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二章 晨光厂之变
    陈忠之死沒有给省城带來什么大的变化,红总司覆灭之后,省联总卷土重來,在军队支持下成为最大的造反派组织,其他中小造反派组织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來,这场学生发起的政治盛宴,由工农群众正式接过了造反的接力棒。

    武斗再次开始,每个造反派组织都自称左派,是**的战士,彼此展开厮杀搏斗,军方支左小组也无能为力,不过据说省城的武斗还算小场面,江北那边已经动用了装甲车和炮艇,迫击炮重机枪都上阵了,造反派连支左工作队都不放在眼里。

    哥哥死后,陈实被送到了江北亲戚家,转学到江北一中,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位新朋友,会说一口标准普通话的郑杰夫。

    母亲潘欣也被打倒,关进了学习班,郑杰夫孤身一人前來江北投奔红玉,他并不清楚上一代人的恩怨情仇,他只知道红玉阿姨收留了自己,并且视若己出,同父异母的哥哥王北泰也对自己很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省给自己。

    郑杰夫和陈实坐同桌,两人都是从省城來的,在陌生的环境中自然亲近,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得知陈实的哥哥就是红总司的陈忠后,郑杰夫感慨万千,也将自己身世的秘密吐露。

    一天傍晚,陈实从学校食堂偷來一瓶淮江大曲,一碟花生米,两个少年在宿舍后面的角落里开怀畅饮。

    两人谈,谈理想,谈政治,谈国际形势,从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到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再到中苏在蒙古大草原上的机械化会战,经历过政治风云的少年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忽然陈实道:“班里的女生,沒一个漂亮的,到底不如省城。”

    郑杰夫道:“未必,我觉得孟丽娜就不错。”

    陈实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喜欢孟丽娜。”

    “嘘,小声点。”郑杰夫赶紧捂住陈实的嘴,这年头暴露私人感情是很不光彩,很不革命的一件事,革命工作那么多,怎么能和小资产阶级一样,搞什么温情脉脉的玩意。

    “个人审美观不同,或许你觉得她不咋地,但我就喜欢孟丽娜那种朴素脱俗的气质,如同一株白莲花。”郑杰夫嘴里说着孟丽娜,心里想的却是孟晓琳,他的第一次梦遗,就是献给了这位家庭女教师。

    “那你给孟丽娜写封情书吧。”陈实眼睛一眨,憋出一个坏点子。

    “写就写,不过要匿名。”郑杰夫玩性大发,正要回宿舍拿纸笔,忽见一群人打着手电,气势汹汹而來,为首正是本校茶炉工聂文富,他穿一件蓝色工作服,歪戴帽子,敞着怀,露出一巴掌宽护心毛來,手里还提着一杆铁锨,颇有鲁智深手提方便铲之威风。

    “我宣布,一中造反派今天正式成立了,这里由我聂大炮接管,谁不服,來和我铁锨说话。”聂文富在校长室门口叫嚣,他身后一帮地痞流氓横眉冷目,手中皮带啪啪响。

    教师们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话。

    郑杰夫和陈实面面相觑。

    ……39000部队院内,dc-3运输机的引擎已经安装完毕,正在进行地面试车,汽油是从空军油库直接调拨來的,这全托叶雪峰帮忙,如今这里的后勤全部由省军区负责,吃喝不愁,物资器械签个字就能领取。

    两台1200马力的引擎喷出一股股蓝烟,开始转动,液压系统和操纵系统分别进行调试,试车成功。

    陈北从驾驶舱下來,满脸兴奋,要求上天飞一圈,却被陈子锟拒绝:“现在还不行,每一滴都非常汽油珍贵,飞一圈几千加仑沒了,浪费不得。”

    既然不能试飞,就要在地面上多测试几次,陈北正要上机,忽然有江北打來的电报,让他速归。

    “兴许是家里出事了,我來之前,造反派就掌控了厂里的局势,春花一直是中高层干部,这回怕是要倒霉了。”陈北捏着电报叹气道。

    “你赶快回去一趟,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现在是非常时期,千万不可意气用事,乱了大局。”陈子锟道。

    “我懂,处理好家里的事我立刻回來。”陈北点点头。

    陈北立刻搭乘最近一班火车回北泰去了,在省城火车站月台上遇到了刘媖,她的丈夫张广吟被报社打成右派,下放到北泰工作,她也随着四清运动下到基层,索性办了调动手续,夫唱妇随,把家也搬到北泰去了。

    两人是旧相识,又是亲戚,自然相见甚欢,在火车上和别的旅客换了座位,调到一起,说说笑笑一路倒也不寂寞。

    刘媖是大学生,知识分子,谈吐见识比马春花强出不少,加之出身小资产阶级家庭,穿衣打扮很得体,陈北虽然和马春花生活多年,大少爷作风改了许多,但依然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两人坐在一起,和刘媖坐在一起,倒被旅客认为是两口子。

    “你爱人个头真高啊。”一个妇女这样对刘媖说。

    刘媖呵呵笑道:“我们不是两口子,论起來他还得喊我一声小姨呢。”

    旅客们都笑了,陈北也笑了,看了一眼刘媖,心中暗想如果不是当初种种阴差阳错,自己娶的不是马春花而是刘媖,不晓得日子会过成什么样。

    一路说说笑笑,四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列车抵达北泰火车站,两人在出站口各自上了公交车。

    “有空带孩子來家坐坐,还有你那口子。”刘媖发出邀请。

    “一定去。”陈北爽快答应。

    回到高土坡家里,门是上锁的,锅灶是冷的,小光在邻居家趴在板凳上写作业,看见父亲回來撒欢的扑过來:“爸爸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你妈呢。”陈北摸着儿子的脑袋问道。

    “妈这几天都不大回家,我在王叔叔家吃的饭。”陈光道。

    老王是厂里同事,又是邻居,关系不错,陈北赶紧道谢,老王说不客气,老王媳妇却不搭理陈北,很不高兴的样子,扭着腰肢走开了。

    陈北递上一支烟,问道:“老王,这几天厂里怎么样了。”

    老王道:“唉,厂子基本停产,支左工作队进驻咱厂,造反派得了势,把当权派都打倒了,你们家那口子也被停止一切职务,这几天正批斗挨整呢。”

    陈北勃然色变:“这不欺负人么。”

    老王道:“你别冲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去厂里,造反派一帮人正到处找你呢,要揍你。”

    陈北撸起袖子道:“他敢。”

    话虽这样说,陈北还是沒去厂里,他怕自己性子激,和造反派干起仗來,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万一被扣,飞机缺了副驾驶,那就连累了一大批人。

    回到家里,儿子说:“爸爸,我饿。”

    陈北奇道:“不是在王叔叔家吃过了么。”

    陈光道:“沒吃饱,王婶只让我吃一碗饭。”

    陈北沉默了,他并不生气,这年头谁家都不宽裕,老王只是普通工人,他老婆是临时工,两人工资加起來也沒多少,能让儿子跟着吃几顿饭已经很仁义了,再说马春花也倒台了,人家沒落井下石已经很好了。

    “走,爸爸带你吃馆子去。”陈北带着儿子到街上寻了一家饭馆,坐下之后问儿子:“想吃什么。”

    “吃肉,红烧肉,排骨,大鱼。”陈光说的自己口水都流出來了。

    陈北摆出当年大少爷的派头道:“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嗑着瓜子,头也不抬:“先买票再点菜。”

    陈北讪讪的站起,走到服务台前拿出钱和粮票买票,饭馆不供应红烧肉之类,只有炒鸡蛋,豆腐、韭黄和鲫鱼,爱吃不吃,先交钱后上菜,还得自己到窗口拿。

    “不过了,菜都上双份的,三碗米饭,再來一瓶大曲酒。”陈北将钱拍在柜台上,豪气万丈。

    这顿饭吃的真饱,虽然菜味不咋地,吃完了还打包带走,因为沒带饭盒,付押金租了饭馆的一口锅,把剩菜剩饭端回去,热了冷,冷了又热,直到夜里十一点马春花才回來。

    马春花精神状态很差,陈北问她什么,也不愿意说,坐在桌旁吃饭,吃着吃着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进碗里。

    “他们批斗我,让我承认自己是反革命,走资派,天地良心,我马春花出身贫苦,一心向党,为革命付出了那么多,到头來怎么就成了反革命了。”马春花困惑又愤懑。

    陈北叹口气:“春花,想开点,不光是你,连国家主席都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还有啥好说的,对了,部队工作组什么态度。”

    马春花道:“工作组拉偏架,和他们是一伙的,厂里领导全部打倒,要进学习班,我过一会还得回去。”

    陈北道:“咱不去受那个罪。”

    马春花道:“不行,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党员,组织的决定不能违抗,我相信党不会被坏人蒙蔽的,总有一天光明会來到。”

    任凭陈北怎么劝,马春花就是坚持要去学习班,她说:“这是一次考验,我不能屈服,不能逃避,不能让坏人得逞,我要和他们坚决斗争。”

    陈北道:“那我陪你去。”

    马春花道:“不行,你的保卫处副处长也被撸了,你以前得罪的人多,现在那帮人正打算报复你呢,对了,省城那边怎么样,公爹的病好点了么。”

    陈北去省城用的借口是父亲生病,此时只能随口敷衍:“还躺着呢。”

    马春花道:“我这边不用担心,毕竟工作组在,不会像以前那样往死里批斗,你还是去省城避一避吧,反正你一贯落后,旷工十几天也是常事,就是小光不好弄。”

    忽然陈北想到刘媖的孩子和陈光差不多大,便道:“不如让小光去他姨奶奶那里住几天。”

    “哪个姨奶奶。”马春花狐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