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春天里
    春节晚会没看,但是全程听了下来,当听到旭日阳刚的那首《春天里》时,只觉得有些荒腔走板,但是友人短信我说春天里这首歌不错,于是我就上网搜了一下。

    看了他们的简介和视频,禁不住眼眶有些湿润,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民工、流浪歌手,大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在春晚舞台上表演,于是他们走调了,他们流泪了,但他们却是春晚舞台上最抢眼的一幕,岁月如同奔流的河水,一去不复返,有的人随波逐流了,向现实妥协了,但是他们依然在坚持,他们成功了,在春晚的舞台上唱的轰轰烈烈,气势滂沱。

    我想起1999年那个夏天,和我在建筑工地上一起干活的兄弟,我们在未完工的大楼上用拳头砸开西瓜吃,在汽油桶里用通电的钢锯条烧洗澡水,蹲在地上吃盆子里的菜,他们起早贪黑,背井离乡,只为能让家里生活的稍微好些。和我一起吃西瓜的兄弟们,你们还好么。

    我还记得那些年的春天里,

    济南那个潮湿的防空洞招待所,摆满了挂蚊帐的床,印花被子潮的能捏出水来,每晚只要五块钱;

    魏桥纺织集团的大街上,充斥着上万名少年男女,穿着背上印着流星雨的廉价衣服,吃着五毛钱一份的快餐;

    新泰张庄电厂的大门口骄阳下,我穿着掉底的皮鞋吃着融化的巧克力,等待着结款的厂长;

    盘锦街头,穿棉袄抄着手等活干的一群下岗工人;

    宁夏中卫冬天的暗夜里,那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拉面;

    抚顺石油二厂重催废气焚化炉上那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和没命的奔逃;

    湘潭电厂外细雨中葱绿的田野;

    湖北京山县夜晚的街头,那一望无际的小吃摊点和密密麻麻的摩托车;

    汉口江滩上的废船和无边无尽的野花间那个难忘的身影;

    在我家已经拆迁的老屋中,那些吃着拍黄瓜炸臭干喝啤酒的日子,门外停满了自行车,每晚高朋满座的日子;

    还有无数在火车和高速公路上度过的日日夜夜,那些亲如兄弟的伙计们,你们好么。

    就像歌里唱的,那时候我一无所有,但是那段时光却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我想,或许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才有橙红年代这本书,但我觉得还远远不够,影领风流的置顶帖子里,记叙着那么多的读者的经历,每一段都平凡而伟大,让人唏嘘,让人落泪,但我却没有笔力能把他们的故事表达出来。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因为有了网络,感谢互联网,她给了每个默默劳作,坚持理想的人舞台,当我坐在发布会的台前,望着下面的记者和粉丝们,也曾和旭日阳刚兄弟一样,激动地不能自已,梦想这东西,永远都是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坚持梦想吧,有梦想,才有明天!

    喝点酒絮叨一下,大年初一的提这些苦情的事情,大家莫怪。

    骁骑校

    2011-2-3 凌晨3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