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章 中央直属特别空勤团
    两年才能修好飞机,照目前的乱局,这些老兄弟能不能再活两年都成问題,大家都傻了眼。

    陈子锟灵机一动道:“何不多找些人來修飞机,找一些以前留用的国民党空军技师,肯定能大大缩短时间。”

    阎肃道:“这些人倒是能派上用场,可是这样一來难以掩人耳目,搞得天下尽知,咱们还怎么走。”

    陈子锟道:“那就來个假戏真做。”

    阎肃道:“何为假戏真做。”其他人也颇感兴趣的竖起了耳朵。

    陈子锟笑而不语。

    一周后,他们就知道陈子锟这句话的意思,他从江北找來十几个憨厚朴实的农村小伙子,统一发放上绿下蓝六五式空军制服,大头棉鞋,人造革武装带,栽绒帽子,红五星红领章主席像章样样俱全,连枪械都有,崭新的五六式半自动,带三棱刺刀。

    废弃航站依然沒挂牌,但门口设了哨兵和路障,按时换岗执勤。

    十几个大头兵严格按照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來训练、作息、以及执行日常任务,每天早上起來跑步,做操、政治学习,一丝不苟,完全和正规部队一样。

    陈子锟还弄來一辆解放牌卡车,拉來几张办公桌、一台中文打字机,几个铁皮柜子,一些地图、沙盘、模型、当然主席像是少不了的,把个废弃航站布置的如同现役空军基地一般。

    这些人员物资武器都是从何而來,大家不问,陈子锟也不说。

    等航站颇具规模的时候,就开始名正言顺的招人了,那些前国民党空军的地勤人员,现在都是专政对象,每天过着惶恐不安的日子,忽然部队來聘请,自然忙不迭的答应,赶紧带着被卧牙刷赶到航站报到,生怕人家反悔。

    五天之内,招募到了十二名技师,油料、航电、机械、通讯类的人才都有,大家全都沒发觉任何异样,老老实实按照上级指示,维修飞机,不敢有丝毫懈怠。

    破旧的dc-3被擦拭的焕然一新,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附近忙碌着,缺零件,就从其他废旧飞机上拆,实在沒有的,就自己加工,上级领导的指示是不求尽善尽美,只管能尽快上天。

    一帮“首长”在热火朝天的机库边巡视着,陈子锟道:“照这个进度,两个月就修好。”

    大家摩拳擦掌,信心百倍。

    ……

    省城越來越乱,文化大革命进入夺权阶段,各单位的“当权派”都被打倒,造反派互相争权夺利,武斗成风,伤亡重大,公检法形同虚设,交通基本瘫痪,地方党组织与政府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状态。

    三月中旬,人民解放军开始三支两军工作,数百万军人奔赴全国各个岗位,对银行、广播电台、报社、铁路局等单位实行警卫保护,支左小组下到各群众组织基层,支农小组下到公社、生产队,支工小组下到工矿企业,部队还对一些重要机关企事业单位进行了军管,进驻大专院校,对学生实行军训,大大稳定了局势。

    局势的稳定对陈子锟等人來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他们必须加进行动了。

    四月初,陈子锟将儿子陈北召唤到了省城。

    起初陈北还不明就里,以为是母亲生病了,风尘仆仆來到省城,一辆军用吉普车将他接到郊外一处航空基地,道路两旁种着高大笔直的白杨树,门口有岗亭和哨兵,拦路的道杆上涂着红白油漆,哨兵一丝不苟的查验了证件,向吉普车敬礼,放行。

    继续向前开,才是基地的正门,一面巨大的影壁墙上画着**的侧面半身像,写着“为人民服务”的毛体手书,旗杆上,五星红旗猎猎飘扬,一队战士在操场上跑步,喊着号子:“一二三四。”

    远处大棚下,一架银白色的运输机正在维修,脚手架上,工人用刷子在尾翼上涂着红星和编号。

    陈北被这一幕深深感染了,他已经十七年沒有飞过了,如今军方征召,难道是要重新启用自己了么。

    他心情很激动,很忐忑,來到首长的办公室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中气十足的喊道:“报告。”

    “进來。”是父亲的声音。

    陈北走进办公室,只见父亲正伏案工作,在几份文件上签字,对身旁一个中年军官道:“我们也要积极响应三支两军工作,向附近的几个村子派出工作组进行支农行动。”

    中年军官接了文件,敬礼出去了。

    陈子锟道:“小北來了,坐吧。”起身亲自去倒水,他染了头发,军服笔挺,看起來只有五十岁的样子,屋里文件柜、保险箱,地图、主席像样样俱全,让陈北惊喜万分,看來父亲又被重用了。

    “爸,叫我來是不是有重要任务。”陈北有些急不可耐了。

    “你慢慢听我说。”陈子锟将茶杯递过去,这是一个白色搪瓷缸子,上面印着红五星和“中央直属特别空勤团”的字样。

    陈北正襟危坐,心砰砰的跳着。

    “你看到的这些,都是你爸爸我一手制造出來的,想必这里你并不陌生吧,其实只是个废弃的航站,空军和地方两不管,我和一帮老部下,想办法让这儿重新焕发了生机,那些战士,是我从江北招募的农村籍新兵,被服武器是用伪造公文从江北军分区骗來的,汽车有的是偷的,有的是骗的,至于这番号,完全是凭空捏造的……”

    陈北两只眼睛都瞪圆了:“这这这,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啊。”

    陈子锟道:“我知道,但假作真时真亦假,谁又能说这些人,这些东西不是真的,威权统治下,人的思维就固话了,一纸公文,一个电话,他们就确信无疑。”

    “可是,您这样做究竟为什么。”陈北还是难以理解。

    “为了离开。”陈子锟道,“混乱不知道还要维持多久,为了家人,为了老兄弟,我不得不这样做,你看到那架飞机了么,我缺一个副驾驶,你还能不能飞。”

    “能。”陈北毫不犹豫的答道,心又开始砰砰跳,他从沒想过离开,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想,父亲竟然做出如此惊人的选择,他唯有全力支持。

    “好,此事务必保密,不到最后时刻不能让春花知道。”陈子锟道,儿媳妇是党员,出身好,觉悟高,万一被她知道,肯定要揭发的。

    “我明白。”陈北严肃的点着头,对妻子的脾性他太了解了。

    “咱们研究一下航线吧。”陈子锟拿出了航空图。

    ……

    航站外的道路上,烟尘滚滚,一队军车正在行进,军区领导陪同总参首长前來视察三支两军工作,从此地路过。

    绿树掩映中的航站引起了首长的注意,指着窗外道:“这是什么单位。”

    陪同的军区参谋长道:“这里以前是空军航校,后來划给地方,听说废弃不用了。”

    “不像是废弃了嘛,过去看看。”首长饶有兴致道。

    于是车队调头驶來,在岗哨前停下,哨兵上前敬礼:“排除万难,不怕牺牲,请出示证件。”

    随行军官出示了军官证。

    哨兵道:“对不起,沒有特别通行证,不许入内。”

    军官大怒:“军区的车牌不认识么,张参谋长在车上。”

    哨兵不为所动:“我不认识什么张参谋长,沒有特别通信证就不能进去。”

    军官气笑了:“你哪个单位的,这么大派头,连军区张参谋长都不让进。”

    哨兵傲然道:“我们是中央直属的单位,不归军区管。”

    军官道:“我命令你,马上放行。”

    哨兵摘了步枪作警戒状:“沒有特别通行证,任何人不许进。”

    这边正在交涉,车里的中央首长见状笑道:“有点细柳营的意思了,如今各地都在闹革命,有些部队也乱了套,能保持这样严格的纪律,是好事。”

    陪同张参谋长道:“还是老首长层次高啊,那啥,我去看一下。”心里却极其的纳闷,什么时候蹦出來这么一个单位,自己竟然不知道,看哨兵的蓝裤子竟然是空军的兵,回去一定要狠狠训空司那帮人一顿。

    张参谋长是军区大首长,五十來岁很有派头,但并沒有架子,上前和颜悦色道:“小同志,我是军区参谋长张泽鑫,陪同中央首长前來视察工作,这样吧,我们不进去,就在这等着,你回去通报一下。”

    小战士一人面对整个车队,也有些扛不住了,张参谋长这么和气,他也不再坚持,道:“那你们等着,我去报告首长。”

    颠颠跑回來,先报告了值班军官,值班军官匆匆來到陈子锟办公室,敲门进去,报告道:“军区來人视察。”

    陈北吓了一跳,父亲这一套西贝货,欺骗地方上的人绰绰有余,骗军区首长那不是作死么,这下完球了。

    陈子锟却镇定无比:“该來的还是來了,小北你先回避,我來应付。”

    哨兵奉命跑回岗位,抬起了拦路道杆放行,军区一帮人很纳闷,这单位指挥员谱儿不小啊,知道军区首长來,都不出來迎接,够胆。

    车队开进航站,在办公室前停下,中央首长下了车,四下看了看,点头道:“嗯,环境卫生搞得不错。”

    “欢迎欢迎。”陈子锟爽朗大笑着从屋里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