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八章 旧飞机
    陈子锟驾驶摩托开了七个小时终于在风雪中抵达省城郊外,四下一片苍茫,道路两旁是笔直的白杨树,一块斑驳的铁牌子上写着“军事管理区,禁止入内”。

    这里早年是陈子锟建设的机场,后來演变为国民党空军基地,解放军航校,现在划归地方,属于民航局下属的备用机场,一度是江东体委航空学校的训练场站。

    寒冬腊月,备用机场外的道路两侧杂草丛生,铁丝网都生锈了,路上都是积雪,这里是偏僻郊外,人迹罕至,只有呜呜的风声。

    陈子锟转动油门,驱动摩托慢慢前行,基地大门紧锁,锁头却沒有锈死,想來这里还是有人值班的,喊了几声,无人应答,等了片刻,只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远远的过來,到了近前翻身下车,嘴里呵着白气道:“陈老总,啥风把你吹來了。”

    陈子锟道:“老牛,怎么就剩一个人了。”

    此人姓牛,早年在南泰为匪,后來招安进第七混成旅吃粮当兵,陈子锟兵进上海后,老牛作为精锐力量被编入禁烟执法总队当卡车司机,后來陈子锟组建江东航空队,老牛因为懂机械会开车成了航空队地勤机械师,专门给陈子锟修专机,在这个岗位上参加了淞沪会战、北泰保卫战、江北游击战,抗战胜利后依然当空军机械师,解放后加入人民空军干老本行一直到现在。

    老牛已经七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在机场干了几十年样样都熟,基地转入地方民航局后,原有人员要么转业,要么划归空军,只留下很少几个管理人员,老牛就是值班员。

    “唉,站长都一年多沒见人影了,这地方八成是被上面废弃了,好在工资还是按月发,一份不少。”老牛拿出钥匙打开大门,邀请陈子锟进去,提起军用水壶道:“老白干,來点。”

    “來点”陈子锟道,“赶了几小时的路,都冻僵了。”

    两人进了航站平房,这房子还是三十年代陈子锟亲自设计建造的,有暖气管道,但基地的锅炉早就不用了,屋里生着炉子,上面坐着水壶,蒸汽顶的壶盖乱动,室内温暖如春。

    炉盖上烤着四个红薯,已经熟了,老牛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一个酒瓶子,纸包里是酱牛肉,瓶子里是五里外村子打的散酒。

    两人在暖和的炕上对坐,炕桌上摆着酒杯,花生米酱牛肉,老牛又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酒精炉,从外面拿了一颗冻硬的白菜,一饭盒冻豆腐,一把粉条。

    “要不是陈老总來,我是舍不得吃这些家底子的。”老牛喜笑颜开,点燃了酒精炉,开始炖火锅。

    火锅里炖着菜,咕嘟咕嘟冒着泡,白酒热好了,斟满两杯,陈子锟和老牛碰了一下,滋溜干了,白酒如同一道火线从喉咙到胃里,顿觉整个人都热了起來。

    干了三杯,陈子锟道:“老牛,我那架宝贝还在么。”

    老牛道:“在棚里扔着呢,五八年大炼钢铁,有人想拆了炼钢,让我给撵走了,一帮沒文化的土鳖,飞机是铝的,怎么能炼钢。”

    陈子锟道:“好久沒见了,待会去看看。”

    “中。”

    吃饱喝足,陈子锟微醺,让老牛带路來到不远处的一处简陋大棚,一架亮银色的双引擎运输机静静的停着,机翼上积满了灰尘,驾驶舱的玻璃风挡糊上报纸,看不清里面,轮胎瘪了,花纹也磨秃了,机身上方和大棚接近的地方,结着蜘蛛网。

    这架飞机,是陈子锟三十年代通过纽约帕西诺家族购买的道格拉斯dc-3客机,距今已经有三十年历史了,陪伴他飞过欧洲、美洲,经历过西安事变,载过宋美龄,周恩來,去过日本,去过延安,可谓饱经风雨,解放后被人民空军征用,又服役了五年,因为一次事故报废,能拆的东西都拆光了,只剩下一个空机壳。

    陈子锟抚摸着飞机,万千往事涌上心头。

    “老伙计,不知道你还能不能飞。”陈子锟喃喃自语。

    “飞,缺的东西太多喽,连引擎都拆了,航电也沒了,怎么飞。”老牛随口道,点了一支烟抽起來。

    “老牛,如果有引擎部件和维修工具,你能不能把它修好。”陈子锟的表情很郑重,不像是开玩笑。

    老牛吓了一跳:“那可难了,我一个人干不了,再说差的东西也不是一点半点,根本凑不齐啊。”

    陈子锟道:“那些你不用管,我只问你一句,你有信心么。”

    老牛狠狠抽了一口烟,道:“行,我试试。”

    陈子锟又巡视了一下跑道才回去继续喝酒,在场站凑合了一宿,第二天才回省城,摩托沒油了,他骑走了老牛的自行车,临走前,他让老牛列了一张清单,需要的东西全都写在上面。

    自始至终,老牛都沒问他,问什么要把这架飞机修好。

    ……陈子锟先去了医院,让家里人知道自己是安全的,然后回家换了衣服,上街买了一盒染发剂,打了盆水,自己对着镜子将一头花白的头发染成了黑色。

    正巧刘婷开门进來,看见这一幕顿觉奇怪:“你怎么了,好好的突然想起來染头发。”

    陈子锟道:“家里有钱么,我要用。”

    刘婷拿出五十块钱:“只有这些了。”

    陈子锟皱眉道:“这些怎么够,我的工资呢。”

    刘婷道:“你的组织关系在北京,那边不汇款过來就沒有钱可领。”

    “五十就五十吧。”陈子锟拿了钱,批了大衣出门,先去找老部下王三柳。

    自己制定的这个计划,一两个人根本无法完成,需要团队的配合,王三柳的儿女都在东北,而且划清界限不再來往,他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在省城无牵无挂,而且在万人批斗大会上沒有揭发陈子锟,算得上是一条硬汉。

    來到王家的时候,王三柳正在烤红薯,这东西便宜,压饿,烤烤就能吃。

    陈子锟沒有卖关子,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王三柳很镇定,一边剥着红薯皮一边说:“现在社会全乱套,趁机行事把握很大,只是还需要多些人手。”

    “你看谁合适。”

    “几个老哥们都行,陈寿、老盖、曾蛟,阎肃的家人也和他划清界限了,他们都是经过风雨的人,知道好歹,断不会去告密,再说了,现在连党委政府都被造反派一锅端了,公检法也瘫痪了,找谁告密去,难道找那些红总司的娃娃。”

    王三柳的话让陈子锟放了心,他说的有道理,虽然在批斗大会上老哥们揭发检举了自己,但他们并沒有昧着良心说瞎话污蔑中伤,而且在那种情形下,即便是心理素质再强大的人也会崩溃,陈子锟不怪他们。

    经过一番联络,当晚几个老哥们就聚在了王三柳的破房子里。

    听了陈子锟的计划,他们默默地抽着烟在沉思。

    “能行么。”阎肃愁容满面道,“如果半道上被打下來倒也一了百了,万一被俘虏,岂不连累了家人。”

    陈寿道:“空军训练不足,素质极低,不足为虑,再说咱们不是往里來,而是往外走,不属于重点防范对象,走是不难,可是这属于叛国啊。”

    盖龙泉道:“就算是叛国又怎么样,难道咱们头上的罪名还少么,历史反革命、军阀反动派、汉奸走狗卖国贼,虱子多了不咬人,再多这一个罪名又怕什么,不管能不能成事情,我都加入,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我是过够了,就算死,也要站着死,不能窝窝囊囊的死。”

    “老盖,你拍拍屁股走了,家人怎么办。”阎肃道。

    “事到如今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当我死了吧,我死对他们來说也是一件好事。”盖龙泉这话说的心酸,却是大家共同的心声,家里有个反动派的长辈,子女就业入学参军都受影响,在单位里也低人一等,作为长辈心里既憋屈又无奈,不管是一走了之还是一死,都是一种解脱。

    “我干。”曾蛟瞪着血红的眼睛道。

    “啸安,你拿个具体态度出來吧。”陈子锟盯着阎肃发问,他手里藏着一根韧性十足的钢丝,如果对方再游移不定的话,他就会用这根钢丝将阎肃绞死,事关太多人的性命,他不得不痛下杀手,以绝隐患。

    阎肃并沒有察觉到杀意,他叹口气道:“别无他路,我也只能参加了。”

    陈子锟拿出匕首在手上划了一刀,将血滴进酒里,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割破手指,端起血酒。

    “同生共死,不舍不弃,干。”

    六只酒碗撞到了一起,六个古稀老人的斗志在这一刻被点燃。

    按照牛师傅列出的清单,需要大量物资,包括两台堪用的运输机引擎,各种备件、油管、电线、机械设备、电子罗盘、工具、油料等,除却飞机燃油,光引擎用的润滑油就十几种,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军用物资,民用商店里根本沒有卖的。

    “这些东西,空军基地仓库里全有。”陈子锟道。

    “难不成咱们这几个老家伙要洗劫军队的仓库。”阎肃有些惊讶。

    “难道不可以么。”陈子锟笑道,他的头发染黑之后,整个人似乎年轻了二十岁,依稀显出当年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