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军情五处
    燕青羽也老了,虽然保养得很好,但两鬓头发根都是白的,眼角细密的纹路也暴露了他真实的年龄。

    这一刻陈子锟忽然明白了,当年燕青羽被烧死在汽车里只是金蝉脱壳之计,他换了身份奔赴新的战斗岗位,那就是帝国主义的桥头堡,香港。

    燕青羽显然也认出了陈子锟,他若无其事道:“根据你的身份证,你应该叫刘福贵,但江湖上称你为锟叔,大陆來的青帮通字辈老头子田锟,那么,我到底该怎么称呼你。”

    陈子锟不作答,他不知道这间屋里有沒有录音侦测设备,只是冷哼了一声。

    燕青羽道:“看來你的心情不太好,我替他们向你道歉,像你这样的江湖前辈,怎么能在审讯室里坐着呢,阿龙,送锟叔到我办公室。”

    五分钟后,陈子锟坐在了警务处高层的一间办公室里,门口挂着高级警司的牌子,燕青羽让人端了两杯咖啡过來,又从保湿砂箱里拿出上好的吕宋雪茄來请陈子锟抽,顺手落下了百叶窗。

    “其实,我应该称呼你姐夫。”燕青羽道。

    陈子锟还是沒说话,毕竟二十年过去了,情报战线上的事情瞬息万变,谁知道现在燕青羽是哪一头的人,是英**情五处的走狗,还是台湾国民党特工,亦或是老本行,地下党的驻港特情。

    燕青羽笑了:“放心,这是我的办公室,沒有窃听器,可以畅所欲言,我听说你前一段时间跑出來了,但飞机失事掉进了南海,还伤心了许久,沒想到被你逃出生天了,对了,大姐呢。”

    陈子锟道:“你大姐很安全,你把我抓來,准备怎么处置。”

    燕青羽道:“不是我抓的你,是韩森抓的你,本來呢,政治部一直在对你进行监视,想查清你的底细,你也知道,香港是间谍之都,国共双方的特务沒有八千也有一万,英国人和美国佬也很重视远东情报搜集,政治部不是警察,是隶属英**情五处的分支机构,我们不会随便抓人坏了谍报界的规矩,可是韩森和你的冲突激化,我才不得不出手。”

    陈子锟道:“你不用查了,我沒有肩负什么使命,就是活不下去了,逃亡而已。”

    燕青羽道:“我知道,但该走的程序必须走,老实说,你留在香港混黑道这条路走不通,你的名气太大了,谁也捂不住,对了,最近三枪会和十四k打得很厉害,不妨各让一步,权当给我个面子,再说十四k的龙头,也是你的老朋友了。”

    “哦,是谁。”陈子锟并不意外,香港的老熟人太多了,隔三差五就能碰见一个。

    燕青羽正要说话,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來,两个膀大腰圆的鬼佬便衣警官走了进來,胸前挂着证章,二话不说就要拉陈子锟。

    “你们不能抓我的客人。”燕青羽急忙以英语阻止,对方毫不买账,出示了一份文件,燕青羽也只得屈从。

    陈子锟明白,对方一定是军情五处的特工,看來这回要尝尝英国人的审问手段了。

    他被特工带到了一处奇形怪状的审讯室,室内呈多面体,天花板、墙壁、地板是不规则的几何形状组成,让人失去平衡感,分不清方向,四下都是海绵垫子,软乎乎的撞不死人,想必是为了防止自杀用的。

    室内涂着各种鲜艳的颜色,黄色红色大块的颜色,令人心情烦躁,一盏红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分不清白天黑夜,看不到太阳,也无法计算时间。

    高科技啊,陈子锟不禁感叹,这是要摧毁犯人的心理防线啊,不过英国人在折磨人方面走了歪路,依靠高科技手段沒啥大意思,要论折磨人,那还是我党手段最高明,诛心,让你的亲朋好友揭发你,让你的子孙儿女和你划清界限,让全世界唾弃你,让你万念俱灰,绝望无比,生不如死。

    再看英国人搞得这些玩意,对经历过万人批斗大会的历史反革命反动军阀陈子锟來说,就是小儿科。

    反正有燕青羽在,他并不担心,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饱了就坐在地上练气功,跟沒事人一样,这一年多來担惊受怕,殚精竭虑,就沒这么舒坦的休息过。

    ……陈子锟被捕,外面闹翻了天,三枪会出动了数百人包围旺角警署,要求警方交人,搞得鬼佬警司很头疼,韩森更是头大。

    九龙一栋大厦内,西装革履的萧郎拿起大班台上的《南华早报》随便翻了几下,忽然一则消息吸引了他的目光。

    “继三枪会与本地帮会大火并之后,据称三枪会后台龙头老大锟叔日前被旺角警署带走问话,至今已羁押三十六小时,三枪会数百成员在警署门前静坐……”

    萧郎心中一动,拿起电话:“苏珊,请龚先生來一下。”

    不大工夫,龚梓君到了,现在他是上市公司董事局成员,身价也有百万之巨了。

    “老龚,你看这条消息,是不是陈子锟到港了。”萧郎指着报纸道。

    龚梓君看了报纸,道:“很可能,三枪会的名头可不是谁都能打的,沒想到他也出來了。”

    萧郎拿起电话:“苏珊,备车。”

    如今萧龚二人都是上流社会名声显赫之人,想办些事情还是很简单的,一通电话就打听到了三枪会的地址,驱车前往,直接递上名片,会长亲自下來迎接,一看果然是故人。

    他乡遇故知,大家都激动得流下了泪水,寒暄之后开始讨论如何营救陈子锟的问題。

    “香港是法律社会,沒有证据的话不能拘押四十八小时,我会请专门的大律师跟进此事。”萧郎道。

    本港擅长刑事案件的大律师全被萧郎请來,组成空前强大阵容的律师团,又有数名上流社会的太平绅士联名为“刘福贵”作保,其中就有韦仲英爵士,警方的压力空前强大。

    “顶你个肺,这个锟叔到底是何方神圣。”韩森也傻眼了,沒想到对方來头这么大,已经不是自己一个华探长能压得住的了。

    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十四k忽然宣布停止对三枪会的针对行动,黑道纷争告一段落,据说这是十四k龙头大佬的意思。

    顶不住压力的警署只能告诉律师,“刘福贵”被政治部带走问话,和他们无关了,于是律师们又前往警察总部要人,这回碰了钉子。

    香港虽然是法治社会,但归根结底只是英国人的殖民地,牵扯到国家安全层面的事情,这些打刑事案官司的大律师也沒辙,反而劝萧郎不要插手此事。

    一转眼,陈子锟被mi5拘留已经一周时间了,特工们以为他的精神已经崩溃,这才开始正式提审。

    陈子锟被带到了一间正常的审讯室,一面墙全是镜子,可以想象得到,镜子后面有几双眼睛正看着自己。

    一个三十來岁的英国男人审问陈子锟,他坐在桌子对面,照本宣科。

    “姓名。”

    “刘福贵。”

    “年龄。”

    “六十八。”

    “籍贯。”

    “香港,元朗。”

    “好了陈先生,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真正的刘福贵去年已经死了,你是冒用他人的身份,而且你犯下的罪状还不止这些,前段时间,你在旺角好乐夜总会伙同他人杀死十五名中国籍男子,杀伤多人,又在佐敦道持枪杀死十五人,杀伤多人,你犯有一级谋杀,非法持械等多项罪名,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可以判处你绞刑,不管你是陈子锟还是刘福贵,都要死在绞刑架下。”

    “你们吓唬我有什么意思。”陈子锟不屑一顾,这些伎俩沒啥意思,对方的意图他很清楚。

    鬼佬的粤语说的不错,但普通话略差,他翻了翻手上的资料道:“据我们的情报得知,你应该是前中国江东省长,航委主任、民革中央委员,陈子锟先生,你在七月离开中国,乘坐的飞机在南海坠毁,但你并沒有死,而是來到了香港,恭喜您,陈先生,你成功了。”

    陈子锟不置可否。

    鬼佬道:“我们可以赦免你,但作为交换,你要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比如中国空军的机场分布,飞行员训练情况,以及政治层面的一些问題,都希望你作答。”

    陈子锟道:“好吧,我是陈子锟,我六零年退休,已经不掌握最新的军事情报,就算掌握,也不会告诉你们,我离开大陆是个人原因,不是叛国,希望你们了解。”

    “你确定。”鬼佬很诧异,在特殊房子里住了一星期的人,意志竟然这么坚定,这在mi5历史上还是头一遭。

    让他大跌眼镜的事情还在后面,陈子锟忽然抄起屁股下面的铁腿椅子砸向墙壁上的镜子,一下,两下,镜子龟裂,破碎,露出后面的摄影机和几张面孔。

    “是你。”陈子锟停手,略有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老者,熟人层出不穷,这位也不例外,眼前西装笔挺的鬼佬高官,正是当年驻江东的英国领事约翰.沃克。

    “陈大帅,我们又见面了。”沃克先生挥手让赶來的武装特工退下,和蔼的同陈子锟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