    “我也要揭发。”陈寿喊道,他跪在地上,脸色蜡黄,汗水直滴。

    “说。”红卫兵薅住他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提了起來。

    昔日苦水井的大杆子,杀人不眨眼的土匪陈寿,被一个瘦弱的少年掐住脖子,近乎哭腔的喊道:“我揭发,如果不是陈子锟私自放走日本亲王清水宫,抗战早就结束了。”

    “说详细。”少年一个耳光打在陈寿脸上。

    “我说,咳咳。”陈寿吐出一口血來,血沫中有一颗牙齿。

    “我也揭发。”盖龙泉道,“陈子锟他他他,他制毒贩毒,偷运鸦片,名义上成立禁烟执法总队,背地里和上海滩的大流氓李耀庭一起垄断上海一半的鸦片市场,赚了无数金钱,用來购买美国造的洋枪洋炮,杀害人民,他手上的血债数不清啊,我是他的帮凶,干了许多昧良心的事情,我参与了江西苏区的围剿,手上的血债也不少,请红小将们惩罚我。”

    曾蛟也喊道:“我也坦白,我是淮江上的水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后來陈子锟看中我的本事,将我招安,委任我当他的警察厅长,杀害了不少革命义士,我也是血债累累的历史反革命,我向人民认罪,我伏法,我交代,我坦白,我揭发……”

    说到后面,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坦白。”王三柳举起了手,“我是汉奸走狗,关东军特训空挺队,傀儡皇帝溥仪的卫队,我当过伪北泰警备司令,后來被陈子锟拉拢,投靠了国民党,在他麾下当差,48年交警总队和人民解放军在江北交锋,我也有份,我的一生,是无耻的一生,罪恶的一生。”

    “你有什么要交代的么。”红小将们将林文龙拖了过來,昔日江大教授已经吓破了胆,两股战战,裤子湿了,嘀嗒滴水,他吓尿了。

    “我也揭发检举,陈子锟他贪图享受,三妻四妾,还在外面搞花头,二十年代包养女记者唐嫣,在上海金屋藏娇,还和女秘书刘婷长期保持不正常男女关系,他的小妾鉴冰,是旧社会上海滩妓女出身,他儿子陈北,是宋美龄的干儿子,他的女儿陈嫣,抗战一开始就送往美国读大学,陈子锟本人更是和各路军阀结交,左右逢源,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和学界反动权威是朋友,美国佬是朋友,和日本人是朋友,和伪政府官员是朋友,连蒋介石都是他的把兄弟。”

    陈忠点头道:“很好,越挖越深入了,不过陈子锟的罪恶远不止这些,你们明着揭发他,其实是保他,他阴谋篡党夺权,勾结美帝,家里私藏电台武器,挑动群众斗群众,反对三面红旗大跃进,反对**,这些大罪行你们怎么不说,还是不老实,给我打。”

    小将们扑上去拳打脚踢,正乱哄哄的打着,忽然徐红兵等人押着徐庭戈來了。

    “陈总司令,我们逮到一条大鱼。”徐红兵兴高采烈道。

    徐庭戈被押上了台,他的分量不比陈子锟轻,那些小角色暂时被放过,火力集中在这两人身上。

    “徐二,你有什么要交代的么。”陈忠道。

    徐庭戈凄然一笑:“该交代的我全都交代了,要不你们提醒我一下。”

    徐红兵道:“还不老实,你不是说过,当年你和陈子锟一起在北大拉车么,他对**颇多不敬言辞,现在不揭发,更待何时。”

    徐庭戈道:“对,陈子锟辱骂**,说他老人家是湖南土鳖,还讥讽说小小的图书管理员,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

    这句话一出,体育馆简直开了锅,愤怒的群众们上前揪斗陈子锟,喝令他跪下向**道歉。

    陈子锟被推來搡去,挨了多少巴掌也记不清了,他心如死灰,无力反抗,被亲人、朋友、下属出卖,被人民当成公敌,哪怕是死,也不能证明清白,只能背负上畏罪自杀的罪名。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不但要杀人,还要诛心啊。

    人群中,一身红卫兵装束的陈姣泪流满面,亲爱的爸爸被人折磨成这样,她却无能为力。

    批斗大会圆满成功,历史反革命们暂时放回家去,等待通知,随时接受下一轮批斗,而陈子锟和徐庭戈这两个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头子,则被关进了红总司的牢房。

    陈姣心急火燎,赶到医院将父亲被批斗扣押的事情告诉了大姐,陈嫣沉思片刻道:“红总司势力很大,省城沒人敢惹他们,想救爸爸,只有找大哥出马。”

    事不宜迟,姐妹俩立刻坐火车赶往北泰。

    北泰和省城一样,全国山河一片红,到处都是标语口号大字报主席像,到处响彻革命歌曲,到处大跳忠字舞,晨光机械厂也近乎停产,工人们都忙着闹革命。

    高土坡家属院,陈嫣姐妹将省城的事情一说,陈北怒发冲冠:“敢打伤我娘,批斗我爹,我打不死这帮小畜生。”回身从枕头下摸出五四手枪别在腰上就要动身。

    马春花拦住了他:“别冲动,你单枪匹马斗得过红总司么。”

    陈北道:“那你说怎么办。”

    马春花道:“想营救公爹,还是要请大妹妹出马。”

    陈嫣纳闷了:“我。”

    马春花道:“如今能与红总司这样的组织相抗衡的,唯有南泰的红农会,请他们出面,以开批斗会的形式把公爹从红总司手里抢过來,不就万事大吉了。”

    陈北道:“红农会凭啥帮咱。”

    马春花道:“公爹在江北农村威望极高,老百姓都念着他的恩,大妹也一样,治病救人万人敬仰,她一句话,红农会保准答应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