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九章 计划实施
    阎肃还是对计划有些不理解,他说:“与其这么麻烦,不如直接弄一架客机飞出去。”

    陈子锟道:“此言差矣,虽然军队素质低下,但丢失一架飞机这样的大事足以震动中央,掉一批脑袋也是可能的,而且进口运输机昂贵无比,一架苏联造安24需要多少吨粮食才能换回來,咱不能让国家蒙受这个损失。”

    在座的都是老江湖,焉能听不出陈子锟话背后的意思,修好一架报废的飞机飞出去,和偷一架现役运输机或者民航客机相比,影响要低多了,搞得好的话,甚至都不会被人发现,这样就不会连累亲人,一举两得。

    “昆吾兄,想当年你我兄弟伪造官文,前往江北出任护军使的时候,是何等的年轻,何等的壮怀激烈啊,沒想到临老却沦落到亡命天涯的地步,真是造化弄人啊……你下令吧,需要怎么干,我们听你的。”阎肃毅然决然道。

    陈子锟道:“需要怎么干,那得听你的,你是参谋长啊。”

    陈寿也道:“是啊,大帅决策拍板,具体计划还是要参座來订啊。”

    阎肃道:“好吧,我回家仔细想想,制定一个详尽万全的行动方案來,不过还是群策群力,大家有什么好办法不要藏私才是。”

    陈子锟道:“趁乱行事,军人身份最方便,各位戎马一生,装别的不像,扮军人是本色出演,所以需要几套军装,另外运输物资还需要一辆卡车,最好是绿色解放。”

    军装可是稀缺物资,社会上的年轻人为了抢一顶军帽不惜动刀子,一套正版的六五式军装更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好东西,但对于这些戎马一生的老家伙们來说,家里旧军装旧大衣有的是,六五式领章帽徽很容易搞到,即便弄不到,自己也能用铝皮和平绒布伪造。

    至于卡车,随便到街上偷一辆就是,现在造反派铺天盖地都是,武斗频繁,别说征用汽车了,就是把军火库抢光也沒人敢管,所以这也不是难事。

    真正困难的是如何修好一架飞机,场站废弃的那架dc-3基本上就是一个空壳,与其说是维修,还不如说是新造一架飞机來的贴切,仅凭一个牛师傅是无论如何完成不了这么浩大繁琐的工程的,必须整个团队來协作。

    好在陈子锟未雨绸缪,早就开始筹备此事,实际上当胡半仙告诉他“不如归去”的那天起,陈子锟在内心深处就生出这个念头,只是当年时机不成熟,形势也沒恶化到这种地步,所以就沒有付诸实施。

    老兄弟们领了任务各自散去,陈子锟并沒有强调保密,兄弟们知道轻重,断不会泄露机密。

    回到家里的时候,夏小青也出院回家了,鉴冰她们几个正在收拾被红卫兵砸烂的家。

    陈子锟让夏小青给自己化个妆,燕子门擅长暗器和易容,寥寥几笔就能改变人的面部线条,再配上假发胡须和眼镜烟嘴等小道具,可以轻而易举将一个人变成截然不同的另一人。

    风风雨雨共度近四十载,夏小青能猜出丈夫要干一番大事,她沒有劝阻,认认真真帮他化好妆,说了一声小心。

    夜里九点,陈子锟出门,直奔省委招待所,那里经常会停放一些外地來的汽车,偷这种车辆不易被发觉,便于以后行动。

    武斗期间的街头,稀稀拉拉只有很少几个行人,陈子锟行色匆匆來到招待所墙外,只见陈寿正蹲在角落里,走过去虎着脸道:“同志,你干什么的。”

    陈寿慌忙站起來:“不干啥,我等个人。”

    “等什么人,你哪个单位的。”陈子锟继续道。

    陈寿忙不迭的掏证件,陈子锟忽然笑了,压低声音道:“是我。”

    “是你啊,吓我一跳,还以为是……”陈寿恍然大悟,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你晚一点说,我这一刀就刺过去了。”

    陈子锟道:“來蹲点偷车啊。”

    “是啊。”

    “行了,你配合我就行了。”

    陈寿捡了一块石头,远远抛过去,砸烂招待所一块窗户玻璃,门卫室里的人立刻追出來查看,陈子锟趁机进了大门,四下张望,沒看到卡车,只有几辆伏尔加,一辆北京吉普212。

    就它了,陈子锟沒有犹豫,上前投开车门,钻进驾驶座,从方向盘下面拽出一把电线,找出火线來打着,汽车发动,直起身子,踩离合挂档,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赶上陈寿,一脚刹车,陈寿拉开车门迅速跳进來,动作利索的很,丝毫不像七十多岁的人。

    吉普车四面漏风,但两个人的心却是热的,找个僻静之处将吉普车的车牌拆了下來,陈子锟在车上发现一个信封,不禁哑然失笑:“原來是龙阳县委的车,这下乐子大了。”

    陈寿正要丢掉车牌,被陈子锟叫停,拿了车牌上车前行,绕了一圈到总工会大楼前才将牌子丢掉。

    如今的总工会大楼,是红总司的司令部。

    招待所内,龙阳县组织部的一帮人正急的跳脚,县里一共就两辆吉普车,丢掉的这辆是书记的座驾,因为交通中断才借给组织部用的,刚到省城第一晚就丢了,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

    干部们分头行动,一人去公安局报案,其他人各处寻找,说啥都要把汽车寻到,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他们发现了蛛丝马迹,车牌被人丢在总工会大楼前,而且总工会的院子里停着一辆北京吉普。

    龙阳县的干部不知深浅,就要进入查车,立刻被红总司的人揪住痛打,这下反而坐实了车是红总司盗窃的事实。

    ……

    陈子锟搞來的吉普车在废弃航站停了几天,进行了小小的改装,前保险杠上用白油漆画上军队车牌号,足以乱真。

    阎肃的行动方案也制定好了,某天上午,一群红领巾打着少先队旗來到郊外废弃航站,拔野草,清理跑道上的枯枝碎叶,给大铁门和军事禁区的牌子刷上了新油漆,到处擦得窗明几净,这是“驻军”和附近学校搞得拥军联谊活动,一分钱不花,就把航站打扫的干干净净,一扫破败颓废之色。

    几个老家伙开车來到野外,在一根电线杆下停车,身手最为矫健的陈子锟爬了上去,将电话线连在军用线路上,车里的阎肃摇动电话摇把,抓起话筒道:“空军值班室么,要斗私批修,我是民航局啊……我们这边需要支援……对对对,三辆卡车,一个班的战士就够,代我向张参谋长问好。”

    打完这个电话,又换了一处继续打:“不打无准备之仗,民航局么,我是省军区空军值班室啊,有这么一个事情,军区空司要调用两台引擎,过一会会有专人带着介绍信过去拉。”

    打完电话,他们驾着吉普车來到空军基地附近的道路上停下,见到三辆卡车远远开过來,曾蛟下车挥手,卡车靠边停下,一个年轻军官探出头,打量一下曾蛟,看他穿着四个兜的绿军装,下面是马裤呢的蓝裤子,年纪起码五六十岁,气派很足,想來是个大干部,赶紧下车敬礼:“首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曾蛟道:“正等你们呢,我是军区來的,这位是民航局的张处长。”

    王三柳从车上下來,和军官热情握手:“你好你好,多谢你们了。”

    军官道:“军民一家亲,应该的。”

    王三柳低烟,客套,问了军官的姓名,邀请他上了吉普车,一路驶向民航局方向,卡车远远跟在后面,一路上这帮老头大吹大侃,各种高层事件,中央决策,唬的小小的排级军官五迷三道。

    很快到了民航局门口,早有人迎接,阎肃出示了介绍信,上面写着调用两台pratt&hitneyr-1830-90c”tinasp”14汽缸星型引擎以及相关备品备件工具等。

    介绍信是真的,上面盖着公章,有领导签字,再加上來之前有电话联系,民航局方面不觉有诈,热情接待,打开仓库让空军战士们搬运,还借來叉车帮忙,小军官领着一个班的战士按照清单搬东西,自始至终都沒和民航局的干部深入交谈,毕竟他的级别太低,轮不到他说话。

    两台引擎,机械航电设备、备品备件、润滑油液压油齿轮油,电线电缆,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搬上卡车,阎肃在接收单上签了字,双方握手话别,车队向几公里外的废弃航站开去。

    航站已经打扫一新,卡车停下,战士们将物资搬进仓库,连口热水都沒喝就要赶回去。

    “我代表民航局感谢空军同志们的无私帮助。”阎肃和小军官握了握手,将他们送走了。

    引擎有了,零部件有了,图纸也有了,可是怎么把这些东西装到飞机上去,仅靠一个牛师傅是办不到的,他已经很多年沒碰飞机了,看到这么一大堆东西不禁一阵头疼。

    “对不住,我得慢慢熟悉一下,给我一些时间。”老牛道。

    “要多久。”阎肃很急切的问道。

    “把这些玩意儿装起來,再调试成功,怎么着也要一两年时间吧。”

    大家面面相觑,原以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看來是万里长征只走了五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