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章 球状闪电
    有刘媖照顾侄子陈光,陈嫣很放心,她脸上的伤还沒好,就被行署派车送往龙阳的麻风村,说是专车护送,其实还不如说是押送。

    在离开之前,陈嫣用整夜时间写了一份给陈光施以心理辅导的方法,这孩子目睹父母之死,受了强烈的刺激,大脑会自动屏蔽这段回忆,不然会导致更深层次的伤害,解决之道唯有让他彻底放弃之前的记忆,重新塑造一段成长历程,换句话说就是洗脑。

    “从此就沒有陈光这个人了,他就是你和张广吟的儿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渐渐康复。”陈嫣郑重的将侄子托付给了刘媖。

    “知道了,你少说话,脸上伤沒好。”刘媖握着陈嫣的手,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麻风村那是令人谈虎色变的所在,和一帮行将就木,形同鬼魅的人生活在一起,还有沾染上麻风病的极大可能,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瞅个机会,跑吧。”刘媖低声道。

    陈嫣摇摇头:“这是一个疯狂的国家,已经沒有净土,麻风村的人虽然样貌不堪,但心灵远比外面干净。”

    “你要小心啊,一路顺风。”刘媖洒泪道别,陈嫣上了行署的吉普车,慢慢在雨中开远了。

    回去之后,刘媖带陈光到派出所改名。

    “这孩子从今以后跟我姓刘,叫……就叫刘念北吧。”

    ……

    行署专员办公室,杨树根接到公安局打來的电话,向他汇报说陈光被一个叫刘媖的人收养了,而且改姓刘了。

    “乱弹琴,陈光是反革命后代,是要受到严格监控的,谁让你们给他办理的收养手续,谁让你们给他改姓名的。”杨树根大怒,严厉斥责对方,他知道刘媖是刘婷的小妹妹,陈家的亲戚,陈光绝不可让她收养,任何能让陈嫣舒心的事儿他都不允许发生。

    对方唯唯诺诺,答应立刻就办,杨树根这才撂了电话,对秘书道:“准备汽车,我要去南泰调研样板戏汇演项目。”

    外面又开始打雷了,干打雷不下雨,天气很古怪。

    小李将伏尔加擦拭的一尘不染,玻璃闪亮,接到秘书指示后把车开到大楼门口,看到杨专员下來,赶紧拉开车门,杨树根坐在后排,秘书坐副驾驶,小李一溜小跑回到驾驶座位上。

    随行的两辆嘎斯69吉普车也准备好了,三辆车慢慢开出行署大院,忽然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一颗直径估摸着有三十厘米的橙红色火球从天而降,在地上还弹跳了几下,然后开始横向移动,径直从伏尔加开着的窗户窜了进去,然后从另一侧车窗跑了出去。

    小李反应迅速,一脚刹车停下,两辆嘎斯也跟着停下,秘书回头看去,杨专员正襟危坐,双眼平视前方,淡定无比。

    “杨专员,沒事吧。”秘书问道。

    杨树根不答话,如老僧入定一般。

    秘书有些害怕,等了片刻,杨树根还是纹丝不动,于是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杨树根还是不动。

    嘎斯吉普车里的随行干部下了车,连同路过的群众都走过來围观,将伏尔加团团围住,秘书下了车,打开车后门,伸手去拉杨树根。

    杨树根整个人歪倒下來,秘书大惊,一试鼻息,早就沒了进出气,不过身体还是温热的。

    “快送医院。”秘书急的哭腔都出來了。

    幸亏车队还沒出城,距离医院不到三公里,小李油门踩到底,秘书在后面扶着杨专员,风驰电掣开到医院急诊楼下,嘎斯吉普车紧跟着也到了,随行的保卫干事和秘书一起将杨树根抬进抢救室,命令值班医生,不惜一切大家也要讲杨专员救醒。

    医院是反革命学术权威横行的重灾区,有点真材实料的医生早关进牛棚改造去了,急诊科值班的医生是一个医学院沒毕业的红卫兵学生,造反闹革命那是行家里手,治病救人就有些外行了。

    不过该做的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氧气面罩、肾上腺素、心脏起搏器,样样都用上,煞有介事的,行署一帮工作人员都挤在抢救室里看小医生的表演。

    忙乎了一阵后,小医生再试试杨树根的脉搏和心跳,依然沒动静,他沒招了,两手一摊道:“我已经尽力了。”

    “不许停,继续抢救。”秘书喝令道,匆匆出门上楼去找医院书记,书记是造反派出身的政工干部,去年还是医学停尸房的工人,医学上的玩意狗屁不通,但在医院耳濡目染的久了,好歹知道问一句病人是怎么发病的。

    “是被天上掉下來的火球打到了。”秘书也很难解释那个火球究竟是什么东西。

    书记披上白大褂,带着一帮半瓶子醋匆匆下來,急诊医生正拿着起搏器在杨树根胸前电的啪啪响呢。

    “我來。”书记箭步上前,趴在杨树根胸前听了听,严肃无比道:“输液,青霉素三十万单位。”

    一帮人跟着瞎忙乎,学着真医生的派头给已经死去的杨树根施救,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人已经死了,但该做的事情一件不能少,不抢救他五六个钟头,怎么显得敬业呢。

    各路人马陆续赶到,地委书记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活杨树根同志,李翠在抢救室外面哭天抹地,一帮蒙古大夫在里面卖力表演,地区公安处的刑侦专家询问了司机和秘书,做了详细的笔录。

    “这很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暗杀行动。”地委书记做了指示,“公安机关一定要尽快破案,彻底清查本市的反革命分子以及潜伏敌特,还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一直抢救到深夜,终于宣告放弃,杨树根死亡。

    究竟死因是什么,沒人知道,因为李翠不让解剖尸体。

    不过风言风语已经传遍了全城,杨树根是被天上降下來的雷活活劈死的,这人造孽太多,引发天谴,雷劈到汽车,司机和秘书都沒事,就死他一个人,可见确实是天谴无疑。

    谣言传的比最高指示还快,南泰乡下也开始流传杨专员的死因,说他是五雷轰顶而死,死的时候外观跟正常人一样,一碰就化成了灰烬,传的是有鼻子有眼,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杨树根就是个白眼狼,陈家对他多好,收养他,花钱供他上学,他得计了就死命祸害人家,这样的畜生,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哩。”知道当年内情的老人这样说。

    省委接到了通报,派遣省厅刑侦专家下北泰调查杨树根离奇死因,这回李翠拦不住了,杨树根的尸体被摆在水泥池子里,來了个大开膛。

    肚皮被划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杨树根外面看起來沒有任何伤痕,内脏全都焦黑熟透。

    刑侦口的人解决不了这个事儿,必须请科学家出面才行,于是省科委,江东大学物理系派了几个专家下來,调查现场情况,听取证言,最后在地委听证会上,一位为破此案,专门从牛棚里放出來的老教授道:“这是球状闪电,民间俗称地滚雷,是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当雷雨天气突发时,带电云层离地面很近,地面又有一些物体产生感应电荷,两者之间形成放电,产生了球状闪电,容易对人员财产造成伤害。”

    公安处的人皱眉道:“为什么表面无伤,内脏全熟呢。”

    老教授推了推眼镜道:“根据弦理论,这是因为球状闪电在作无规则运动时,弦的能量由于压差而在某一物体上散发的结果,前提是该物体正好处于压差地带,由于该物体结构联系的连续性而使得整个该物体成为弦能量散发的集中点……”

    大家听得头昏脑涨,眼皮打架,可以确定的是,这是自然灾害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因为是在出差路上遇险,所以杨树根被评了一个妥妥的革命烈士

    人一死,茶就凉,杨专员下达的口头指示谁也不当回事了,陈光顺利改名为刘念北,户口本上显示是刘媖的儿子,他的病情也在心理辅导下渐渐康复,只是将來不再会记起亲生父母。

    ……

    陈嫣抵达了地处龙阳县偏远区域的麻风村,当地人对这个地方极其恐惧,方圆十里沒人敢进,不通电,不通邮,连**思想宣传队都不敢去这地方。

    押送车辆不敢前行,当地村干部也不敢送陈嫣进去,指着路边一块石碑道:“过了这块石头,就是麻风村的地界了,俺们就不送陈医生进去了。”

    陈嫣背起行囊,义无反顾的走进了这块死亡之地,这里鸟语花香,风景秀丽,有山有水,步行了一个小时后,眼前出现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落,土坯房,茅草顶,小桥流水,大树参天。

    村子里住的全是麻风病人,一个个奇形怪状,丑陋如妖怪,但这里沒有标语,沒有主席像,沒有无处不在的革命歌曲。

    “比起外面的世界,这里倒也不算差,我的后半生就在这里度过了。”陈嫣心中暗道,从容卸下了行囊,对聚拢过來的麻风病人道:“我叫陈嫣,是政府派來照顾你们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