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番外集----游艇上的故事会
    一艘白色游艇在圣胡安湾中游弋,西非的炙热阳光洒在柚木甲板上,驾驶舱内,穿白制服的黑人船长轻轻操控着舵轮,后甲板上,一群黄皮肤黑眼睛的男女正围坐在遮阳伞下聊天喝酒。

    在座的都是来自中国的客人,西萨达摩亚卸任首相刘子光特地请他们泛舟圣胡安湾,享受阳光美酒和蔚蓝的海水,客人们戴着大墨镜穿着泳衣躺在舒适的躺椅上,琳琅满目的热带水果和各种美酒佳酿雪茄海鲜可以随意取用。

    “我上初中的时候,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卓力伸了个懒腰,用柏木火柴点燃一支哈瓦那雪茄,“如今实现了,也不过尔尔,。”

    周文说:“你是财大气粗,公海上停着你的赌船,区区游艇怎么放在眼里,哪像我,到这儿跟进了好莱坞电影里一样。”

    卓力吐出一口烟:“周书记就别说这种话了,你堂堂副省级领导干部,说这个就是寒碜我们。”

    贝小帅笑道:“其实文哥说得对,咱们大杂院出来的,谁也想不到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提议,每人讲一个当年自己的故事,周书记经常作报告的,口才最好,他先讲,光哥压轴,大家说好不好?”

    周文摆手:“不好。”

    卓力说:“自己讲自己的故事难免自我美化,还是我替他讲吧,绝不添油加醋。”

    一阵起哄声响起,游艇上的故事会开始了:

    周文的生化武器

    周文上小学的时候也住在大杂院,他爸爸常年出差,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周文,那年冬天滴水成冰,大院里唯一的水龙头每天早上都上冻,得烧热一壶水浇下去才能化冻,上厕所更是一个大难题,巷口里唯一的公厕只有十个坑位,要应付上千居民的拉撒,可谓不堪重负。

    寒假还没到,学生们依然要坚持上学,周文上六年级,学习成绩中等偏中,属于班级里的半透明人,班主任姓张,是个工农兵大学生,没什么文化又喜欢显摆,有一次上课念错了字,把效率读成了效率(shuai) ,周文小小年纪不懂得世道险恶,当场给老师指出了错误,张老师一张脸拉的比长白山还长,下课后就给周文调了座位,让他坐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班级里的座位是每两周调整一次,距离放寒假还有十四天,偏巧这扇窗户的玻璃破了,随便找了个纸板档上,冬天的小风嗖嗖往里灌,冷的拿不住铅笔,周文的小手一天下来就冻伤了。

    张老师也熬不住寒冷,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煤球炉,让学生们每人贡献两块煤球,美其名曰为班机取暖用,其实炉子就放在讲台旁边,专供老师取暖。

    周文年纪虽小,心里有数,他从家里拿了两块煤球用塑料绳串上,夜里跑到公厕,把煤球放进了尿池里,池子里尽是陈年老尿,夏天能把人熏一个跟头那种,足足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拎出来,放在太阳下晒了一天,等干透了,与普通煤球没啥两样,这才拎着去学校,和其他同学的煤球混到一起,任谁也看不出来,除了他自己。

    班级的炉子,也得同学们自己打理,每天晚上封炉子,早上生炉子,从学校茶炉房借一铲烧的通红的煤块放到炉子里,引燃煤球,这个活儿一般由班里调皮捣蛋的男生负责,周文被张老师打入另册,这个辛苦活也有他一份。

    这天早上,正好摊周文值炉子,上午第二节课是张老师的语文课,课间休息的时候,周文拿着火钳换了腌制过的煤球,打开了炉门……

    时隔多年之后,晨光机械厂子弟学校的师生们还记得那个寒冷的上午,六二班门窗大开,全班学生逃到操场上,随后附近几个班级的学生也逃了出来,整个学校仿佛遭遇了生化袭击。

    张老师受伤最重,因为他有肺病,距离炉子又最近,当天就被熏得进了医务室,旧病复发,吊了半个月的盐水才好。

    ……

    听完卓力讲的这个故事,大伙儿一阵哄笑,有人问:后来呢?

    卓力说:“后来有同学举报,张老师罚周文站了一星期的走廊,再后来嘛,就得问周书记了。”

    周文喝了口饮料,淡淡地说:“前年张老师到市政府找我落实政策什么的,我让秘书办了,去年张老师肺癌去世,我送了花圈。”