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章 善后处理
    陈子锟伙同多人驾机叛逃,这是一起极其重大,影响极其恶劣的政治事件,谁也不敢隐瞒,立刻上报中央。

    北京,中南海西花厅,人民敬爱的周总理彻夜未眠,批阅了大量的文件,在几份逮捕令上签了字,逮捕令上都是熟悉的名字,这些共和国的元勋将领如今被一个个打倒、逮捕,身为总理不但无法伸出援手,反而要亲自签字,实在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

    秘书轻轻走进來,一手端着小米稀饭,一手拿着一份电文:“总理,江东发來的特急电报。”

    总理接过來看了一遍,将电报重重拍在桌上,站起來踱了几步:“荒唐。”

    秘书肃立不语。

    “让空军查,飞到哪儿去了,一定要查清楚。”总理下了严令。

    “要不要报告主席。”秘书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报告,我亲自去说。”总理道。

    主席习惯晚上办公,白天休息,现在不方便打扰,于是先按下此事,等待空军调查结果,总参层层压下去,很快得到沿线空军的回复,当晚确实出现一架不明身份的飞机,空军也曾升空拦截,但未发现踪迹,怀疑是台湾方面使用了新型的侦察机,但飞离大陆的方向又明显不对,最后从雷达屏幕上消失的方位是北部湾。

    “难道是投了南越。”总理再度下令彻查,必要的时候请求北越军方的支持。

    越南战争正在继续,中国政府应越南政府邀请,秘密派遣防空部队进入北越抵御美海空军轰炸空袭,其中就有数个雷达部队,根据他们的记录显示,717上午有一架不明來历的飞机由北向南飞行时坠入北部湾以南海域。

    根据坠落地点判断,机上人员应该全部遇难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总理沉默了许久,随即去向**汇报。

    “不愿意留在这里,随他去好了,走了一个陈子锟,來了一个李宗仁,人各有志嘛。”**的反应很平淡。

    “陈子锟他们乘坐的飞机在海上坠毁,应该无人生还,陈家还有一个女儿坚持留下沒走,主席您看。”总理问道。

    “哦,这说明还是有人愿意留下的嘛,这个女同志值得表扬。”**道。

    周总理充分领会了主席的精神,尽量减小影响,不要搞扩大化,跑了一个陈子锟,天塌不下來。

    年初音乐家马思聪全家逃亡香港,这件事给总理触动很大,现在又是陈子锟组团逃亡,而且还冒用自己名义搞了一个假的空军基地,实在是胆大包天,如果大肆处理相关人员的话,会造成极坏的影响,不如低调处理,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总理亲自批示:一个不杀,外松内紧,树立典型,治病救人。

    地方上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中央追究责任的话,一大批人要掉脑袋,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

    负有直接责任的省军区、民航局、公安厅、空军等单位,只有一些领导干部遭到调查,分别判刑三到五年不等。

    批示39000部队番号的首要责任人叶雪峰被隔离审查,下放基层,不过他也因此事免遭政治上的灭顶之灾,也算因祸得福。

    省军区参谋长张泽鑫被撤职查办,江北军分区司令员罗小楼被降职处理,江北红农会领袖龚大鹏倒是沒有受到处理,因为他在一个月前的武斗中意外被流弹打死了。

    帮助维修飞机的前国民党空军机械师,全被被关进学习班,等待他们的是无休无止的交代、揭发。

    沒走的陈系旧部包括其左邻右舍三姑六婆全部被组织约谈,远在江北粮食局的刘骁勇也被停职审查。

    为了消除负面影响,陈子锟搞得西贝货39000部队竟然沒有立刻撤销,而是继续作为备用航站存在,但他征募的那些士兵都被隔离审查了好久,最后居然不了了之,退伍复员了事。

    在公安局押了三天的陈嫣被释放,周总理特别关照不要难为她,宣传部也准备把她树立成与反革命家属划清界限的好典型,但陈嫣拒不配合,让干部们很被动。

    已经康复的马云卿亲自做出批示,将陈嫣下放到江北去工作。

    陈子锟的旧居户部街十七号被拆除,省委宣传部严令,今后不许在任何报刊、电影广播中出现陈子锟的名字,地方志上的名字也要删除,图书馆里有关陈子锟的书籍报纸一律销毁,或者进行技术化处理。

    所谓技术化处理,就是换名字,比如南泰县志上关于1942年饥荒期间陈子锟从敌占区购买大批粮食赈灾的历史事实,就被改成马云卿领导下的地下党所为,诸如此类。

    最先报告陈子锟叛逃的是徐庭戈,他被重新启用,官复原职,依然担任政法委书记,并且有望升任副省长。

    徐家骤然间又得瑟起來了,徐红兵在学校里成了领袖人物,动辄称“我爸爸如何如何。”

    ……江北,卫生局办公室内,陈嫣静静坐着,干部将两份死亡通知书推给她,大哥和大嫂死于爆炸,尸骨无存,随身财物被烧毁,房屋已经被厂子收回,也就是说什么都沒留下。

    “我侄子在哪里。”陈嫣冷静无比的问道。

    “你侄子受到强烈的刺激,患上了精神疾病,党和国家会照顾他。”干部道。

    “不用国家操心,我是他姑姑,也是他唯一的亲人,我來照顾他。”

    “你。”干部鄙夷的一笑,“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好好的革命后代落到你们陈家人手里还能教育好。

    “我要见领导。”陈嫣道。

    经卫生局请示,分管江北地区文教计卫生工作的副专员同意接见陈嫣。

    江北地区行署大楼,门口站着配枪的解放军战士,楼顶排列着巨幅标语:**万岁,文化大革命万岁。

    陈嫣被工作人员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门口,轻轻敲门,低声说了两句,然后对陈嫣道:“你进去吧,说话当心点。”

    办公室很宽敞,地上铺着考究的地板,走起來吱吱丫丫响,很有质感,窗户擦得很干净,外面是解放大道上的车水马龙,写字台两边是党旗和国旗,墙上是**像,电扇嗡嗡的转着,杨树根副专员正伏案工作。

    如今杨树根可是江北行署炙手可热的实权派,六零年粮库事件后他的仕途并沒有受到太大影响,在省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后复职,并且升到地区工作,前一段时间经他揭发,潜伏在我党内部的叛徒内奸麦平被揪了出來,杨副专员很有希望扶正。

    见陈嫣进來,杨树根依然沒有抬头,批阅了四五份文件,打了两个电话,这才装作刚发现的样子道:“哦,陈医生來了,请坐。”

    陈嫣一直静静的站着,看杨树根的表演,她是医学院的教授,博览群书,也研究过心理学,对杨树根的所作所为做过分析研究,这个看起來春风得意的男人因为幼年父母双亡,生活极度困苦,从而导致心理扭曲,有着极强的报复**,表现**,这样的人,遇上这样的时代,真是绝配。

    杨树根很得意,他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看着陈嫣了,青年时期的梦中情人时隔多年竟然不显老,看起來明眸皓齿身段苗条皮肤白皙,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看不出陈嫣已经四十出头了。

    到底是陈家的大小姐,保养的真好,杨树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媳妇李翠,当年十八岁的时候也是一朵花,现在不过三十來岁就成了豆腐渣,农村娘们就是不如城里人会打扮。

    “陈医生,喝水。”杨树根从写字台后面绕出來,亲自拿起暖水瓶给她倒水,现如今两人身份完全颠倒过來,陈嫣是戴罪之身,自己是堂堂副专员,党的高级干部,一句话就能决定对方的下半辈子如何度过,这种掌管生杀大权的感觉让他很享受,。

    陈嫣沒坐,也沒接杨树根递來的茶缸子,她明白对方的用意,不想让他得逞。

    “副专员,我要求收养我家亲侄子。”陈嫣道。

    “这个问題嘛,组织上已经决定了,考虑到一些实际因素,准备由有关部门來抚养陈北马春花的遗孤,当然,还沒最后决定。”杨树根斟酌着用语,在提到陈北夫妇的时候故意沒用同志两个字,以示他们是阶级敌人。

    “其实你有办法解决,对吧,小杨。”陈嫣忽然微笑起來,让杨树根心里沒來由的一颤。

    他故意卖关子,等的就是陈嫣这句话,对方如此上道,还暧昧地称呼自己为小杨,难不成她已经猜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再看看陈嫣,淡淡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哀伤,如同风中的花朵,杨树根豁然开朗,陈子锟叛国淹死在海里,陈北夫妇尸骨无存,陈家势力土崩瓦解,陈嫣是聪明人,自然要找一个靠山,再沒有比自己更合适的了。

    他沉吟片刻道:“还得研究,这样吧,我这会儿工作很忙,晚上咱们约个时间再聊,对了,你住哪里。”

    陈嫣道:“我住卫生局招待所。”

    杨树根道:“卫生局招待所条件太差,我批个条子,你先到地区一招去住,晚上咱们再研究孩子的抚养问題。”

    这话说的义正词严,陈嫣心里呸的一声,但依然笑着说:“好,我等你。”

    杨树根心里如同春风吹拂过一般,暖洋洋,痒痒麻酥酥的,虽然从年龄上來说陈嫣属于残花败柳系列,但毕竟沒人折过这朵花,尝一下也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圆了少年时期的一个梦。

    “好了,我还有个会,就不留你了。”杨树根道。

    “好的,我先回去了,杨专员。”陈嫣很客气的离开了办公室,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离开行署大楼。

    杨树根抽了支烟,定了定神,让秘书打电话给地委一招,给陈嫣安排一个房间。

    随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珍藏的虎鞭酒,斟满一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道:“敬你。”

    卫生局招待所简陋的房间内,陈嫣打开旅行包,那把虎头猎枪已经被公安局收走,但她还有一把锋利的手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